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页(1/2)

加入书签

  她一个刚升位的容华,原本就该麻利地搬到灵犀宫去,关起宫门低调做人。无奈她的情况太过特殊,没有新尚宫,如果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恐怕会引起诸多不满。而且皇上给了她位份,结果现在一个屁都没有,实在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皇上,瑶容华求见!”卢英终于等来了贺亦瑶在龙乾宫露面,立刻就来内殿,到皇上面前通传。

  齐珣正在用毛笔画画,神(shubaoinfo)色颇为严肃,眉头紧皱着,英挺的面容显得更加俊朗。

  兴许是太投入了,他对卢英的话充耳不闻,始终低着头,认真地握着笔在画,不时地歪着头似乎在检查什么。

  卢英不敢再提醒,心想着皇上还在为之前的事情生气,故意要晾一下贺亦瑶。他便冲着一旁的宫人使了个眼色,有个聪明的小宫女立刻悄悄地退出去,给瑶容华传口信。

  齐珣抬起头来,轻轻地瞥了一眼那个退出去的小宫女,却是一句话都没说,显然是默(zhaishuyuancc)许了这种行为。对于龙乾宫的内殿来说,皇上实在是太过于敏感了,稍微有个风chui草动,他就能立刻察觉到。

  当贺亦瑶收到小宫女传来的消息之后,先是错愕了几分,之后就有些无可奈何了。人人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实际上九五之尊那颗比石头还硬的心,才最是难懂。

  “去把这幅画给瑶容华看,看明白了再求见朕,否则永远别来龙乾宫!”皇上总算是完成了一幅大作,他象征性地冲着宣纸上chui了两口气,让上头的墨汁gān得更快些。

  卢英听见皇上有了新的吩咐,立刻快步走上前来。小心翼翼地接过那幅画,似乎里面的内容十分重要,齐珣竟是亲自把画给卷成了卷轴,让旁人不好看见。

  “瑶容华,您再等等,先仔细看这幅画!”那个小宫女又出来传话了,当然她不敢有所隐瞒,将皇上之前那句狠话也复述出来了。

  贺亦瑶轻轻蹙起了眉头,皇上的坏毛病又显现出来了,真该好好治治。后宫之事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怎可如此敷衍的态度,而且似乎在九五之尊的眼里,相比于后宫这些琐事儿,跟她闹脾气更加重要一般。

  她想归想,手上的动作并不减缓,立刻展开了那幅画。待她看清楚上面的内容时,整个人都愣了一下,身体也跟着变得僵硬了起来。

  画上面的内容不难猜,相反还十分简单。只是上面的人物实在相差太大,让她一时有些承受不来。

  总共有三个场景,每一个场景都是同样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身穿龙袍,头戴金冠,整个人意气风发,一看便知是皇上的自画像,脸部的轮廓都能窥见其中的jing髓之处,可见皇上的画工很不错。

  另一个人若不是贺亦瑶仔细去辨认,都不能称之为人了。完全就是幼儿画画的水平,胳膊和腿都用斜线代替,头也只是一个圈,眼睛是用毛笔随便点的两个黑dong。如果不是这个人身上穿着的是裙衫,头上还戴着完整的尚宫假髻,她根本不会猜出来,这鬼东西代表的是她!

  呵呵,别问她怎么看出来是尚宫戴的假髻,因为皇上把那假髻画得跟真的似的!那假髻再次体现了皇上画工了得的一面!

  贺亦瑶深吸了一口气,也只有皇上才会gān这种无聊的事情了!

  这幅画上的两个人差距太大,她已经不敢看了。几乎不能忍,分分钟要杀进龙乾宫,弄死那个狗皇帝!

  “容华,皇上准备什么时候召见您?灵犀宫那边都准备妥当了,再不过去有些不大好!”站在身后的听兰,见贺亦瑶捧着那幅画,久久不说话,不由得轻声问了一句。

  没有贺亦瑶的吩咐,她也不敢伸长脖子去看画上的内容。毕竟此刻贺亦瑶的身份是主子,已经不容许她做出逾距的动作来了。

  贺亦瑶深吸了一口气,勉qiáng压下心底的不快。这才再次低头,仔细确认那三幅场景表达的意思。

  第一个场景,是两个人都站着,皇上在门里,她在门外。第二个场景,两人的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