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69(1/2)

加入书签

  [第3章卷二设计局中局]

  第172节169

  张子峰说:“那是因为我们不愿搞这种事情。”

  周冰冰说:“就怕有些事情就是你们搞出来的。”

  这句直截了当的话,却让张子峰沉默了,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会儿,张子峰长长吐出口气,终于不再装糊涂:“你想怎么样?”

  周冰冰说:“与其与王伟抱着死,不如我过档到你们这边来,我可以把王伟拆计划局里工作量的证据交给你们,也可以让市里中的高层支持张登启,唯一的要求是,等你们最后收拾残局时,我得分一杯羹。”

  张子峰低头思虑,又叹道:“王伟以为能控制你,真是瞎了他的眼晴。”

  周冰冰说:“我和他只有职务差别,没有等级差别。他是独立的,我也是独立的,虽然我们只是一个,但是经过这近一年,这局里我们什么不懂了,什么不清楚了,这局是国家的,不是哪个个人人,他们要发展,我们为什么不要发展,又谈得上谁控制谁么?”

  张子峰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周冰冰说:“成交?”

  张子峰说:“欢迎加入我们。”

  周冰冰说:“这个事情多久会结束?”

  张子峰竖起两个手指。

  龙王村的人们惊恐不已,村里人油菜地也没有连片种植起来,旅游项目也没听说区里在规划,但是扶贫款却来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村里有一坐老祠堂,和村庄的历史一样悠久,却没有任何竹册片纸的典籍保存下来。搞不清这里从何年起始有人迹,说不清第一位来到这原坡挖凿头一孔窑洞或搭置第一座茅屋的始租是谁。

  几十年前,龙王村曾经有过频频发生的灾祸不下百次把这个村庄毁灭殆尽,后来的人或许是原有的幸存者重新聚合继续繁衍。灾祸摧毁村庄摧毁历史也摧毁记忆,只有荒诞不经的传说经久不衰。比如:泛滥的护村河把村庄从河川一步一步推移,直到村中心。还有传说中的村里受到的伏天降流火,大如铜盆小如豆粒的火团火球倾泻下来,房屋焚为灰烬;人和牛马猪羊犬全被烧焦,无法搭救无计逃遁自然无一幸免。

  唐萍被刘大春请到村里,和他们坐在祠堂中,听着龙王村的村长,村支书,还有那些老年人讲着村庄的历史又一次成为空白。至于蝗虫成精,疫疠滋漫,已经成为小灾小祸而不值一谈了。龙王村的老者平静地说,现在我们龙王村住户超过了500户,人口也多起了,我们怎么得到最大的救济?这代表我们龙王村又有灾祸将要降临?

  这话让唐萍心里惊恐不已。

  刘大春在村里其实是一位很有思想的村民,他提议大家不要理会区里拨下来的扶贫或救济款,继续种自己的烤烟,或者种油菜,自己想种什么就种什么,要靠吴津那个骗子局长,等他的规划蓝图来,大家都已经荒废了自己的土地。

  刘大春说到这里,村里的几个老者对视看着,心里已经默默地有了主意。

  还是最老的那位老者出面,说道:“我们龙王村,这个村名,来之不易,是老祖宗看出理我们这里的一块龙脉之地!因为龙王村这个村名,让我们村时一直把同根同种的血缘维系到现在,这会让我们龙王村的村民感到风光,更加珍惜自己的村名。珍惜我们这块土地,相信我们就是靠近自己的这块土地,村里富裕起来属天经地义不容置疑。”

  老者的话音刚落,村长提议,重新修村里的祠堂,村支书马上表示同意,他们很齐心。

  说完这个提议,大家都看着唐萍,在村民们的心目的,唐萍是唯一真正为也们村里考虑的区里“领导!”

  “走,到我家里去!”龙王村的老者发号司令。现在,村长和村支书怀里揣着一个修复祠堂的详细周密的计划走进了村里最老老者家的院子。

  老者家的房子是龙王村乃至整个原最漂亮的一座四合院。它是老者的老太爷的杰作。老者介绍起他的爷爷,曾经是一位吃要喝的,后来流逛到了大城里,在一家饭铺先是挑水拉风箱,后来竟学成了一手烹饪绝技。一位南巡的大官路经大吃了他烧的葫芦鸡,满心欢喜脱口赞叹:”天下第一勺。”于是就发了财,于是就在龙王村置买田地,于是就修建起原第一流的四合院。

  “哇,你们龙王村有这样的先辈,太强了!”唐萍由衷地赞叹着。

  老者听到唐萍的赞扬着,拱手问候,优雅地把火纸按到烟嘴上,优雅地吸起来,水烟壶里的水的响声也十分优雅,直到”噗”地一声吹掉烟筒里的白色烟灰。村长和村支书看着几位老者,唐萍,还有刘大春几位村民代表说:”应该翻修祠堂,古堡区里发来的扶贫款到村里我们都不发到村民手里,这是我们翻修工程的具体方案和筹集粮款的办法。然后告诉村民上面对我们做面子工程,我们就做给他们看,然后我们做我们,上面政策,下有对策!”

  说完,村里的人都看着唐萍。

  唐萍赶紧说:“你们商量着办吧,我只有学习的份,然后村里的事,我绝对不对给区里透露一点半点风声,请大家一定相信我,有我力量支持里,绝对不会偷懒半分!”

  村里的人都赞许地点了点头。

  ……

  龙王村的对策工作安排妥当,唐萍回到计划局,看到的又是另一番风景。

  局里创文组要离开计划局,走之前他的业绩拆分工作,做得很细致周详,工作量方面贸易科的老吴最精通,已经梳理得干干净净;人员方面,王伟一个个面谈过去,并没有暗示什么,却已经在心里面划分出了可带走和可留的两部分。

  如今,大部分的事情都做好了,资料也拷贝齐全,王伟的计划,是等时机成熟,其它对口局里那边可以接收了,就彻底与这边告别,所有资料全都删除,所有职工能帮着调走的全调走,不能调走就不透露风声,所有这近一年的工作表现全都抓走,甚至办公室中电脑都要格式化一遍。

  按王伟的话说,这叫坚壁清野,走得干干净净,连一点渣都不留给计划局,就算吴津他们想要反击,也抓不到任何资源,他们能看到的,只有空空荡荡的办公室。

  这种带着新农村创文工作,带着整个团队和所有资源转战的方式,在官场都是很少见的。如果王伟成功,计划局的吴津组形象和士气必会遭到重创。

  但王伟会成功么?

  这周的第一天,计划局突然召开市里及高层联席会议,张登启作为对口创文工作的区领导当然要参加了,可奇怪的,他的位子居然被安排在了会议桌的上方。

  照常例,只有经发局长才能坐在那个位置上,张登启了,包括周功立来了都只能坐在外圈。

  张登启被请上桌时,他还颇有些沾沾自喜,以为市里对自己另眼相看,准备提拨他取代周功立的位置了。

  但很快,他就发觉众人的眼神不对,尤其是经发局长,老脸皱成一团,双目都快喷出火来。

  还不等张登启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经发局长已经把一整叠资料“啪”地丢在桌子,怒斥道:“好个张登启!居然敢做出这种出卖计划局里的事情,你给我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登启莫名其妙,打开资料一看,都是计划局直属管理王伟部门的业绩资料,可粗略瞟一眼,也没看出什么花样来。

  张登启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诸位市直属领导示意经发局长询问,经发局长便站起来,指着张登启:“王伟是不是你的手下?他掌握的新农村创文合作龙王村是不是由你直接领导的?”

  张登启点头:“是啊。”

  经发局长说:“王伟最近有什么举动你知道么?”

  张登启摇头:“他每天都给我汇报啊,还不是是那样,继续和新农村创文合作,不过最近计划局里内不正当竞争的风气可不好,所以业绩滑坡……”

  经发局长一拍桌子:“住嘴!”

  张登启吓了一跳,他到这时才感觉出来,今天哪里是请他上桌开会,这根本就是场审判批斗会,还是对准他的。

  经发局长说:“你给我看看清楚,王伟已经把新农村创文的新农村创文工作给卖了,所有的资源、所有的任务、所有的人都一步步地转移到了其它对口局里,他这是要干什么?他这是在出卖局里,想要分裂局里!我们区里的工作是人民赋予的,你以为计划局是你们家开的?你不是直接管理么?他不是每天向汇报么?你知不知道?啊?你有没有参与?”

  张登启狠狠地打了几个寒颤,浑身都是冷汗,他手忙手乱地看起了资料,这下子,他算是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很快在资料上看出了王伟做手脚夫的地方。

  事实的确如经发局长所说,王伟正悄无声息地把局里资产外移,将新农村创文的合作资源挪到其它对口局里去,隐藏的原因也很明显,他是要带着发展个团队转战,和计划局的直属管理彻底地剥离。

  张登启恨得咬牙切齿,王伟表面上跟乖得像孙子似的,早报告晚汇报,背后却偷偷地玩这一手。但问题是,连张登启这个直接管理者都不知道的事情,市里和经发局长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但目前的环境,根本不容许张登启乱想,经发局长一番连珠炮似的发问,让张登启哑口无言,随后市直属领导们轮番上阵,把张登启批驳数落得一无是处。

  到最后,张登启连辩解的话都没说一句,就被市直属领导会决定请示市委,暂停张登启工作,等到事情调查清楚了再提出具体解决办法。

  张登启整个人都昏的,只到耳朵嗡嗡作响,根本不晓得别人在说什么,直至会议结束,他才知道,原来这次市直属领导会就是为他而开的,高层们自然知道张登启并没有参与王伟的行动,但就是要用把张登启赶出古堡区的的态度,对王伟和其它区的对口局里宣战。

  如果说杀鸡儆猴的话,张登启就是那只鸡,是被王伟绑架的鸡。

  古堡区局里绵延之久的周功立和张登启关于古堡区的‘辐射之争’,居然在龙王村的新农村业绩之争终于结束,张登启彻底失败,在完全莫名其妙的状况下将被暂停工作,如果市委作出同市经发局同样的处理决定,那代表张登启将再难登上古堡区的政治舞台。

  张登启离开市经发局后,心里难受的他单独一个人来到了古堡区。

  这一天,他没有回区里的办公室,而是一个人走在区里僻静的小路上。太阳已经落山。古堡区大路两侧新种植的树虽然已经长得又粗又壮,枝叶繁茂。但大街上廖廖无人。

  他拦住一个头发银白的男人问道:“老伯,你们住这里还愉快吗?”

  老伯弯着腰侧过脸看着他说:“当官的说这里开发,我退休了就在这边买了套房,都已经过去了三四年了。大路是修了不少,但没什么人气,儿女们都不愿意来这里,我也不愿意住这里。”

  “你要相信,古堡区很快就会发展起来了”张登启认真地对他说着。

  老伯半晌没作声,突然发作似地道:“我看这古堡的开发,怕是开发不起来喽!”

  “不会的!”

  “什么不会?朋友,你是来看房子的吧,我劝你不要买这里的房子啊,这里没什么人气

  生活也不方便。唉,当初,就不该买这里的房子!”

  老伯穿着硬底皮鞋啪啪啪边说边走开了。他站在绿树浓密的树下。

  “这里的楼盘出售已经四五年却入住率不足15%,可是,晚上的亮灯率比阴霾天气的星星还稀少。古堡区的‘辐射’流言应该作一次最科学最具体的检测,结果要发布出来公之于众。”可是,他的这个理想还没有实化,他已经陷进王伟给他制造的让他始料不及的漩涡之中,让他不可思议中莫名其妙地受到如此大难。

  他忍不住先是给市委雷建彬书记打了一个电话,雷建彬只是听着他说话,什么话也没讲。接着他又给王伟打了一个电话,王伟很紧张地说,雷建彬书记也打电话给她了,叫她出面请客请市经发局的领导吃饭,具体什么也不知道……”

  人有人道,鬼有鬼途,你工作尽心得什么呢?

  秦丽莉觉得他说的也对,就像她当初在做文员时候,几个同事之间表面好的情同姐妹,暗地里为了升职,个个争风吃醋的。

  她轻笑了声,从王伟手里拿过山寨手机,又挨着翻看了一遍相册,有点义愤填膺的说:“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没想到那王八蛋连你们古堡区政府的小姑娘都不放过。”

  王伟“呵呵”笑说:“那王八蛋在古堡区政府一人之下众人之上,握着那么大权力,不借助自己的权利欺负一下手底下的姑娘,怎么会对得起他那计划局的职位呢。”

  秦丽莉替那些被吴津糟蹋过的女孩感到惋惜:“哎!现在的社会,逼的人什么事都愿意做。”

  王伟说:“可不是嘛,我要不是为了以后着想,哪里有这闲情逸致去*他的那些丑事呢!”

  秦丽莉告诫他说:“海瑞,你以后还是不要*了,万一被他发现了就完了。”

  王伟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得意笑道:“秦丽莉,你放心吧,他根本不会发现的。”

  秦丽莉说:“你还是小心点为好。”

  王伟突然鬼笑着说:“秦丽莉,从录像中看,那王八蛋好像最多就能坚持三四分钟,你和他做舒服,还是和我做舒服啊?”

  秦丽莉不喜欢听王伟说这些,瞪直眼睛,严肃的说:“海瑞,不要拿他和你比好吗?姐委身于他是有求于他,姐对你什么都不图吧?是觉得和你在一起很有感觉,那种小女人的幸福感,明白吗?”

  王伟见秦丽莉脸色异常,就收敛了鬼笑,认错说:“秦丽莉,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对秦丽莉你有感觉。”

  秦丽莉往他怀里钻了钻,紧紧抱住他宽厚结实的脊背,用脸紧贴着他宽阔的胸膛,感觉特别舒坦特别安心。

  王伟一早要上班,秦丽莉还没醒来,他小心翼翼的拿开她搭在他腰上的手臂,轻手轻脚下床穿了衣服,就去了单位。

  一早到了办公室,王伟就关上门,又跳上桌子,将山寨机偷偷藏匿在空调机下面的缝隙中,开始打扫卫生。

  九点多的时候吴津才掀开门进来了,脸上有几块青疤,脸色看起来不大好,看了王伟一眼,话也没说,径直走进了自己的休息室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