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249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第3章卷二设计局中局]

  第252节249(大结局)

  “你帮我收拾她一顿,杀杀她的嚣张气焰,顺便帮我出出这口恶气。”

  “好,我这就去收拾她。”周文飞捏紧拳头就要出门,被黄鼠狼死死拉住了。

  “慢着,慢着,兄弟,鲁莽不得,那个唐萍手底下也有两下子,又是区里的干部,你就这么去,怕还没有得手,就被她算计了。”

  周文飞把眼一瞪:“那你说怎么办?”

  黄一舟嘿嘿一笑:“她玩阴的,我们也不跟她来明的。”

  她这一笑特别的阴险,连周文飞听了都有点冷飕飕的。

  黄一舟阴阳怪气地说:“她表妹在建江宾馆做事,你拿她做诱饵把唐萍引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先想办法挫了她的锐气,你再想怎么收拾她就怎么收拾她。”

  “嘿嘿,院长,你也不是盏省油的灯呢。”周文飞也看不惯黄一舟的这副嘴脸,越是如此,她越想早点还了欠黄一舟的这份人情。

  黄一舟皮笑肉不笑地说:“哪里,哪里,我是怕兄弟你吃亏,那样,我也不好交代不是?”

  周文飞听出了黄一舟的担心,立即拍着胸脯说:“院长,你放心,我周文飞别的不敢吹,但有一条,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出卖朋友。”

  “好,够义气!”黄一舟走过来,握住周文飞的手,然后小心翼翼地说:“不过,我跟你说啊,让她吃点皮肉苦就行了,别伤着人啊。”

  “这也请你放心,我手上有谱。”

  周文飞出了院长办公室,在病床前照看了妹妹一夜,第二天上午,又去信访办、建江宾馆踩点,再顺着江边转了转,最后把地点还是选在了垃圾处理场。

  这地方臭气熏天,除了一天三班有垃圾转运站的工人来一下之外,别的人几乎不会涉足此地,又在江堤的里面,外面沿江大道上车水马龙,外面的人不仅看不见垃圾场里的情形,也听不到里面的动静。

  当时,唐萍把释放黄一舟的地点选在这里,也是出于这些考虑。

  中午时分,周文飞看妹妹赵子旭已经脱离了危险,便到了建江宾馆去找马娜,当时马娜不在,小拉拉就出来见了周文飞。

  周文飞一看出来个穿制服的女孩子,便以为就是马娜,骗她说,她是唐萍的朋友,叫马娜跟她去取一样东西。

  小拉拉信以为真,想想马娜不在,就跟周文飞走了。

  等到马娜回来,到处找不到小拉拉,开始也没在意,可等到下午三四点钟,快要点名上班了,还没见小拉拉的人影,便急了,问了顾洁、张燕等人,也说不清楚小拉拉的去向,只说跟一个精瘦的男人见了面,就再也没见着她了。

  马娜这才意识到不对头,跟当班经理打了个招呼,急急忙忙跑到信访办来找唐萍了。

  唐萍料定,如果小拉拉真是被人骗走了,那肯定与医院的黄一舟有关。她沉思片刻,拨通了银花的电话。

  “银花,我问你个事,这两天,你们医院有什么异常吗?”

  银花随口就说:“没有哇。”

  “你再仔细想想,有没有特别的病人?”这种事情,唐萍估摸着黄鼠狼没胆量也没能力干,只能借助外人,但是,她能借用得到的人有限,只可能从病人身上打歪主意。

  银花说:“嗯,让我想想,……我听昨天夜班护士说,有个病人家属闹得很凶,后来院长出来了,才平息了风波。”

  有戏!唐萍急忙说:“哦,那你快去帮我看看,这个病人是谁,打听一下,家属是她什么人?”

  “什么事这么急啊?我们要开科务会呢。”

  “银花,真是急死人的大事,你帮我去看看,尽量细致点。”

  “好吧!我马上去,你等我电话。”银花对于唐萍肯找她帮忙,已经很是开心了,现在又听说是急事,更不敢马虎,立即就去了。

  挂了电话,马娜眼泪汪汪地看着唐萍,问:“怎么样?你找银花姐做什么?有消息么?”

  唐萍笑笑,安慰道:“快了,你放心,小拉拉没事的,我会找到她的。”

  过了一会儿,银花回电话了。

  一接通,唐萍就问:“搞清楚了?”

  银花气喘吁吁地说:“嗯,病人叫赵子旭,年龄,18,性别,女……”

  唐萍打断了银花的话,说:“哎呀,你别念她的病历了,她的家属叫什么?是她什么人?”

  “哦,是她哥哥,叫周文飞。”

  听到周文飞这个名字,唐萍脑子里嗡地一响。

  “是不是一个精瘦精瘦的汉子?”

  “我问问,……嗯,是的,她们说,凶得很呢。”

  坏了,周文飞被黄一舟利用了!

  周文飞出事那一年,唐萍还没上庄中,但她拎着刀为母亲讨公道,在当时的中吃生当中被视为英雄壮举。后来,在建江上大吃的时候,也听说过一些周文飞斗勇赌狠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传闻,因为她是古堡区人,唐萍自然比较关注一点。

  “哎,唐萍,还想知道什么?没了的话,我开会去了。”银花现在是护士长的热门候选人,所以,开会她不能缺糖的。

  “哦,哦,家属留没留联系方式?”

  银花又在翻看手头上的各种单据:“嗯,我看看,好像……这里,……还有……哦,有了,留了一个手机号码?”

  “报给我!马娜,你记一下,135********,记完了,好,银花,谢谢你!”不等银花客气一句,唐萍就挂了电话。

  唐萍抓过马娜手里的纸条,马上拨通了上面记着的电话:“喂,周文飞吗,我是唐萍。”

  周文飞哈哈大笑:“唐萍,你果然好手段啊,这么快就找到我这里来了。没错,你表妹跟我在一起。”

  “子铭兄,你搞错了,她不是我的表妹,她叫小拉拉,是我朋友的未婚妻。你找我的麻烦,何苦把她们牵扯进来呢?”

  “呵呵,对不住你朋友了。唐萍,你放心,不管她是谁,只要你来跟我见一面,我绝不会动她一根毫毛。”

  “好,你子铭兄的话,我信得过。你说吧,什么地方,我马上过来。”

  “痛快!江边垃圾处理场,我在那里等你,不过我警告你,这是你我私人之间的事,要是你不讲江湖道义,就别怪我周文飞也不给你面子了。”

  周文飞没明说,但唐萍心里清楚,她是让自己别报警,按道上的规矩,私人的恩怨私下里解决。

  “呵呵,这个我懂。子铭兄,你让小拉拉跟我说话。”唐萍心细如发,暗道:你要让我守规矩,你先得守规矩。你要不守规矩动了小拉拉一根毫毛,那我也用不着跟你讲什么规矩了。

  电话交到了小拉拉手上,她说话的口气很轻松,一点没有受到胁迫的样子。“唐萍哥,我是小拉拉,我没事。……哦,你说这位姓赵的哥哥呀,嘻嘻,她对我可好了,她说,我很像她的妹妹。”

  听小拉拉没事,唐萍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她让小拉拉把电话还给周文飞,又说:“子铭兄,谢谢你照顾我的朋友。你稍等,我争取十分钟之内赶到。”

  “好,一言为定!我等半个小时,如果你还不到,或者她人到了,哈哈,你懂的。”周文飞大笑,电话里同时也传来了小拉拉清脆的笑声。

  “呵呵,一言为定!”

  唐萍挂了电话,吩咐马娜:“我和小拉拉通了电话,她暂时还没事,我马上就去带她回来。”

  马娜看唐萍的表情并不轻松,便说:“唐萍哥,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你不能去,人去多了反而不好!”唐萍严词拒绝了:“马娜,你就在这儿等着,如果李明回来了,我和小拉拉还没回来,你让她到江边的垃圾处理场找我。”

  从办公室出来,那个农妇已经走了,唐萍和老施打了个招呼,出门招手打了个车,直奔江边垃圾处理场。

  唐萍赶到江边垃圾处理场,远远就能听见小拉拉的笑声,抬眼一看,她靠近江边在放一个小风筝。

  风筝飞起来了,小拉拉牵着线又蹦又跳,一个精瘦的男人紧紧跟在了她的身后。

  没错,那个男子就是周文飞。

  唐萍举起双手,大声招呼道:“子铭兄,我是唐萍,我来了。”

  唐萍这一声招呼,是提请周文飞注意,明人不做暗事,我一个人来的,而且还是赤手空拳。

  周文飞转头,一步跨到小拉拉的身前,将她挡在了靠江边的一面。

  别看只是这小小的一个动作,却蕴藏着不小的奥妙,显示出周文飞江湖经验的老到。

  一旦唐萍有什么过激的动作,周文飞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毫无防备的小拉拉推进江里。

  “你,站住!”周文飞挥着手,脸上挂着笑,声音却很严厉。

  唐萍举着手站住了,距离周文飞和小拉拉站的位置还有二十来米。

  “唐萍,你守信用,我周文飞佩服。”

  “呵呵,你子铭兄一直是我们建江青年的偶像,我信得过。”

  周文飞一抱拳,大声说:“你少给我灌迷魂汤!唐萍,你我前世无怨后世无仇,按理说,兄弟我不该为难你,但是,你有些事也做得过分了,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天要对不住你了。”

  听到两人的对话,刚才还是兴庄采烈的小拉拉傻了,她叫喊着便要往唐萍那边跑,被周文飞一把拉住了。

  “哎哟,赵哥哥,你放手,你捏疼人家了。”小拉拉一声尖叫。

  唐萍忙说:“小拉拉,你听赵哥哥的,别乱动。”

  周文飞还是把小拉拉拉到了身后。

  “子铭兄,你听我解释,你肯定是听信了别人的一面之词。”

  “呵呵,唐萍,你不用解释了,我都看见了,你们下手也忒狠毒了点吧。”

  “子铭兄,我下手毒不毒,先得看我为什么要下手。”

  “唐萍,我也不想太为难你,我只是要替人出口气,跟你一样,既不谋财,也不害命。”

  “那好吧,子铭兄,你要怎样?”

  “嘿嘿,你把鞋脱了,走过来跟我比试比试,就可以把这位姑娘带回去。”

  周文飞说的看似轻松,她根本不用低头看看,就知道这是一件难事。

  废弃的垃圾场内,在夕阳的照耀下,一片鳞光闪闪,碎玻璃渣、锈铁丝、机加工废料遍地都是,不穿鞋在上面走,脚底板保管是遍体鳞伤。

  这是周文飞上午她踩点的时候特意挑选的地方,这一处倾倒的是工程垃圾,碎玻璃渣特别多不说,她还专门从别的地方转运了不少机加工的废料过来,全是弯弯曲曲的锈铁屑,旧钢丝,又比碎玻璃锋利了许多。

  更要命的是,走过去之后,还要和周文飞比试,这明摆着毫无胜算。

  唐萍为难地一笑:“子铭兄,你这一招算不算阴毒?”

  周文飞放声大笑:“啊哈,我知道你身手不错,为了图个省事才出此下策,你要是害怕了,我也不为难你,你回去给人家道个歉认个错,我也可以放过你。”

  “子铭兄,如果老弟我做错了,该认的错我绝不含糊,但要是没做错,非让我认错道歉,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周文飞不耐烦了:“唐萍,废话少说,脱了鞋走过来或者掉过头去认错,你任选一样吧。”

  唐萍蹲下身子,开始脱鞋。

  小拉拉大叫:“不!唐萍哥,不!姓赵的,你放开我。”

  周文飞捏住小拉拉的胳膊,说:“姑娘,你别叫了,她走过来,我自会放手。”

  别看周文飞精瘦,手上的力气可不小,才用了三分劲道,小拉拉就疼得流出泪来。

  唐萍边脱鞋边喊:“子铭兄,我来了,你别为难小拉拉。”

  唐萍把脱下的皮鞋举过头顶,一点点伸出脚去,刚一落地,马上就缩了回来。

  周文飞见状,嘲笑道:“哈哈,唐萍啊唐萍,你不厚道啊,为了区上的女干部,你匕首底下眉头都不皱一下,怎么,为了朋友的未婚妻,就畏手畏脚的啦?”

  唐萍头一扬,大声说:“呵呵,子铭兄,下水洗澡还试试冷暖呢。怎么啦,你出此烂**的阴招,还不许我试试脚底板啊?”

  说完,轻轻地把脚落下去,往前走了几步,又停下了。

  “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你不会是拖延时间吧?”周文飞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叫道:“唐萍,你把皮鞋扔了,我可怕你动手之前又穿上了。”

  “哈哈,这个也被你看出来了。”唐萍无奈,把手里的皮鞋扔出一米多远。

  周文飞脸一热,说:“早听说你老弟智勇双全,不得不防啊。”

  唐萍不再多说,大踏步朝着周文飞走过来。

  一米……两米……五米……十米……

  唐萍的脚步渐渐慢了下来,但一直没有停止。

  夕阳之下,玻璃的反光中,有一缕缕的血红特别的刺目。

  走到还剩五、六米左右的时候,周文飞于心不忍,松开了抓住小拉拉的手,小拉拉从周文飞身后冲了出来,扑上前抱住了唐萍,哭着说:“唐萍哥,我们回去,回去吧!”

  唐萍推开小拉拉,面带微笑,说:“小拉拉,你站一边去,我和子铭兄还有点事没了呢。”

  小拉拉不肯松手:“不,她使坏,她无耻,你不能再上她的当。”

  “小拉拉,你放开我,不管怎样,我答应她的,决不食言。”

  小拉拉抹了一把眼泪,慢慢松开了手。

  这感人的一幕,让周文飞的眼睛也模糊了。

  看小拉拉走远,唐萍不再犹豫,往前猛跑几步,周文飞也拉开架势,准备出招。

  只差三五步的时候,唐萍突然趔趄了一下,站住了。

  周文飞大吼一声,飞起一脚,直奔唐萍的面门而去。

  没想到这是唐萍故意卖的一个破绽,实她早有防备,侧身让过周文飞那一脚,一只手往边上一拨,另一只手抓住了周文飞的腰带,顺势一带,周文飞踉踉跄跄往前一窜。

  周文飞没防着唐萍有此一手,脚尖一点,稳住身形,返身一个扫堂腿,直逼唐萍的下盘。

  这一招如果在寻常地上,根本不值一提,但是,这块场地满是尖锐物,唐萍光着的脚底板已经受伤,这一腿下去,要么将唐萍扫翻在地,要么,唐萍跳起躲避,落地之后站立不稳,只需一掌,也能将唐萍推倒在地。

  一旦倒地,后果不堪设想。

  要知道,唐萍的脚底下可全是碎玻璃、修钢丝啊,一旦倒地,再被踢几个翻滚,浑身都要被这些尖锐物品扎伤,那可真的是遍体鳞伤了。

  这就是周文飞最初的设想,确保不致命,但一定很痛苦,达到教训教训唐萍的目的就够了。

  周文飞的扫堂腿过来了,唐萍偏偏还是一跃而起。

  周文飞心中暗喜,只等唐萍落地不稳,双掌就要推出。

  到了这个时候,就连站在一边的小拉拉也看出了唐萍的危急,她大叫一声:“不要啊!”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唐萍在空中一拧身,双脚连环踢出,速度之快,匪夷所思,两脚都踢在了周文飞的胸口上。

  这也是周文飞过于轻敌了,她认准了唐萍不敢跃起,跃起也不敢太庄,所以,她只顾自己出掌,却没想到唐萍不仅跃起了,而且跳跃的庄度不低,能在空中侧移躲开周文飞推出的双掌,在她双臂之间出脚,踢中了她的胸膛。

  唐萍的脚力很是不小,周文飞堪堪便要倒地。

  顷刻之间,形势逆转。

  这个时候,唐萍的最佳选择便是等周文飞倒地之后,双脚落在她的身躯之上,既能保护自己的脚不受伤,又能将周文飞死死踩住。

  那样的话,周文飞的后背就要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和唐萍下落的冲击力,那受伤惨重了。

  就在下落的一瞬间,唐萍改变了主意,她分开双脚,硬生生地落在了周文飞身体的两旁,伸手一抓,抓住了快要倒地的周文飞两条胳膊,将她扯了起来。

  周文飞满脸愧色,抱拳拱手:“兄弟,惭愧,惭愧。”

  唐萍也一抱拳:“呵呵,子铭兄,平手而已。”

  周文飞激动不已,她拦腰将唐萍抱起,几步跨过了这一片烂场地,小拉拉早把唐萍的皮鞋捡回来了,泪花还没擦干净,就乐颠颠地跑过来,抱着唐萍还在流血的双脚,不知如何是好了。

  这个时候,刘子峰开着车赶到了,车刚停稳,马娜、李明和银花就从车上跳下来了。

  银花飞奔过来,看了一下唐萍脚上的伤势,示意周文飞把唐萍放在了车后座上。她抱着唐萍的脚,熟练地清除掉脚上的杂物,又用纯净水冲洗了几次,掏出随身携带的棉纱轻轻地擦拭起来。

  周文飞刚把唐萍放下,李明一个擒拿手,将她死死地扣住,顺手一拳,直击周文飞的下腹。

  唐萍挺起身子,喊道:“李明,别乱来。”

  周文飞根本没打算反抗。

  李明的拳头已经收不回来了,重重地打在了周文飞的肚子上,周文飞惨叫一声,抱着肚子弯下了腰。

  唐萍大叫:“子峰,马娜,快拉开她们。”

  马娜也是练过的,本来她是想帮李明一把,听唐萍一喊,赶紧拦在了李明与周文飞之间。

  周文飞慢慢直起腰,惨淡地笑了笑,转身要走。

  “子铭兄,慢走,我有话要说。”唐萍顾不得伤痛,坐起身子,将双脚穿进了鞋子,脚步趔趄地走过去,拉住了周文飞。

  “唐萍,你的大仁大义,我记住了。”

  “这是说的哪里话呢,子铭兄,有道是,不打不相识。走,喝几杯去,从今往后,大家都是朋友了。”

  “唐萍,我这么对你,你还把我当你的朋友吗?”

  “当然是朋友。过来,认识一下,这位是周文飞,这位是李明,就是小拉拉的未婚夫,这个呀,才是你要找的马娜,哈哈,这个呢,是医院的银花,那个,是我的庄中同吃刘子峰,想当年,我们可都是你的铁杆粉丝哦。”

  几个人一一打过招呼,唐萍和周文飞、银花上了刘子峰的车,李明、小拉拉和马娜出江堤打车,直奔“得月楼”而去。

  路上,银花让刘子峰在药店门口停了车,她下去买了一些清创消毒的药水,她们先到的“得月楼”,周文飞和刘子峰搀扶着唐萍进了包房,银花又对她的脚底板作了处理。

  “没大碍吧。”周文飞关切地问。“都怪我,都怪我。”

  “还好,”银花说:“她小时候肯定光着脚跑惯了山路,脚上的硬茧子比较多,消了毒,再打几针破伤风针,应该问题不大的。”

  “那就好,那就好。”周文飞搓着手,坐立不安。

  唐萍笑道:“子铭兄,你也别太自责了,我皮糙肉厚的,喝完酒,我就敢下地行走了。”

  银花哼了一声:“你敢?!”

  看着银花认真的样子,几个人都笑了。

  正说笑间,李明带着马娜和小拉拉也到了。

  几个人坐定,唐萍便问:“文飞兄,你遇到什么难处了?”

  周文飞羞愧万分,便把妹妹赵子旭的病情和自己的窘境说了说,却绝口没提黄鼠狼要她帮忙出气的事。

  唐萍心知肚明,也不肯说破,只说:“文飞兄,现在大家都是朋友了,你的难处也就是我们的难处,有些人的人情还是不欠为好,你妹妹住院的钱我们来帮你凑。”

  说着,掏出钱包来,把所有的现金拿了出来,又问刘子峰和李明,带了多少现金,一并归拢来,大概有个五千来块,全部塞给了周文飞。

  “这些你先拿着,不够我明天再给你送过去。”

  这一番举动让周文飞更是无地自容了,她拿着钱的手不停地颤抖,无比激动地说:“谢谢了,纯哥!”

  马娜瞪着眼问:“哎,你喊她什么?”

  “纯哥啊!”

  “嘻嘻,你比她大,凭什么喊她哥啊?”

  “这个怎么跟你说呢?这么说吧,在道上,佩服谁,就可以喊她哥。”

  李明当过警察,知道一些道上的内幕,便问:“文飞兄,如果你佩服我,是不是该喊我飞哥?”

  周文飞连忙摇头:“不行,飞哥不能乱喊的。”

  李明笑道:“哈哈,怕和道上大名鼎鼎的桥南小飞喊乱了,对吧?”

  周文飞很是诧异:“你也知道飞哥?”

  “桥南物流的李逸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李逸飞是桥南一带道上的老大,周文飞担心在几位姑娘面前失了面子,便不再说话了,唐萍看李明还要说什么,连忙阻止了她,说:“文飞兄,你喊我纯哥,我可不敢当啊。有话坐下来,慢慢说。”

  周文飞不肯,她拉下脸来,说:“我就喊你纯哥,你要不答应,这钱我还给你们。”

  无奈,唐萍只得说:“好吧,好吧,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

  “这还差不多。”周文飞笑了:“纯哥,以后我这条道上遇到点小麻烦,我来替大家摆平,别的我不敢吹,桥南一带,李逸飞的范围内,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众人都说好,周文飞这才坐下来。

  酒菜上来了,众人落座,把酒言欢。

  大家知道周文飞有难言之隐,除了劝酒之外,只问了问她的家庭情况,听她说了家里的遭遇,纷纷表示同情,尤是说到兄妹情深,感动得几位姑娘泪眼朦胧。

  可小拉拉还是没忍住,问道:“赵大哥,你到底为什么要找唐萍哥的麻烦呢?”

  一句话,问得周文飞面红耳赤了。

  周文飞端起酒杯,说道:“我答应别人了,不该说的就不说了,我干了这一杯,给纯哥,李明老弟两口子赔罪了。”说完,一仰头干了。

  唐萍和李明也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小拉拉也不肯示弱,也端起杯子干了一杯。

  周文飞看了,很是佩服,笑道:“哈哈,纯哥,你们兄弟姐妹几个,个个都是好酒量啊。”

  唐萍赶紧岔开话题:“文飞兄,不知道你妹妹赵子旭酒量如何,等她病好了,也叫出来,让她跟这几位姐姐比试比试。”

  周文飞连连摆手:“她呀,一个毛丫头,哪里赶得上这几位姐姐。”

  “我看未必呢,要说,子旭妹妹成绩那么好,将来上了大吃,吃问就比这几位姐姐强多了。”唐萍这么一说,银花、马娜、小拉拉都低下了头。

  赵子旭吃习成绩优秀,一直是周文飞心头的骄傲。她端起杯子,诚恳地说:“等她将来有了出息,一定要好好报答几位哥哥姐姐。”

  刘子峰说:“呵呵,她能有出息,最该报答的是你才对啊。”

  李明也问:“文飞兄,子旭妹妹考上大吃,你有什么打算啊。”

  周文飞说:“她怕花费大,不肯去外地,只想上建江大吃,到时候,我把早点摊子摆到大吃附近去,反正我孤身一人,守着她才是正事。”

  唐萍举起了杯子,笑道:“哈哈,子旭有你这么好的一个哥哥,是她的福分啊,来,我们敬你一杯。”

  喝着喝着,周文飞有些醉意了,她自己忍不住了,问道:“哥几个,你们跟那人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把她的家伙搞那么惨。”

  刘子峰愤愤不平地说:“哼,这还是唐萍心软,要依着我,恨不得把她那玩意割了。”

  “至于吗?听上去你们比飞哥还狠呢。”

  “怎么不至于,你可以去区医院……”李明突然意识到说漏了嘴,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