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09(1/2)

加入书签

  [第3章??卷二?设计局中局]

  第211节??209

  唐萍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从抱着的箱子里翻出那份公司打给她的红头文件,递给她看:“其实我是自动辞职,但是你还给我留着这个策划经理的位置,谢谢了。我的决定与所有人都无关,我是自愿的!”

  唐萍接过那“任职房开策划部经理的任职书同意辞职书”看了看,然后半天没有声音。唐萍耐心地等着,也不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唐萍好像非常不解地问:”我觉得其中有问题,你是受了委屈,却还一点不表现出来,是不是?”

  “这有什么,很正常的事啊,自自然然的发生,自自然然地接受。”

  “你这么用心为我做事,为我们公司做事,但是你却一直没有真真正正把你当成一个主人来对待,而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外人吗?我唐萍哪里对你不好呢,唐萍,你说出啊?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我?这样对你又有什么好处?你真的以为自己创业真的那么容易,你的那些什么理念,只修老百姓住起得的房子会实现吗?你不知道要改变一切之前,你站在一个很高的高度,现在你我,包括张登启都做不到,你为何还死抱着这样的一切实际的想法呢?”唐萍的声音伴着不满的情绪,毫无遮拦地迸发出来。

  “你是公司的老总,怎么能这样为了我一个人变得如此情绪呢,你自己都稳不住了,公司如稳得住,,你不要义气用事了,任何地方缺了地球都会一样运转的!我现在心里有很多烦恼,我必须要离开,离开你一下!我们暂时不要再见面,好吗?”

  唐萍毫不示弱,大声叫道:“我错了吗?我错在哪里,你给我说出来呀,我错在哪里!”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唐萍一边敷衍着唐萍,一边伸出头看了看天空,雨势已大停,云势也渐渐开朗起来。这只是一场太阳雨。“我走了!”唐萍转身要走。

  唐萍没有回答,她似乎还想等她再说什么。但是唐萍没有再吱声。但是让唐萍没有想到的,唐萍竟然幽幽地唱起:

  白喜鹊

  叫喳喳

  飞在枝头上—

  好运连连来……

  唐萍的嘴张着,手里抱着箱子,脚步一下迈不开。半天都没有迈开一步。她心里又突然觉得一热,但马上又觉得凄凉起来。”是啊,唐萍的确很细心、自己平时睡觉喜欢说梦话,而且在梦中唱的这首哼唱歌竟然被她记下了,唐萍的心软了,真不想独自去面对这个世界,或者让她心里一想起就揪痛的小芳……唐萍哪里不老?就因为老吗?老?唐萍不禁对自己又点了点头!

  唐萍双手抱着箱子,憋了半天,才吭吭吃吃地说:”唐萍,我……我走了。”然后她故意笑起起来,伸出一支手晃了晃,尽力做出像平时分手时的那种轻松随意的样子。

  她跑开,忽促地跑开。跑出亭子的转回头。唐萍还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唐萍此时冲动地拿起手机,给唐萍发了一条短信:“对不起,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你是一个女老板,你自以为本事大,了不起很,实际我看到你的这些表现我都烦!然后出了问题你伤人怪人嫌人本事都只朝我的身上想。其实,认到你并不算我太大的幸运,只是命运的安排罢了。我怕别人说我傍女老板,那样的话说出来会让我感到很恶心!我们就结束了吧,结束了我基本礼貌说一声,不要拖泥带水,不要想想又来找我,那样会让人感觉莫名其妙的!我有自己的想法,我不想依附什么,那样我感觉自己会把自己害得很惨的,我走了……”唐萍发的这条短信,完全是一条过火又绝情的短信,里面还充满了对唐萍的骂,用她们当地话说,是日决了唐萍一顿,很深很残忍地日决着唐萍!

  短信发出去了,唐萍没有再回应,是哭泣还是在诅咒唐萍呢?她不再想,四周异常地静,好像一切都变了很多很多,一切都似乎什么都没有变。

  回家的路上,唐萍给小芳打电话,小芳告知她,她回县城老家了。回到家里,唐萍睡了一觉,醒来后,她作了一个决定,回县城看望小芳,再作新的打算。

  一旦决定,她立刻行动,第二天一早她就背起包,就朝火车站奔去,赶上了火车,还要转那种小拖拉机,朝小芳家所在的县城赶去。这里唐萍熟悉,小芳和张大民感情办酒的那天,她来过这里,和小芳一家也熟悉。

  小芳家所在的小村还是那付模样:四周被大山围着,一条小河在山脚围绕,中间一片丘陵地,起起伏伏,留下一道道沟沟坎坎。这里没有什么大片良田美土,是高高低低的一些梯田,一些夹杂着岩石的土地。看着这景象,唐萍思绪纷纷,要是人也如同这乡村风光一样,不去刻意改变什么,自己安初就老老实实在工地上做一个技术员,工程师,她就不会经历区政府计划局那么多的打击和挣儿,也不要靠山靠到唐萍身上,此时自己应该和小芳过着平淡却应该会比现在幸福的生活吧!

  小芳的家,在村里一片旧板房地带。板房地处一片丘陵地,并不太高的山起起伏伏,留下一道道沟坎,唐萍凭着记忆来到小芳家门口。

  家门口,小芳正从屋里走出,手里的拿着的菜掉在地上,因为她看到唐萍她家大门外钻了进了,笑了。

  小芳的父母也看到了唐萍,唐萍让乡村规矩叫了姨爹姨妈的。姨妈身穿蓝色长衣,姨爹三绺黑长须,一个酒糟鼻子,一付欢喜却又饱含惊恐的表情。

  唐萍对着小芳笑笑,开始和她父母叙旧。这时,姨爹伸出手,握着唐萍的手,另一只手则伸向裤包,一直往下掏,是要掏出兜里的烟。拆开,抽出一支递过去。

  “小建,抽烟。”

  “姨爹,我不抽烟,谢谢!”

  小芳疑惑地看着姨爹,问道,”老爸,你不是不抽纸烟的吗?”

  “买的。”

  “你买纸烟干什么,那么贵!”

  “这烟是给小建抽的嘛!”

  “呵呵,谢谢姨爹,我不会抽烟,谢谢了!”唐萍有些惊讶地感谢着。

  这时,姨爹和姨妈围着她,是一种有重要的话要对唐萍说的架式。唐萍被她们笑得心里发毛,心想:”她们干嘛?”有些奇怪地跟着小芳先把自己的小包放回了房间里。

  出来的时候,唐萍就听姨爹在说:“这个小和小芳不能不清不楚呀,小芳是嫁给了张大民的,她们要清清白白,这么远追来干什么哦?”

  唐萍正好听到这里,赶紧走出来,说道:“唉!姨爹姨妈,实在惭愧。我和朋友只是好朋友,张大民只是因为出事了,不在城里,不知去了哪里,我来找小芳,是我自己想开一个公司,然后邀请小芳去和合作的!”

  “哦,介绍工作啊!”小芳爸眼晴一亮。

  “小,我们有个亲戚家二娃正好要去城里打工,你这回把她也带出去吧,给她在城市里介绍个工作?”

  唐萍这才有几分明白,二位原来不要她带起小芳,而推荐一个莫名其妙的县城小伙子。这时,姨爹也望着唐萍不停地笑道。

  唐萍轻咳了一声,眉毛皱了起来。她在从公司里走出来,正想和小芳商量一下如何开一个策划工作室的计划,哪里有能力去安排别人的工作呢?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只是,只是……”

  想了想,她说道:”姨爹,我其实在城市刚失业,但是我想我还是会去那边再找一个工作。二娃,我的兄弟,我能帮的当然愿意帮,不如等我带小芳回建海后,我们创业有了一些成绩,那边工作稳定一些了,我再给你们打电话,接二娃过来,好吗?”

  谁知姨妈姨爹不等她把话语说完,便露不满状:“哟,听说你在城里是小芳的顶头上司,是什么经理嘛,你能帮小芳找到工作,为什么不能帮我们侄儿二娃?”

  “姨爹,你不要生气,这个概念不一样,小芳是个人才,而且我们一起合作了,我们的工作能接手,但是二娃,我不熟悉,也不知道她能做什么,我也没有办法让她一来就和我接手工作,我要的是熟手,而且知道我策划那一行的。”

  “哦,你在城里搞半天没有站坐脚啊,让我们以为……不过,让我们侄儿二娃和你作伴,有什么事,二娃还可以帮你,我们家二娃别的没什么,虽然她个矮,但是你要在建海受城市人欺欠,二娃打架是个好手!”

  “我在城里创业,又不是找人打架,怎么叫二娃帮我打架呢!”

  “咦,小,你说这话就不对了,你来到我们县城,我们也当你是一家人,你和小芳是兄妹一般的,算起来,和二娃也是乡亲帮乡亲,邻里帮邻里,你在外面,没有兄弟伙,你怎么混?”

  姨妈姨爹这话,让唐萍摇头,一时又不知如何解释。

  小芳走出房间里,替唐萍解围:“爸,妈,你们不要急了,我去城里安稳再接二娃过去不是一样!”

  “你不要插嘴,你不要去城里了,你都感情的人,一个女人家,还拼什么拼嘛!你就在家里等你家大民从外面回来,然后接你回家去!”

  “哦,你们还这么封建,你们还以为女人在城里就做不成大事业呀!”小芳不高兴地说。

  “哟?,反了反了,关健是你人家张大民的媳妇,天天跑着人家小干什么,创事业一般都是两口子嘛,在你们两个之间另一个二娃就不行了,怕被监视吗?”小芳妈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好,姨爹姨妈,算我多嘴,我不请小芳去城里帮我嘛,我们只是一般朋友,我谁也不带,我转转就走!”

  说完这话的时候,唐萍不由在小芳家里的这间堂屋里焉着头。

  等父母走后,小芳马上担忧地问她:”你现在在古堡真的不跟唐萍干了?”

  唐萍靠近她,“小芳,我已经和唐萍闹翻了,而且我骂了她,是用日决型的断绝关系的口吻,所以,我现在不自己创业也不行了。”

  这话让小芳心里惊讶得忐忑不安,可是她还是尽力平稳情绪:“唐萍,没什么的,在城市里失业也正常,我去了重新再找一个就是。”她说得轻松,当然,她也知道唐萍的能力,她也没有什么好替唐萍担心的。

  说着话的时候,小芳带着唐萍,去她们村里一个后山的菩萨庙里烧香。

  还是那尊观音佛像,中间嵌着蓝白两色珐琅磁的佛像,镀金已经发乌了,花纹缝里金面剥落的地方,沁出了点点铜绿来,小芳在这尊佛规规距距作揖,嘴里轻轻念叨着什么。香炉上弯弯曲曲冒着三根白烟,气味刺鼻。

  面对神像,唐萍忽然发现自己身边的小芳其实很坚强,也很虔诚,更加散发着一种神秘的气息。唐萍心里一动,对着神像拜了三拜。

  返回小芳家里,唐萍吃了一顿午饭,然后马上就要回城里。她害怕看见小芳父母那怀疑的眼神。

  小芳一路把她送到通往外界的那条公路上。她其实不要小芳送,但是小芳却坚持要送她。

  乡村公路上等着车,她很想抱抱小芳。现在她虽然已经和小芳不是恋人,可是这个时候,她突然很想和小芳有肌肤之亲了。在这送别的路口,唐萍伸出手,抱着了小芳的头。小芳有些不习惯她的这种表达方式,有些僵僵的,一脸窘然的样子。但是小芳没有挣扎,靠在她的身边。她伸出手,摸了摸小芳的脸颊。

  “小芳,我先回去,你也不要村里呆太长了,我那里处理一处事情,然后开始还要租工作室,你要相信我们,我靠自己肯定能出头的,你不要说明你父母,她们乡村的观念,已经无法解除,只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路,得我们自己走!”

  说这话的时候,乡村客车驶了过来。唐萍笑笑:“小芳,我走了。”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语气很坚定。这是她传达给小芳的力量,要相信她的力量。

  当天下午,唐萍坐车来到了县里。随即,她在县城火车站购到了当天晚上返回城里的火车票。买了票,到晚上的坐车时间还早,唐萍便游走在小芳所在县城的大街小巷,天空灰蒙蒙的,县城的标准色调。

  县城里有一个河滨公园里,坐在公园小河边的石栏上。头顶是浓密遮阴的梧桐树,眼底是幽绿的河水潺潺流淌,很难得的一种慢下来的惬意。唐萍就坐在那里,一直坐着,想着自己回到古堡该该如何走的路。一直到傍晚时会,感觉肚子饿得呱呱叫才想着要离开。

  唐萍知道这个县城的’棉娃娃’很出名,以前和小芳恋爱的时候,就听她说好几次。但是感觉没有好好地品尝过,今天,她想好好仔细地品尝一下。

  她边走边看着路边的几家‘棉娃娃’店铺。

  她走进一家,说了一句:”来一份’棉娃娃’。”收钱的唐萍接过她的话,朝服务员喊去。

  这时,唐萍的旁边又来了两个人,听口音,一个是本地人,一个是外地人。本地人是带着外地人来吃’棉娃娃’的。

  旁边那个本地人给外地人介绍着’棉娃娃’。

  “‘棉娃娃’是我们县城名小吃,你吃的时候,拿这薄面皮把桌上的这些切得小小的配菜包起来,要像包一个小婴儿的样子,吃的时候加上红艳艳的辣椒水,那些配菜就像一个小娃娃的肉,五脏六腑都有,一口放进嘴里,红红的辣椒水嘴里包不住,流出来,红通通的,像喝了血水一样的……”本地人说着。

  “好恐怖哦,我不吃了!”外地人说道。

  听着对话的唐萍哑然失笑,她包好一个’棉娃娃’,把辣椒水灌满,放进嘴里,又香又辣,十分爽口,她故意巴咂巴咂着吃很很香的样子做给那个外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