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触不及防(1/2)

加入书签

  三个月后,东晋国发生了一件奇怪而震惊所有人的事件,原东晋国闲散王爷忧亲王姬宸忧竟然手持东晋的传国玉玺,在都城登基为帝,而狐偃,窦相等千余忠心于煜帝姬宸煜的大臣与所有皇族,皆对这位突然冒出来的新帝齐齐下跪参拜,山呼万岁!

  而在此十日之前,原东晋国登基尚且一年之久的皇帝姬宸煜竟在宫中御书房中召集朝中重臣,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由,宣布了要退位让贤的诏书,让几个重臣恨不能全部一头撞死在御书房的石柱上以死明谏,可最后却被皇上一句“你们愿意死,那就死吧”给活生生的止住了动作。

  而同一时间,原本只想做个闲散王爷的姬宸忧却被皇家暗卫直接给绑到了宫中,强行接受了玉玺,并且还没某有着雄心大志的皇上强行给学习了帝王之术,直到那人满意了,也就便有了如今忧王登基的消息,亦从东晋国的都城内迅速传扬开来,一时人心大动,不少番王与城池守将以为是有人暗害皇上造反了,皆正想发动兵变,宣称要为皇上报仇,讨伐新帝时,却被自家主子的密令一惊,最后全都默契的开始臣服这位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东晋国新帝。

  而原本驻扎在西北的三十万西北大军,迅速的在接到旨意后做了新的部署,目的很简单,只为让整个西北更加的安全,而原本只是靖边的候爷淳于慕鑫,竟然得到了新的圣旨,还坐上了整个西北的郡太守。

  如此,稍微懂的人,便渐渐看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新帝姬宸忧将亲自掌管除了西北军队和领土的所有东晋国,一时间淳于慕鑫这个郡太守为何有点在西北自封为王的感觉,让人津津乐道,可如今的西北的军民闻言后皆是群情激悦,他们何曾不知这西北现在是被朝廷认可的发展历程了!

  而就在东晋国看似风云变幻之际,淳于慕青却等到了那人暗使前来为他传递消息之人,而那消息,竟然是他想放弃一切,只为她的原谅,而且为了弥补她,以后永远陪着她,而且,如果她不原谅,他亦不悔强行来找她,只会在黑山脚下红河村的那座农家小院里,一直等着她原谅他的那一天。

  原本,在同意见他派来的暗使之前,她已想好了回绝之说辞,因为她早已下定了决心,为了不让他难做,为了不将东晋百姓再次置于君王遗嘱的艰难处境中,她如今就算不会再悄悄的躲起来,也绝不会踏出黑山半步。

  然而,在见到那所谓的暗使的那一刻,淳于慕青还是出乎意料地惊住了,刚跨入房内的脚步便定在那里,再也走不动半步!

  被派来给她送信的暗卫,竟然就是曾经跟着她身边许久的邓瑞!

  纵然不是他,可似乎也有一种故人而至的亲切感,此刻,在又一次经历生死劫难之后,再次见到与自己心中的那个人最信任,且多半形影不离的人,她竟是感觉到了一份熟悉的亲切,可因为不知道他的目的,淳于慕青的表面依然平静如水,可她的内心却又如何能不震撼感慨呢?

  在她出现的那一瞬间,邓瑞便已经难抑激动地上前一步,直接找到身前打量了一眼,先是微微一愣,但很快便恭敬的行礼道,“邓瑞参见皇后娘娘,娘娘您受苦了!”

  闻言,淳于慕青却仍是立在原地不动,也没有说话,面对这个明知道自己会如何做,却又替自己主子跑这一趟,曾经视为兄长的男人这样单膝跪在自己面前,她不知道自己如今是怎么了,竟然没有了一丝的反应,只是愣愣的。

  “娘娘,你可知道,当我们那时赶到泰山顶上之时,看到了多么震惊的一幕,皇上他竟因为激狂而口吐鲜血,整个人都。。。。。。”。

  说话时,邓瑞神情复杂,既紧张又叹息,连珠炮似地将那时候姬宸煜一系列的反应事无巨细的跟她说了个遍,奈何,在听完这一切之后,头顶只听得淡淡的一句,“这些,相比他欺骗隐瞒了淳于家灭门一事,又算得了什么?”

  闻言,邓瑞一愣,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时,女子又云淡风轻般说道,“邓侍卫又何必替他说这些好话呢,再多的好话,此时听来,也无非多了一份可笑!”

  “娘娘真的认为这只是可笑?其实,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