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页(1/2)

加入书签

  “瑶尚宫来了,来跟哀家说说。你们尚宫局的职责是什么?”太后并没有多说废话,而是直接开始提问。

  贺亦瑶一听这个问题,不由得心里发紧。

  想起方才李曼被打得皮开肉绽的模样,她就头皮阵阵发麻。太后一上来就问这个问题,颇有几分要挑毛病的意味。

  “尚宫局掌管四司,分别是司记司、司言司、司簿司和司闱司。内设尚宫二人,秩正四品,主要负责导引中宫和赏赐之事,但凡六局出纳文籍,皆要记载。若有人出外办事儿,则要为他请旨。四司各有负责人……”贺亦瑶收敛了情绪,开始对自己的职责陈述起来。

  她的语气不急不躁,声音平缓有力,显然对于这些话是烂熟于心。

  “够了,既然身为尚宫,第一条准则就要导引中宫。现如今虽没有皇后,但是皇上既然把后宫之事jiāo予四妃,你为何不履行职责?致使后宫大乱,妃嫔倾轧,祸及皇子公主!”太后并没有听她说完,厉声打断了她的话。

  太后娘娘这几句中气十足的话,在大殿内回响着。贺亦瑶轻吸了一口气,透过太后这只言片语,她已经猜到了往常总是菩萨心肠著称的太后,为何会如此大发雷霆。

  一定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妃嫔,对皇上的子嗣出手了!

  此刻殿中央跪着的两位妃嫔,一位是柳容华,另一位是倩婉仪。这二人都育有皇嗣,恐怕又是又是受了哪位妃嫔的挑唆,竟然在太后回宫这日触了霉头。

  “母后,您消消气。何必为了这起子拎不清的人动怒(shubaojie),老二和老四都没出什么事儿……”一道略带讨好意味的男声传来,语调和软,显然是为了安抚太后。

  贺亦瑶紧握的双手不由得一颤,皇上竟然也在这里!方才她进殿之后,就没敢抬头细瞧,竟然没发现这位九五之尊的身影。

  她虽然当了尚宫有几年了,但是很少和皇上近距离接触。外加她心里有yin影,所以至今连九五之尊的真面容,也没什么印象。只知道穿着龙袍的男人,就定是大秦最尊贵的男人。对他的声音倒是十分熟悉,也只有对太后的时候,皇上才会流露出这一面。

  “你给哀家好好坐着,女人的事情你能掺和出什么来!就是你这种态度,才让这些妃嫔们识不清自己的身份,老大被害成了那副模样,成日里很少说话。老三也没了,好容易就剩老二和老四,这两个的母亲又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哀家指望你们,就等着哭去吧!”太后的语气依然十分不好,不过已经不像原先那般yin阳怪气的,相反要比之前平静些。

  “瑶尚宫,哀家问你话。是不是瞧不起四妃的身份,觉得她们不是中宫皇后,就可以怠慢了?”太后并没有放过贺亦瑶,态度依然十分冷漠。

  贺亦瑶轻吸了一口,得益于皇上刚刚打岔了一下,她已经在脑海里过了一遍(fanwai)要说的话。

  太后会有这种贺亦瑶瞧不起四妃的印象,估计就是被某位或者好几位妃嫔灌输的。无非就是责任推卸,皇子们出了差错,虽说那两位闹事的妃嫔要被问罪,管理后宫的四妃也难辞其咎。四妃当然想着要把罪责推到旁人头上,这负责导引中宫的两位尚宫,可不就是首当其冲。

  李曼已经被拖出去杖责了,很显然她在太后面前,没有过关!

  “启禀太后娘娘,奴婢绝无怠慢之意。后宫中每回遇到大事儿,奴婢都会亲自拟出章程来,一起呈给四位娘娘。关于皇子和公主们的事情,奴婢也曾提过,但是因为当时贤妃娘娘告诉奴婢,小主子们都是由他们的母妃教养,旁人插手容易被有心人糊弄,遂不了了之。一切章程,尚宫局里都有存档,奴婢所提之事,四位娘娘和六局之人当时都在场,甚至是在外头候着的许宫正,都可以为奴婢作证!”贺亦瑶的声音还是那样沉稳,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紧张的气氛。

  即使外头有和她同等地位的李曼被杖责,太后在紧紧相bi,甚至在她不知情的时候,不知被哪位妃嫔使了绊子,她始终都保持着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