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177权威者的欲望(1/2)

加入书签

  [第1章??(第一卷)心被俘,聪明人情陷漩涡]

  第185节??177??权威者的欲望

  “我,我今天不想检查身体,身体不适?”杨润说这话时,脸上露出难为情的呢喃,让平时口齿清晰的她变得有些口吃了。

  我知道杨润是诚实的,要想让她撒谎真还有点难,让我一看润的脸上就知道她在撒谎。

  我望望吴矿长,见到他的样子我就心里明白?,其实他早就知道杨润的一切,一个老男人能不懂女人吗?

  “不行,我专门请的是地区医院的医生体检的,这是每个人必须的,是对我矿职工身体的负责,”吴矿长语气很坚决的回绝道。

  杨润轻轻的拉了拉我的袖子,轻声说:“算了,还是检查去吧,也许没有什么事情”

  我见杨润没有打算回避的样子,也只好随她的意了。

  尿检结果出来了。

  医生没有直接告诉我们,而是去了一趟主任办公室。

  看见我们没有好气色说:“检查完了,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想知道结果”

  “会通知你们的”

  当吴矿长在医院办公室,由院长亲自递交上来的有健康问题的报告单时,吴矿长仔细翻阅了。

  “有什么出格的事情吗?”吴矿长心怀叵测地问道;院长立即明白吴矿长的意思,赶忙拿到润的检查报告单递给矿长;吴矿长瞟了一眼院长,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狞笑。

  “有什么问题?”

  “这个是未婚先孕”

  “哦,有这丑事?”吴矿长故作不知的样子问道。

  “嗯”院长俯视着坐在办公桌前的矿长,在矿长面前院长是个卑微的角色。

  矿长迷上眼睛,沉思片刻,一个一箭双雕的计划已经在自己的脑中形成。

  “你先不要对外公布,这可是一个人的道德和声誉,管好你的手下,不要随便乱说”

  吴矿长知道,越是神秘的事情,就越发传得更快,常言说得好:竹口可以扎住,人的嘴巴是扎不住的。

  吴矿长相信,不出几天刘主任的家属是可以得知这种丑事的。

  自己不用吹火之力,就完全可以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刘玉明见到吴矿长已经回来了,只好恋恋不舍地搬出了他的办公室,他觉得只要在那种气氛下,才能发出自己的才能和魄力,自己才行事如云,得心应手。

  可惜这些快乐时光,就好像昙花一现一样,转眼就消失了。

  虽然自己已经提拔成吴矿长的助理,可惜吴矿长却让杨润守在他的身边。

  看到和自己相恋的杨润,如花似玉地守在吴矿长身边,他心里就明白,这是他在向他警示:这个杨润非他莫受。

  但想到吴矿长暗地里向自己吐露的意思,他只想当他的女婿,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刘玉明不见到杨润自己还没有很大的臆想,可是,每次自己见到杨润就有一种条件发射的那样,不自觉地浑身冲涨着,这种条件反射,连自己也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下班的时候,吴矿长就已经和自己打招呼了,让他上他家去玩,有点事找他相商。

  看夜色已经朦朦胧胧罩在眼前,月牙儿也露出脸来探试,刘主任在去吴矿长家的路上心里?想着:到底有什么事情非要我到他家里才能讲明呀?。

  刘主任见到杨润已经从学校搬到矿部办公室了,又见丁老师已经公开化的对杨润的呵护,心里不免产生一个极其难解释的一种难过,虽然自己下定决心和杨润分开,但自己一见她,就有有种冲动,一种条件反射的冲涨,这些都是自己难以掌控的。

  他始终放不下对她的爱恋,见到别人追求杨润,心里就像一只铁爪在抓自己的心。

  来到吴矿长家,见院门虚掩,葡萄架已经露了出来,稀稀疏疏的叶再也遮不住盘根交错的藤,和当初上看到枝叶茂盛,马**般颗粒如繁星点点时已经旁若两样了。

  轻轻敲了几下院门,里屋就传来吴矿长的声音:“小刘呀,进来呀,不必拘谨”。

  刘主任进得门来,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生疏感了,雅丽吴婶已经很热忱地围了上来,吴婶说:“小刘呀,你这孩子,最近怎么忘了我们了,也不来瞧瞧”说完这话,瞟了一眼雅丽,又赶忙接口说:“快吃饭,饭都凉了”。

  雅丽见到刘主任更是喜上眉梢,那种藏不住的喜悦,已经悄然地挂在她的脸上,含情脉脉的眼神,急速地偷窥了一眼刘主任,又急速地从他的身上闪开了。

  刘主任心知肚明雅丽对自己的羞涩与钟情,故而不知的样子,向吴矿长说起工作上的事情。

  雅丽还是和往常一样给他们端来了好茶。

  “不知道省财政厅款拨下来没有?”刘玉明问

  “秘书长说,省里的事情他帮我办,这可能不需要太长的时间,这些事情对他来说也就是一两个电话的问题,可对我来说像登月一样艰难”

  “是呀,吴矿长都是如此,那我们想都别想了”刘玉明感叹地说

  “你看谭书记的舅子你看有什么处理方案?”吴矿长问刘玉明

  “按照惯例,像他这样玩忽职守的事情,当然是严重的事情,现在马上要报案,通过正当途径,找到凭证,如果找不到证据,就必须和对方协商,如果对方不承认的情况下,就必须上法庭,要法庭出面追回这笔款项”

  “哎呀,这真麻烦呀”吴矿长说

  “这是肯定的”

  “如果追回来了,还行,如果追不回来,还是一个捞命伤财的事情”刘玉明说

  “听谭书记的意思,想把他的舅子搞到农场去,你说这个建议好吗?”吴矿长问

  “已经决定了吗?”

  “谭书记已经跟我说了,他那个人,死得快,活的也快,这次他倒是溜得好快,怕我会向他说事,早早就把他那小舅子一脚踢了”

  “呵呵,这也难怪,他这也是明哲保身嘛”刘玉明说

  “我想秘书长最近会来电话的”吴矿长盘开了话题,又重新提到项目上。

  正说着,吴夫人打断了话题说:“吃饭了,喝杯酒”

  “我已经吃过了,阿姨”刘玉明叫着吴夫人

  “少吃点,喝喝酒”吴矿长说

  并示意刘主任早已准备的酒桌前坐下。

  吴矿长首先给刘主任倒了一杯酒,对他说:“和你喝酒我从没有长辈之分,对你我就像忘年之交,人言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呀”

  雅丽依然陪坐在他们两个人的身边,向他们斟酒

  吴矿长和刘玉明依然海谈着。

  酒过三巡,推杯换盏。

  带着酒意的吴矿长为了不想让刘主任有什么压力,边吃边说着生活中的笑话。

  刘主任试图几次开口谈公事都被吴矿长打断了。

  “喝酒了,不谈公事了”吴矿长看门见山地对刘主任说出了自己的主题。

  有几次吴矿长提到刘玉明的家事,刘玉明很快地找到另外一个话题绕开了

  其实刘主任心里最忌讳的就是自己的家事和自己的私生活,本打算盘开话题绕过这些敏感的事,可吴矿长偏提那壶不开就提那壶。

  吴矿长见到雅丽和自己的老婆吃饭吃得差不多了,对她们说:“我和小刘说话,你们出去吧”

  “小刘呀,我对你怎么样?”

  “好呀,生我者父母,如父者矿长也”

  “嗯”吴矿长满意刘主任的回答。

  “如果你是我儿子,我的位置早就让你当上了矿长了”

  “你的父亲真有福气,有你这么优秀的儿子这是那辈子修来的福”吴矿长毫不遮掩自己对刘主任的夸奖和肯定。

  刘主任见到吴矿长对自己的夸奖,就觉得吴矿长太夸张自己了。

  他十分清楚,吴矿长对自己?的一切都是如手掌上的纹路,一目了然一清二楚。

  刘主任看得出吴矿长一家人对自己就像他们儿子一般,不,他心有感觉比儿子还好。

  “如果你能成为我的儿子,我的一切都是你的那,”

  刘主任始终用微笑来搪塞吴矿长的话,在此时刘主任是不好表露任何心迹的。

  吴矿长见到自己对刘主任已经敞开自己的心扉,说出了自己对他的态度,还不见刘主任的答复,不禁急了,忙问:“难道我家雅丽配不上你?”

  “矿长,你喝醉了,说胡话了”刘主任赶忙给吴矿长一个台阶,也是给自己一个退路。

  “算是胡话吧,你认为雅丽不好吗?”吴矿长干脆亮开了话题。

  “不,不,不,是我配不上雅丽,我已经结婚了,还有孩子,对雅丽来说这是不公平的”

  “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是你对雅丽的态度”

  刘主任这时知道自己还不说自己的观念是无法逃避的。

  “我喜欢雅丽,”刘主任巧妙地回避了这个爱字。

  “这就对了嘛”吴矿长端起杯子向刘主任的杯子碰去,一仰脖子,先干而尽了。

  “只要我们俩儿两,何愁不稳坐江山吗”

  “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考虑了,你还是干好你的工作,如果你要离开妻子,可能要背陈世美的骂名的,但也不能亏待你的妻子,其他的乱麻你应该该斩就斩”

  吴矿长见到刘主任心里还是有些顾虑,说出了这番话。

  刘主任清楚,如果自己强硬说出否定的话来,对自己终将不利,还是用一语双关的话来对应自己还没来得及想的事情。

  看来自己是逃不脱吴矿长的安排了。

  在他看来拿自己的女人换来的条件还是不错的。

  尤其是矿长的职位对他来讲,这个诱惑太大了。

  吴矿长已经知道了刘主任的态度,看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就对刘主任说:“今天就谈到这里吧,不管咋样,对你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有些事情只有你知我知就行了”。

  辞别了吴矿长一家,刘主任在回来的路上,禁不住想到吴矿长非要自己当他的女婿呢?,自己并不是最佳人选,硬要我娶雅丽,为何要丢老脸求实于我?,是不是雅丽有什么问题?或者生理上有什么问题?看看吴矿长我都替他说出那些话都脸红,觉得有失自己一个矿长的身份,难道雅丽有什么难言之隐?

  刘主任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想,权衡着利的得失,无意识中又想到了杨润。

  看到她就有一种躁动,一种冲动,这是任何女人都不能给自己的那种欲望。

  刘主任心里早就明白,只要自己点头同意,雅丽就是自己的,看见雅丽对自己的钟情,就知道前程一片光明。

  此时的刘玉明在心里相互交换着雅丽和杨润的笑脸;相互交换着一种利益,雅丽只能有事业,而杨润却是自己的快乐,一种享受。

  怎么能摆脱家庭的约束呢?在他心里儿子和父母才是唯一的牵挂;不管老婆怎么换,父母儿子是换不了的。

  刘主任回到家,看到这熟悉的一切,看到这张床就顿时想起了杨润,想起了润的风情万种,想起了和润缠绵**;如果不是今天要到吴矿长家去,还是打算去找她的,和她分开也是不得以的苦衷,刘主任心里这样想。

  看到时间已经很晚了,想杨润的心紧紧地揪住了刘主任,看来自己也为她失眠了,自己真的还是爱着杨润的,刘主任对自己的感情重新审视了一番。

  “如果你是我儿子,我早就让你当矿长了”刘主任想起了吴矿长的一句话来。

  是呀,我真是他儿子,矿长的位子非他莫属了。

  看来和雅丽结婚还是有很大的诱惑力的。

  既然自己已经知道吴矿长的心事了,前程最重要,还是杨润最重要,这些都叫刘玉明难以舍弃,他知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必须有一项自己得以舍弃。

  雅丽对自己也是情有独钟,这一点他完全有把握。

  吴矿长送刘主任出了院门,见到刘主任消失的背影,不禁对自己暗暗骂道:“真是不要老脸了,好像自己的女儿没有人要一样,硬塞给人家,”但转念一想:只要他心不是很坏,好色这一点都是每个男人的通病,只要女儿幸福,只要后人聪明,只要自己依旧风光,那些丢脸的话算什么。

  吴矿长心里想着,盘算着。

  决定明天要亲自到医院去,看看有什么结果?----。

  杨润忐沓不安地回到办公室,生怕别人从自己的失态中看出一些苗头,使得自己见到任何人,都有点胆怯和害怕。

  她很怕吴矿长的询问,或者知道自己的问题。

  此时的杨润,已经没有辨别能力,没有了主见,刘主任的离开对于她来说,是没有了精神支柱了,没有了精神支柱也就没有了主心骨了。

  她从刘玉明态度上就可以感觉到他真的是离开了自己。

  想到这些,一种无奈的辛酸立即冲刺着她的鼻和咽喉,眼泪情不自禁地流在脸上。。。杨润此时眼含泪水,那一缕相思情愁重重的罩在心头。

  一切往事就如潮水一般袭来。

  回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是杨润的切肤之痛,想到最爱的他对自己却是置若罔闻,置之不理,那种感觉在此时越发充斥着伤痛的心。

  杨润知道,这种痛是无法向别人诉说的,也没有人可以理解她的这份爱。

  泪,像雨打芭蕉一样频频洒落在她的胸前。

  杨润自己怎么也搞不懂,为何自己的那份感情在心里始终不能放下,也不能忘记。

  离开他已经有长一段时间了,在肉体上似乎没有缺少人的抚摸,可内心却始终没有排斥对他的渴求和欲望。

  如果能避开世俗的眼光,杨润真的想跑到最爱的人身边问问清楚到底为什么不爱自己了?

  心有不甘,只想问问他:到底是什么地方让他退辟三舍,望我而逃的,当初,他对我的那些诺言为何不能实现?

  真的希望上天长眼能给自己一个机会,还能和他相聚。

  正当杨润泪流满面,思念如风刮向自己的心灵深处的时候,传来了一声:“杨润,你在干嘛?”

  意外之声,着实让杨润吓了一跳,来不及擦干眼泪猛然惊异地回过头来看着来人

  吴矿长一见杨润的眼睛就明白了。

  杨润的瞬间反应,极不自然地用手擦了擦还挂在脸上的泪珠,慌忙起身低下头垂下眼帘对吴矿长说:“啊,是矿长呀”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吴矿长一步就紧贴在杨润的身边,伸出手就要马上摸到杨润的脸上,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一个动作吓了她一大跳,赶忙头一歪撇开了吴矿长像乌贼般的手。

  吴矿长一见此情,嘿嘿了两声,尴尬地笑了,那伸出来的手不好收回,只好向上朝自己的脑袋摸了摸。

  杨润见吴矿长这样的表情,身上的毛孔顿时缩紧了,浑身顿时起了鸡皮疙瘩,望着他那般馋像,杨润的心理不由自主的竖起来一道防墙。

  见到杨润对自己如此的反应,吴矿长心理极其不悦;但那张善变的脸?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