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车震门(1/2)

加入书签

  梁策吸完了一支烟后,手又开始不老实的在董可沁的身上来回摸索。“这大庭广众的你干什么啊?让别人看见了多不好!”董可沁娇嗔着一把打掉自己胸前梁策那双罪恶的手。

  男人的性欲一旦袭来,犹如烟瘾发作,浑身难受焦躁难耐。

  “都什么年代了,你也忒保守了吧!互相喜欢的人做点亲密动作怎么就不可以了,会死啊?”

  “不是不可以,而是这光天化日的,让人看见多不好?”董可沁的脸都红了。

  “寻找点刺激不行啊?你没看见网络里什么打野战啊公交门什么的?多刺激多过瘾啊,性是两个人的事,关别人屁事。”梁策直翻白眼。

  “我发现你现在怎么这么流氓,思想这么龌龊,猥琐!”董可沁伸手欲打梁策的脸颊。

  “你跟我做不做?不做我去勾搭别的美眉了喔?”梁策抓住董可沁伸过来的手,像是威胁又像是撒娇。

  “讨厌!恶心!流氓!”董可沁嗔怪着直揪梁策的耳朵。

  董可沁心里清楚的很,梁策是不缺女人的。自己如果不喂饱他,难免他会去吃野味儿,更何况那些花痴们可都一个个虎视眈眈着呢。

  以梁策泡妞多年的经验,他心里更清楚,这女人一旦娇羞着说讨厌啊流氓啊,那绝对是喜欢你的表现。此刻的梁策更是肆无忌惮。他蹭地蹦到车的后座里,伸手拉了一把董可沁,董可沁顺从地来到了后座。梁策脱掉外套,盖在前座的两个座位中间,防止别人偷窥。

  他如狼似虎地撕扯着董可沁的衣物,恨不得顷刻间将董可沁扒个一/丝/不/挂。

  “讨厌,别闹了,外面的人会看见的。”董可沁挣扎着,她一个女孩子,被人看见了还怎么做人。

  “傻瓜,这宝马车的玻璃是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放心吧。没人能看到的。”梁策脱掉董可沁的内衣,邪笑着在她耳边窃窃私语。

  人群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在这个快节奏的大都市,谁有闲心关注别人的私事,大家都行色匆匆。没有人注意到,这辆奢侈的宝马车此时正在有节奏地做着振动。

  车内,梁策匍匐在董可沁的身上,卖力地做着俯卧撑,汗水嘀嗒而下,董可沁心疼地用手给他擦拭着。梁策抬头,看到过往的人群从车边擦过,内心拂过一股偷情般的愉悦。太爽了,难怪有那么多的人喜欢打野战,原来别有风情啊!

  远处,夏辰熙骑着三轮车,车上装载着他最近编织的二十个篮子。他要将这些篮子送去代理商那儿,便可拿到自己那一百元手工费。

  下坡了,就在这时,一个小男孩骑着自行车忽然横穿马路,蹭得一下从夏辰熙面前窜了过去。夏辰熙一惊,竟忘了刹闸,三轮车向着前方的一辆小轿车疾驰而去。

  “咣……”得一声,夏辰熙摔倒在地,三轮车倒了,一车的篮子七扭八歪的到处都是,整个马路的秩序顿时乱成一团。过往的车辆人群纷纷停下来欣赏这场别开生面的交通事故。

  车内的梁策和董可沁此时正在“水深火热”之中,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撞击吓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一抬头,看到所有人都上前来注视着自己的车,顾不得小腹处那呼之欲出的欲望了,吓得急忙七手八脚地穿着衣服。董可沁吓得急忙用衣物遮盖住自己。

  片刻后,梁策衣衫不整的下车,当他看到倒地的夏辰熙,再一看自己的爱车,他便明白了一切。天啊!我的车!他心疼地跑过去抚摸着爱车,车后面被撞掉了一大片漆,好在不是特别严重,这可是自己过生日时妈妈送给自己的礼物,被无端的弄成这样,他心里别提有多堵了。他摸着自己的脑袋,气得直喘气。

  “你这老东西,你想干吗?碰瓷啊?”梁策恨不得上前给这老头两巴掌,这老头不仅坏了自己的“好事”,而且还撞坏了自己的爱车。

  坐在地上的夏辰熙腿疼得直冒冷汗,他用手抚摸着膝盖,疼得脸部表情都有些抽象。听到车主这样难听的骂自己,他抬起头望了一眼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年轻人。

  咦?梁策一惊,这张脸怎么如此熟悉,好似在哪里见过,这样年纪的老人居然有着如此清澈动人的眼神,目光温暖如玉和蔼可亲,他暖暖的目光可以融化心灵与心灵隔阂的坚冰。这老人是谁?自己见过他吗?莫非是在梦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