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悲伤的偶遇(1/2)

加入书签

  充满难闻中药味的药房门外中,韩若梅静静地坐在长椅上,耐心地等待着配药医生呼喊自己的名字。

  前段时间可沁这丫头闹自杀,导致身体一直虚弱欠恙。她这个做母亲的这些年光顾着自怜自哀,疏于细心照顾这孩子的生活起居,通过这次事件,她才恍然大悟,自己这个母亲有多失职,她下定决心要振作起来,努力调理可沁的身体,给她足够的母爱和关怀。

  坐在韩若梅对面的一位优雅的中年女士一直目光直勾勾地瞅着韩若梅,韩若梅惶惑地瞅了对方一眼。咦?这中年女士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在哪里见过她呢?韩若梅思索再三,始终想不起来。她用手揉着太阳穴,神情疑虑地看着同样探索着自己的女士。

  中年女士微笑着向她走了过来,走姿优雅高贵,笑容谦和。

  “这位太太,你好,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曾经见过啊?看到您,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叶雅青笑容可掬地坐在了韩若梅的身旁,离近了一看,她更确信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位看上去淡雅苍白的女士。

  “你好,我也正迷惑呢,看到你,我也有一种曾几相识的感觉,可我又真的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你。”韩若梅细细打量着身旁一脸茫然的叶雅青。

  “天呐!怎么你也有这种感觉啊?”叶雅青惊讶地捂住了嘴,两眼放光地凝视着韩若梅。

  两个女人都没有再说话,互相疑惑地凝视着对方。片刻后,叶雅青啪得拍了一下手掌,嘴巴张成0型,喜出望外地抓住了韩若梅的双手。

  “天呐!天呐!我想起来了…………二十一年前,我们曾经是邻居!你是小夏的媳妇!”叶雅青紧紧地握着韩若梅枯瘦苍凉的双手,眼睛里燃烧着偶遇旧识的兴奋。

  “…………”韩若梅呆滞地任由叶雅青紧握着自己的双手,她整个人由于震撼而傻了一般说不出一句话。

  “想起来了吗?你和小夏有一对双胞胎,一对及其可爱惹人眼羡的龙凤胎。对了,你们最后离婚了是吧?”叶雅青抚摸着韩若梅的双手,喜悦之情早已声情并茂。

  “他们现在在哪里?他们现在在哪里?快告诉我他们在哪里?他们过得好吗?我那两个孩子还好吗?”韩若梅忽然疯了一般摇晃着叶雅青的肩膀,泪流满面地乞求着被韩若梅突发举动吓呆的叶雅青。

  “怎么?…………难道你这些年都没有见过他们吗?你没有再和他们有任何联系吗?”叶雅青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这个可怜可悲的女人。

  “求你了,我求你了,快告诉我他们现在在哪里?他们过得好不好?我和那两个孩子他爸离婚后不久就再婚了,然后我就一病不起了。几个月后,我回到原来的住处去看望孩子,他们已经搬走了,连你家都搬走了…………”韩若梅声泪俱下,一把鼻涕一把泪,旁边等着拿药的病人纷纷惊讶地看向她和叶雅青。

  “啊?这么说这二十一年你都不曾见过你那两个孩子啊?说实话,我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你们离婚后过了几个月他们就搬走了,小夏并没有告诉我他们搬去哪里了,可能是搬去其他省市了吧。他们搬走后过了一个多月,我老公在市中心买了现在的大房子,我们也搬走了,你去的太晚了…………”叶雅青从包里拿出面巾纸递给韩若梅,对于韩若梅她是同情的,看她哭得惨不忍睹的样子,她眼睛热辣辣的,也想掉眼泪。

  “这么说……这么说……你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你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了。”韩若梅圆睁着泪眼绝望而又充满期待地望着叶雅青。

  “小夏搬走的时候并没有告诉我们他要搬去哪里,据说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叶雅青抱歉地看着可怜兮兮的韩若梅。

  “我真的好想我的那两个孩子,孩子啊,你们到底在哪里?都怪我这个糟糕的身体,偏偏在那个时候病倒了,都怪我!”韩若梅边哭边拍打着木质座椅。

  “咦?不对啊!我记得当初他们搬走的时候,小夏只抱着那个男孩,我问他女孩哪儿去了,他说他一个人照顾不了两个孩子,说把女儿送到你那儿去了,怎么?难道你女儿没有跟你在一起吗?”叶雅青皱着眉不解地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他们走的时候没有带我的女儿?他没有把女儿给我啊,根本没有,天呐!我的女儿!”韩若梅激动地站了起来,眼前一黑,整个人昏了过去。

  “天啊!快来人啊!有人昏过去了!”叶雅青吓得失声尖叫,整个人束手无措。

  闻讯赶来的医生护士急忙将韩若梅抬进了病房抢救去了,叶雅青站在走廊里,用手摸着胸口,心惊胆颤。

  “老公!老公!”叶雅青从门外闯了进来,连拖鞋都来不及换,冲到梁佑珉面前,气喘吁吁。

  “怎么了?被老虎咬着尾巴了?大呼小叫的干什么?”梁佑珉翘着二郎腿,戴着金丝边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