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想鸳鸯浴(1/2)

加入书签

  第154节151?想鸳?鸯浴

  把古堡区的工作暂时安排妥当,王伟又要去上海,去照顾正在治病的唐萍。

  王伟原本对唐萍凶恶只是为了他的病情,按着医生的以毒攻毒,但是此时,他却由气愤逐渐发展于心里对唐萍有了意见,是的,他要正大光明,明正言顺,不想被人总认为是自己强迫唐萍什么,对他指指点点,鄙视加鄙夷。现在,他安静不下来,这一段时间情绪给他积累的压抑他想自己也必须发出来。

  一晚上,王伟没有睡好,气鼓鼓地只等唐萍醒来之后教训他。当天亮的晨曦阳光射过房间里时,刚醒过来的的唐萍就乍然看到怒狮一样的王伟,吓的瑟瑟发抖,急忙把身体躲进被窝里,连头都不敢露出来。王伟不依不饶,抓起他,就像想把她从大大的落地窗那丢出去一样,残暴地对待她,一边怒吼:“你为什么不想想我正是王伟,现在这个世界虽然你曾经的男人很多,现在只有我来照顾你了!你可想好了!”然后把唐萍推进浴室里,扭开浴盆上的喷头,剥了她的衣服,抓住他,把她象洗一块抹布一样的洗了一遍,帮他套上t衫,然后拉着他走出宾馆,坐在他的车,驱车去治理疗院作辅助治疗了。

  王伟开车疾驰在上海街头,他住的宾馆离冯教授的医院不远,一会儿就到了。这个早晨王伟也才注意到那家理疗的医院坐落在上海的繁华地带。王伟扭头看看坐在他旁边的唐萍,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唐萍正观望着车窗外街头的车水马龙,流人如织。

  唐萍转过头,问:“这里不是古堡区吗?”

  听过唐萍主动说这样的话,王伟心里开心了一些,马上开发式地问,“你觉得这里和古堡区有什么变化?”

  唐萍说:“这里没什么好的,人太多,满大街都是行人,摩肩接踵,个个都疾步如飞,好像要去抢劫。我们古堡区那里人不太多,走路也不快,马路上很空很舒服。”

  听到唐萍能清晰地说话,而且还有自己观点了,王伟感觉的她病已经好了一些,还会偶尔会发表下自己的看法了。这种时候,刺激还要加油,争取让唐萍早日好起来。

  想到这里,王伟便用一种冷冷的不耐烦的目光瞟过去看着唐萍,唐萍的目光马上急忙躲开了。王伟严肃而烦躁地问:“你的病什么时候好?有个期限么?我没空和你耗着!”唐萍小声地问:“我的病和你有什么关系吗?”王伟顿时感觉自己对唐萍关心被戳破了,在她的面前一文不值般,而他却费了这么多的力气,不禁大怒:“闭嘴!再说和我没关系我扔你车外去,你给我好好想想我们的关系!”

  唐萍被吼得头地往车门处躲了躲,但是躲不了,他得面对眼前这个凶恶的男人。这个男人曾经靠他爬到了官场有地位,现在他来照顾他,他却像一个女孩子,任他欺负。到了医院,王伟一路依然对着唐萍骂骂咧咧,不知内情的医生和护士都看着王伟。虽然他的架势派头一看就是社会成功人士,但为什么那么凶呢,何况还是对待一个病人!

  理疗医院里,冯教授不在,是一个普通的小医生,他自然没有冯教授的水平,也不知道之前唐对唐萍以毒攻毒的治疗方案,他只能按平凡的输营养剂和注射镇定剂给病人。当他看见王伟凶恶地带着唐萍走进来时,马上反感这个对病人不好的男人。这个小医生不理解这个男人大声吼叫着病人,又要花大价钱给病人治病,医生的职业道德不允许他多管闲事。但是在这注射输液的病房里又见识了几次王伟在病房里对唐萍发脾气之后,小医生实在忍不住告诫王伟,他再这样下去,对唐萍的治疗有害无益。王伟笑了一下,知道这个小医生不什么叫以毒攻毒的治疗方法,但是对这些小医生,他也不想解释什么,就收了收之前对待唐萍的那样的凶神恶煞状,答应着医生不再骂唐萍。

  这时小医生看到唐萍浑身湿漉漉的,而且摸摸唐萍的手之后发现她浑身发冷,不禁皱起眉头,问王伟又怎么虐待她了。王伟这才想起来,之前他给唐萍洗澡竟然是打开的冷水喷头,怪不得唐萍直哼哼,洗完澡他顾不得给她擦干,直接套上件t衫,医院离宾馆又近,来到医院里,所以头发还没有干,身体也显得潮潮的。

  王伟面对医生的诘问,觉得之前自己对待唐萍还是有一些不太好,脸有点涨红,支吾了几句。小医生很严肃地说:“先生,你要再让我发现一次你有虐待病人的情况,我会立即报警!”王伟有点丧气地道歉:“对不起,我以后会尽量注意的。”小医生白了他一眼,叫护士给唐萍倒了杯热水,让他先喝了,然后开始给唐萍输营养液和镇定剂。之前,唐萍的头脑被王伟吼得大脑里的血管突突突地跳着,这会能得到适应的安宁,唐萍就对着小医生笑了,或者对王伟瞪瞪眼了。

  王伟不理她,唐萍突然又想找他说说话。王伟感叹,唐萍其实就这样迷迷茫茫的时候,感觉其实也很可爱,起码和她是女官员,女领导的时候完全是两回事!如果人们不要都那么成熟,简单些该有多好呢?不管她的病好或不好都无关紧要。

  可是,不把唐萍治疗好又怎么重返古堡区和周功立他们斗争呢?未来的官场大计还需要经营了。

  当天的治疗结束后,小医生在唐萍走的时候,还告诫王伟,要对病人好一些。王伟一边点头答应,一边牵着唐萍走,走进车里。进了车了,没想到,唐萍像是要报复他了,拿车上的垫子摔王伟,王伟当时由于太过吃惊,没躲开,被砸了个正着,然后他摸摸头发,诧异地不知道唐萍对的此举是善举还是恶意,想马上吼骂她,但是他忍住了,他要带唐萍去采购服装。

  驱车,王伟带着唐萍来到上海最大的购物天堂。

  王伟自从和这些女人,特别是女领导们在一起之后,他个人的装扮也是十分高档,现在他对衣物一类,了若指掌。先不谈买,只是风风火火在那几家豪华大商场里窜一转儿,将上柜的各类衣物,样式面料价格匆匆统揽一遍,就像将军决战之前将前沿阵地巡视了一遍。然后返回头,直奔几个看定的地方。

  王伟的有穿衣方面的专业朋友,他也喜欢买那些最潮最新且瘦长的型号的衣服,当然,唐萍虽然身材不错,但是最近出事后,她原来还算修长的身材还变得有些胖乎乎了,甚至都有了点胖乎乎的小肚子,那标准身材模特身上的衣服叫唐萍如何穿的下?服务小姐看着唐萍和王伟,尴尬地笑。王伟才反应过来,心头一股怒火直窜上来,他不怪自己想的不周,反而怪唐萍长不够标准身材,给他丢脸了!

  王伟忍耐住怒火对服务员说:“算了,谢谢你!”拖着唐萍就走了,唐萍不甘心,一直回头望着那套标准模特身上的漂亮女装衣服看,这套料质极好的女装是黑色的,袖口有道半个一分宽斜斜的暗印,沉静中极尽暗隐的富气。上海这家巴黎春天卖的都是奢侈品,唐萍当然不知道,只是看了那衣服马上就喜欢了。

  看出唐萍还是喜欢这套女装,王伟决定给唐萍买下,不过,买衣服要少不了要骂她一顿。王伟摆出酷面孔:“那衣服模特穿才好看,你看你,又胖又不算高,你穿上它能好看我出门就撞死!”

  唐萍听懂了这些放,又气又急,顿时结巴起来:“我我……没那么胖,就是稍微……微有点小肚子……”王伟懒得理他,顺便指着服务小姐,叫她找一个比模特更大一个的号包起来。唐萍不知道王伟已经给她装好了女装,要求打开看。王伟又对他大吼:“爱穿不穿!我还懒得伺候你呢!这件衣服比刚才那件的标价贵2000元,你还不满意你找死啊!想死出门撞车去!”

  服务小姐惊讶地看着一方面大方出钱的男人,一面看着被吼着脸一会白一会黑一会青的另一个像是有病的女人,猜测他俩是什么关系,恋人?太不相配了!母子?狂怒的王伟看着唐萍的目光根本不像是母亲。

  不过,骂归骂,王伟还是安排商场的人员带唐萍更衣室把那套名牌女装给穿出来。唐萍在试衣机里有专人给他弄着换衣,换好了这套女装,唐萍看着试衣镜中那个面目一新的女人,心里就有了一种兴奋。衣物对于女人,真是有一股魔力呢,不光是赏心悦目,是可以影响到肾上腺素内分泌的。刚扣上衣扣,那英姿勃发就出来了,一瞬间便有一种眩晕的感觉,有些微胖的小腹也收了,腰杆也挺了,脸也红润了,眼也光亮了,全身的筋骨肌肤就都通畅挺拔了。虽然唐萍头脑不清晰,但看着镜子里的那个美女,被衣物这魔怪一调理,就四处往外冒出

  美丽俊俏的气息。

  王伟正站在商场顶楼看着上海繁华的夜景,等待着唐萍。

  当唐萍穿着那身合身,又显出了气质的女装出来后,王伟眼前一亮,心想:原来,原来自己真的没的挑错,要说气质,气场和漂亮,难道自己当初也会被她唐萍迷上?希望这以毒攻毒的疗法在让她早日恢复吧!”

  原来还想‘凶恶’对待唐萍的王伟面对这焕然一新的唐萍无论如何再也发不出脾气,他带着唐萍来到商场顶层的旋转餐厅,喝咖啡。

  王伟和唐萍坐在百米高空,一张临窗的小桌边,看着都市的景观在脚下缓缓移动,天高云淡,尘世消遁,便有了谈话的好意境。

  王伟点点头,说:“我的唐姐姐,现在你在以毒攻毒的疗法,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我也要以毒攻毒!”

  唐萍怔怔地望着王伟,反问:“你说什么?”一付似懂非懂的样子。

  王伟又笑,无意透过咖啡厅的镜子看到了自己的脸,是一张皮肉轻驰,已经渐显成熟男人,脱离了年轻小伙的纯真,他不由感慨了一下。

  王伟自言自语道:“在爱情上这一类事情上,强迫不得,你越禁止,人本性就会越来劲。在恋爱上我当初是想着找一个年龄相仿,条件般配的女人,可是怎么样,找了那个的小女人,我还要负责,生活就是无数的大山般的压力卖房卖车,而我在官场又如何混?我靠近你们女领导,和你们在一起,才是我王伟的未来!当然,这样一些道理,也是要用人生历练来弄懂的,不是一番教导就茅塞顿开。唉,看来,人生常常是需要以毒攻毒才能看清自己内心的所需……”

  “以毒攻毒?”唐萍听着这一大段他完全听不懂的话的内容,只抓住其中一句话,却又是最关健的这四个字。

  而唐萍所说的“以毒攻毒’的四个字,却让王伟笑了,是的,他此时的攻毒就是要用他男人的气魄让靠近他的女人一个一个甘心到在他的怀里,有拥有男人的雄风。现在的王伟和秦丽莉,在办公室做0?爱不过瘾,完事了,还要去酒店继续大干。就像那天,王伟回忆道:

  很快,两人完了事,直接就向着白秦酒店驶了过去。

  酒店里面,灯火璀璨,王伟和秦丽莉像一对恋人相互挽着,一同向着酒店的包房走了过去。

  王伟瞬间只觉得自己十分幸福,说实话,他和女朋友小芳结婚以来,也没有真么亲昵的相互挽在一起,这个种感觉让王伟一时间就有点留恋。

  “宝贝,你想吃点什么?”突然,秦丽莉转过了头,她偎依在王伟的怀抱里,两只眼睛贪婪的望着王伟那深邃的眼睛,王伟被她这么一望,心里面的那股子爱意立刻就横冲直撞,他赶紧就用自己颤抖的手再次抱紧了丽莉那倾斜着的身子骨。

  “随便,你喜欢吃什么我就陪你吃什么。”王伟立刻就深情的回答着秦丽莉,他显得十分在意眼前这个女人的感受,或许,王伟觉得自己已经陷入这个女人的情感中,有点不能自拔了。

  “那我们就来盘红烧鲤鱼,再来一个麻婆豆腐,三个小菜,两份水饺。嘿嘿。”秦丽莉一边说着菜名,一边就搂着王伟向着包间走了过去。这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们是夫妻呢。

  王伟依着秦丽莉,任她在自己的眼前撒着娇,他心里面明白,堂堂计划局的二把手,能在自己面前表现的这么有女人味,那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王伟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赶紧顺手就把包间的门给关上了。

  两个人一进包间,秦丽莉刚才在车上那没有尽意,这一进屋子,双手立刻又腕上了王伟的脖子,烈焰红唇一下子就贴上了王伟。王伟似乎也有些意犹未尽,他立刻就迎上了秦丽莉的深吻,两个人在深吻中传递着对方的爱恋。

  “砰砰砰”突然,门就被敲开了,一个漂亮的服务员立刻就走了进来,这个服务员也没有等客人开门,直接就闯了进来。当她看到房间里面王伟和秦丽莉缠绵在一起的那一幕,这个服务员一下子就“啊”的大叫一声,红着脸赶紧跑了出去。估计是还没有经过人事的那种小姑娘。

  王伟和秦丽莉被这个小姑娘这么一咋呼,两个人的热情立刻就放松了一些,他们慢慢地分开了身子,稍微收拾了一下各自的行头,做正了身子,等着服务员来报菜单。

  这第二次进来的服务员是个男人,他倒是很有礼貌,连接着敲了三次门,这才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点完了菜,也没有问王伟他们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就走了出去。王伟和元丽莉看着这个服务员的服务风格,两个人不由的都掩住最大吃吃的笑了起来。

  “你家那位怎样啊?最近没有和你吵架吧?”秦丽莉突然就慢慢的停住了自己窃笑,她那充满深情的目光立刻就盯上了王伟那英俊的脸蛋子。

  “还好吧,我现在跟她基本上都不说什么话,没共同语言,呵呵。”王伟一听秦丽莉关心起自己的家务事,立刻就慎重了一些,他赶紧就搪塞着秦丽莉,自己说自己和女朋友关系不咋样,一般,这样秦丽莉才会高兴一些,毕竟,女人都是很容易吃醋的。

  “恩,以后你要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