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页(1/2)

加入书签

  最重要的是,之前膝盖也被烫伤了,现在跪下来,狠狠地压在伤口上。再加上贺亦瑶拉扯的力量有些往前侧方偏移,所以她的膝盖甚至在地上用力地摩擦了一下,那种痛简直深入骨髓,让她招架不住。

  熙梦的冷汗都出来了,她跪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浑身都快瘫软了。这种酷刑一般的生活,她根本不能再多忍受一日了。

  ☆、第84章亦瑶神(shubaoinfo)算子

  “这是怎么了?怎么又跪下去了,都说了不用跪,熙梦不要让本嫔为难啊!”贺亦瑶松开手,一眼都不再看她,只是嘴里的话语却是十分欠扁。

  贺亦瑶从衣袖里掏出锦帕来,细细地擦着手,每一根手指都没有放过。她秀气的眉头轻轻蹙起,似乎手指上方才沾了不洁之物一般,让她感到心头厌烦。

  熙梦暗自咬紧了牙关,没有再多揣摩贺亦瑶话语里的意思,显然是有些被激怒(shubaojie)的意思。贺亦瑶嘴上说着不要她跪,甚至还说会让她为难,结果做出来的事情却是完全相反。她双手撑着地面,慢慢地站起身来,根本不想再多猜测贺亦瑶究竟要做什么。

  熙梦毫不犹豫地站直了身体,她轻轻抬头瞧了一眼贺亦瑶,又飞快地垂下眼睑,收敛起情绪。但就是那一个眼神(shubaoinfo),贺亦瑶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里面夹杂着一些掩藏不住的复杂情绪,痛恨和怨念在其中涌动着。

  那是一种被bi迫之后,心头已经做了决定反击的眼神(shubaoinfo)。果然一向得太后和皇上看中的人,此刻也忍不住这种磋磨,想要抵抗贺亦瑶了。

  况且贺亦瑶在她的眼里,也不过是个投机取巧,才当上正四品容华的女人。熙梦觉得自己没有任何一点比她差!

  龙乾宫内,齐珣正在练字,四处都是静悄悄的,没人敢打扰皇上的雅兴。卢英站在一旁,忽然瞥见门外有个小太监冲着他招了招手,脸上露出几分为难的神(shubaoinfo)色。

  他眉头紧皱,仔细地看了齐珣两眼,见皇上没有在意这边的情况,便小心翼翼地出了内殿。

  “究竟有什么事儿?”卢英把那小太监拉至一个不显眼的墙角,轻声问了一句,脸上的神(shubaoinfo)色透着几分不耐烦。

  “是熙梦姑娘想要求见皇上,外头人正拦着呢!但是她似乎铁了心要见皇上!”那个小太监满脸愁苦的神(shubaoinfo)色,听到卢英开口询问,立刻就用一种诉苦的口吻回道。

  “啧,这熙梦也真是的。你就回皇上此刻兴致正好在练字,谁都不敢打扰。她是龙乾宫的人,最清楚不过皇上最讨厌练字的时候有人打断。”卢英挑了挑眉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熙梦被调去灵犀宫,就该好好地做事儿,这会子私下求见皇上,准备做什么?不过无论要做什么,看起来都不像是有好事儿的模样。

  卢英很快就回到了内殿里,只是还没容他多喘两口气,那个小太监又跑到了门口,小心翼翼地对着他做动作,看样子是没有成功打发掉熙梦。

  “卢英,怎么回事儿?”九五之尊放下手中的毛笔,冷声问了一句,语气里带着十足的不耐烦,显然他的雅兴还是被打扰了。

  卢英听到男人猛然开口,不由得抖了一下。转而抬头看向他,男人的面色着实难看,周围的气温似乎都因为他这句话都变得下降了许多。卢英在心里头暗道晦气,也不知皇上今儿会不会真的发怒(shubaojie)。

  “没什么,奴才出去看看,您继续练字!”卢英默(zhaishuyuancc)默(zhaishuyuancc)地低下头来,额头上都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齐珣轻挑了挑眉头,下意识地看向门外,忽然勾着唇笑了笑。

  “是不是有人求见?”齐珣轻声开了口,他的视线就这么停留在卢英的脸上,显然是在测试他的反应。

  卢英见瞒不过,立刻点头应承道:“方才是熙梦,奴婢让她离开,这会子又有人来通传,估摸着是没有离开,还是想见您一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