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67(1/2)

加入书签

  [第3章??卷二?设计局中局]

  第170节??167

  张登启这次突然发飙,让王伟创文组的人大为得意。很显然,张登启专程来这一趟,就是替王伟出头的。要不然,等吴津的计划推出,哪里还有他们的饭吃。

  唐萍没想到事情闹这么大,心中有些忐忑,他哪里晓得,这事情压根儿就没完,送走张登启的后一天,周功立便风风火火地赶到计划局里,再度召开高层大会。

  周功立和张登启是彻底相反的论调,周功立摆明车马,龙王村新农村下层的发展,油菜地兼旅游发展的推出,完全是周功立的管辖范围,张登启前来干预根本是越权。

  所以周功立直接下令,“业绩战役”提前实施,从第二天就开始动员,不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在高层会议上,周功立甚至直接保底,宣称此次战役的成败责任都由他负责到底,下面的人只需冲锋就行了。这两天里一冰冻九尺,一个热火朝天,把计划局里的人给安排得找不到方向。上面是神仙打架,下面的人摸不着头脑,也不晓得该怎么办。

  而吴津自然是带着创卫组的人大模大样地开始了“业绩战役”。有周功立撑腰,而且这次的新农村建设是区里直属任伤,又有庄书记兼职区长古堡区第一要员的直接命令,而且在业务划分上有天然合理性,他们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只管张开手脚大干一场。

  王伟他们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连张登启出马都没有压住吴津,因为周功立公开出面了,看来这场大仗是再也躲不过了。

  然而,这如同一场区里大战,牵涉的面很多,除了上上下下的几位关健人物外,还有一个人也遭到了沉重打击,那就是唐萍。

  唐萍因为发送了那条闯祸的短信,所以被勒令停职,吴津剥夺了他龙王村新农村发展试点普查员的职位,而后又不允许他参加局里所有的会议,也不允许他插手任何工作任务上的事情,几乎就把唐萍丢在遗忘的角落,比他刚进计划局时还惨,工作任务完全给架空,没事可干,连当打杂工的机会也没有了。

  唐萍对自己得罪吴津是心知肚明,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吴津为什么非要把“业绩战役”力撑到底。最后还是张子峰的一番话,彻底解开唐萍的疑惑,令他明白,其实自己受的这点罪过,一点都不委屈。

  张子峰说:“唐萍你的方案固然好,劳心劳力,龙王村实业整合,对镇里,对区里都会是有很大好处的。可是你想想,对镇里,区里好的事情,谁会来赞扬你?由我们计划局吴津牵手的这项工作,这件事情本身会夸你给你好处么?永远只有人来给你好处。可是你的方案,对哪个人有好处?对你?对我?对王伟?对吴津?对张登启?对周功立?你的方案对谁都没有好处,那只是纯粹的利于局里的方案,而这种项目,往往是要局里的个人先得利,才能让乡里老百姓得到长远的,否则有可能只是作秀。”

  唐萍听得郁闷无比:“那吴津为什么要推‘业绩战役’?”

  张子峰说:“‘业绩战役’对龙王村当然没有好处,把干实事的村民变得等待救济的贫民,还谈什么长远发展,简直是个破坏力很大的炸弹,可对吴津本身有好处啊,你想想,‘业绩战役’中,损失最大的人是谁?”

  唐萍也不傻:“是王伟,他的新农村创文合作算是完蛋了。”

  张子峰说:“没错啊,吴津最大的工作任务就是扳倒王伟。王伟倒了,张登启也会完蛋,对周功立是重大利好。所以他们宁可损失区里,镇里利益,也要推动‘业绩战役’。因为这是对他们自己有利的。”

  唐萍这算是明白了:“龙王村的实际新农村发展并不代表我们区里这些大佬的利益体系,而我只考虑村里实际,没考虑到其它区里的领导的争斗,最后最损害的,作为牺牲品,只能是我自己的,还那那些村民,龙王村那些纯朴,正一心等待着上级给们指明发展方向,可是……”

  张子峰大笑:“你算什么,一个,自己位置都不保,还想保什么?”

  唐萍顿时苦笑,除了苦笑,他还能做什么,跳出其它什么表情呢?

  苦恼的唐萍啊,可怜的女人!

  人家王伟此时想的可是玩过的女人的爽滋味呢!

  在车上回味着刚才把周冰冰压在身下的场景,他到觉得滋味不是很美,她在床上被动着,没什么激情,还不如跟岚姐回家去,岚姐虽然是个农妇,但起码在床上还是蛮有激情的。

  王伟坐在车上一遍回味无穷刚才在七天连锁宾馆里和周冰冰的鱼水之欢,一边又在想,财务部的戴维飘,他到底还像这次一样胁迫不胁迫,主要是他喜欢高个腿长的女孩,戴维飘虽然长得前凸后凹,皮肤吹弹可破,眉黛清秀,但就是个子稍微有点低。

  经过人民路时,王伟正朝车窗外东张西望着,突然远远看见秦丽莉的女儿阳梦婷背着书包被几个红毛绿发的女青年围在巷子里,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事。王伟招呼司机停车,掏出钱付了,就连忙下车,朝巷子里小跑过去。

  阳梦婷平时不好好上学,结识了一些社会女青年,那些人都觉得她有钱,经常堵她搞钱花。时间一长,阳梦婷就不乐意了,从小没受过委屈的阳梦婷,才不怕这些女青年,站在巷子里被围住了,还挑着眉,一副轻松的样子。

  王伟快到跟前的时候叫了她一声:“阳梦婷。”

  阳梦婷和几个社会女青年同时回头看过来,阳梦婷方才的轻松表情原来是假装出来的,一见到王伟这个救兵,兴奋的差点喜极而泣,想从几个人的围拢中出去,被她们挪着步子东堵西堵,出不去。

  王伟走过,装出恶狠狠的样子,厉声说:“让她出来!你们不想混了是吧!”

  红毛女青年咂了一口烟,吐着烟圈轻挑的笑道:“臭小子!少他妈管闲事!滚远一点!”

  王伟指着她,掀开其他几人,走上前怒气冲冲的说:“你他妈再说一遍!老子打爆你你信不信!”

  红毛女见这个高壮的小伙冲到自己跟前来了,才疲软的不敢出声了,另一个绿发女挑着眉问:“兄弟,你混哪里的?我们的事儿你最好少管!”

  王伟转身冲到她跟前,抓住头发啪啪啪,连续几个干脆响亮的耳光,怒声说:“你他妈的学人出来混是吧!威胁我是吧!老子当年砍人的时候你们这群臭婊子还在用尿和泥巴玩呢!操你妈的!还不快滚!”

  阳梦婷在一旁有点喜极而泣,看着威风八面的王伟,少女幼稚的心爱的要死。

  绿毛女被王伟打了几个大嘴巴子,捂着脸,突然冲上来要搏,王伟伸起一脚,将她踹飞了三米远,趴在地上捂着屋子痛苦的爬起不来,王伟转身看着其他几个,嘴角露着冷笑,威胁说:“你们几个是不是也想试一下?告诉你们!你们这些小混混!老子是办公室的,别想着找大哥来报仇什么的,小心把你们连根铲除了!还不快滚!”

  几个女社会青年一听他是办公室政府的人,连忙搀扶起那个被王伟踢爬在地的绿毛,哗啦啦的鱼贯而出,跑出了巷子。

  阳梦婷见那些人被王伟打跑了,喜极而泣的扑进了王伟的怀里,那少女身上独有的朝气,让王伟有点惊慌迷乱,吸进鼻子里,沉醉在心田里。

  王伟伸过手试探着拦住阳梦婷单薄的背,轻轻抚摸着哄她:“好啦,赶紧回去吧,要不然她们一会带人过来了。”

  阳梦婷委屈的哭着,说:“幸亏你来啦,要不然我今天要挨打了。”

  十七岁的阳梦婷钻在二十三岁的王伟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腰,身子紧贴着他,那少女还未完全发育的莲房顶在王伟身上,感觉小的像两个馒头,硬硬的。

  “走吧,快回去吧,我送你回家。”

  王伟不敢在巷子里多呆,松开了她,搂着阳梦婷的肩,将哭哭啼啼的阳梦婷带出了巷子,在街边拦了辆出租车带上去,阳梦婷就一直靠在他结实的肩膀上,心里感觉暖洋洋的。

  春心萌动,又被王伟破了处,阳梦婷暗自有点喜欢这个高大帅气又威风凌厉的男生了。

  “你刚才好厉害啊,把她们下的,哈哈”

  阳梦婷想到刚才的场景,抬头佩服的看着王伟一脸灿烂的笑着。

  “不教训她们一下,她们哪里会知道天高地厚啊!你以后好好上学吧,别跟那些社会上的人来往了,对你不好!”

  王伟像个大哥哥一样对她关怀备至的说道,伸手在阳梦婷光滑柔嫩的脸蛋上抚摸着,阳梦婷的头侧靠在他胳膊上心甘情愿被王伟这样抚摸着,感觉自己很幸福,好像有了个安全的依靠一样。

  王伟心里则是怀着别的想法,那天晚上在酒店里,阳梦婷喝醉了,被他扒光衣服,一身娇嫩还未*的*横卧着,任他摆布,但那样做让他感觉不是很舒服,没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他喜欢女人在云雨时能疯狂一点主动一点,越浪越带劲儿。王伟垂眼瞥了一眼怀中这个才十七岁的水灵姑娘,那皮肤白的像葱根一样,真是又嫩又水,吹弹可破,让王伟心里有点痒痒的,搂着阳梦婷肩膀的手,慢慢的抚摸着她的胳膊,竟然挪上去,到了领口,用中指指尖接触到她白皙的脖子上,轻轻的划着,感觉如触电一般,很是受用。

  阳梦婷察觉到他的手指换了地方,摸到了自己的皮肤,但她对王伟产生了一丝对英雄般的爱意,更是想到那晚喝醉酒后被王伟压在身上进入自己的身体,都把第一次失身于他了,所以任由他抚摸,还扬起眼睑,用少女独有的稚气笑容瞅着她,王伟倒是被她那清纯的天真的眼神看的有点头皮发麻,感觉不好意思,就停了下来。

  阳梦婷嘴角带着甜蜜的笑容,说:“要不我们不回去了好不好?我不想回去,想跟你在一起。”

  王伟担心那几个女青年找人来,说:“不行,我得安全把你送到家交给你妈!”

  人挺失望的说:“切!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用的着什么都让我妈管嘛!”

  王伟轻笑说:“那你刚才别哭啊!我要是不来,看你怎么办!我把你送到家是尽责,送佛送到西!”

  阳梦婷撅嘴说:“你要是不出现,大不了被她们揍一顿喽!”

  王伟问:“难道你经常想挨揍啊?”

  阳梦婷摇头说:“才不想呢!”

  王伟说:“那就是喽,以后少跟那些社会上的人来往,你才这么小,跟她们瞎搅和没好处的!”

  阳梦婷坐直,伏在他耳边悄声说:“你也知道我才这么小啊,那你那天晚上还把人家那个了,那是我第一次噢。”

  王伟听完,斜过脸,鬼笑着说:“那不是喝酒了嘛,你不知道有句话叫酒后乱性啊?”

  阳梦婷挑眉诡异说:“貌似你没喝醉吧?”

  王伟极力否认,说:“谁说的啊,我也喝醉了,喝那么多酒不喝醉才怪呢。”

  很快就到了阳梦婷家别墅门口,车停下来,王伟先下车,招呼说:“小心点。”地上有一摊狗屎。

  下了车,王伟跟在阳梦婷身后,走进家里,秦丽莉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听见门响,回头一见王伟和女儿阳梦婷一起回来了,满脸惊讶,嘴角蠕动了几下,问:“你们两个怎么在一起啊?”

  王伟将他的英雄事迹故意在秦丽莉面前卖弄了一番,秦丽莉将阳梦婷说了几句,阳梦婷就扭头佯装生气,一头扎进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秦丽莉招呼王伟在沙发上坐下来,起身给他沏茶端过来,坐下小声说:“小男人,没想到你还这么厉害啊。”

  王伟洋洋得意的鬼笑:“我不光是干那事厉害吧,哈哈。”

  秦丽莉提醒他:“小声点,别被婷婷听见。”

  阳梦婷却突然拉开房门,站在门口,一脸生气,喊他:“王伟!你给我进来一下!”

  秦丽莉和王伟面面相觑,王伟呵呵笑笑,有点忐忑不安又紧张期待的走过去,进了阳梦婷的房间。

  一走进去,阳梦婷关上门,就靠在门上,仰着脸,直勾勾的凝视着她,嘟了嘟嘴,用命令的语气吩咐他:“亲我一下。”

  王伟十指在嘴边一竖,“嘘”道:“小声点,别让你妈听见了。”

  阳梦婷努嘴瞪眼直视着他,依旧是命令的语气,小声说:“亲我一下,听到没?”

  王伟故意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苦笑着,小声问:“我的大小姐,亲哪里啊?”

  阳梦婷瞪着他,说:“亲嘴啊,你个臭流氓想亲哪里啊?”

  王伟苦笑着摇摇头,一颗心却期待极了,看着她十七岁少女独有的红润嘴唇,很想尝试一下蜜桃还没成熟时那种青涩的滋味。

  王伟磨磨蹭蹭的朝她走去,阳梦婷闭上了大眼睛,扬起下巴,撅起一张红润的樱桃小口。王伟靠近了,双手撑在她肩两旁,慢慢的将嘴靠近阳梦婷的嘴,渐渐就能闻到少女身上那种独有的芳香,有点奶腥味,好像还没断奶的气息一样,接触到她的嘴唇后,阳梦婷微微张开了嘴,伸出一条柔软湿滑的舌头,用舌尖轻轻的拱着王伟的嘴唇。

  王伟便也张开了嘴,伸出自己的舌头与阳梦婷的舌头厮打在一起,阳梦婷显然青春年少,接吻水平有待提高,完全是在王伟舌头的指引下来进行,不过阳梦婷口中呼吸出的那种香气倒是让王伟感觉很沉迷,那是小孩子身上才有的稚嫩气息。

  亲着亲着,阳梦婷双臂勾住了王伟的脖子,踮起脚来,轻咬她的嘴唇,吸着吮着,双颊有点绯红,小声说:“王伟,我们做好不好?我想尝试一下,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没感觉到。”

  王伟还没这么大胆,推开他,有点惊慌失措的说:“任大小姐,千万别,你妈就在外面,被他发现了不好。”

  阳梦婷娇滴滴的抱住他的腰,撒娇说:“我不嘛,我就要,我就要,你给我嘛。”

  王伟被阳梦婷抱着腰一直推到了床边,一下子被她推倒在床上,然后她鬼笑着骑在他腿上,准备解开他的皮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