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页(1/2)

加入书签

  “平身!”贺亦瑶轻扫了一眼殿内跪着的人,低声说了一句。

  殿内的那些人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静悄悄地从地上站起身来。灵犀宫已经许久没有新主人了,他们这些新聚集到这里的人,都是贺亦瑶亲自拿的簿册勾画的,大多在宫中没有多少根基的,也没见过什么世面。

  方才请安的时候,有些偷偷打量贺亦瑶的,只觉得主子满身穿金戴银,不怒(shubaojie)自威。

  “荣ru与共的话,就不需要本嫔多说了。我也是从奴才当起来的,你们的心思我都明白,无非要活着捞到更多的好处,但是一切以损失本嫔利益为基础的富贵,都不会长久的。如果我不明不白地被谁害死了,一定会让皇上赐死这整座宫殿的人,谁都逃不掉,到了地下再伺候我也不错!”贺亦瑶坐在玫瑰椅上,双手搭在椅把上,脸上的神(shubaoinfo)色透着十足的严肃感。

  底下的人听她说得认真,有几个胆子小的,兴许是没伺候过主子,不由得抖了两下身子。

  “你们别不信,现如今全后宫的人,都知晓本嫔是如何上位的。乃是皇上的梦中之人,与大秦的命运兴衰挂钩,我想临死前的最后那点要求,皇上是不会放在眼里的!你们好好替本嫔做事儿,到时候那些人背地里收买你们的银钱,我自会给你们!具体的奖惩制度,本嫔会列清楚之后,让人告知你们!”贺亦瑶也不等他们反应,径自地说着话。

  之后这些宫人又说了些吉利话,听竹拿出些赏钱发了,就让众人都散了。

  “容华,阮嫔在外头求见。”听兰轻声通禀了一句。

  贺亦瑶的眉头一挑,这位阮嫔还真是性子着急。她才搬到这里头一日,阮书棋就已经巴巴地赶了过来,就不怕招了别的妃嫔的眼!

  “请她进来!”贺亦瑶倒了一杯热茶,轻轻地挥了挥手。

  “瑶姐姐可真会享受。”阮书棋进来行礼之后,就十分自来熟地说了一句,也不等贺亦瑶开口,就自顾地坐到了贺亦瑶手边的椅子上,伸长了脖子仔细地瞧着。

  贺亦瑶轻轻挑了挑眉头,勾着唇笑了笑,只是递了一杯热茶给她,却并不开口。

  “瑶姐姐烹茶这手法,可真比一般的大家闺秀还要娴熟,难怪当初皇上能够慧眼识珠。一下子就挑中了姐姐当接应的人!”阮书棋也不扭捏,看了片刻之后,就出声夸赞道。

  只可惜她那最后一句话,显得太过突兀了,让贺亦瑶的兴致一下子全没了。她停下手头冲泡的动作,放下茶壶,抬起头来仔细地看着阮书棋,神(shubaoinfo)色之间带着几分bi视的意味。

  阮书棋和她对视了片刻,似乎才反应过来一般,用绣帕捂住嘴巴,轻轻地笑开了。

  “瞧我这没头没尾的话,我的意思是皇上只是偶然间见了您几次面儿,竟然就念念不忘了。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姐姐是好运道啊!”阮书棋的笑声十分清脆动听,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笑颜如花,一点儿都看不出别扭之处来。

  贺亦瑶的嘴角往上翘了翘,她还真不信了,阮书棋前后两句话转得这么怪异。前一句话肯定不是在说她好运道!

  “阮嫔有话不妨直说,你知道我以前当奴才的时候,一直在猜主子们的心思,累人得很。现在能不猜就不猜,如果你还没想好要不要说,可以留作下次见面的时候再做定夺!”贺亦瑶抬起手冲着门的方向挥了挥,似乎在请她离开的意思。

  阮书棋微微愣了一下,一直在笑的嘴角显得有些不自然。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贺亦瑶竟然会一朝变脸,就如此的咄咄bi人。似乎之前当宫女时,教导的那种奴性,已经完全脱离她了,相反还是一副主子的高贵嘴脸,让人一时承受不来。

  “我有话说。”阮书棋咽了咽口水,轻声道。

  她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笑意,相反带着几分严肃正经。

  “我早就怀疑,之前皇上在后宫里,有安放的眼线甚至是权衡后宫的人。只是一直没有猜出是谁,直到前几日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