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五章 终圆寂金蝉遇险(1/2)

加入书签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年约三十多岁,三角眼,吊梢眉,长相阴鸷的中年人出现在两人面前,金蝉知道这定是岛上守护之人,微微揖道:“敢问这位道友,这里可是紫云宫的出入门户?”

  这些年来,紫云宫再不是之前只有初凤三女、慧珠、冬秀和金须奴的冷清状况,自许飞娘和冬秀不断在旁劝说,加上初凤修炼《天魔副册》后,不知不觉被暗魔所侵,行事越激进,广收门人,设立迎仙岛在此接待外来之人。

  这喝问之人乃是新加入紫云宫的,一见金蝉和朱文两人灵光透顶,神仪内宣,且气度不凡,知道定非凡人,当下不敢怠慢的回道:“此处正是紫云宫门户迎仙岛,不知二位道友在哪处修行?到紫云宫何事?”

  金蝉笑道:“我二人本是在峨眉山太元洞修行,乃是峨眉门下,此次前来乃是寻贵宫宫主有事相商,还请这位道友为我们通传一声!”那人也是散修出身,自然听过峨眉之名,此时一听这两人乃是峨眉中人,不由一惊,更加不敢擅专,这就拱手道:“原来是峨眉两位道友,还请道友稍候,我这就回宫禀告!”

  金蝉和朱文都含笑为礼,同声道了句“有劳!”话落,也不见那人施了什么法决,背后忽然现出一个宽宥十余丈的水晶通道,那人转身一踏,就进入其中消失不见!

  且说此时紫云宫大殿中。二凤和金须奴夫妇、三凤、慧珠、冬秀和许飞娘都一一在座。杨鲤随侍一旁,听到那看守门户之人入内禀报有峨眉中人求见,许飞娘和冬秀隐晦的对视一眼,眼中同时闪过一道精光。她两人自以为做的隐秘,却不知早就被有心观察的杨鲤看在眼里!

  二凤一向不表意见,慧珠更是沉默寡,三凤也不去问这两人意见,直接皱眉说道:“我们与那峨眉相隔万里之遥,有什么事要与我们商议?”

  许飞娘眼珠一转道:“那峨眉本就是一家独大,强势霸道。这次倒是以礼登门,倒是少见,不过我听说那峨眉最近正四处打听天一贞水,莫不是知道这天一贞水在紫云宫中。所以上门求取?”

  “哼!若是想来求取天一贞水,那是做梦!我宫中的宝物岂能随便予人?!”三凤最是贪婪小气,对宫中宝物珍惜非常,尤其是天一贞水更是看的比什么都重,许飞娘早知她性,此时故意提起,果然三凤已然面现怒意,对这峨眉来人先生不满!

  杨鲤刚要,就见对面金须奴微微摇头,知道他定有缘故。便忍了下来!这时金须奴说道:“三宫主切莫着急,说到底这都是我们的猜测,不如先将来人请入,问明来意再作打算如何?想来到了我紫云宫,他们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这话说的三凤很是受用,她斜瞥了金须奴一眼说道:“你倒是越会说话了,看来果然与二姐乃是良配呢!咯咯咯”说完倒是hua枝乱颤笑了起来!

  听到这话,金须奴与二凤对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里的怨毒,两人假作羞涩低下头去。道基被损是两人最恨的事,如今三凤不思悔改,故意提起,两人越坚定之前的那个念头!

  既然三凤话,其他人自然无有异议。就让人引金蝉和朱文前来。金蝉与朱文先是进入一个巨大的甬道,只见这甬道墙壁上五彩光芒闪烁。隐隐带着一股威慑,知道上面禁制无数!

  边走边听引导之人自豪的介绍道,紫云宫深有百里,上下共分六十三层,各种布置宛如天成,出了甬道,远远的就见一座奇丽的宫殿映入眼帘,抬头望去,只见上面不知道是何物将海水隔开,竟是如同陆地一般,呼吸自如。

  金蝉和朱文就见到一个巨大的紫玉牌坊耸立宫前,上有“紫云宫”三个大字,在湛蓝的海水掩映下越晶莹剔透。那宫殿更是白玉铺地,珠翠绕

  上面嵌着斗大的明珠无数,不同颜色的贝壳点缀其中,金墙玉瓦,琼林玉树,奇葩异草,数不胜数,比之传说中的龙宫也不遑多让!

  进入宫殿,就又是一番景象,亭阁楼台,小桥流水,鳞次栉比,高低起伏,就如同到了一处巨大的庄园,无论是高楼广厦,还是小巧精致,到处可见,偏偏如同天然生就一般,依山傍水,无比和谐,隐隐蕴含着大道的韵律!

  那引路之人将金蝉与朱文直接引到一处大殿之上,就见这大殿高有十丈,水晶做门,紫玉铺地,内中宝光闪烁,灵气缭绕,宛如置身于九天之上那仙府之中!金蝉不动声色的四处打量,将各处细节牢记在心。

  在大殿上端坐着几人,正中一红衣女子,琼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