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争斗1(1/2)

加入书签

  南宫呈的手轻轻地一挥,外面的士兵马上拿起了自己手中的兵器,开始了厮杀,夏连城勾起了嘴角,他手下的御林军同样拿起手中的利器,双方陷入了厮杀中。,最新章节访问: 。

  这个时候凤非烟不能说把自己置身事外,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是她想不想的问题,而是她能不能的问题。

  凤非烟装作害怕的样子,缩在了角落里,不想让让人发现她的样子,南宫呈眼里‘露’出不屑,还是那个懦弱的样子。凤傾天则是一脸的疑‘惑’,凤非烟不该如此的,难道是她在藏拙,可是按照她的‘性’格来看也不可能藏什么东西。但还是派出了人看着凤非烟的一举一动,不敢掉以轻心,否则失败的就是她了。

  不管他们是如何想着,凤非烟还是那一副样子,夏连城看着这个样子的凤非烟也很无奈,明明有的时候很是聪明,怎么这个时候成了这个样子,看来他也有看错人的时候。拿起手中的锐剑,身形‘挺’直。

  那把锐剑一看就知道是一把好剑,拔出剑鞘,光芒四‘射’,剑锋银光闪闪,锋利非常,毫‘毛’一吹即断毫不夸张。

  “看不出来你还会用剑,我以为你只会耍嘴皮子功夫呢!”南宫呈开始用心来对待他的这个对手,眼中有了嗜血的光泽,很是危险的标志,凤非烟虽然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可是却是一副看好戏的心态,这样的好戏,不看白不看,纵然他们不耻又如何。

  “承‘蒙’夸奖,看招。”前半句还是温润的样子,后半句话一说出来就变换了样子,杀气毫不掩饰,一群人都是这个样子,一人双面。

  凤傾天让手下剩下的人封锁了整个皇宫,给了他们足够的空间,她对于她的男人很有信心,完全不去担心南宫呈会输,可是没有到最后,事情谁又会知道呢!

  夏连城招招致命,剑入命‘门’刺去,完全抛去了他原来所塑造出来的翩翩公子形象,可是南宫呈也不是‘花’瓶架子,他作为男主,自然是有他过人的地方,一个闪身就化解了致命的杀招

  “你就这个水平吗?那我告诉你还不值得我用全力。”南宫呈不屑的说出。

  “这才只是开始罢了!”夏连城也不在意南宫呈的讽刺,换了一个手势,剑气陡然凌厉起来,化开了南宫呈身边的防御,朝着他的心口的位置刺去,没有丝毫的阻塞,南宫呈眼神一暗,凝聚起来身上的内力,聚集在了‘胸’前,可是还是受了一点的伤害,却避开了险要的部位,鲜血顺着他的衣服流了下来。

  凤傾天的眼睛猛地一缩,恨不得冲到南宫呈的身边,看看他的伤势如何,可是她不能,因为她深知这个男人有着自己的骄傲,她要让他自己来解决,狠狠压下去心中的不耐烦,抱‘胸’看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凤非烟,夏连城在她的心里全部又被记了一笔。

  “很好,这个世上能伤到我的人已经很少了,你是为数不多的那几个,如果你今天能活着出去,我觉得我们会再见的!”被人伤了,南宫呈反而更加开心,这是一种棋逢对手的开心,这种感觉凤非烟深有体会,可惜她与凤傾天因为地位的不同,注定了不能成为朋友。

  南宫呈用了全力,不再有任何的保留,拿起手中的剑,剑身隐隐颤动,这是一种兴奋的低鸣,剑气周身凛然,在南宫呈的手中仿佛已经有了生命一般,朝着夏连城软肋之处而去,经过这么长的时间观察,他已经发现夏连城的弱点在他锁骨处三寸处,此处为他的致命弱点,一旦刺中,必然会破了他所有的防御。

  内力化为剑气,朝着夏连城的弱点出而去,夏连城一开始虽是有所察觉,但是刚刚那一剑已经用了他大半的内力,如今还可以勉强支撑自己周身的防御,眼看着南宫呈的剑刺入他的锁骨三寸处,破了他身上的防御。

  夏连城发觉一股腥甜的味道充斥着口腔,咽了下去,可是还是有不少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温润的容貌配上嘴角的血,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冶。

  难道真的结束了吗?他筹备了那么久,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终究还是比不过南宫呈,罢了,也就这样好了,夏连城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南宫呈给他的了结。

  这个时候凤非烟她看向了凤傾天,却见凤傾天还是抱‘胸’看着的样子,不再关心周围的环境,确实是一个好机会,凤非烟对着外面的暗夜做了个眼神‘交’换,暗夜很快就出现在了凤傾天的身边。

  凤傾天立刻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