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独立团保卫战35(1/2)

加入书签

  3

  右前方大约二十余米处,有一簇高大的灌木丛。

  走到灌木后面,春儿问:“有啥怕人的事,还这么藏藏躲躲的?”

  山子没搭理春儿说什么,只将右手伸进裤兜,拿一只食指大的桃木剑,剑柄上栓一根红棉线。

  说起这只桃木剑的来历,只有山子本人知道,那是在夹岔河战斗之前,小茹背地儿送给山子的。

  山子这时将桃木剑递到春儿胸前,绷紧脸皮说:“听说桃木剑能辟邪,能破血光之灾,以后每逢打仗,你都把它挂在胸脯上,但是必须记住了,你是候补党员,小心别人发现,那样有损党员的形像知道吗?”

  春儿问:“你从哪儿弄来的?”

  山子不耐烦:“打听个屁,快戴上。”

  春儿接着说:“咱哥俩谁跟谁,气脉都连在一块的,戴在你身上,春来照样能沾光。”

  山子忽儿抬脚,扑哧抽在春儿的大腿上:“少废话,快把它戴上去。”

  春儿不再磨蹭,赶紧解开领扣,将红线圈套在脖子上。

  重新系好领扣,春儿又问:“犟眼子,是你约玉梅看我来的吧?”

  山子绕开春儿的探询,冷不丁儿反问:“对了春,听说前些日子,你给玉梅写情书了是吧?”

  春儿的脸刷地变红:“这你怎么知道的,是玉梅说的吧?”

  山子瞠瞪春儿一眼:“是她说的又怎样,难道怕我不是?”

  春儿说:“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干脆亮个底,其实你和玉梅都知道,如果让春儿拨弄算盘算个数,那可没说的。”

  叹息一声,春儿接着说:“可是轮到写文章,那是驴不喝水强按头,真个能憋死,尤其情书这玩意,更是下不了手,那都是金叶出的馊主意,也是金叶给写的,怎么了,你反对是吧?”

  山子骂:“放屁,我是想知道,你和玉梅到底有没有希望。”

  春儿又叹一声:“现在总算看透了,她的心里只有你。”

  山子又骂:“乱弹琴,我和她从小就犯克,难道你忘了?”

  春儿说:“忘倒是没有忘,可是玉梅邪了门,只把眼盯着你。”

  山子沉思半天,突然说:“告诉你憨蛋子,玉梅可是名符其实的一枝花,也是大家公认的大才女,背后多少只眼睛盯着她,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人,从小手拉手走到这,你要有能力把她留下来,不但给咱们兄弟的脸上增光彩,更给河涯村的乡亲们争荣耀,犟眼子打心眼里高兴。”

  说到这,山子也叹口气:“不过婚嫁的事靠的是缘分,不可勉强于人,这会给你提个醒,既便玉梅拒绝了你,但她依然是大姐,无论是你是我,都要像原来一样尊重她,如果存心跟她过不去,犟眼子先敲断你的腿。”

  春儿发誓般地回答:“人活一辈子,仁义当第一,春来决不做小人。”

  山子接着说:“今天说的这些话只能烂在肚子里,对谁都不要提起来,不然的话,咱哥们算是到头了。”

  春儿嘿嘿一笑:“犟眼子,你当我真憨是吧,告诉你,就算对玉梅,春也不会当汉奸,这码子小事还能做得到。”

  山子又抽春儿一脚:“别耍嘴皮子,多杀鬼子才是真本事,快回阵地去。”

  春儿下意识拍打拍打挨踢的腿,憋支支地嘟囔:“熊玩艺,当真是头毛驴子,动不动尥蹶子。”

  从背后望着春儿的背影,山子的心绪忽儿飘来一抹淡淡的忧伤,继而像一个虔诚的教徒,默默地祈祷春儿永世平安。

  返回团部的路上,玉梅说:“子凯,刚才我在想,自从咱们几个一同走进圈子岭,你我似乎把春来遗忘了,除了工作之外,从没找他叙过心,就好必一只羊羔被抛弃,那么孤独,那么寂寥,等这次保卫战结束后,我把几个月的津贴全都拿出来,咱们几个好好聚一场,不醉不罢休。”

  山子说:“请客不用你掏钱,还让金叶拿,不然的话,犟眼子拒绝参加。”

  因担心山子当真搅了局子,玉梅说:“那样的话,我把省出来的钱另作他用,给春来打件毛衣做双鞋。”

  山子这才点头,认可了玉梅的想法。

  4

  按照日军作战计划,明天即是攻打独立团的日子,距离还差数小时。

  自从回到团部,山子、玉梅以及赵大年谁都没回宿舍,一直等待侦察小组的敌情报告。

  此时已是午夜零时一刻,团部里的气氛既凝重又躁闷。

  “子凯,柿子那边怎么还没有动静?”

  玉梅看完手表,略显不安地问。

  赵大年说:“假如日军就在今天攻打圈子岭,根据侦察员的侦察范围,说明敌人尚未进入侦察距离,最起码还在五里路之外,甚至更远。”

  赵大年一言中的,此时距离圈子岭以西五公里处,日军数千人马齐聚在一座山岭下的麦田里。

  根据安藤提供的独立团周边地形图,石井确定了攻打独立团的最终方案,遂将部队划分为五个作战单位,于凌晨三时前到达作战位置。

  听完赵大年的分析,山子打一个短促的哈欠:“玉梅,咱们别耗了,你和赵副团长回宿舍休息去。”

  玉梅问:“那你呢。”

  山子说:“我没事,过会去三号阵地看一下。”

  赵大年说:“王团长,根据以往经验,即便敌人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