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23(1/2)

加入书签

  [第3章卷二设计局中局]

  第225节223

  第二天唐萍来到龙王村,就先用城管局为她拨的那笔款开始修建她看中那套旧房子。接着又有唐萍的钱到手,她在村里就已经不是仅仅是修她的办公大房,还和村支书还有她在村里交到的老朋友周大春(以后配合她种烤烟的那户农家)她在龙王村和村里的人开始工作,但是,这里,区里的另一个出面了,那就是唐津,她依然是古堡区计划局的局长,区创卫创文组的组长,她在局时早把唐萍之流挤走了,现在她看见唐萍成了城管局的编制之人,她又要龙王村,她怕唐萍变成下一个张登启,这是周功立不允许的。

  有吴津在,唐萍和吴津搭手在龙王村拿公家或她自己从唐萍那里筹得到的钱给村里修造祠堂,修被村小学的围墙,结果却只是增加了计划局局长吴津的功德。

  她决心跳开吴津的干扰,现在她将第一次出面独立行事,就决心要办出个样子来。在龙王村,她所做的任何事情,她的财富可以累加,和她在计划局当,不管做得再好,却与计划局不会被重要无缘;现在,她是龙王村龙王村的村治安大队长,下辖包括村在内的五门个寨子,现在她的地位虽然不敢说在吴津之上,但是也不会差她多少,她要甩开吴津,在龙王村做出自己的业绩,她还要按照治安点的外聘形势,物色聘请了一位区里的大学生小王,是一个踏实的小伙子,用电脑很精通,人也精干。唐萍给她开工资,物色这个小帮手做她的办公室主任,她和小王就在那新的治安室里坐下来摆出办公的架势了。

  村治安室创建成功,并举行了隆重的庆祝活动。唐萍首先约请了顶头上司总治安大队长吴贤,还邀请了村治安室驿辖管的五个寨子里的管事人——包括吴津在内的创文组,创卫组,有她之前的一起当时的张子峰,周冰冰,梁薇,还有她曾经在计划局统计科长科长,现已经上调市里徐大恒……还有她的父亲,还的姨……她把她的曾经的领导,曾经的好友,也都一个没有遗漏。第一项仪式是挂牌。城管局总治安大队长吴贤把挽着红绸的木牌挂在右首的四方门柱上,然后鞭炮齐鸣,把人们震得耳鸣心跳。在恭贺气氛里,唐萍却想起父亲曾经对她说的话:“你只要进了区政府,就是公家的人,不管是还是当官了,都是公家的人,你就要有一个样子。她现在是龙王村的村治安大队长,放了大鞭炮放了,她们家终于出了一个当官的人,对于先祖来说在天之灵便可得到了慰藉。

  唐萍在镇子的饭馆包下五席饭菜,(当然,钱都是唐萍出的)跑堂的掌着红漆木盘把菜送到酒席里。酒过三巡,唐萍致词欢迎,吴大队长又作指示,各位同僚,各位她曾经的领导还有同事,在村里都算是头面人物,大家对着唐萍又是好一番祝贺恭维。

  唐萍举办的一切按古礼一般,周全又全面,让这会的每一次都觉得奇怪,又感觉自然,自然更对唐萍刮面相看。

  但是,有一个人,就是相来按周功立指不,来监视唐萍的吴津坐在这里很难受,听这些人说话更难受,她怎么也消除不了心里的疑团:“这些人在这儿吃谁的?”当她知道唐萍为自己升官办的这些酒席是唐萍掏的钱出,她心里想把的控告唐萍滥用职权,用公家钱**的思路被打乱了。

  没有办法,她应酬着坐了一阵子,再也坐不下去,就起身告辞了。唐萍捏着酒盅走过来,拉她再饮:“唐哥,日后还望你宽容兄弟之不周。”这话,更让吴津生气,自己明明一直是她的顶头上司,她应该叫自己吴局长,谁容许她和自己称兄道弟了,这小子,这臭小子,真的和以前刚到计划局给自己打扫地板都嫌她笨的臭小子真的不一样了。

  吴津装出豁达的样子说:“这话再不能往下说,再说就见外了。我有事得先走一步。”唐萍热情地拉住不放:“啥事紧得要走?”吴津挣脱了手臂,离开桌椅说:”你把龙王村的治安工作已经开始展开,起码在层面博得了村里的好感,为你下一步的工作创造了机会呀,我的创文工作,对龙王村的村民文明讲理,听政府安排,发展好新农村建设的工作我也要安排呀。”唐萍扫兴地闭了嘴,再不挽留。

  第二天,吴津先下手,她不要自己的手下出面,她自己放下计划局局长的身份,以创文组组长的低调身份,在龙王村召开会议,十个村的村干部全部到齐后,她让唐萍先传达了市里由周华城管局局长签署的加强龙王村治安管理,先由城管局进行治安管理,并配合好公安部门作好民风民情肃清的相关命令后,并说结合创文,创卫工作要对本村的土地和人口进行一次彻底清查,先由龙王村逐村逐户核查造册,再由城管局汇总之后统一到区警校加盖印章,一亩一章,一丁一章,最后和区里人口与计划生育局根据村里的实际情况和国家相关政府,减免相关农业税,加大村的管理和规划发展。

  唐萍先是按吴津的要求把政府和文件精神和大家学习了,吴津还没听完,就突然想到龙王村挂牌吃喝那天自己没有说出口的话:这些人在这儿吃谁的?她然后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对唐萍开玩笑说:“唐萍兄弟,是不是挂牌那天吃下窟窿了?”唐萍正怀着上任后第一次执行公务的神圣和庄严,一时变不过脸来,虽然被这话噎得难受,却只能是玩笑且当它玩笑:“唐哥编什么闲传!那钱是我自己请客,我自己出来的,我自己出钱请客还出事了?”说完这句话,唐萍但心里却不由懊恼起来,觉得自己在工作上还是玩不过吴津,还是防着点,包括说话上,自己也可得悠着点,不能让老唐占了便宜。

  唐萍觉得此时她抓住了吴津的一个把柄,那就是吴津一方面要她向龙王村宣布吴津的要求把政府和文件精神和减免农业税收,另一方面,她又把村里人头点清,根据村创卫创文工作之需,要各家各户作一定的比例的资金上缴,号称村自主创卫创文经费,这部分经费虽然有一些是从区里拨付下来的,大概占七成,收取村民的占三成,但这三成截留村基金被唐萍记下了。原来就二成是村长刘明和村委书记张军为配合吴津的工作而要求的,区里计划局抽取二成,龙王村留下一成,作为活动经费以及村干部的相应资金。因为没有各寨最基层的小干部的份儿,村以此条属内部掌握,一律不朝下传达。

  此时,吴津有意挑起她所谓的请客‘**’之事,唐萍就激动起来,觉得有了一个好办法,用帮助吴津收村民上交创卫创文基金的事,反制擎于她,只是不能让她看不出来,她要利用龙王村村民的野蛮与火爆的性格掀起来场‘革命!’

  唐萍想到这些事继续激动,这须强烈控制好情绪,她定心,告诫自己也当过了,商场也经过了,穿越也死过一次了,这些小事算个求?该稳重下来,有了这告诉,她很快就安定了下来,恢复平静以后,唐萍同时强烈地意识到,现在不能示弱,否则以后事情就难办了,于是她在村民大会对大家开始说话,语气强硬:“各位,咱们公事公办,私事私了。属于兄弟和各位私人交情的事,咋都好说好办,属于公事,就得按区里的相关规定和制度执行。吴局长是我们区计划局的局长,又是我们全区的创卫创文组组长,你们龙王村是一个一直创卫创文工作滞后落后地区,吴局亲自守在你们村里,这说明什么?再三说,你们必须服从相关法令,在村里建立新秩序,按规定各家按人头和标准上缴村里的创文创卫基金,钱是用在大家头上,目的是为大家做好事,大家要自觉,不说要大家排队上交,村干部下去收的时候,大家要主动!”

  会下有人问:“谁要是实在没钱交咋办?”唐萍说:“让她们自己想办法。”

  又有人说:“要是想不下办法咋办?现在青黄不接,去年村秋里遭了旱,村里多半人吃食接不上新谷,我们龙王村长期一直都是接受救济的村……”唐萍说:“办法只要想,总是能想到的。各位回家以后,要明白,我们要有自我强化意识,不要总认为自己穷,要不我们村的工作做不成,没成绩,村里的日子会好过?”

  唐萍说得很白,只差没有把这事是吴津强行要求说出来了,吴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是这和村配合收村民的创卫创文的钱她是同意了,一时也不好反驳了,就在会上不再说话,反正话是唐萍说出来的,村民恨的不是她吴津,是她唐萍,这个村治安大队队员,想到这些,吴津心里略安,在事情大概安排完毕,径直坐在她的小车回到区里了。

  吴津走后,唐萍把心里的思路稍理了一道,打电话给张子峰,她曾经的战友,也是后来站队跟着张登启,并把她介绍进城管局的一条线上的战友。她在电话里问张子峰:“有件大事,你和我配合吗?”

  “说来看看!”

  “扳吴津,我们四个当初在计划局的时候,吴津是如何对待我们的?”

  “ok,我当然记得,只是我没有那个能力,你岂有好办法!”

  “当然!”唐萍对着手机点头,然后在电话里对着张子峰窃窃私语了几句,那头的张子峰不住地点头。

  挂了电话,唐萍走进龙王村小树林里,从一棵皂荚树上用铁锨铲下几粗皂荚,把署有创卫创文组组长吴津名字的通告扎到村祠堂外的墙壁上,然后安排自己秘书小王敲锣,把通告的内容归纳成最简洁的几句话,从村子里一边敲过,一边喊:“为了保证创文卫创文的工作成绩,一家一人十块钱,一人按一份,不管大小老幼,按人纳创卫创文管理费,月内交齐,抗拒不交者,以村治安大队规定处理,强行执行。”唐萍要求小王敲着锣在龙王村绕一匝,回到祠堂放下大锣的时候,通告前已经围满村民。大家议论纷纷,听不清楚,只听得一句粗话:“哟,我们村里来了土皇帝了?”还有人说:“山高皇帝远,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吴津到是把收村民钱的这事办事越来越紧了。

  祠堂门外的嘈杂声,村民越来越多,事情的效果起来了,唐萍迅速转身,叫秘书小王也赶紧回办公室,不要出面。然后她驱车,直朝张登启所在古堡区教育学院赶去。

  张登启在古堡区,作为激动派自从被周功立死死压住,在市里也混不出来后,她在安排好唐萍进城管局后,干脆就装病,住在区教育学院的区级领导干部的培训班里,一边装病,一边表示自己在那里学习,也不扰动周功立一个独大把控古堡区的计划了。这样,区里,大家便心安理得。

  教育学院所在的位置是古堡区的偏远的郊区,那天唐萍去得早,一路还看见一村效区隶属村的一些孩子们背上竹笼,提上草镰去给牲口割草。而还没进学校,唐萍在学校外面的小河,远远就看见了张登启。

  正在的张登启基本上属于休生养性型,白天就到河边去散步。杨柳泛出新绿,麦苗铺一层绿毡,河岸上绣织着青草,河川里弥散着幽幽的清新爽朗的气息。她一边踱着步,一边想着自己在古堡区的成功与失败,感慨人生,不住摇点,又看透一切般轻轻吟笑,时不时还回到屋里写点诗歌散文,当然,都是反映心灵的放松与豁达或看破人世间的利欲与庸俗的可悲之类。

  张登启一边装病,但是在教育学院,有时她也上课,这样也免了她一个修身完全和外界脱离,她算是职位转变,空了就修心,有时就给学生上上历史课,过一种平静无扰的清闲生活。

  不过,今天唐萍来找她,把她又拉回了世俗的官场民忿还有仕途斗争之中。

  在唐萍拦住她的过程中,唐萍翻着嘴皮,她龙王村吴津收创卫创文管理费的事和龙王村的穷困紧密结合,说得丰富多彩,在张登启的眼前描给出一幅画面,虽然张登启静静地看着她,河岸悠悠漫步,要唐萍嘴里让她眼前总是飞舞着祠堂门外那张盖着区级大印署有全区创卫创文组组长吴津发布的收龙王村所谓创卫创文村级管理费用的通告,耳畔又响起村民们的议论和粗鲁的谩骂,心里竟然怦怦搏响。

  唐萍大声地说:“现在是我们新中国,新时代,21世纪,可是在我们龙王村,陈区长,你看,清廷的皇帝也没有征收过如此名目的赋税,只是缴纳皇粮就完了,这吴津是不是?”

  “苛政猛于虎!”张登启不觉说出口来,随之又叹了一声。

  张登启保持着早睡早起的良好生活习惯,她这一早起来,原来心情轻松,但是被唐萍这一番强行拦住反映情况,不由不得不把轻松的心情收起,她毕竟还没有退休,职务上还是古堡区的副区长,有一些话她感觉不宜在室外散步讲之后,便带着唐萍回到她在学校的办公室,又进去穿戴整齐之后,要和她商量对策。

  她刚一出来,唐萍又说:“我想起事。”

  张登启问:“你……起什麽事?”

  唐萍说:“给那个人一点颜色瞧瞧,骚一骚她的脸皮!”

  张登启有了兴趣,反问:“咋样闹呢?直接给市里的上报?”沉默了一会,她又说:“

  我在区里是被周功立架空的,吴津发的通告是区里下发的,经过区委办公室,庄肯定知晓,我们的工作是要配合好领导,现在我又被架空了,在她们的面前就像一个无能的小老百姓一不会耍刀,二不会弄棒,快枪连见也得不得见,如果叫我去市里反映问题,成到好,不成,周功立怕连我在装病也不放过呀!”

  唐萍说,“按人收取所谓的创卫创文管理费,这明明是把刀架在龙王村老百姓上脖子上搜腰哩嘛!龙王村的农业能发展吗?庄稼能发展得好吗?她这不是帮助新农村的建立,而是逼农民朝更不好的日子里过活吧,既然是她们这种当官当成了老太爷,不考虑老百姓的实际情况,我可以煸动龙王村村民的情绪,叫村民把仇恨的目光盯着那个人,我来到龙王村也不是仅仅只是想所谓的好好锻炼喽,我也是要做实事的!”

  ]张登启沉默不语。唐萍接着说:“陈区长,你是看过大风在浪的人,你说,我这种以毒攻毒的方式,这样弄算不算不按上级的规定逐级汇报处理?算不算个人英雄主义?”

  “你也知道呀!”张登启回答。

  “可是,陈区长,我是中国从古至今,我还是喜欢历史,对历史更有感觉,对明君要尊,对昏君要反;尊明君是忠。反昏君是大忠!现在压在龙王村头上的君就是周功立和吴津一行!”

  “小唐萍呀,我还担心你怕惹事哩!”

  唐萍说,“我不怕,陈区长,我想请你写一封传帖。”

  “什么传帖,你要在村里按一个历史的掀民意的做法?”张登启一惊。

  “沾血传帖?是我们历史上的重要的民意愤怒,你要我帮你写这种?”张登启竟是凛然慷慨的气度,又说,“唐萍,我知道了,我理解你了,这方式可行,你娃儿现在不仅是现代人,更有了古代人的智慧了呢!”

  我也是看了很多历史事件和故事,有了这个想法的,唐萍装作不好意思状。又坚决地说:陈区长,只要能把百姓煽起来就行咧!只是时间要迅速,不能拖得太久了。”

  张登启点头,从书桌顶取了一张黄纸,欣然拿起毛笔,似乎早已成竹在胸,一气呵成:“苛政猛于虎,不合政府规定乱收费,不合理收费,对于老百姓,无异于吮血……”写罢装进一个厚纸信封,交给唐萍。

  唐萍说:“陈区长,这事由我担承,任死任活不连累你。”

  张登启说:“什么话!唐萍,我看中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