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衣服没时间了(1/2)

加入书签

  徐药儿不可能杀元清,如果要杀他的话,她早就杀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元清也明白,徐药儿从认出他的那刻起,迟迟不出手,没理由到了现在临时起意要杀他。╔ ╗

  徐药儿带元清去了徐家。

  “大小姐。”一路上每隔几步就有佣人点头问好,看到元清的时候,虽然讶异,但都不会想太多,毕竟新闻报道看过不少,徐家大小姐和元家大少爷交情甚好,他们的友情还被媒体起哄,只因在一起共事的时候默契度十足丫。

  曾经总统府内阁拍摄的时候,有人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按照座位排序,那天徐药儿和元清位置挨得很近,两人茶杯亲密的挨在了一起,徐药儿喝茶的时候,没有看茶杯,所以拿错了,拿起元清的茶杯就喝。

  元清在一旁看到只是轻笑,徐药儿放茶杯的时候,才发现拿错了,不好意思的朝元清眨了眨眼睛。

  元清挑了挑眉,潜台词好像是他已经习惯了。╔ ╗

  后来,在场拍摄工作成员注意到,元清并不介意茶被徐药儿喝过,而是共用茶杯喝完了剩下的茶媲。

  这样的细节,无疑很温暖人心,也容易让爱情想象力很丰富的人浮想联翩,都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奈何六年同事相处,至今都未曾碰撞出火花来。

  虽然徐药儿和元清关系交好,但是这么多年来她从未带元清来过徐家,所以佣人才会第一眼看到元清的时候觉得很惊讶。

  这是元清第一次来徐家,谈话地方是徐药儿选的,她一路上很沉默,坐在车里就开始闭眼假寐,那样的姿态摆明了不想和他交谈,至少在车里不想跟他交谈。

  面对这样的徐药儿,元清就算有满腹的话语都无从说起。

  徐药儿带他去的地方是徐家,是她的房间,当她关门开始脱衣服的时候,元清觉得头都开始疼了。

  “等等,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还是说他们之前的沟通有问题?

  “你不觉得谈话很没有必要吗?你今天也看到了,朗朗状况很不好,只要能救他,不管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她脱掉外套,看着他:“你也别发愣了,委屈你跟我在一起,等我怀孕,你就可以解脱了。”

  这一次,元清唇微微抿着,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他在生气,修长的腿几个大步上前,拿起徐药儿的衣服:“穿上。”

  脱下来的衣服,徐药儿是不可能穿的,元清就耐着性子给她穿上,徐药儿不肯配合,她冷笑:“元清,给我一个孩子就那么难吗?”如果不是要同胞所生,只是单纯脐带血的话,她完全可以随便找一个男人,可必须是他……必须是他啊!为什么要逼她?她只是想要救朗朗的命而已,就连这个愿望都实现不了吗?

  元清沉痛的看着她:“药儿,我已经伤害过你一次,怎么还能再害你第二次?会有孩子的,如果你愿意我们现在就可以办理结婚手续,让你没名没分委身于我,我做不到。╔ ╗”

  “让我嫁给你,我也做不到。”他何必这么认真,她不要他负责,朗朗也不用,如果他和她有孩子的话,她绝对不会给他造成任何负担,如今这样多好……

  他双手扣住她的肩膀,她改变策略,抬手去解他的衣服:“有了孩子,朗朗就有救了,你不希望朗朗活吗?你看到了吗?他头发已经掉没了,他原来的头发很漂亮,跟你一样,可是现在呢?元清……我没时间了……没时间了……”她眼中雾霭深沉,一边解他衣服,一边强自压抑着话语间流露出来的颤意:“他是我儿子,虽然一开始我很厌恶他在我肚子里成长,但是随着他一天天长大,我爱他!我爱我不敢叫一声儿子的弟弟。你如同阁下,只因你们不是男人,所以你们体验不到一位母亲十月怀胎的艰辛,体验不到感受那份胎动带来的欣喜和感动。苏安失去云卿的痛苦,你看到了,所以别让我变成第二个苏安,在我还来得及为朗朗做些什么的时候,请不要让我的希望变成失望……”

  她的手在颤抖,解不开元清的衬衫纽扣,她为了遮掩落下的眼泪,焦躁而又愤恨:“怎么解不掉,解不掉……”

  “药儿——”元清握着她的手,她挣开,转身背对他的时候,双手覆面,元清犹豫了一下,从身后将她拥在怀里,嗓音低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