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药儿是个迷糊虫(1/2)

加入书签

  那天,外面风很大,徐药儿走路回家,可是走着走着,她停下了脚步,看着繁华街头,看着在风中裹着衣服奔波回家的行人,她开始迷茫,她开始有了前所未有的不安定感。

  心里沉甸甸的,她不能否认,龙若薰的话对她还是有影响的,至少她的心情很糟糕。

  所谓替身和备胎,所谓命运,有时候果真是不可捉摸。

  她改变了方向,岁月宛如流水,只余时光在指缝间悄然流逝,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已经是二月了,抬头望天,今天的天有些灰蒙蒙的,有一种厚积而薄发的压抑感,好像它随时可以从高空砸下来。

  冷风刮在脸上,心里是否在哭泣呢?她还会为了过往爱情流泪吗?

  “药儿,我们是不可分割的一家人。”元清的话语犹在耳旁,但她为什么会觉得很遥远。

  她从未想过元昊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手,她也从未想过险些毁了她一生的强~暴过往,在龙若薰嘴里赫然变成了元清的退而求其次,她是龙若薰的替身,是龙若薰身体的替代品?

  怎么能不可笑?事实上,她笑了,先是低眸笑,随后抬头望天,无声含笑,雪白牙齿在空气里似乎也散发出寒冷的光芒。

  一个人微笑的时候,通常心是欢喜的,但她的心为什么会有一种扯动般的疼痛?

  龙若薰觉得是她抢走了她的幸福吗?是她占有了元清吗?徐药儿不喜欢占有这个词,只因真正能够被人放在心里珍藏的情感,是不需要费尽心机占有的。

  街道上车水马如龙,她在茫茫云海中却看不清脚下的路,她在想元清,想他和她还是知己好友的时候,他们并肩而行,想前几日他牵着她的手散步,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她看着那两道亲密无间的影子,会晃神,好像只要他们不停下来,这条路就会一直的走下去。

  有时候,看起来很简单的十指紧扣,其实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那天,她走了很久,在冷风的吹拂下,头脑越发清醒的同时,她回到徐家就感冒了媲。

  徐父和徐母没在家,她浑身没力气,直接去了卧室。

  佣人端着水进来:“大小姐,先喝杯水。”

  她头昏沉沉的,连回应佣人的力气都没有,佣人走过去,犹豫了一下,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抽回手,语气凝重道:“大小姐,你发烧了,去趟医院吧!要不然家里有退烧药,你吃两颗。”

  “好,一会儿吃。”

  佣人显然不放心:“要不然我给先生和太太打电话说一声?”

  “这个时间段他们可能还在忙,我自己也是医生……我没事。”她只想睡一觉。

  佣人把被子给徐药儿盖好,走出去,过了半个多小时,听到徐药儿在咳嗽,佣人终于忍不住了。

  叫醒徐药儿:“大小姐,我带你去医院。”病的这么厉害,一定要去医院看看。

  徐药儿浑身无力,脑中浑浑噩噩,几乎是被几位佣人带到了车里,头疼的厉害,上车后,她就蜷缩在车后座,倦怠的闭上了双眸。

  平时不怎么生病的人,一旦生起病来,该怎么形容呢?后果很严重!

  她觉得全身都在痛,就连心都在疼……

  徐药儿临近中午去的医院,下午一点半出来的,徐母送她出来的时候,搂着她,在她耳边说着叮嘱的话语,徐药儿的回应有些失神,有些无精打采。

  急切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徐药儿还没有看清楚来人,就被一股力道扣住了双肩:“你怎么了?”

  站在她面前的人不是元清,还能是谁?

  徐母看着元清,没好气的哼了哼,把脸别了过去,徐家不待见元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元清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此刻的焦点都在徐药儿身上,她的脸色很不好,中午没见她回来,打她电话,是徐家佣人接的,说徐药儿生病了,路上连闯红灯,只是为了确认她怎么样了,他记得她这六年来很少生病的。

  徐药儿轻轻咳嗽,语声沙哑:“吹了风,感冒。”

  元清皱眉,靠近她,将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那么亲密的姿势,鼻息缠绕间,自然中透出亲昵,画面动人而美好。

  徐母站在一旁见了,眼神中有光浮动,她愣愣的看着,有些出神。

  徐药儿对元清这个动作是惊讶的,但元清很淡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