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6随机善变(1/2)

加入书签

  [第2章第二卷脱变的蝉翼与变性螳螂]

  第197节006随机善变

  这时财务副科长来到吴矿长跟前解释说:“矿长事情是这样,昨天刘玉明来财务科借款,看医院证明像是得了肝炎,脸上蜡黄,医生怀疑像是肝硬化的症状”

  “哦,”吴矿长吃了一惊,急忙出来到医院去了。

  吴矿长到医院向院长问清了情况,急忙又转到家里,对自己的老婆说“看样子雅丽喜欢的刘玉明得了绝症,现在到省城去检查病情去了”

  “那怎么办?”吴夫人说

  “你到家里,听着雅丽的电话,如果雅丽打电话了你就跟她说,我有事情跟她讲,让她晚上给家里电话”

  想不到刘玉明的命中不在富贵命,受不起半点风风雨雨。

  如果病情是真的,自己对他刻薄了些,等他转到矿里的时候,自己还是慰问慰问他。

  刘玉明和小柴一路颠颠簸簸来到地区办事处,一下车就找到办事处的人说:“我是铜矿的医生,想搭车去省城,有便车吗?”

  “这事情还是找我们这里来的接待员吧,我对这件事情不清楚,我只是弄饭的炊事员”

  “他人呢?”小柴问

  “哦,她也是刚调来的,原来的接待员带她出去熟悉环境去了,等一会儿他们会回来的”

  刘玉明和小柴只好坐在接待处等着,炊事员说:“你们在这吃饭吗?在这里吃饭是内部招待餐,很便宜的”

  “吃吧,反正已经到了中午了”小柴说

  刘玉明今天的气色还不错,衣服也整洁,只是皮肤黝黑之外就是消瘦了许多,但依然风度翩翩,神情沉稳而睿智。

  手上满上伤口,手掌上的大泡小泡早已经把刘玉明的手脱了几层皮,露出了红红的嫩肉,和以往的手比较,已经伤得不成样子了。

  炊事员已经把饭做好了对他们说:“你们吃饭吧,看样子你们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回来”

  两菜一汤,一荤一素还真不错。

  刘玉明问:“到这里来的是些什么人呀”

  “你没有到过办事处?”

  “我常年在矿里,对这方面不是太懂,但也知道一点点”

  “主要是接待矿里来往的供应科,和销售科的业务员和本矿有关的业务员的接洽处,事情也不是太多,我无非就是管管他们的吃喝住,她们主要接洽来往业务”

  “你们今天要是不走的话,床位还是有的”

  炊事员手指向对面的一栋楼房说

  “好吧,但我们尽快去省城,如果没有便车也只好坐班车走了”小柴说道

  “吃完饭他们也就会回来的,他们也要吃饭呀”炊事员这样说道

  刘玉明和小柴吃完了饭,在办事处等了一会儿说:“我看他们也不会来了,我们等不了了,怕赶不上班车”

  走出办事处大门按照炊事员的指引朝左拐方向去车站。

  突然,刘玉明停住了,他的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眼睛死盯着向他走来的人

  一身淡紫色的秋装,高挑的身材,戴着一个大白色太阳帽,戴着一付墨色眼睛,在阳光下格外鲜艳罩眼。

  好熟悉的身影,杨润?刘玉明脑袋里立即闪现出是不是杨润?

  对方也站住了,取下眼镜死死地盯着自己。

  突然,对方扑向了刘玉明,刘玉明来不及想什么,脸上被“叭,叭”地打了两耳刮子,刘玉明戴的眼镜也被她扇到鼻梁尖上,险些掉在地上,刘玉明才赶快用手扶着。

  只听得一个女人的尖叫声骂道:“你是个畜生,你不是人,你这个骗子”

  刘玉明用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说“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来了个猫儿洗脸,在这大街上发颠,发泼”

  小柴也被眼前突然的一幕吓傻了,杵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杨润,嘴里结结巴巴地说:“杨,杨润,杨润”

  杨润一听这话顿时越发撒泼了,一边骂,一边在刘玉明身上头撞手乱抓,搞得帽子和眼镜丢也掉在地上也不管了;一时间刘玉明只有躲避之势了。

  刘玉明也被眼前的撒泼的杨润搞得不知所措了。

  不一会儿,街上围满了围观的人。

  有的兴致盎然地看着不收费的表演,有的像看稀有动物喊加油。

  小柴赶忙从后背抱住杨润,杨润此时像发疯的癫子一样,手狂抓脚乱蹬,嘴里竭力斯底地哭骂着。

  小柴看这情形不对,赶紧对杨润大声一吼:“杨润,你这个婆娘癫子,你想发癫就到屋里发,你到这街上发颠能解决问题吗?”

  “你看你变成什么样了”刘玉明说

  “就是你搞的,就是你搞的”围观的人一听这话就哄堂大笑。

  杨润一时间也觉得自己在街上出丑露怪,别人像观看猴把戏一样,搞得自己脸面尽失。

  又心想:反正自己在外地,也没有人认识,自己对这已经无所谓了。

  小柴连抱带推地,把杨润带到一家宾馆里。

  看样子今天是走不成了。

  玉明开了两间房,小柴很知趣地躲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去了。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刘玉明问

  “我到什么地方有你什么相干,关你屁事”杨润朝刘玉明依然吼着

  “你以为我好受呀,你看我的手”说着刘玉明伸出自己的手朝杨润面前展开。

  杨润的眼神匆匆地朝他的手上瞄了眼,又转过头去眼睛望着窗外。昂着头一付誓死不归的样子。

  “当时,我也有难言之隐,我也托小夕给你钱,那个钱是让你做手术用的,我也给你写了信,你看了没有?”

  刘玉明见杨润的表情,已经感觉到杨润此时已经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杨润在自己面前像依人小鸟一样温顺可爱,现在倒像个泼妇一样不可理喻。

  “我知道对不起你,可我也只能这样了,我为你也离婚了,现在被矿里记大过处分,还被发送到农场改造”刘玉明见到杨润这幅摸样,不由得撒起慌来了,现在他的人生观念已经彻底改变,能说谎的就说谎,能骗的就要骗。只要把握了一个度,也许会改变人生。

  “什么。你离婚了?”杨润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激动了,不由自主地跑到刘玉明的身边一把抱住刘玉明。

  刘玉明到山上去了三十多天了,也没有和女人做个,急了的时候自己用手拔弄几下,把水放出了就算了。

  一靠近杨润温暖的身体,刘玉明就立即起了反应。

  刘玉明也没有解释,一把把杨润丢在床上,口里说着“我想死你了”这句话连续说了几遍。

  杨润倒在床上,双手拽住自己的衣服不被刘玉明撕开。

  刘玉明急了说:“你怎么了,干嘛这样”他被杨润的行动有所不解了。

  “我已经跟别人了”杨润眼睛望到一边,她很害怕刘玉明愤怒的眼神

  “什么?谁?”刘玉明急切的声音

  “你看还有谁,不是最信任你的老领导吗?”

  “他?”刘玉明也想到这也是预料中的事情

  刘玉明一听到杨润被吴矿长蹂躏了,就觉得心堵得慌,一时间刚才还满身的荷尔蒙发喷发,现在就像龙卷风一样卷得无影无踪了。

  “谁叫你不承认我是你的人,其实我矿长早就跟我讲好了,只要你承认了,他会想办法让我们两人结婚的”杨润见刘玉明这样,不禁露出责怪的口气质问着。

  刘玉明一听杨润这话就知道吴矿长用了计策,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就知道自己也落入了他的圈套,到现在才看出吴矿长想得到杨润和利用自己的最终目的。

  他的脑袋瓜里转得飞快,一个完整的计划瞬间在刘玉明的脑中形成。

  他想从杨润的口中掏出更多的话来,想得到更多的秘密,既然她已经跟了吴矿长,就必定知道他更多秘密。

  他知道杨润是喜欢自己的,对自己一往情深,只是自己对她太薄情了。

  他更清楚杨润对自己就像一个傻瓜一样会听从自己的摆布的。

  刘玉明扑在杨润的身上,他知道只要自己用性来解决她,她就会什么也不会计较了。

  他也喜欢杨润柔软的身躯,还有胸前的大坨坨,摸着她,刘玉明立即又蓬发了自己的激情。

  他不想杨润的事情,在此时他想的就是自己身体里多日没有沾女人的发泄。

  杨润就是喜欢刘玉明的东东,自己对他的迷恋来自于他给自己的激情,能让自己冲上极乐的巅峰,而且一浪高于一浪。

  这是其他人不能给于自己的一种享受。

  刘玉明和杨润在性方面的合拍,只要有了性方面的满足,杨润对刘玉明的过错都会烟消云散,风平浪静。

  刘玉明也是如此,只要自己和杨润干上几回,自己也觉得不能离开她,而在权贵面前,他的骨子里又透露出权的贪念,而在权的面前,这时杨润就像一个烫手的山芋一样,扔之不急了。

  一连多日的性干旱,使刘玉明如饥似渴露出男人的真本事,只有在杨润面前,他才敢放肆,才敢疯狂。

  完事之后,他躺在杨润的身边。

  刘玉明一把抱住杨润,用嘴压在杨润丰润的嘴上,唇舌**在一起了,一双手紧紧地抱住杨润的细腰,努力地让杨润的躯体紧紧的和自己的身体贴在一起。

  他知道他只需要自己的肢体行动就是自己最好的解释。

  他又把杨润推上了又一个高峰。

  他很想知道他没有在矿里的时候,她在干什么?

  “你还怪我,你不问青红皂白把我打几个耳光,你知道我多痛苦?”刘玉明又绕回了先前说的话。

  “只怪我没有能力保护你,你和我都上当了”刘玉明告诉杨润说。

  “怎么了”杨润问

  “你看他许诺我,让我当接班人,也就是做他的女婿,要我以你的牵连好离婚,当众不承认和你的关系,让你当替罪羊,好让我离婚,”

  “啊?”杨润露出惊异的神情。

  “这就是官场,所谓的都是利用”

  “我已经给他把建厂的所有事情办好了,他就把我一脚踢了”刘玉明说出了自己长期压在心里的话。

  “听说他到省里搞资金去了,那可是整整三个亿的资金呀”刘玉明这才是他的真话。

  “他已经把钱搞到手里了,在我住院的时候就去了省里,这次又带我去了一趟黄山”杨润告诉刘玉明。

  刘玉明一听暗喜,心想:杨润的嘴巴是没有封口的,还是绕着弯儿多掏点话。

  “我现在想通了,我也看穿他们了,还是你对我忠心耿耿,这次让你受到这么大的伤害,都是我的错,不管你怎么样,我都不会怪你的,你是我的女人,现在我已经离婚了,我要和你结婚的”

  刘玉明一连串的说道,把杨润说得泪水涟涟,她在他的面前,就是长不了志气,柔弱得像一潭水了。

  “你知不知道,我都因为你的缘故,搞到农场去做事,还生了病,我怕我是绝症,今天到省里去检查的,本来是坐班车去的,但小柴医生要坐便车,我也只好随他了,车又只搭了一截,他们都说办事处有车,要我们到这里看看,可我们在办事处等了几个小时也没有见到办事人员,只好出来了,一出来就遇上你了”

  “亲爱的,你的遭遇我不知道呀,你也瘦了,变黑了,手也粗糙了,这些我懂了”杨润躺在刘玉明宽阔的胸怀里抚摸着他的手说道

  “你现在怎么办?亲爱的”刘玉明问

  “我听你的”

  “你怎么到地区来了?有什么事情?”刘玉明始终想弄明白杨润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调到这里搞接待,今天我和原来搞接待的人去看仓库,半路上他有事情去了。”

  “我本来要到小夕家乡去做人流的,在半路遇到吴矿长了,他带我到县城医院做了人工流产,又让小夕伺候我半个月。吴矿长在我面前说你太不道德,是个小人,既然跟了你,你却不敢承认,我听了这话以后很是伤心,看他对我特好,他早就喜欢我,这一点你早就知道,所有我在极度伤心的情况下,就答应了,但我跟他是有条件的。”

  杨润像到豆子一样噼噼啪啪地全部讲过刘玉明听了,想不到把自己整到农场去的人真的还是吴矿长,这太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了。

  刘玉明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是不能和别人硬拼的,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味道他尝够了,他必须进行反击自己才有出头之日。

  “亲爱的,这次我真的很后悔,也对不起你,但我现在也自身难保了,你跟着吴矿长我也放心了”说完他长叹了一口气

  刘玉**里想的,和自己口里说的完全不一样,但他必须这么做,才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看你说的什么话呀,我永远是你的人,只要你要我”杨润对刘玉明说

  “你看我都这样了,那里有什么资格再爱你,你这么优秀,我怕没有福气娶你,我现在都自身难保了”

  “如果我没有病就是万福,回农场以后还是每天都要挖山开荒,我再也不是你原来爱的刘玉明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这么有才,又聪明,矿里会用上你的,”

  “谁愿意用一个比自己本事还要大的人呢?有些人情愿用傻瓜,也不会用比他有才的人,你知道吗?小傻瓜”刘玉明用手亲亲的捏了一把杨润笔挺的鼻梁。

  “那这么办?”

  “只好随命运摆布了”刘玉明把脸贴在杨润的波波上叹息地说道

  “也许我们的缘分只能到此,你选择其他人比较合适”刘玉明装出一副悲情的样子说

  “我去找吴矿长,只要我说一句他就能用你的”杨润告诉刘玉明

  “你真的傻的可爱,你真的会相信那个老狐狸会用我吗?”刘玉明想到杨润思想太单纯,不会想到更深层,就只好挑明了这些话。

  杨润怕刘玉明又和上几次一样,否认自己,对他这样实在有点怀疑说“你真的能和我结婚吗?你不会又骗我吧”

  “我对天发誓:今生今世我要与杨润结为连理,共生死,共患难,如有欺骗我不得好死”

  刘玉明看杨润的表情就知道她对自己的信任度已经大打折扣了,所以为了消除她的疑心,必须改变以前的方式,来打消她对自己的怀疑。

  见到刘玉明的虔诚跪拜,听到刘玉明的赌咒发誓,杨润感动了,她下床把刘玉明扶起来说:“你知道我一直都是真心爱你的,我的一切就是你的一切,你的幸福才是我的幸福,今后怎么走,我全听你的”

  “只要你懂我的心就行了,只要你能和我结婚,只要你还瞧得起我这个没有权,也没有钱的普通老百姓,我也没有什么奢求了”刘玉明抱着杨润赤条条地躺在床上说道,还是那样一句话消沉的话。

  他知道杨润绝对不会只要爱情不要风光的人。

  要不是自己当初的风华正茂,官运恒通,她能瞧得上我吗?刘玉明想着

  “不,你不能这么消沉,你有文化,你也有谋略,比什么吴矿长强几百倍,看他那个老相,就知道他是秋后的蚂蚁长不了几天了”杨润说出了刘玉明想说的话

  “你真是我的宝贝,如果真的失去你,这才是我最大的损失”刘玉明亲了一口对杨润说道

  “他不是答应你可以选你作为他的接班人了吗?”杨润问

  “你这怎么知道的?”刘玉明好像记得只和妻子秋兰说过一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