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226(1/2)

加入书签

  [第3章??卷二?设计局中局]

  第228节??226

  “听说傍上了香港娱乐圈的一个大佬,去香港发展娱乐事业了,偶尔娱乐周刊还会有点八卦消息,联系不上了。”

  唐萍狂笑:“哈哈,想当年三女追一男,你是何等的风光啊,我们哥几个羡慕的口水直流三千尺啊。没想到,毕业之后,你杜鑫鑫竟然落了个无人问津的悲惨下场,哈哈,可真应了那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你小子幸灾乐祸。哎,对了,你和那个姓朱的女老板……搞定了没有?”杜鑫鑫被唐萍看了笑话,连忙转移话题。

  “我幸什么灾乐什么祸呢,你我兄弟,五十步笑百步,彼此彼此。唐萍再老板,也是一个老女人,我能和她感情吗?唉,这人生呀……”

  “嘿嘿,老子这辈子是不打算感情了。兄弟,只要有钱,什么样的女人上不了?”杜鑫鑫自我安慰。“不过,你老弟跟我们不一样,你是有志向有抱负,那么多的美女上赶着追,就跟着一个女老板混官场,你小子也算有远见呀,你也不为所动,定力好啊。”

  “哪里,哪里,还是你老兄过得滋润潇洒。我嘛,一个。”

  “老弟,别泄气,你我道不同而谋相同,我是逐鹿钱色,你是逐鹿权色。殊途同归,殊途同归,哈哈。”

  “扯远了,扯远了。呵呵,呵呵。”唐萍不愿杜这些伤心事,便把话题引回来。“去古堡区采访龙王村村民闹事的事件,你作何打算?采访成功了,这收入应该不会少吧!”

  杜鑫鑫来了精神,两眼放光:“不瞒你说,起码这个数。”

  杜鑫鑫在电话里说了两个数!

  “两千?”

  杜鑫鑫摇头。

  唐萍张大了嘴:“两万?你也真敢张嘴。”

  “我们当记者的,特别是像我这样当个了名记,如果没有一点这种其它收入,你说我们可怎么活?我们可是什么都是高消费也,还好,兄弟你给我介绍这个闹事事件值得我好好作作文章,这叫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人家要是不尿你呢?”

  “她敢!唐萍杜鑫鑫深度调查:三台村党委书记仗势欺人殴伤龙王村村民,古堡区区长周功立徇私舞弊百般推诿。怎么样?有点震撼力不?”

  “谁不知道你是新闻系的才子,玩弄文字游戏是你的强项。”

  “嘿嘿,丑话我可说前头啊,老弟,高于这个数,我分你一半,低于这个数,你还得给我提供猛料。”

  “呵呵,你她妈的就认得钱。你放心,不管多少,我分文不取。”

  “哈,你老弟高风亮节,我自愧不如。我承认,我就认得钱,都说有奶便是娘,我啊,有钱就是爷。”

  “怪不得美女们都躲你远远的,原来你一身的铜臭味,把美女们都熏跑了。”

  “哈哈……”师兄弟正说得开心,杜鑫鑫急了,打断唐萍,那天就是接了这个电话,然后直奔古堡区,来到了张大春一家和村老太爷闹事后的现场。

  这是那天唐萍动员杜鑫鑫来古堡区采访,她是她留有一手准备的前提准备。可是,杜鑫鑫已经去古堡区采访了一天半了,怎么没有一点消息了,不管是写稿能否出了报纸的版面,吓唬一下周功立她们也是可以的呀!可是,这个杜鑫鑫去了采访就没有了音讯,这不由让呆在龙王村的唐萍心里感到一阵阵的不安。

  唐萍呆在龙王村,呆头呆脑地等消息,她在龙王村是建立了威信,但是心情却看不起来。此时的天气,秋收秋播完毕到地冻上粪前的暖融融的十月小阳春里,早播的靠茬麦子眼看着忽忽往上蹿,庄稼人便用黄牛和青骡套上光场的小石碌进行碾压。麦无二旺,冬旺春不旺。川原上下,在绿葱葱的麦田里,黄牛悠悠,青骡匆匆,间传着龙王村村民悠扬的“乱弹”腔儿。唐萍独自一人看到村里着青骡在大路南边的麦田。里转圈,石碌涛底下不断发出麦苗被压折的“吱喳”声,然后又从大路上折过身踩着麦苗走过来十月行步不问路,麦子任人踩踏牲畜啃。

  唐萍站在地头。唐萍一圈转过来,这时村里的周大福喝住牲畜,就和唐萍在地头蹲下来。周大福说话爽快:“唐萍哥!我给你还礼报恩来了。”唐萍不失庄重她说:“我哪有礼有恩啊!”周大福热情洋溢她说:“你救了村里两个老水烟鬼,那里其中一个就是我的亲戚,那就是对我们周家有恩,你感情没?”

  唐萍笑,说:“还没!”

  周大福便说:“那咱你说下一门好亲。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何况这是终身大事!

  唐萍仍然不在意地笑笑,说,“谢谢大哥,我不急,我也暂时不想感情!”

  周大福到没有不高兴,而是接着说:“我大哥还有个二闺女,有意许给你。我向我大哥自荐想从中撮合,八字也都掐了,没麻达。就看你老弟的意思了……”唐萍蹲在那里就哑了口。事情来得太突然。她说:“这事今日头一回说破,我得先给我老爸说了……过三五日,我给你见个回话。”

  唐萍此时正忙事业,忙等杜鑫鑫的消息,却不料等来一个村里人要嫁女儿给她的事,令她可哭笑不得。

  杜鑫鑫此时在古堡区到底怎么了呢?她的采访报告进展如何呢?

  且说那天杜鑫鑫正采访完周功立,反被她们噻得心里一肚子火,正要回宾馆写稿控诉呢,这时接到一个美女的电话。

  “喂,我是杜鑫鑫,你哪位?……哦,宣传部的付晓芳,付小姐啊,大美女嘛,怎么忘得了呢,哈哈……什么,你请我吃饭?”杜鑫鑫冲着唐萍挤眉弄眼,好不得意。

  “我正忙着写稿子呢,没空,是真没空啊!……付小姐,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实在是忙啊,龙王村的好几个村民还等着向我反映情况呢?村民的痛苦就是我记者的痛苦……哦,你们宣传部的周主任也来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嗯,好吧,我尽量赶过来吧。好,一会儿见。”

  杜鑫鑫抓起手边的包包,急匆匆地跑了,把给唐萍沟通商量对策的事忘到了脑后。

  杜鑫鑫赶到银华宾馆大厅的时候,古堡区宣传部长周大强和付晓芳在大厅的茶座里等着呢。

  付晓芳热情地迎上来,高耸的胸脯差点顶到了杜鑫鑫的心窝上。

  “付干事,有事说事,我还得赶稿呢。”杜鑫鑫摆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付晓芳笑嘻嘻地说:“哎呀,杜大记者,再忙饭总是要吃的嘛。”

  杜鑫鑫看看只有周大强坐在一边,很是失望。

  一个宣传部领导,一个宣传部的干事,她们两个能作得了主吗?

  杜鑫鑫作势要回房间,付晓芳扯住她的胳膊劝,周大强没好气,坐在边上看热闹。

  正拉扯间,吴津进来了,她才要同周大强打招呼,突然看见杜鑫鑫,忙伸手过去:“这不是成杜大记者吗?”

  杜鑫鑫伸手过来握了,道:“吴局长,真是古堡区哪里都有你忙碌的身影啊……”

  付晓芳自豪般地介绍说:“吴局现在是很忙了,我们区里常委、常务副区长张登启生病一直在休养,区里好多大事,周功立都交给吴局。”

  杜鑫鑫故意作惊讶状,笑道:“惭愧,惭愧,杜某就这点毛病,只记得美女,没想到吴局的位置越来越重要的!”杜鑫鑫哈哈大笑,“开个玩笑,还有付干事以后升官了,也该请客,该请客。”

  “吴局长,你来得正好,我的面子太小,请不动杜大记者呢。”付晓芳笑眯眯地望着吴津。

  吴津明白付晓芳的意思,笑着说:“呵呵,在杜大记者眼里,我个老大爷们哪有你面子大呢。你要是请不动,我就更请不动了。”

  杜鑫鑫也不答话。

  “不过,请不动也要请啊!庄书记正在找三台村和龙王村的乡党委书记杜话,专门打电话给我,让我赶过来全权代表区委区政府,一定要把杜大记者陪好。”吴津说这话的时候,拿余光瞟了一眼杜鑫鑫。

  杜鑫鑫嘴角微微一动:有戏!

  吴津抢过杜鑫鑫的包,说:“小付,我送杜大记者去房间,你和前台打个招呼,杜大记者的住宿费挂在区办账上。对了,周部长,麻烦你去通知一下妇联美女主任,一会儿来给杜大记者敬酒。”

  杜鑫鑫心里有谱了,便不再客气,双手插进口袋里,让吴津替她提包,大模大样的派头。

  到了门口,付晓芳接过房卡,亲自替她开了门。

  付晓芳说:“区里就这个条件,杜大记者就将就些吧。”

  杜鑫鑫说:“很好很好。我们做记者的,什么艰苦的条件都见过。”

  闲聊几句,吴津看看时间,说:“杜大记者,忙了一天了,你先洗漱一下,我同小付下去等。过十五分钟来请你,我们一起吃个晚饭。”

  出了房门,进了大堂,周大强撇着嘴,在那里冷笑。

  吴津骂道:“妈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付晓芳说:“是啊,我们未来的常务副区长给她拎包,她以为她是市长呢,哼。”

  周大强恶狠狠地说:“等下回的,要她好看。”

  所谓的要她好看,指的自然是付晓芳的硬方案,三个人心照不宣,不说了。

  去大堂一侧的茶吧坐下,妇联美女主任王姐忙跑过来,问候吴津和周大强之后,很勉强地从付晓芳笑了笑。

  吴津玩笑道:“一会儿酒桌上,就看你们两大美女的了?”

  付晓芳笑道:“我老了,在妇联美女主任面前,我哪里敢称美女呀,至多也只能算是个徐娘罢了。”

  妇联美女主任王姐没有接付晓芳的话头,借口要去安排菜,笑着向吴津和周大强告退了。

  三个人闲聊,杜到媒体的无良和记者的贪婪,纷纷叫苦不迭。

  周大强苦笑道:“这还只来了一个杜大腰,要是呼啦啦冒出来一大帮,把我们几个五马分尸了也接待不过来啊。”

  吴津点头道:“是啊,财政上也有压力,每年媒体拉的赞助,强压下来的订阅数,打发记者的红包等等,你们猜猜有多大的数?”

  付晓芳问:“多少啊?以前是区里财务部经手的,我还真不知道。”

  吴津说:“大数得上百万呢。”

  “啊?”付晓芳和周大强同时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财政部门一笔笔统计出来的,不统不知道,一统吓一跳啊。”

  付晓芳轻叹了口气:“不知道今天这杜大腰又要开出多大的价码?”

  吴津说:“嘿嘿,别看我说的是全权代表,要是杜大腰的嘴张得太大了,我还真作不了主呢。”

  周大强知道吴津这话时说给自己听的,无论杜大腰开多少价,都该她去向周功立汇报,周功立同意了,付晓芳才能去办。

  “都说记者是无冕之王,这话真是一点不假。唉,只能盼着区里一年四季天下太平啊。”

  周大强哼了一声:“你这想法也太天真了。一个区,上百万人呢,能没几个刺头闹事的?你们宣传部门还是要有应急预案,提前把各方面的关系协调好,你看,这一次就很被动,杜鑫鑫到了古堡区的地盘,都拿话筒举到区长的鼻子底下了,你们宣传部门竟然还不知道,这就是工作失误。”

  付晓芳有点难堪,便说:“嗯?我也一直在琢磨,这个杜大腰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呢?”

  正说着,杜鑫鑫从电梯里出来了,吴津悄悄说:“等会儿先把她灌醉,晓芳同志再和她详细细谈。”

  “谁大晚上陪她细谈呀!美得她!”付晓芳轻声说道,人却朝杜鑫鑫笑眯眯地走去。

  去了包厢,妇联美女主任王姐按照周大强的布置,把宾馆里三个能说会道有点酒量的漂亮丫头召集齐了,早候在了门外。

  吴津请杜鑫鑫坐主位,她假装推辞说:“不行,不行,这是主人坐的。”

  付晓芳说:“杜大记者,你是市里来的,就是我们的市领导,论级别,你是无冕之王,也是你最高,这个主座只有你坐才合适。”

  杜鑫鑫笑着说:“你们打算让我请客啊?”

  付晓芳说:“没问题的嘛,领导请客,我来买单。”说着,硬拉杜鑫鑫坐了主座。

  “呵呵,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杜鑫鑫大大咧咧地坐下了,吴津和周大强左右陪着。

  付晓芳坐在了对面,宣传部还有几个人,依级别次序坐下。

  坐定,付晓芳问:“吴局长,今天喝什么?”

  吴津转头问周大强,周大强说:“杜大记者来了,能喝差的?上茅台。”

  马上有两个服务员进来,抱了八瓶茅台。

  杜鑫鑫吃了一惊,她对吴津说:“你太吓人了吧?”

  吴津哈哈一笑,说:“谁敢吓杜大记者呀,我知道,你是海量,没人陪得好你。不过,话我得说在前头,我喝不动了,我就在我们内部消化,哈哈。”

  杜鑫鑫说:“”我是搞宣传工作的,我要喝不动了,可不可以在宣传口里内部消化啊。”“周部长,我是没意见了,你呢?你也没意见,那,只好问晓芳同志了,晓芳同志,绝对有一斤的酒量。不过,美女嘛,通常比较高傲,轻易是不肯喝乱了套的,肯不肯帮忙,就要看你的手段如何了。”

  杜鑫鑫嘿嘿一笑,本色露了出来,盯着付晓芳,问道:“小付,你肯乱套不?”

  付晓芳假装天真,问:“杜大记者,我们乱套什么?”

  众人哈哈大笑,付晓芳像是恍然大悟般,嗔道:“哎呀,杜大记者,你好坏哦,我才帮你代酒呢。”

  酒倒好了,周大强请吴津先发话。

  吴津端着酒杯说:“我同周部长、晓芳同志代表庄书记宴请杜大记者,庄书记说了,杜大记者对古堡区的工作非常关心,非常支持,我们一起先敬一杯!”

  杜鑫鑫笑道:“我知道,区里工作很忙,实在不想打搅。古堡区历来重视宣传工作,我一个小小的记者来了,庄书记还专门安排吴局长出面来接待,实在是令人感动啊,这一杯,我先干了,表示感谢。”

  杜鑫鑫这几年,文笔越来越犀利,酒量也练出来了,这种场面见的多了,毫不客气就把杯中酒一口闷了。

  刚把这杯喝完,吴津又招呼服务员把酒杯倒满:“杜大记者,你是市里来的,在我们基层,就是市领导了,我们下级单位有什么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还望不要客气,给我们指出来,我们立即改正。杜大记者,这杯酒我单独敬你,感谢你对古堡区工作的指导。”

  “哪里,哪里。”杜鑫鑫心里高兴,嘴里还得客气。“基层有基层的难处,这个我们能理解,能理解。”

  吴津不由分说,举杯朝杜鑫鑫碰了,自己一饮而尽。

  杜鑫鑫不好再说什么,也只得干了杯。

  吴津刚坐下,周大强端着杯子站起来了:“杜大记者,刚才在信访办多有得罪,还请杜大记者原谅。来,我敬你一杯,算是赔罪。”

  杜鑫鑫忙摆手:“不知者不怪,赔罪就免了吧。”

  周大强假装不高兴:“要这么说,杜大记者是不肯原谅我了?”

  “没有这个意思,没有这个意思。”

  “你不肯喝,就是这个意思嘛。”

  “那……我喝半杯意思一下。”

  “不行,不行,杜大记者,要原谅就彻底原谅,哪能原谅一半呢?”周大强乐呵呵地与杜鑫鑫碰了杯,硬盯着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