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朕封你为御前带刀侍卫(1/2)

加入书签

  第94章,朕封你为御前带刀侍卫

  小巷里几乎是破天荒的来了这么多官兵,两边的住户们赶紧关门,生恐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另一队士兵转眼即到,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颇高、四肢粗长、相貌丑陋的汉子,身旁跟着那个宰羊的屠夫。两队人马很快在何家小楼前停下脚步,数十双眼睛“刷刷刷”的望向了小楼中的人。

  何海母子俩吓的浑身瑟瑟发抖,下意识的退到了吕战等人身后;何倩则抓着她娘亲的手,示意她别怕;红衣、诗诗、田先生三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不明所以;吕战跟典韦看见了锦衫公子及宰羊屠夫后,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这两人找了些官兵来报复自己,他娘的,还真是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吕战在心里想道,挺身站在了最前面,扫了他们一眼道,“各位不知所来何事啊?”

  典韦也不是个怕事的人,踏出几步,同吕战并肩而立,一副浑然不惧的样子。

  “哼,你这个抢劫犯,还敢问我们所来何事?赶快把从我身上抢去的金银十倍奉还,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马。不然,你就给我到牢房里呆着去吧。”锦衫公子伸手指着吕战,恶声恶气的道。

  “什么?他是个抢劫犯?”朱氏惊呼道。

  “娘,不是,别听他胡说。妹夫跟他斗鸡,他输钱不给,妹夫才强行拿走了他的钱财。”何海解释道。

  “强行拿走?那不是抢是什么?”

  “前提是他俩人在赌啊,愿赌服输你知不知道。如果妹夫输了,他肯定会要妹夫掏钱的。”

  ……

  旁边何母何倩等人听他这么一说,好像大致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兄台,你说我抢了你的金银?可有证据?”吕战看着锦衫公子冷笑一声道,“明明是我们在赌斗鸡,你输了耍赖不给钱,愿赌服输,你不知道?或者,你只能赢不能输?那岂有此理?”

  “叔公,别跟他哆嗦,叫人把他抓起来,回去让他吃点苦头,他就没这么嘴硬了。”锦衫公子脸上的肌肉一阵一阵的抽搐着:还真没有证据呢,但既然来了这么多人,本就没打算要讲道理,便看向细眉豆眼的中年人道。

  “你说他没证据,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自己的清白?”中年人眉毛一扬,明显包庇锦衫公子的道。

  “我就是证据,我能证明我兄弟是清白的,因为当时我也在场。”典韦望着他豹眼一瞪道。

  “哈哈……你们蛇鼠一窝,所说的话谁会相信?”中年人放肆一笑道,“来人,把他俩给我抓起来。”

  “慢着。”其手下刚玉行动,对面那队士兵的头领却发话了。

  “你想干什么?”中年人看着那个相貌丑陋的汉子道。

  “你要抓人抓一个就好了,这个人归我。”丑汉指了指吕战道。

  “凭什么归你?”中年人心想:我主要就是来抓他的,让给你了,我找谁要钱去?

  “他是官府要通缉的人,你就别插手了。”丑汉不耐烦的道,“难道你没看到张贴在各处的告示——谁若发现了此人,通知官府,重重有赏?”

  “他是个通缉犯?”中年人反问道。

  “也许是吧。”丑汉答道。

  “什么?我又变成了通缉犯?刚刚还是抢劫犯呢。”吕战心里哑然的想道,却看向丑汉道,“大人,就凭这句话,你就断定我是通缉犯?也太武断了吧。说不定我是皇上要找的人呢?”这下,他心里有底了:什么通缉犯,根本就是他胡乱揣测的。

  “皇上要找你?你以为你是谁啊,做白日梦。”锦衫公子嗤笑道。

  本来有些替吕战担心的何倩这下放下心来:这两拨人分别来抓吕战,所持的理由似乎都没什么说服力。

  “要不我俩打个赌,如果皇上真的找我了,你就在洛阳城学一天的狗爬跟狗叫,怎么样?”吕战盯着他道。

  “懒的跟你哆嗦,要学你自己去学,叔公,看他的样子没有赔钱的诚意,把他抓回去,让他家人拿钱来赎吧。”锦衫公子双手背后,转过脸去对中年人道。

  “对面的同僚,既然这人是个抢劫犯,同时又是个通缉犯,那我们一起把他送到官府去,先领赏,怎么样?”中年人抚摸着颔下短须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