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他的父亲轻薄她(1/2)

加入书签

  “人家孩子都已经说过了,叫江楚言。你啊,做生意都做傻了!楚言,快过来,坐到阿姨身边来。”胡采薇热情地拉过江楚言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以打破方才丈夫造成的尴尬。

  霍青松放下手中的茶杯,继续目不转睛地审视着娇小玲珑的江楚言。江楚言看到霍父的目光仍旧落在自己身上不肯离开,以为自己哪里不妥,愈加的忐忑不安。

  “这丫头长得真是标志可人,我们家书玮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胡采薇摸着江楚言的手臂,可劲儿地夸赞。被霍母如此一赞,江楚言脸红了,自己哪有那么优秀。

  “爸妈,你们不知道,楚言可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你儿子能追到她,你儿子赚了耶!”霍书玮神气地说道,为自己追到校花无比的骄傲呢。

  “是吗?原来是校花啊!怪不得这孩子一走进来,整个客厅都熠熠生辉了呢。”胡采薇摸着江楚言的秀发,对江楚言是喜欢的不得了。

  “妈,最主要的是,刚才我去接她,我向她求婚了,并且她已经答应了。”霍书玮红着脸挠着头发,向爸爸妈妈述说着他的“丰功伟绩”。江楚言低下头,腼腆地笑了。该死的霍书玮,这事也说。

  “是吗?那太好了。楚言啊,以后可要常来家里走动,我没有女儿,以后你嫁过来,我可就有伴了。”胡采薇高兴地两眼都笑成一条缝了,这么漂亮的儿媳妇,以后带出去,光是面子上也够她虚荣的了。

  霍青松细细地凝视着江楚言,总觉得她似曾相识,但他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这孩子像谁,伴随着儿子和妻子高涨的愉悦,他只好嘴角扯过一丝勉强的笑容,来附和这快乐的氛围。

  “孩子,你可有兄弟姐妹?”胡采薇边给江楚言剥香蕉边随意地问道。

  “阿姨,我还有一个姐姐。谢谢!”江楚言接过霍母递上来的香蕉,拿在手里,不好意思吃。

  “楚言,叔叔可否冒昧的问一句,令尊的名字是?”霍青松忍不住还是插进了话来。

  “家父名叫江海儒,是一名商人。不幸的是,很多年前去世了。”江楚言用手绕着裙角,内心略过一丝伤感,父亲的离世是她心头的一块心病,每次提及,都会令她极为伤感。

  霍青松的脸色瞬间苍白无色,他捂住胸口,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胡采薇急忙奔过去关切地拍着霍青松的背部。霍书玮也急忙上前给父亲按摩肩部,好让他放松。江楚言不知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紧张地握着霍母方才递给自己的香蕉。

  “没事,我没事,就是忽然感觉有些不舒服。我去卧室休息一下,你们聊。”霍青松脸色难看地起身,瞅了江楚言一眼,嘴唇干涩,面如死灰地向着卧室走去。

  “他爸,那你休息会儿,一会儿开饭了我叫你。”胡采薇皱着眉向丈夫叮咛。

  “妈,爸他没事吧?怎么感觉他今天怪怪的?”霍书玮望着父亲的背影问道。

  “没事没事,最近公司业务太繁忙了,你爸他没休息好。还说呢你,大四了就回来公司帮你爸爸打理业务吧,看你爸都累成什么样了。对不起啊楚言,让你见笑了,偌大个公司,好几百员工的糊口问题都掌握在他爸爸手里,他肩上的担子太重了。没吓着你吧孩子?”胡采薇抱歉地拉起江楚言的手。

  “没事的阿姨,不打紧。叔叔身体欠恙,我还前来打搅,真是不好意思。”

  “傻孩子,过不了多久就是一家人了,还说这么见外的话。我啊就希望书玮能马上回来公司撑起一片天,好让他爸爸轻松一些。你们俩的婚事到时候一办,再给我生个孙子,我就乐得合不拢嘴了哦。”胡采薇抓起江楚言的手塞进了霍书玮的手心里。

  “妈!说什么呢!人家楚言第一次来家里,你就说这个,别再吓着人家。”霍书玮看到江楚言的脸都红到脖子根了,急忙逗趣地埋怨母亲。

  “哎呀!也是,我是太喜欢楚言了,便把掏心窝子的话都给说出来了。楚言,你别见怪啊!”

  “没事,我也很喜欢阿姨。”江楚言冲霍母拘谨地笑了一下。

  客厅里传来胡采薇霍书玮开心爽朗的笑声,霍青松倚在床头,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那个孩子怎么那么像韩若梅,不仅长相相似,连神态都活似年轻时的若梅,她会不会就是夏辰熙二十一年前放逐的那个孩子,他清楚地记得,二十一年前的那个夜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