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怕与不怕(1/2)

加入书签

  那双盈盈中一片澄净清明的眼霎是好看,只不过……

  捧住她的脸左右看了看,要的眉头越蹙越紧,到最后,他扫向夏梦被自己抱起‘弄’掉在地上的瓶时,脸‘色’倏忽一黑,成了一副恼怒至的模样。。 更新好快。

  他的**只进了一个小头,‘穴’口内的绞缩和湿柔让他恨不得不理她直接进入,可此时此刻,在得知夏梦根本就是因为拿错瓶喝醉了酒完全不在状态时,身上那燃烧四起的‘欲’-火登时被他压制在心头,进不能,退不愿,实在有够烦躁!

  如果晚那么一点点,他也许就……

  ‘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要虚虚喷出口浊气,咬牙瞪视身下的人,“你觉得,我孤单?”

  一问完,他又特别无奈,跟个醉了酒的人说什么话?

  “你的眼睛……”出乎意料,夏梦回了他的问题。要愣然望着她抬手触及自己的眼角,画圈圈似地‘揉’转,“这里,只有**,没有情爱啊……”

  “你是想用身体,来排解心灵上的空虚吗?”

  喝醉了的夏梦,有一双净澈的眼,所有话语出自真实的她,又不是真实的她。她掩藏的深,只有在这种大脑空白时,才能暴‘露’一二她不曾有过的面貌。

  她难受地动了动‘腿’,夹着要敏感部位的内壁,愈发紧箍。

  “你……”要刚想说话,就被一阵蠕动‘弄’得泄了气,扣在她腰际的大手猛地收紧,力道让醉酒的夏梦都蹙眉唤了一声轻‘吟’的“好痛……”却在不知不觉中,更加‘激’发了他的‘欲’-火。

  “该死——!”

  卧室唯有两人温热的呼吸,暗淡的光线里,要狠蹙着眉宇,一脸黑红‘交’加地磨牙道:“小可爱,你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他怎么觉得,夏梦是在考验他的忍耐力和限?难道这小东西就不怕把他‘弄’阳痿了吗!

  “醉?什么醉?”夏梦眨眨水润的眼眸,无辜的状态显而易见。

  一丝异‘色’从要的眸底划过,他目光黑沉,濯濯盯着身下的人,吞吐了几口气。

  咬牙从温润紧致的地方‘抽’出自己的硕大,他陡然并起她的双‘腿’,让她用大‘腿’根部夹住自己的灼热,把那双细腻白皙的‘腿’架到肩上,大手撑在她头的两侧下压身形,把硬物紧紧贴在她湿意泛滥的‘花’瓣上,猛地‘抽’-送起来。

  可恶的小东西!可恶的小坏蛋!

  他一眨不眨凝着她娇‘吟’的模样,一边猛烈撞击一边愤愤的想。

  待热液喷洒到夏梦柔软的肚皮上,一室绯‘色’的‘激’情才正式告罄。

  要侧躺在‘床’上,慵懒倦倦地半眯着眼,‘色’-情般地用手把自己的‘精’-液在她肚上涂匀,嘴角噙着一抹坏坏的笑。

  也许是他的动作特别轻柔,累到困倦的夏梦幽幽睡去。

  要撑着头看她倦懒的模样,眸中涌出一股自己都未发觉的宠溺和惬意,大手渐渐上移,扣住了她‘胸’前一团不大的软绵,轻轻‘揉’捏起来。

  他记得小东西特别在乎‘胸’部,当初在寺院的时候,他就发现她对‘胸’部有着让他震惊的执着和怨念,每次要求吃饭的食物也必须加一些能够丰‘胸’的,为此,他还特意让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