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怒火(1/2)

加入书签

  “龙魂?”杜思林对杜空扬如此大惊失色下冒出的词汇很敏感,“什么龙魂?”她问。

  “难怪了……”杜空扬一下子呆坐在椅子上,讷讷出声道,“难怪了……”

  “姑姑。”杜思林轻声呼唤着杜空扬,则么多年,她还从未见过姑姑这么失态的时候,只是一个劲儿的说着“难怪”。

  “胎光,我知道杜家的担子对你来说很重,”杜空扬的目光一下子亮了,“可是杜家传了十七代,代代都是女人做家主,她们或者我又何尝不觉得这担子重。妖魔无情,也许有一天就会沦作他们的腹中食,以卜卦窥探天机,即使不被妖魔杀害晚年过后也是不祥而终,但这就是命。而你,胎光,也许你会是杜家有史以来最杰出的阴阳天师,在未来的数百年甚至整个未来都没有人能超越你的高度。”

  “知道了,姑姑。”杜思林点头,从昨晚开始,她就已经做足了杜空扬所说的心理准备。她是杜家的女人,杜家的传人,无法改变。可杜家女人的未来,她要改要逆。

  杜思林乃杜家十七代传人,在不包括杜空扬在内的前十五代传人里,七个死于妖魔之手,化为他们修炼的养分,八个不祥而籍,有的甚至没有活过三十岁。

  所以有一个杜家女子花容貌,出尘绝世若谪仙,惊艳法术彻天地,可叹晚年皆不祥的说法代代流传。

  杜思林要成长为有史以来最为出色的阴阳天师,打破这杜家的命运,逆天改命!

  “胎光,你知道么?”杜空扬注视着杜思林眼中流露出的坚定和不甘,忽然说道,“姑姑觉得你变了。”

  “喔?”杜思林的嘴角溢出一抹笑,“变得怎样?”

  “比之过去,要长大了。”杜空扬的回忆起过往,“以前的你总是一言不发,甘愿匍匐在命运脚下,虽也这般自信,却没有傲气,这是认命。现在的你……我说不好,骨子里带着不羁,似乎是放下了许多东西,眼里多了不甘和坚定,说明你想逆天改命,你不服输,不甘愿。”

  “也许。”杜思林若有所思的点头,时间能改变一个人,爱更能。

  一想到若是自己早早遭受了杜家的不祥,肖清竹该如何的时候,杜思林便痛的无可附加。她不甘心,不甘心离开肖清竹这般早。不愿让她一个人,也不愿她窝在别人的怀抱。

  “这才是我杜家的孩子!”杜空扬赞赏的点头。

  ”

  一顿饭,杜空扬问了许多,关于她不在的时候,家中发生的事情,除了肖清竹以外,杜思林均如实相告,没有丝毫隐瞒。

  “看来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有趣儿的事嘛。”杜空扬饮了一口花茶,含笑而道,只是这笑似乎颇有深意。

  “还好。”杜思林嘴上说着,心里却是笑了,是啊,遇到了肖清竹,是很好。

  “那不准备和姑姑说说那女孩儿的事情么?”杜空扬含笑的眸子颇有深意的望着杜思林。

  杜思林的脸忽的就红了,“姑姑……你怎么知道?”杜空扬口中说的“那女孩儿”定然就是肖清竹,只是自己对肖清竹只是略微提及啊。

  “因为我是你姑姑咯,小孩子长大了,喜欢一个人很正常。”杜空扬不以为意。

  “姑姑不介意?”杜思林试探性的说。

  “这个天地并不是只有阴阳结合才是正道的,只是因为那是大多数人的想法所以才成了三纲五常,成了伦理。姑姑的思想没那么老旧。”杜空扬摆摆手,敢情杜思林一直不告诉她是怕她知道了生气?难不成她还能棒打鸳鸯?“嗯,谢谢姑姑。”杜思林的一颗心忽然定了下来,杜空扬不介意,杜思炎想来也是不会,真好。

  “那还不快和姑姑说说!”杜空扬哀怨的白了一眼杜思林,都说孩子大了胳膊肘往外拐,杜思林这护人护的也太严密了,如果不是自己提出来,杜思林压根就不提。

  “姑姑不是都知道么?”杜思林话音一转,笑着说。

  “哎,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姑姑。”杜空扬佯装伤心的样子说。

  “姑姑想知道,先告诉我龙魂是什么?”她心里还一直装着这件事,只是杜空扬方才话一拐弯就把这件事忽略了过去。

  “龙魂……”杜空扬思索了一下,“罢了,你早晚也会知道。”她叹口气,继续说,“若是原本的杜思林,残余的应当没有一魂一魄了。”

  杜思林心中一颤,“什么意思?”她紧紧追问。

  “你的魂魄,不是人族的,而是龙族。”杜空扬说完这句话之后,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

  “不是人族,而是龙族。”杜空扬的话在杜思林的脑海中炸开了,“那原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