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38盘根错节(1/2)

加入书签

  [第3章??卷二?设计局中局]

  第141节??138??盘根错节

  如果香港明诚公司是和其它开发公司签定的代理开发西林煤矿这块地还好,吴津可以要求他们一样挂香港公司的牌,反正迟早都要开发的。可现在最可怕的事,结果还是房开拿到了这块地,他就无法左右,甚至什么他的操作手段都会被人人耻笑。

  想到这里,吴津不由浑身发抖,呻吟着对着高德华说:"这是一个局,绝对是个陷阱,一定是有人在害我们,一定是他,一定是她,你要给我找出证据,找出陷害我的人的证据。!”

  高德华说:"我找过了,可是香港公司与之前的代理合同签约是公开的,在当地报纸一个很不起眼的小角落也有登报,我们当时都没有注意过,秦丽莉他们已经早就安排好了。"

  听到这里,吴津终于明白了,他自以为掌控大局,一切都很顺利,可实际上,他的每一步举动,背后都有人在推进。这个人就是秦丽莉,不,应该说是唐萍,整桩事情,就是唐萍的杰作,他故意挖了个巨大的陷阱,还故意在区政府的那次招商会和他们激辨,目的就是等着吴津带着周功立跳进去。

  而秦丽莉就是配合,他们完全定好了这个局,故意放出香港公司与他接洽,做出十足的诚意和未来蓝图,然后利用公司的不断竞争,让吴津先慌乱了起来,以为对方是抢功,又故意让香港公司退出,让吴津信以为真,全情投入。

  而当吴津以为自己大获全胜的时候,唐萍和秦丽莉就抛出了杀手锏,把吴津之前所做的一切不仅曝光,而且狠狠地煽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让目前的状况,对于吴津来说,不仅是前途尽毁,而且自断退路,可以说输人输阵,一败到底。吴津瘫坐在椅子上,满面通红,双目圆瞪,过了很久很久,才在心里撕心裂肺的吼出来:"唐萍!唐萍!秦丽莉!秦丽莉!"

  吴津一直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局里没有任何人敢去打扰他,王伟们虽然不知道内情,但是都隐隐听说唐局惹出了大事,局里出大事,但是大家都小心翼翼,忐忑不安,谁也不敢乱说什么。

  不过对于内心,王伟却是高兴,他大大方方地走出自己那间杂物间改成的办公室,像跳舞般摇晃着走向厕所,然后回来时候,故意在吴津关着的办公室门口停了一下,心里带着开心,暗暗一笑:“恶有恶报!”

  吴津闯出了弥天大祸。一时之间,计划局内部也乱成了一锅粥,区里专门对吴津的问题连夜召开紧急会议,不过,一开始的讨论了六个多小时也没什么结论。而计划局里从各个科室到王伟们小职员,也变得人心惶惶,吴津的个人前途已经没有人关心,这次的灾祸已经大到会影响局里每一个人的前途和饭碗。

  目前的现状就是,吴津的一味招商,引进香港公司不仅是闹了一个低级大笑话,更是体现了古堡官员的低水平,低层次,更让一块好好古堡煤矿改造的值钱土地变得廉价,给区里下一步的开发造成更大的被动。

  纵观整个市区,大大小小的开发原来就嫌古堡区人气低迷,不愿进驻此地开发,区里一直捱着,土地价格不松口,而现在,区里一直坚持好几年的土地价格,现在让吴津的一张与香港明诚房开的死合同就给搞死了,如若残局不能收拾妥当,那么古堡区的土地价就算垮了,吴津也是千古罪人。

  其实在区里,周功立和唐萍虽然地位有高低不高,但争斗却一直不曾停止,那里因为唐萍市里有支持的力量,周功立也有些畏惧,两派就一直争了多年。之间,周功立对吴津是支持,帮助做工作,唐萍就会则反面立场。反本他想吴津这一搏,在区里荣光无限,把唐萍边缘化,可谁料到,最后捡着便宜的,反而是唐萍。

  但是周功立不傻,虽说事情是他这一方惹出来了,但是唐萍负责区里地产开发这一块,出了事甩给他,表面是尊敬他,而实际也是一个难题摆在了唐萍的面前。

  此时,唐萍也没有一个好的解决办法,直接撤掉吴津,打入冷宫?周功立不会同意,可是不整吴津,给周功立点颜色,她又不甘心。

  唐萍和的合作,他也不可能说出来,他不能直接顶撞周功立,如果自己和秦丽莉合谋的事暴光了,那事情也会变得如决口的大堤,一发不可收拾。自己得到好处,见好就收,也不能太逼周功立到角落,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到时候搞得双方都造成没有办法挽回的危到那时,他也有逃脱不了的责任。

  唐萍心里不爽,来到计划局,一来就召开干部大会,在会上,怒不可遏的咆哮了半个小时,将吴津骂的狗血淋头。可骂归骂,事情还要解决,然后叫吴津出去了。

  唐萍实际和周功立并没有拿出一个合适的对吴津的处理方案,对计划局有一个交代。他更在赶走吴津逼着计划局里下面的人想出一个周全的处理方案,并且声明,如果计划局自己想不出一个好的人事调整和对此事负责的处理结果,计划局里人的这一年的不管哪个科室,在年终奖上不实行国家政策,由区里直接扣减一半。

  这个大屠杀的预告,令本就人心惶惶的计划局乱上加乱,不要说王伟们四个小职员,就是建管科的高德华,办公室的吴白芝等吴津的亲信都不敢乱开口护主,他们在这个乱境中所能说的就是这事闹大,这个局呆起不保险,想着替自己在区里寻找其它的位置。

  一般世界末日的时候,总会有英雄出现,拯救世界,拯救所有人。这次也不例外,只是站出来的英雄,却是谁也没想到的徐大恒。

  吴津对西森煤矿招商的这件事,徐大恒从头到尾都没有关系。当吴津把创文的重负交给他时,他就认真地开展,当吴津一看区里重视,捞回来自己做,他也毫无怨言。自己的贸易科的其它本职工作,对区里加油站的管理,对手续不全的某家加油站要封时,市里的付主任阻止,因为那加油站有镇长股份的,他马上给市里来的付主任面子,带着那次跟他们一起出去的王伟在对方的请客中和对方打成一伙,他们就像一家人互相关照,对级别低于他,但却骑在他头的高德华在工作上的问题也一直是知无不言;对王伟这个小职员,他一直是微笑点头,甚至为了王伟最初的创文宣传方案挨吴津的骂……虽然吴津不喜欢徐大恒,但是在局里的不管什么漩涡中,徐大恒是有口碑的,也是一个局里最让领导不担心的科长。

  市里给了徐大恒一个专员的身份,权力甚至凌驾于唐萍和吴津之上,可谓短时间内计划局直属管理的专员。

  徐大恒接到这项工作任务后,一反往日的低调,大张旗鼓地行动起来。张子峰也顿时如出笼猛虎,和徐大恒配合得天衣无缝,很多事情犹如早就计划好的一般,像组合拳似的不断抛出。

  唐萍能够有侍无恐地把新农村创文工作从计划局拆分走,依赖的无非有几方面的原因,一个是新农村创文与签约,而不是和计划局直接签约;第二个是部门中的骨干都肯跟着他走;第二个则是其它区的对口局里倾尽全力地支持唐萍。

  可徐大恒却极其有针对性抛出了应对之策。首先是法律把关,计划局连出几封律师信,告诫唐萍,计划局和所有合同都依法有继承关系,不是他想拉走就可以拉走的。这些律师信对唐萍可能没用,可是其它局新农村创文那边却不得不做出应对,新农村创文是市里统一工作,不是哪个人可以处理的,这才是大局,绝不容许一个人人毁掉一个政策部门的大方向,所以徐大恒的第一招就釜底抽薪,断了唐萍的生路。

  第二招是张子峰联合市组织部门,对唐萍要帮助调走的人一一劝留,不仅是村言体恤,还给每个人警告。这完全是非常规手段,徐大恒利用自己的职权强行推动。这招更加有效,当初准备跟唐萍走的人全部决定不跟着唐萍乱过了,如今唐萍就算能调过去,那也只是光杆司令。

  徐大恒的第二招声势更大,他提交报告,请市经发局里批准,在全市范围内对某龙王村新农村建设进行重点支持,而这项新农村建设,恰恰是其它对口局里最想要的拳头新农村建设。徐大恒这一招,是全面向其它对口局里开战,用整个区的力量来压制其它对口局里。

  第二招实行了不到半个月时间,其它对口局里就投降了,倒不是不能大规划反抗计划局,实在是唐萍的事情太小了,根本两家兄弟单位根本不必进行决战。

  徐大恒二招连环甩出,招招都命中唐萍的要害。徐大恒刚来时,唐萍志得意满地准备带人离开给他一个好看;可过去这么久了,唐萍手中没有资源,没有人手,更没有其它对口局里的支持,他彻底地一无所有了。

  这回,唐萍真是一输到底,完全没有实力再陪任何人玩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硬起白旗,向徐大恒投降认输,请徐大恒向区里,市里汇报,他放弃和新农村创文合作的控制权,愿意降职出任计划局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只要不对他开除公职就好。

  原来,计划局直属管理就是吴津和唐萍两人在斗争,当徐大恒来对付唐萍的时候,吴津是非常高兴的,因为他终于可以拿徐大恒当枪用,只要把唐萍打倒,他吴津就能够坐收渔翁之利了。

  如今,唐萍彻底垮台,吴津便准备抢夺功立果实,跑出来接收唐萍的地盘。

  但他的好日子没过几天就到头了。

  徐大恒回市经发局里述职的同时,还以专员的身递交了份计划局直属管理工作量的调查报告。在这份报告中,他虽然肯定了今年大区业绩的提升,但用非常醒目的红字标明了业绩上的赤字,报告结果很明显,虽然业绩提升,可成绩却是负的,而且业绩越高农村经济发展越滞后也越大。

  就在吴津发展龙王村新试点期间,计划局直属管理爆出足出吞没两年业绩,这是吴津和唐萍一直隐瞒未报的。

  如果只是农村发展滞后还好说,徐大恒更带回一份镇办相关对口部门联名署名的万言血书,斑驳血迹书写着镇办相关对口部门们多个来和计划局同舟共济风雨同路工作开展工作,可到头却被吴津给害了,有一个镇办相关对口部门自杀入院,另一个因为欠款被迫停职检查,其他镇办相关对口部门都力主市经发局里惩治吴津,否则将发起集体抗议。

  徐大恒在报告里字字如刀,声明唐萍和吴津两个人所做的区办新农村直接任务分解,根本就是一个自伤伤人的活动;先是拖垮本区镇办相关对口部门,然后再逼迫唐萍叛逃,最后导致龙王村上层的农村工作量等同成本价,彻底搅浑了计划局新农村建设的全市业绩量,很多地区的镇办相关对口部门都直接跑到区来窜工作任务;这在表面上看,计划局直属管理是红红火火,可实际上把全市其他地区的农村给拖垮了,而区里更是对当地的经济发展做成了阻路刘。

  这一切都是其实都是这坐城市的损失,而且对计划局的吴津组形象和全市新农村建设而已都带来不可逆转的损伤。

  这份报告犹如重磅炸弹,把整个市里都给炸醒了。诸位市直属领导暴跳如雷,对负责区办新农村直接任务分解的唐萍和吴津一顿臭骂,把他俩骂得魂飞魄散。

  然后,这一切,让王伟偷着感慨,上面的领导真的只看报告,并不了解实情,虽然吴津们对龙王村的规划及发展一直没有落实,但是龙王村本身,这个村子里人老百姓就只能坐在那里干等救济吗?市里也太小看这些老百姓的智商了。

  龙王村里的自救行动已经展开,村里洋溢着一种友好和谐欢乐的气氛。翻修柯堂的工程已经拉开。村长和村支书木匠和他的徒弟们。整个工程由村长和村支书和张大春分头负责。张大春负责工程,每天按户派工。村长和村支书组织后勤,祠堂外的场院里临时搭起席棚,盘了锅台支了案板。除了给工匠管饭,凡是轮流派来做小工打下手的人,也一律在村灶上吃饭。厨师是本村里最乾净最利落的几个女人。男人们一边围在地摊上吃饭一边和锅台边的女人调笑打浑,欢悦喜庆的气氛把村民融合到一起了。

  修建祠堂的所有资金是吴津操作下拨付给村里的救济扶贫款村长和村支书把每家每户捐赠的粮食记了账,用红纸抄写出花名单公布于祠堂外的围墙上,每天记下花销的粮食和钱款的数字,心里总亮着一条戒尺:不能给村弄下一摊糊涂账。整个预算下来,还有余额,村里在祠堂工程峻工揭幕的那天,请来了戏班子,唱了个痛快,来瞻仰龙王村修造一新的祠堂。

  接着村里更重要的事情开始了,村里的最终定位还是大力推广烤烟种植,

  接下来的两天刚好是周末,计划局如此之乱,谁也没有想到自己手头有什么事该事,王伟们几个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创文该如何做了,张子峰的眼神一直盯着徐大恒,并且流露出崇拜的意味……

  这个周末,局长遇难,科长忙碌其它处理方案的事,也没人安排王伟们加班,王伟们难得一个轻松,甩开下面乡镇正开展得如火如荼的创文,他也想难得地放松两天,也算是庆祝对吴津落难的庆祝。

  王伟回到计划局,一连几天都没有看见徐大恒,吴津只是偶尔来一下,一到局里,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每天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

  王伟就弄不清白徐大恒在想什么,不过,他自觉徐大恒对自己不错,自己当初也是站队在他的背后,这个时候,自己一样有理由有关心一下徐大恒,他便打了电话。

  “徐哥,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