元清请给我一个孩子(1/2)

加入书签

  老师唐纪曾经对病人说过,当人陷入绝境的时候,请不要那么快就放弃希望,因为有一个词语叫做:绝路逢生。╔ ╗有一种希望,它叫:奇迹。

  他们没有迎来所谓的绝路逢生,更没有所谓的奇迹,满怀期望,注定陷入的是绝望和无望。

  元清面临着徐药儿之前经历的心程过往,他拿着化验报告,像老僧入定一般靠着冰冷的墙壁,沉沉的闭上了双眸丫。

  配型不合适,他从最初的失望中清醒过来,打电话吩咐下属全国寻找合适骨髓的时候,徐药儿艰涩苦笑:“这个电话,不用打了。”朗朗生病初期,父母就联系全国骨髓库,并跟各大院方都打过招呼,如果遇到合适的骨髓,就请第一时间联系他们,所以,是真的不必了,因为没必要。

  “国内没有,就把希望放在国外,全世界那么多人,一定有跟朗朗合适的骨髓存在。”这个时候的元清是不可能死心的,因为他还没有经历死心的过渡期,不像徐父、徐母和徐药儿,陪着朗朗走过漫长的大半年,心力交瘁。有些儿童的骨髓配型也许几天就等到了,也许要等一年,或是几年,或是直到孩子遗憾离世,都没有等到可以挽救他生命的骨髓出现。╔ ╗

  徐家是医药世家,有的是药,有的是钱,但是却深深的感受到钱不是万能的,在这世上有很多东西都是钱买不来的。

  在这世上,只有经历过白血病侵蚀的人才会明白骨髓的重要性,因为活着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上面。

  徐朗不如别人幸运,因为这些不幸中,还添加了一项稀有血型,这种血型极为罕见和少见,它叫——deigo。

  不同于abo血型,这意味着为了确保手术万无一失,寻找到deigo血型的人进行骨髓移植尤为重要。这无疑是雪上加霜媲。

  元清就是deigo血型的人,但是很可惜,就连唯一的希望也都随着无情的“不匹配”三个字宣布瓦解。

  出结果是在凌晨两点,徐朗睡着了,徐药儿抽出被徐朗握在手里的手,走出病房,窗外雪花翻飞,快到圣诞了,是该好好下一场了,这雪似乎也压抑了太久,下的格外欢畅。╔ ╗

  有人坐在花园凉亭长椅上,头低垂着,心事难以窥探和明了,也许她并不计较那个男人究竟在想什么,她只是那么沉沉的看着他。

  那颗沉寂的心,曾经那么鲜明的为他跳动过,如今为什么只是看着他,就感到很无力呢?

  不知道站了多久,后来元清抬眸,两人相隔那么远,但徐药儿知道他在看她,保持着对视姿态,倔强的不肯妥协。

  徐药儿嘴角的笑容好像凌晨雪花,触及温暖便会幻化蒸发不见,他和她早已相隔天涯,但在这样的天涯阻隔中,却有念头在徐药儿脑海中凝聚成形,她似乎在下很大的决定,因为决定太过锥心,所以清丽的脸部轮廓在风雪中显得格外冷硬如铁。

  步伐行走间,一步步不是踩在了地面上,而是踩在了她的心里。

  她没有回头路,她也不想再走回头路了,尘世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着她行走,她不走都不行,哪怕走的跌跌撞撞,她也要一直走下去。╔ ╗

  元清看到踏雪而来的徐药儿,漆黑的双眸闪烁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沉寂。

  徐药儿在亭口的长椅上坐下,距离他很远,并不看他,而是看着外面的雪花,伸手就能触摸。

  “你说朗朗能坚持到明年圣诞节吗?”她这话是在问自己,也是在问元清。

  元清薄唇动了动,很显然他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他……词穷了。

  寒风吹在徐药儿的脸庞上,伴随着她开口,热气在雪花中飘渺挥散:“曾经有人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幸福。我回答不出来,于是我把问题抛还给了她们。每个人给我的答案都不一样,有人说幸福要从爱情中提炼精度;有人说幸福就是拥有让人艳羡的好工作,最好名利双收,让很多人都能记住她;有人说幸福是一家人冬天的时候围在壁炉前喝茶聊天;有人说幸福是跟最爱的那个人一起白头到头,迟暮之年还牵着手过马路,一起回忆过往爱情路程……”

  徐药儿发丝被风打乱,她理了理发丝,“我当时觉得她们说的都有道理,但是后来我才发觉,所谓幸福应该是一生没有病痛折磨,无病健康才是幸福的真谛。╔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