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画饼充饥(1/2)

加入书签

  司马相如看向庄不疑,但见庄不疑的身后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鲲鹏,传说中的扶摇直上九万里,这一次真的是让司马相如给见识到了,一阵风过,天空之中出现了一只大鸟,司马相如顿觉乌云压李老三,都是家门口的生意,你怎能这般欺我?”月娘也是一个性子十分较真的人,方才她明明就看到了有人花了十五文钱就买了一斗米,可是到了她却不能了。

  那李老三上下打量了月娘,见到月娘还颇有些姿色,便游戏诶垂涎了。

  “我说月娘啊,今日不同往日了,你以为你还是昭明公主的嫂子啊。昭明公主陈阿娇起兵造反了,你以前可是和她走的很近了。整个长安,怕只有我还顾念这往日的情分愿意买米给你了,不要说我是收了五十文钱了,到了别家,你就是给一两银子也买不到米。这样吧,月娘要不你就跟了我,你那老不死的婆婆还要她干嘛,跟我定是可以吃饱喝暖,你放心便好。”

  说着那李老三竟是上手了,要上前拉扯月娘来了。不过月娘这个人性子本就是刚烈,自从夫君随陈阿娇一起去匈奴战死之后,便一直未嫁,独自抚养孩子和婆婆了。

  “放手,不卖就不卖!”

  说着月娘转身就要离开,脸上自然是一副十分不满的神色,望着那人了,而此时的李老三见到月娘那样。

  “不识抬举的东西,没有我,月娘你早晚都会被饿死了,如今长安已经是太子的天下了,我还还有谁愿意卖米给你。”李老三十分不满的啐了一口了,便继续忙生意去了。

  “知观,那个人好讨厌啊,看不惯,整整他吧。”

  倪诺有些不满的说道,她说着还不忘踩了一脚庄不疑。

  “说话就说好,你干嘛踩我啊,知道了。”

  庄不疑平生一大爱好就是喜欢多管闲事,这一次也不例外,他一下子便拉住了月娘的去路。

  “这位姑娘,你不是要买米吗?我有米,童叟无欺,只需要五文钱就好了,若是姑娘要的话……”庄不疑笑了笑,月娘则是狐疑的看着庄不疑。

  在很多人的眼里,庄不疑长了一张十分善良的脸,尽管月娘有些怀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对着庄不疑说道:“若是先生有米的话,自然是愿意买的,小妇人有钱……”

  “有钱就好,你将钱财放在这碗里便好。”

  说着庄不疑便取出一个大木盆,那大木盆之中什么都没有,空的。

  “五文钱一斗米,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倪诺也十分配合的开始招揽生意了,方才倪诺可是去打听了一下这位李老三,要说这李老三其人当真是无奸不商了,是长安出了名的i奸商了。无奈的是,整个长安的米粮生意却都是他所经营了,加上他又是王信的干儿子了,还是皇商了。老百姓们是敢怒不敢言了,很多时候都是吃的哑巴亏。

  “老板,五文钱一斗米实在是太便宜了,那人怎么会把米卖的这么便宜,这本钱都捞不回来!”米店的店小二也十分好奇的走了出来了。

  李老三不屑于顾的看了一眼庄不疑,冷笑道:“切,竟然想学别人打肿脸充胖子,你们给我去,全部都给我出去,也去买他的米去,我让他赔死!”

  李老三打了一手好算盘,他料想是庄不疑是瞧上了月娘的美貌,故意让利给月娘的,他也命人加大了宣传。让街坊四邻都来买庄不疑的米。

  没一会儿就来了很多的人,这些人自然都是来买庄不疑的米勒,这米实在是太便宜了,很多人都背着麻袋来了。

  “先生,我们都是来买米的,这米呢?”

  庄不疑朝着众人一笑,走到了李老三的面前,“老板,我用这一两银子买你一粒米,不知老板买与不买?”说着庄不疑就掏出了一两银子放在了李老三的面前。

  “一两银子一粒米?你当真要买?”李老三像看傻子一样看庄不疑,从来都没有见过比这个人还要傻的人了,实在是太傻了,那个人会和他一样了。

  其他人也开始议论纷纷,认为这庄不疑是一个十足的傻子了。

  “当然了,莫不是老板不愿意做这个声音,若是不愿意的话……”庄不疑作势就要将银子给收了起来,可惜的李老三眼疾手快,早就将那银子给收起来。

  “买,自然是买的,一粒米给你!”

  庄不疑从李老三的手里接过了那一粒米,他朝着倪诺微微的一笑。这师徒两人好似又在进行什么阴谋似的。但见庄不疑对着木盆用米粒画了一圈,当即便出现了一大盆的米。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奇的看着庄不疑了,有些人不敢相信,上前拿了米粒放在嘴里,吃了之后,才发现是真的米。

  “好了,大家只要付钱,就可以取米了。”

  庄不疑十分悠然的站在一旁,看着民众们取米。

  如今正值战乱时期了,米价也在节节升高,很多民众都吃不起大米了,这一次庄不疑竟然将米价压的如此之低,知道的人自然也是趋之若鹜的来买了。

  到了傍晚时分,人群才渐渐散去,而庄不疑也成了这些人口中的活神仙了。对于这个称号庄不疑十分高兴的接受了。

  “怎么样,小徒弟,你师父我还是挺不错的吧。无中生有,画饼充饥,又教了你一招了哦。”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觉得庄不疑是神仙,还有人认为他是傻子,那个人自然就是李老三,今日李老三自己也抢了很多的米。

  “什么活神仙,分明就是一个傻子罢了,那里有这么傻的人啊,哈哈哈,好傻,若是我有这样的本事,早就成为第二个公孙大家了。”李老三还在算计的。

  今天他也买了很多的米,有这么多的米的话,倒卖一下,也可以赚很多的钱。

  “老板,你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大钱啊。”

  店小二指着柜台上的一对大钱来说,其中有些大钱,店小二还十分的熟悉,那钱好似是他们店里刚刚出来了,因其中还有印泥。分明就是刚才他们买米的钱。

  “这些钱不是刚才我们买米的吗?”

  李老三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本来也只是怀疑。

  “老板,老板不好了,仓库被盗了,所有的米都不见了,昨日新得的米全部都被盗了。”

  后来李老三才意识到,那庄不疑送来卖的米竟然全部都是他店里的米,怪不得庄不疑会愿意花一两银子来买他一粒米了,原来竟是这样了……

  自古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即便是无中生有,画饼充饥,也是要借助媒介的,道家的所有的术法都是要借助媒介了,这一次也不例外。庄不疑利用的便是一个小小的米粒,利用偷梁换柱之法,将李老三的米全部都给卖出去了,可是将李老三气的半死了,毁的肠子都青了。而这件事情也迅速传开了,庄不疑名声自然也打响了。

  “竟有此等奇事,看来知观当真是不简单,可惜了,这样的人竟是不能为我所用?”刘彻长叹了一口气了。

  刘彻本来以为庄不疑此人和馆陶公主以及堂邑侯陈午有隙,既然与这两人有隙的话,定能为他所用了。可是上次他竟是出手帮助了张汤,救下了张汤了,分明又是与他为敌。

  “太子,莫要太子,据我所知,庄不疑也不是馆陶公主的人,毕竟当年他和堂邑侯陈午关系本就不睦了,而且除了上次救治张汤的事情,微臣私以为也不是因为陈阿娇之故。而是因张汤与他本就是相熟,他出手相助本就是正常。当务之急,还是将123言情歌舞坊拿下。那地方定是不寻常。”

  刘彻早就将韩嫣所言之事告诉了司马相如。

  “恩,123言情歌舞坊作为大汉最大的歌舞坊,确实不一般,其实我早就注意那里,今日我定要杀她一个措施不及了。项青何在?”刘彻喊道,没一会儿项青便出现了。

  “你们随本太子一起去往123言情歌舞坊,本太子倒是要看看,陈阿娇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歌舞坊那么多的人,凭空能够消失不成!”刘彻早早就下令将123言情歌舞坊给封住了,不让任何人离去了。

  而此时此刻在123言情歌舞坊之中,卓文君和楚服已经带人离开了。其实留下来的人已经不多了,谢如云和马朵朵还有雪七梅等人都在这里。

  “朵朵,雪儿,你们还是快些离开吧,123言情歌舞坊是梁王赠予我的,当初我便承诺他,123言情在,我在,我会随它一起了,你们走吧。”

  谢如云是有时间离开的,但是她不想走了,她和梁王刘武有过一段情了,也是因为这个关系,让她能够在这偌大的长安城中生活着。而且还生活的如此之好。

  可惜的是如今梁王刘武已经死了,剩下的便只有这123言情歌舞坊。

  “可是老板,若是你在这里的话,太子绝对不会饶了你的,你……”

  雪七梅没有走,她看着谢如云,她从七岁来到123言情歌舞坊,一直跟随在谢如云的身边了,一直没有想过离开这里。而马朵朵手握玄铁重剑,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这是我的地方,我不会离开的,你们两人快点走吧,马上刘彻就要来了,若是她来的话,你们就真的走不了了。这是我选择的路,自然选择了,我就要承担代价。雪儿,朵朵,你们好生找个人嫁了吧。”谢如云望着偌大的123言情歌舞坊,昨日还是歌舞升平,没想到今日已经是人去楼空。

  “可是谢老板,我们……”

  “你们若是不想嫁人,便去梁国投靠陈阿娇吧,总之你们不能待在这里,有多远就走多远吧,走啊!”谢如云还是吼了,她已经听到马蹄声了,若是这两人还不走的话。

  “好了,我这里有一封信要你们帮我送给公主,这也算是我最后一次拜托你们两人,务必亲手教到公主的手上。”谢如云将信交给了马朵朵,对着她两人说道:“还不快点走!”

  “谢老板……”

  “雪儿,我们走吧。”

  马朵朵拉着雪七梅就从暗道之中离开了,而谢如云最终没有选择离开了,她自己一个人在古意茶坊烹茶,细细品味着。这些年她总是为别人煮茶,终于可以自己细细品茶了。她端坐在那里,想起很多年前,第一次遇到梁王的情景了。

  为何是123言情歌舞坊了,因为123言情是她的小字,她姓谢,名如云,小字123言情。而这里也是她和刘武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只有十二岁了,刘武也不过只有十五岁了。青葱年代,一见钟情。那个时候这里还没有123言情歌舞坊,只是后来因果相差,最终他们还是错过了。

  “阿武,我马上就要下去陪你了。”

  谢如云端着茶,为何这茶竟也醉人呢?

  “谢老板,好久不见啊,本太子只问你一句,你和陈阿娇到底是何关系,那些人都去了什么地方?”刘彻知晓那些人不可能这么快就全部离开长安,肯定是去了其他的地方。

  而且那些人肯定还在长安,而他们方才翻遍了整个123言情歌舞坊,只剩下一个人谢如云,其他所有的人全部都离开了,没有一个人,只有谢如云。

  “太子,去什么地方?若是小妇人告诉你,我不知道呢?”谢如云咯咯的笑着,她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这么轻松的说过话了。

  谢如云本来是赵国的人,是赵国贵族之后,只是可惜的是她的母亲乃是一名滕妾,身份地位十分的低下了,到底她一直都抬不起头了。

  “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