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1/2)

加入书签

  琉生俊瘦却不羸弱的身躯火热的覆盖住夏梦‘玉’白的果背,瞬间承受了温热水流的冲击,一根硬‘挺’的灼热在她‘臀’缝间来回摩擦,随时随地准备出击。。 更新好快。

  夏梦为数不多的理智在疯狂的‘激’‘吻’中化为乌有,她咬‘唇’摇晃起‘臀’部,仿佛整个人都要燃烧。

  琉生闷声低吼,纤长的手指在她雪白的‘臀’瓣上留下一个个‘艳’红的印记,灼热顺着‘臀’缝钻入早已水淋淋的湿地,徐徐地探入,绕圈划进,最终满满地填充。

  “啊……”夏梦仰头发出愉悦的轻‘吟’,想要摆脱这难耐的入侵却被他紧紧勒住腰肢,用‘唇’齿含住她后颈,一点点的碾磨‘舔’舐,滋味既难受又有着另类的美妙之感。

  她‘腿’脚已经软的无法站立,全赖琉生的臂膀支撑身体的重量。

  雾气缭绕的浴室里,水珠飞溅,“啪啪啪”得击打声时而急速时而缓慢。快-感似‘潮’水般源源不断的涌来,将她所有神志冲击得溃不成军。

  琉生急促的低叫一声,在脊椎窜入震颤的紧绷感时,攀上了快乐的巅峰。

  陡然到来的致让夏梦猛地翘起‘臀’瓣主动碾磨,直到全身的紧绷渐渐缓和,才娇喘着再次扭头,想问一问琉生,他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

  却不想,隔着雾‘色’的浴池外,突然多出一道黑‘色’的影。

  “右京——!”夏梦惊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右京一边走一边褪下身上的衣物,瞬间,一具锻炼有素的劲爆成熟男‘性’果体便出现在了夏梦的眼前。紧实的肌‘肉’,线条分明的肌理,‘性’感的人鱼线,和着那没有‘挺’立却依旧可观的物什,配上那一头略显凌‘乱’的微卷发丝,十足十的‘性’-感又妖孽。

  他乜斜着没有戴眼镜的钴蓝‘色’眼盯着夏梦,‘唇’瓣轻抿,只‘唇’角微微上扬,嘬‘唇’发出一种低柔悦耳的轻喃。

  “因为你在这里啊……”身体随之靠近,和琉生前后夹住她。

  完全想象不到的是,琉生和右京像是本身早已达成了共识,就算两人没有任何言语和眼神,却都是把仿佛能吞噬人的目光放在夏梦身上,同时动手在她身上制造一‘浪’高过一‘浪’的刺‘激’和令人‘欲’罢不能的‘激’情快-感。

  蓬蓬头的水还在喷洒,只是承受的人变成了个。

  夏梦像是夹心饼干里的那块香甜‘奶’油,不停的被来自前后的两人挤压冲撞,过强烈的刺‘激’让她原本还抵在右京‘胸’口的手,变成了攀附在他肩上,配合着他强力的‘唇’舌侵占,伸出舌头和他的搅‘弄’在一起。

  右京抬起她一条‘腿’夹到腰间和胳膊里,大手抓捏她柔软的‘臀’瓣,就着水流的冲刷,猛地‘挺’动身躯,一击冲刺到底。

  不等夏梦有什么反应,身后一阵戳刺开拓的‘骚’动过后,某个地方蓦地被人探入占满。

  “唔……”所有的惊呼全部被右京吞吃入腹,强烈得让人想要颤栗的感觉还未体味,夏梦就被一阵快过一阵的撞击,再次送入了致的得,已经开始‘欲’求不满了吗!

  夏梦内流满面地小心挪开‘腿’,又慢慢退出琉生的怀抱,轻悄悄地离开卧室走到浴室里,果断冲了个冷水澡去燥。

  梦到琉生倒没什么,毕竟这段时间肌肤相亲,她都不知道yy了多少遍对方。可梦到右京,让夏梦忍不住纳闷,难道是因为白日里碰到一次,就日有所思夜有所想了?

  她一直觉得右京的心思重,就像当初他明明说了喜欢她却和雨宫铃订婚,总令人看不透彻,让她想要触及也无从下手,还总被对方牵制。唯一让她觉得赢了一局的就是和兄弟们之间的‘躲猫猫’,但当年她聘的冒充自己离开r国的千本目被右京反告惩罚了一番,让她现在想想都会忍不住心惊‘肉’跳,感觉那是他对她的隐晦警告。

  浴室‘门’被人叩响,‘门’外传来琉生低哑的声音,“小梦,不要洗久,小心感冒。”

  想起现在还是一大早琉生就被自己吵醒,夏梦匆匆擦干身体裹着浴巾就小跑了出去。

  见琉生只披着一件睡袍坐在轮椅上,心疼地说,“我没有关系,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再睡会儿吧,等我做好饭了再叫你。”

  琉生伸手捻了一撮她的发,又抚上光-‘裸’的肩,凝着锦葵紫的眼不动声‘色’从这两处落在了那双被浴巾包裹不住的浑圆上。开阖了干哑的‘唇’舌,软涩道:“怎么用冷水洗的澡?就算今天是月事最后一天,也不能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