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拥而眠洗澡趣闻(1/2)

加入书签

  季随意是在酒过三巡之后才发现宴会厅里没有vivian身影的。

  他的对面站着邻国政要,谈笑风生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闫贞贞朝他走过来的时候,他刚找了个借口准备离开。

  “阁下——”

  他因为心事缠绕,以至于没有看到迎面走来的闫贞贞媲。

  回头看她,见她欲言又止,脸色微红,似是想到了什么,抬手示意林涵过来。

  “闫小姐晚上住宿,你安排一下。”季随意浅淡吩咐道丫。

  闫贞贞微微皱眉,迟疑道:“阁下,我……”我能不能跟您住在一起?

  这话闫贞贞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她不敢说,最重要的是林涵就在一旁站着,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季随意见她吞吞吐吐愣是没说话,眉开始皱了起来,这是他不耐烦的征兆。

  闫贞贞连忙道:“没什么。”几乎是话音刚落,季随意就转身离开了,她看着他笔挺的背影,心里划过一抹失落。

  轻轻咬牙,又白白错失了一个好机会。

  vivian晚上和父母说了一会儿话,实在太困,就回到标着她名字的临时卧室。

  回到房间,她先看了看手表时间,刻意把房门虚掩着,没有关闭,门把上挂着一串小铃铛。

  走到床前坐下,并不急着睡觉而是闲适的坐在那里发呆。不知道过了多久,当门上传来铃铛声响的时候,她嘴角扬起一抹淡笑,坐在床上开始脱裤子……

  季随意没想到入目就是vivian脱裤子的情景,因为太过突然,惊讶多一些,待回过神来,忙转过身体去关门,声音竟有些愠怒:“换衣服不知道把门关紧吗?如果别人进来看到,像什么样子?”

  vivian看着季随意僵硬的背影,眼睛里仿佛有婆娑光影在摇曳一般,嘴角笑意浅淡,继续脱衣服的动作,只不过明显缓慢多了。

  先是脱了裤子,然后是上衣,季随意回来没想到接触的又是这番吐血画面。

  vivian穿着一身白色内衣裤,故作天真的拿起沙发扶手上的浴袍去浴室。

  季随意再一次转身,胸口起伏,低声咒骂了一句什么话,因为听不清楚,所以vivian选择无视。

  不是说她是孩子吗?是孩子的话,转身干什么啊?

  她这是摆明了在无视他!小祖宗生气的时候,有的是整人的法子。

  vivian洗澡洗的时间可够长的,季随意耐着性子等,半个小时没出来,没关系,他等。

  一个小时没出来,继续等。当两个小时还没有出来的时候,他在浴室门前已经来回徘徊了很久。

  抬手每次要敲门,但又放下,如此反复几次,他索性坐在沙发上等待。

  不催,他不催。她没有时间观念,做事慢吞吞的,虽然有时候恨不得把她按在腿上,狠狠揍她,但是当她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他总是会告诉自己,只是等等而已,大度一点。

  vivian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沙发上的男人靠着沙发似是睡着了。

  直接无视,掀开被子上床,打开床头灯,拿起一串佛珠,手指捻动着,随手翻看着睡前必读的佛经,声音不高也不低:“佛说:五百年前结缘来,前生注定非今日。我曾在你转身后回眸千转,却仍不及你匆匆一瞥,沉沦半截茶凉人生……”

  对面沙发上的男人闻言早已抬起右手臂遮住额头,发出一声挫败的低叹:“天啊!”

  她置若罔闻,继续捻动佛珠,沉静念道:“佛说:百态之世原为苦海,看破红尘方为上岸。何为苦海?何为上岸?是沧桑?是彻悟?是黯然!”

  季随意这次干脆双手覆面,胸口震动,低低的笑了起来,放下手,眼睛里都是无奈的笑意,起身,哭笑不得道:“小祖宗,你饶了我,我怕你了。”

  抽走她手中的佛书,当然还有手持佛珠,放的远远的,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头正欲说话,就见被剥夺念经乐趣的vivian平静无波的身体下滑,侧身拍拍松软的枕头,躺了下去。

  季随意眼眸漆黑,笑意加深,走过去,坐在床边:“还在生我的气?”

  vivian直接闭眼,不说话。

  “打算一直都不理我吗?”声音很温柔。

  这一次,vivian闭眸淡淡的说道:“倒想一直不理来着……”

  “那现在为什么又要理我了?”

  “困了,想睡觉。”话外音就是,她为了敷衍他离开,无奈之下这才会选择理他。

  他挑挑眉:“现在能睡得着吗?”

  “可能……也许,不太确定。”

  “要不要我留下来陪你?”这话是试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