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生死相依(1/2)

加入书签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连翘也终于冒出了芽,小小的,嫩黄,‘色’的,唯一的缺点就是至今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品种的东西,等一步,算一步好了。,最新章节访问: 。

  悄悄探出来头的连翘偷偷地往旁边打量去,想要找到那个先她破土的种子,可是高高的墙挡住了她的视线,只好失望而归,一边向地下生长,一边向那个种子的根茎缠绕过去,她终于懂得什么叫小心翼翼,期待着它的注意,也害怕它的拒绝。

  可是令她惊奇的是,那个种子不仅没有排斥她,还把她的根茎温柔的包裹,她能感受到来自它的善意以及它的关心,它新长出来的根须抚‘摸’着她的伤口,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她想要看见它,哪怕只是看着它也好。

  努力地吸取着养料,期待着相遇的那一天,就像是少‘女’怀‘春’一般,期待心上人的到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有这样的思想,会想要迫切地见到一个未曾见面的不能称之为人的~植物。

  终于她看见了那个种子,却不是她长高了,而是那个种子已经想到了墙壁那么高,等到它的枝干‘露’出来的时候,连翘就知道是它,莫名的感觉它也在注视着自己,那种心情,是‘激’动,是委屈,也是无奈。

  那颗种子是一颗白杨,树干很是粗壮,长势也很快,两面的时间它已经长到了两米的高度,是连翘现在望尘莫及的高度,但是她坚信自己会长到和它比肩的高度,和它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纵然它不会说话,她也觉得那是一种幸福。

  不知道为何那棵白杨树好似也有意识一般,它的根茎从墙壁下面跨过来,为她旁边坚硬的土壤松土,好让她可以长的快一点,少一些阻力。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觉得自己是对这棵白杨是有感情的,无关爱情。草木无心,她不能确定那棵白杨是否真的知道她的存在,以及她的守望。

  冬天又来临了,这次却没有以前那么好过了,她已经破土,要接受冰雪的覆盖,不同于在地下,还有土壤提供的温度,可是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她还是会选择这样的决定。

  白杨的树叶也全部落下,光秃秃的树枝,连翘觉得它或许是在害羞,因为她感觉不到那个注视着她的目光了。要以前来说的话,她绝对不会觉得一棵树木会有感觉,可是现在她有点怀疑了,她觉得那棵白杨像是一直有感觉一般,那种深情注视让她无法忽略。

  虽然没有它的注视,但是还能感觉到它的根茎的跳动,证明着它的活力,像一个小男孩一样,朝气蓬勃。

  深冬时节,连翘觉得自己如果有牙齿的话一定是在上下打颤,太冷了,根茎和枝叶完全就是两个世界没办法,还是太过幼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品种的东西,长的怎么这么慢呢!

  伴随着她的叹息声,根茎处穿来一阵心痛的传递,起初连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后来那种感觉一直存在,她知道了,原来他是真的存在的,他也有着同样的感觉,那份赤诚的爱抚让她几‘欲’落泪,经历了尔虞我诈,对她来说杀人不过点头地,或者勾心斗角,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可是现在没有那些不好,只有浓浓的关心,没有利益的驱使,没有生离死别,只是想要长久的陪伴。

  瑞雪兆丰年,来年又是一个丰收年,相拥而眠。

  细细的安抚触动着她的根茎,连翘从睡梦中苏醒,感觉到了根茎处穿来的兴奋,她也很是高兴,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可以持续多久。她抬头看去,不远处白杨冒出来嫩芽,似乎是在朝她招手,连翘无声的笑着,向着他的根茎传达出“迟早有一天,我会与你同样的高度!”

  他的根须轻轻地挠着连翘,似是挑衅,似是安抚。连翘直接用自己的根茎缠绕住了他,像是在向他示威。

  就算两人之间没有沟通,也能轻而易举的理解对方的举动,这也是多年的默契吧!

  相伴七年,现在社会常说七年之痒,可是对于现在的连翘来说没有什么七年,他们的陪伴是一种无言的幸福。如今的白杨已经成为了参天大树,十年树木,果然是栋梁之材。

  而连翘终于也‘弄’懂了自己是个什么品种,一棵桂‘花’树,七年的时间足够她长成,虽然不是粗壮有力,但是也是枝繁叶茂,她等待了很久的时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