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交出焦尾琴(1/2)

加入书签

  第77章,交出焦尾琴

  傍晚时分,吕战一行人骑马走在一处宁静的旷野中——相距陈仓县大约有百十里路了。左边是地广人稀的郊野,右边是如带般伸向远方的黄河。

  吕战见众人的身影在夕阳的照射下拉的很长很长,又望见远处似乎有淡淡的炊烟升起,便想起了一首很有名的诗句来,于是稍加改动,随xing而发的念道:“旷野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身旁的典韦有听没有懂;三个女子则是若有所思;田先生微一沉吟,大加赞赏道:“好诗、好诗。”

  “好在哪里?”典韦这个大老粗问道。

  “寥寥数字,便把这里的景物都概括了,又使之升华,如何不是好诗?田某自叹不如啊。”田先生脸色诚挚,摇头晃脑的道。

  典韦还想问,却见骑马走在后面的红衣这时白了自己一眼,咧嘴一笑,把刚玉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田先生谬赞了,吕某只是望着眼前事物有感而发罢了。”吕战想到自己“剽窃”了数百来后才出生的王维所作的名句,老脸一红,谦逊的道。

  他之所以吟出名句来,是有用意的,想给田先生留个深刻的印象:像他们这种饱读诗书的文人,向来自视清高,如果不在文采方面让对方生出一种震撼感的话,以后要想“平辈相交”似乎有些困难——当然,如果田先生现在成了吕战的谋士,那另当别论,问题是,现在没有。

  吕战目前无地盘也无势力,若是直言让田先生以后辅助他做大事,十有仈激u对方不会答应。因此,这事得慢慢来,先让对方对自己产生好感,待以后自己有了根据地,有了能跟各路诸侯对抗的实力,再邀对方过来,想必就会水到渠成。

  田先生含笑的看着他,似乎非常喜欢他这种“谦虚激ng神”。吕战见效果达到了,怕过犹不及,便不再“显摆”。

  ……

  两日后的上午。众人骑马出了古都咸阳,顺着官道向东进发。想起洛阳大变就在这几天,吕战丝毫不敢耽搁,但为了照顾其他人——典韦除外,他还是控制了速度,以中速行进——日行两百多里。

  “不会吧,难道路封住了?”这时,遥遥望见远处山脚下的大道上停有两辆马车还有一大堆人,他心里“咯噔”一下,担心的想道。

  “驾~”为了弄个明白,他拍马加速冲了过去。

  “那边好多人,有热闹怎能少得了我,驾~我典韦来也。”典韦兴奋的怪叫,也赶马冲了过去。

  “咯咯……”几个女子被他逗的掩口葫芦,留下一地银铃似的笑声。

  田先生则饶有趣味的望着他俩——短短几日相处下来,他发现吕战与典韦都是艺高胆大之人,前者沉稳心细;后者直率粗豪,二人在一起,即称兄道弟,又相得益彰——似乎在他们的影响下,他的心结也渐渐打开了:机缘未到,明珠蒙尘,刀难出鞘;机缘一到,指点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