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172激情似火火烧身(1/2)

加入书签

  [第1章??(第一卷)心被俘,聪明人情陷漩涡]

  第180节??172??激情似火,火烧身

  “我,我,我”丁老师一听心里就知道坏事了,吓得舌头打了结。

  “快点儿呀,天都黑黑的了,我还要赶路呀”那女人催奏道。

  “我,我又没有要你来”丁老师鼓起勇气朝她说道

  “好呀,你以为是我找的你呀,那好,你如果不给的话我就上公安局告你去,说你**我”丁老师一听吓得要死,知道**罪那可是死罪呀。

  “扑通”一声丁老师滚到床下给那个女人磕起头来,浑身颤抖地向对方哭诉道“我那里有那么多钱呀,我身上几百块也没有,我是来收账来的,钱还没有收到,我那里有钱,求求你,我下次来给你好吗?”

  此时的女人一改先前的温柔,露目狰狞面目地朝他吼道:“原来你是一条大色狼,专骗女人的,好,你既然不给我就报案去”说着要出门去的样子。

  丁老师一见忙抱住她的双腿说:“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丁老师现在感觉到事情非常严重了,哭丧着,眼泪也流了下来。他想不到这女孩子满脸的柔情似水,此时也变得狰狞可怕了。

  女人一见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吓破了胆,叹了口气说:“我见你也不是无情之人,只要你给我打张借条就可以了,只要你有钱了,还给我就行,我也不逼你”

  丁老师一听这话赶忙从地上站起来急忙说:“好,好,好只要你不告发我什么都可以商量”

  那女人面带讥笑朝丁老师说:“你说话也得像个男人样,干嘛哭哭啼啼的,好,就按我说的打个借条”

  丁老师赶快从包里拿出记事本,从上面撕了一张纸,拿出自己的钢笔就写上了。

  那女人拿着纸条看了看说:“什么时间能有钱?”

  “我,我要等几个月,才能凑齐”

  “那不行,最多一个月,如果你一个月没有来,我可就找到你矿里去了,到时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那女人的口气和她的年纪更本及不相符,外表像纯情少女,心里觉似老道江湖。

  女人傲慢地朝丁老师看了一眼扭头就走了。

  丁老师此时感到有一张巨型的黑网紧紧地把自己罩住了,那种欲罢不能,欲哭无泪的心境,在此时搅合着。

  现在丁老师感觉自己已经是一只无头的苍蝇了。

  丁老师无力地躺在床上,由于刚才的惊吓,浑身都还在颤抖,手都还在哆嗦,那一时的恐惧感到现在都还没有消除。

  “我怎么办呢?我怎么办呢?如果矿里的人知道了我怎么生存呢?”丁老师就这样在床上辗转着

  夜,就这样悄然无声息地从丁老师的身边溜走

  天已经大亮了。

  丁老师这一夜的煎熬就如同下地狱走了一遭,脸色发青,萎靡不振,那眼腔里都成了兔子的眼睛,红红的,怪吓人的。

  丁老师还记得酒店老板对自己的交代,说让自己今天去找对方要钱的。

  不管怎么样,公家的事情还是要办好的。

  丁老师打起精神,拿好自己的行李和公文包找对方去了。

  来到欠账的单位,一见昨天的那个负责人,丁老师心里就有点胆怯,红着脸说:“昨天烦劳您的招待,我昨天喝多了,你走我都不知道”

  “没有什么,丁老师也的纯情中人,只要我们能长期合作,这些招待都是小事情”

  “请坐”对方给丁老师搬来椅子,端来了茶,很客气的让丁老师坐下谈。

  “您昨天答应我的事?”丁老师提醒对方说

  “好,好,好,你把你的账目签单给我,但我现在只能还一张条子上的帐,其余的下次你再来”对方说

  丁老师见他这样说也只好作罢,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就让他心惊肉跳的,他只想尽快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能讨得一点算一点,比空手回去的强多了。

  当丁老师从公文包里找出条子的时候,左找右找也只找出两张,还有一张怎么就找不到了,这下就把丁老师的魂魂吓得全没有了,这比昨晚的事情更糟糕,这可是要掉饭碗的事情呀,一时间,丁老师在包里乱翻一通,对方见丁老师这样问“怎么了,没有拿条子?”

  “不是,我昨天不是还给你看了吗?”

  “是呀,我当时就给你了”

  “我放在包里的怎么就没有看到了”丁老师急忙说

  “你不是还有吗?我先结一张吧,你自己慢慢找”对方说

  “恩,”丁老师见对方说得有理只好同意了。

  见到对方给的银行的回执单说“下次什么时间能有钱?”丁老师问

  “会很快的,不急”

  见到对方的答复心里这才稳当一些,见资金已经打到手中的账号上就对他说:“那我回矿了”

  “你走好”

  对方望着丁老师离去的背影狡诈地笑了。

  丁老师回到招待所,在房间的每个旮旯都找遍了,也没有见到那张账单,他很清楚自己明明放在了包里,怎么没有了?

  莫非是昨天那几个女人拿了自己的东西?丁老师翻来拂去想一想这没有理由呀,就是他们拿到了也结不了帐的。

  莫非是他?丁老师想到这个人,就吓出一身冷汗来了,他可是欠账的人呀,如果欠账的账目让他们拿到了,那可是再多的钱也要不回来了。

  丁老师脸色吓得成了土色,像从开水里面出来的样,惨白惨白了。

  他已经失了魂,游走在路上,他怕回去交不了差,他怕科长的谴责,他怕杨润

  不管怎么样他打算回到矿里,交给他们自己讨来的账目。

  丁老师回到矿里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了。

  自己给科长回报了讨账的经过,但他却隐瞒了自己的失误和那难以开口的鸟事。

  科长拿来回执单一看就对丁老师说:“你真不错,那个难啃的骨头终于有你能把他拿下了,这次收到这点钱还是蛮有功劳的,你手中的条子你就先拿着,他不是告诉你用不了多长时间能讨回来吗?。看来谭书记用人算用对了”

  科长满脸的笑容,对丁老师称赞不已。

  可丁老师听到这些话就像簪子钻自己的心口一样难受。

  他想到只有姐姐才能救自己了。

  这天也是考察团来到矿里的日子。

  刘玉明接到通知以后,就一大早安排人把四楼会议室早早得打扫干净了,把所需要的人员安排到位了,司机已经侯在门卫多时了,然后要门卫阿姨烧好了开水等待考察团的大驾光临。

  刘玉明穿戴整齐,西装革履,吴矿长也不失**倜傥的风度也像刘玉明一样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但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如同草鸡和凤凰一样的感觉了。

  这时吴矿长问起刘玉明说:“这里还差一个接待呀,要是杨润的脚好了,就让她来就最合适了”

  刘玉明一时还没有弄懂吴矿长的意思只好装作没有听到一样。

  吴矿长见刘玉明没有搞懂自己的意思又说了一句“要是把杨润请来搞接待就好了”

  刘玉明看出吴矿长并不是有意提到杨润,就知道他是真心想请杨润来,再说杨润也学过舞,也见过世面,比在车间做工的女职工强几百倍。

  “是呀,杨润最适合了”刘玉明也应奉了一句。

  “你去把她叫来,她的脚伤应该好了”

  刘玉明迟疑了一下说“我去不好吧”

  “工作是工作,私情是私情,要分开,再说,她很快就要上班了,同在一个科室能不说话吗?”吴矿长对刘玉明这样说道。

  刘玉明只好装作委屈的样子说“我就从您的吩咐去叫她来上班”

  杨润那天崴脚以后,到了晚上妈妈就把她接回了家,抹了些跌打损伤的药酒,在家里休息。

  有了刘玉明的爱爱,她在情绪上基本上恢复原来的单纯的样子。

  她妈妈见女儿受了伤也请假在家。

  这天,她妈妈帮女人搬一把睡椅放在她家前的一棵树下,前面放了一条凳子,让杨润躺在那里歇息。

  杨润也想让温暖的阳光照一照,就闭目养神地睡在睡椅上,伸出两条长腿,悠闲地在那里晃悠着。

  “润”

  “杨润”似乎这声音来自天边,杨润睁开眼睛,但一时的强光照得杨润睁不开眼,眼前一片金灿灿的光芒

  “谁呀,”

  “我呀,我的声音还听不出来了”杨润怎么也没有想到刘玉明回到自己的家里来

  惊奇地说“你怎么到我家来了?”

  “难道不允许来吗?”刘玉明狡诈地眨眨眼睛说

  “现在家里没有人,坐一会儿吧”说着宿回自己的双腿放在地下,把凳子搬到他的面前

  “这样不好,别人看见了更会说你了”

  “怕别人说你吧”

  “看你说哪儿去了,我怕我能来吗?”刘玉明讨好着

  刘玉明不知为啥,不看见杨润,也许没有什么其他想法,但一看见杨润,他的内心就充满一种激情,秋兰被自己说回了家,自己也有两个晚上没有见到杨润了,所以,当杨润**的脸在自己的眼前晃悠的时候,有情不自禁地想和杨润在一起了。

  他总感觉自己的内心有一只野狼在狂奔,他想驾驭它,可就是没有人驾驭得了的。

  “你今天到我家里去吧,我家里的秋兰也回去了”刘玉明告诉她

  “哦,嗯”杨润一听高兴了说“我什么时间去”

  “老时间吧,如果我没有在,你也可以在家里等我的,我怕今天考察团的人来要喝酒接待”

  “今天就来了吗?”杨润问

  “下午可能到吧”

  “吴矿长想要你去搞接待,你能去吗?”刘主任问

  他并没有讲这就是吴矿长的意思,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她去搞接待的。

  “如果能和你在一起,我当然愿意了,我的脚是好些了,但没有全好”

  说着,杨润站起身在地上走了几步

  “你看怎么样?能看出脚一趄一趄吗?”她问刘玉明

  “还行,如果不行的话就别勉强了”

  “我能行的,什么时间去?”

  “我先走,你后面来”刘玉明他怕别人指指点点

  刘玉明刚起身就看见杨润的妈妈背着一把锄头回家了。

  她一看见刘玉明还真胆大跑到家里来缠自己的女儿了,一把把锄头甩出去好远打向一只吃食的鸡,狠狠地骂了一句“发瘟的死鸡,还真是胆子大,跑到我家来了,要是有下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刘玉明听到她大叫骂,很尴尬地朝杨润的妈妈点点头,灰溜溜地走了。

  “妈,你这是怎么了”

  杨润也明白妈妈的话意,她想堵止妈妈的指桑骂槐。

  “你也要明白,你也是已经订婚的人了,别和结婚的人打得火热”妈妈在杨润面前诉说着

  “他是要我去上班的,矿里考察团来了,吴矿长要我去搞接待”

  “你不是脚还没有哈吗?为什么别人不去,偏要你去”

  “我不知道,你想要知道,你自己问吴矿长去”杨润甩出去一句话,让老娘受受气。

  “你这个死丫头,我的话你一点儿都听不进去,让你爸知道了,不把你骂得半死”杨润的妈妈有点来气了说道。

  杨润见刘玉明走了,忙趄起脚,走到房里,把自己收拾了一下,照了照镜子,摸了一点花露水,看了看就出来了。

  “我去矿里了,我怕他们今天才来有餐,也许不回家来,我想到小夕让她帮我搬家的事情”

  “一天到晚就只晓得在外面玩,也不回家帮着做点家务,你那点像女人的习惯”妈妈埋怨道杨润的散漫和自由。

  杨润也没有回答她妈的话,就直接到矿部来了。

  吴矿长见杨润走路还是有点趄说“不要紧吧,杨润”

  “还有点儿胀痛,要是只要我端端水,倒到茶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就好”

  “今天你就算上班了,你的办公室就安排在我这里如何?”吴矿长问

  “我怎么好意思和矿长在一个办公室里做事,我看还是另外安排吧”

  杨润推辞着。

  “你怕?”

  “您说那里话呀,我怕我坐在这里不方便的”杨润只好找理由想拒绝吴矿长的好意,杨润想到如果真和他天天在一起,难免很尴尬的。

  “就这样安排了,明天让行政科的人来给你搬来办公桌就放在我的桌子前面就行了,让两盘盆景挪开就行了,你的住房也让他们安排一下”

  杨润见到吴矿长已经安排好了自己的工作,也就不好再拒绝了。

  “你先到四楼会议室等着,他们会很快就来的。”

  然后对刘主任说:“你去通知宣教科的,要他们也派两个人来,写写这次的报道”

  杨润和刘玉明从吴矿长的办公室出来,就直接到宣教科去了。

  我一见到杨润来了就和她躲到一边说话去了“怎么好得这么快呀”我问

  “你想不让我好呀”杨润露出温怒的神情

  “看你这张乌鸦嘴”我骂道杨润

  “做什么来了?”我问杨润

  “考察团的来了,要我搞接待”

  “来了?”

  “还没有,不是让我等着吗?我顺道看看你,再就是我搬家的事情,明天会有行政科的人会给我安排好的”

  “哦,今天晚上我去学校帮你收拾东西去”我说

  “好”

  她唔在我的耳朵根子说“我今天到他那里去,你帮我撒撒谎”

  “我知道你找我没有什么好事情”我唬着脸说

  “谁叫我们是两个蚂蚱呢”杨润反倒开起了玩笑

  “火会烧身的,杨润”我又说了一句劝归的话

  “我知道”

  杨润顾不得我的劝诫,我也只好摇头不说了。

  “我走了”杨润已经没有回来时候的脸色了,变成了一个纯情成熟的女人。

  刘主任这时也和唐主任说完了话也走了。

  一个往四楼,而刘主任又回到了矿长办公室

  唐主任见他们走后说“小夕,我和小胡去搞采访”说完就背着一个包,带上笔记本和小胡出去了

  中午的时候,我见矿部门前停了几辆黑色的乌龟壳,那时的轿车就叫乌龟壳。

  从车上下来的七八个都带着眼镜的人,看样子都是学问很高的,戴眼镜就标示着这人很有知识。

  我很想看看这省里来的学者,但我知道人小职分也小轮不上我的。

  刘主任和吴矿长早就在下面恭候多时了,一见到这黑色的轿车就知道是省里来的,立马和矿里的几个得力干将迎了出来,刘主任站在对方一面向来者介绍这是吴矿长,雷工,几位副矿长的职位。

  来者中其中一个年纪大的说“我们速战速决去看看建厂的基地,然后看看你们的策划书和技术实际图纸和参数”

  刘主任一看此人是一个很有威望的老者赶忙搀扶着他说“您先歇口气,喝点水了再去也不迟呀”

  刘主任一看也到中午了,就对吴矿长说“我们直接到招待说吃了中饭再去,这么热的天,让年纪大的人现在去是受不了的”

  老者见这里的太阳也是骄阳似火般的热,就顺着刘主任的话说“这个年轻人说话,考虑得很周全,这个建议很好”

  吴矿长对身后的小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