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瓦罐下的种子(2/2)

加入书签

志重新扬起,感谢那颗种子,姐如果成功出来,一定要先看看你长什么样子,若是以后还能幻化‘成’人,肯定给你施‘肥’,捉虫的!

  她一直等待着时机,等待着一个可以让她破土而出的时机,去看看那个先她发芽的种子,不知道它又是什么品种。

  终于在夏季的末尾,她储存够了足够的养分,她终于可以发芽了,种子表面的种皮已经膨大,鼓囊囊的,连翘费了好大功夫的根茎全部在这里面,她试着伸出一条根茎,慢慢朝外面探去,却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触感提示她这确实是一个瓦罐,而她悲剧的正好在这个瓦罐中,想要发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连翘没有退缩,很那一群战斗力爆表的‘女’主男主她都还能留下一条命来,跟天斗,其乐无穷,奥妙自然在其中,所以她不畏惧。

  一个多星期的奋斗之下,连翘可怜的出来了三根根茎,根茎上都是斑驳的伤痕,划破了她的肌肤,流出了她体内的“血液”,很痛,很想哭,但是她不能,因为她现在的泪水就是她赖以生存的汁液,流下一滴泪,恐怕就活不长了,她只能忍着,过去之后,姐还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女’汉子,不对,铁骨铮铮的种子……

  秋去冬来,连翘熬过去了秋天,不知道这个冬天要怎么熬过去,毕竟原来当人的时候都是穿着衣服在外面,家中也有暖气和空调,就算知识告诉她,会有雪覆盖在她的身上,毕竟没有亲身体会过,谁又会知道呢!

  再多的知识不如实践来的好,大雪纷飞的日子里,连翘再次这样感慨,地下真的不冷,还‘挺’暖和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然想要睡觉,身体里的一切机能都在努力的积蓄能量,估计来年‘春’天不出意外的话一定可以发芽,连翘这样安慰自己道,然后在雪‘花’的落地声中沉沉睡去。

  ‘春’水消融,万物苏醒,包括沉睡在其中的连翘,她舒展一下身子“砰”的一声,似是冲破了什么东西一般,惊喜地睁开眼睛,终于她冲开了一道小口,那个瓦罐裂了一条缝隙,一种苦尽甘来的感情涌上了心头,心酸也随之而生。

  明明一个已经被判了死刑一般的人突然说她可以活过来,那种兴奋之情是无以言表的。她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于是把根茎从那个缝隙中挣扎着而出,跟须被尖利的瓦片所刮伤,可是那又怎样,自己享受寂寞,慢慢会习惯,想象着以后她可以看看外面的天空,呼吸久违的空气,那种兴奋就一直萦绕在心头,‘激’励着她不断前行。

  不知过了多久,她已经完全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只能通过外面时节的变化来感受,不得不说,作为一个植物,她对外界温度的变化很是敏感,可以有预感接下来的天气,这也是一‘门’技术活吧!要是当人的时候有这项能力,就还有什么宫斗,什么武林,直接靠着这‘门’技术活就能活下来。

  她不停地向外面伸去,就像是好奇外面‘花’‘花’世界的小孩子一般,渴望着挣脱怀抱,离开牢笼,还有看看那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同伴,不知小伙伴你过的有没有我这样凄惨。

  在夏天离开的时候,连翘还是没有能够出来,挣脱土壤的束缚,但是她一直向前‘摸’着,碰到了那个种子的根茎,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存在,那个种子强有力的根茎包裹住她伤痕累累的根茎,让她几乎想要落泪,难道这个根茎也有思想吗?为何它能够这样做,是出于本能的缠绕,还是真的想要安慰她。

  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有思想的植物有她一个奇葩已经是万中无一,再走一个的几率很小了,看来真的是孤寂太久了吗?期待着有人可以陪自己也好,在不断否定自己的同时又在期待,至于期待着什么,她也不知道。

  又一年冬去‘春’来,连翘又有了很大的信心,今天一定可以发芽,虽然这句话她已经对着自己说了快要两年了,都没有实现,但是现在的这个感觉很强烈。

  本来上一卷构思觉得还是可以的,但是真实写起来还是觉得欠缺了很多自己的想法,无法准确的表达出来,是自己能力的问题,但是作者会努力改进,这一卷写的是个种子成长的故事,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直接跳过,因为可能没有几张就结束了,但是作为调剂来说的话也是不错的,谢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