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葬船地(1/2)

加入书签

      “有人说白色的眼睛是通灵的阴阳眼,因为那种色彩可是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颜色。△¢”我看到一个瘦高的人走过去用被湿沙浸泡的旗挡住图案的眼睛:“不管说邪不邪门,这种东西信一点对自己也无害。”

      我看着他慢慢的把旗帜从原本的鼻梁处掀开的时候,我的心里猛然的一怔,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可看看四周却又是那么的平常,老头正踩着李鹏的背努力的攀爬上去,胖也在船的周身摸,那个对我说话的吴斌也站在那里看着我,而我好看看到了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在跑动。

      “不要去想多啊!”吴斌走了过来“有人说万物皆有灵性,这些船只在这里埋在不止年的时间,绝对会有些你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哦?你是搞灵异这方面的嘛?”

      “算是吧!”吴斌说道“记得那个时候考驾照只需要多交点钱就可以过得,我一个朋友很是自然的拿到了一本c照,接着就迫不及待的想去买辆新车,可是又想到自己还是个新手,开车的时候擦擦撞撞也避免不了所以还是先买了一部2手车觉得自己过关的时候在去买辆新的。那一天我和他来到2手车市场好不容易挑了一部比较算新的大众,找了司机开,自己也试了试手,还不错,想着第二天和车主联系就这么定了。

      到了第二天,车主来了,朋友觉得毕竟是二手的车还是不放心就提出再去上开几圈,结果一进去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之前的方向盘在昨天是被他打正过的,可是今天去一看却是歪了一大半,他马上就觉得是不是有人动过手脚,下车一看晕了,车胎居然还是正的,也就是说车的方向盘在一夜之间自己倾斜了90多,还不是连带着轮胎的。不过还好朋友不是一个信邪的人,我当时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上去就这么上去扭了扭车钥匙就开,可半的时候他总是觉得那个方向盘自己会动,而且在看着他,那种灼热的目光。

      结果没到几里车就熄火了,朋友慌了,这可是大马上啊,不说难动,就是给人看到面也不好搁啊!他想把本来他考驾照的时候就有人劝他还是罢,劝他好好开别买了车撞着就是几千块钱的修理费,那时候他也只是笑笑而已,心里想着还不是和电动车一样的开法?可现在却真是丢人了,连忙开启警示灯,结果折腾半天也没法,最后无奈把自己原来的教练给叫了来,等了半天还好时间早上人不多,等教练一来马上让出位置打上一根中华。

      教练和他也算是熟人,当初就一直笑他这样拿驾照以后定会开爆一辆车,他美美的吸上一口烟,扭了扭车钥匙,看了看油量突然觉得自己也无力,车只是给他慢慢的开到了边就完全的动不了了,朋友觉得这事不对劲了,也不怕别人笑,马上打个电话把车的买主给喊了来,可奇就奇在那个车主一下就把车给发动了。朋友不死心再试了一次依旧不行,教练也是同样无力,我想着就觉得不对劲就劝说他把车退了。”

      “最后呢?”

      “那辆车的车主死了,车就再也没有人动过。”

      “我我。”忽然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好想你啊!”这个鬼魅一般的声音带着幽怨的腔调对我说道。

      “是谁?”我喊道,可是这么一喊坑中所有的人都向我看了过来。

      “有人吗?”离我最近的吴斌问道“是不是中邪了?”

      “没有人吗?”我问道他们。

      “为什么丢下我。”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个声音似乎不属于我们之间的某个人,我慢慢的打起了冷颤那是谁的声音,有点熟悉我好像听过在那里?我想着脑袋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我把移开的视线又给慢慢的移了过去,果然那一种被注视的感觉是那么的明显。沙堆中的格式各样的船的残骸,他们的龙骨、龙筋,甲板,以及船舱下的装饰物都散落在这里,有的船上的宫殿式楼阁也半遮半掩的从沙堆中显露出来,这些死物,好像再以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我,看着我这个外来的人。

      而突然我发现我的头自己动了起来,我的身体不停我的使唤了,有人在控制我的行动,我看着自己跳过一个有一个楼阁,直到看不见那个图案。我眼睛瞪得很大,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一切,我怎么努力都没有用,我内心开始吼叫,我可以感到我脖处鼓起的青筋。

      “这里不能久留。”很快吴斌在我的身后喊了起来,接着他开始念起了咒语。“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他的声音很大,而且那种腔调非常的特别就如同是用调音机器调试过的声音,在我倍感舒适,很快我的身体就不再被控制了,但是我不敢停留下来,我还在跑动,很快的,我从一艘船的桅杆直接的爬到了上面。

      “你没事吧?”老头把我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