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离家出走记(1/2)

加入书签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江南的春日,正是这般生气,这般悠闲。也怨不得无数人趁着这烟花三月下“扬州”。

  通往临安的官道上正慢吞吞走来一匹白马,那马极瘦,一副病骨离支的模样,马背上背着的倒是个体态圆润的少年郎,十五六岁的模样,发髻一丝不乱,雪白的长衫上用金线绣着一个个圆滚滚的元宝,远远看去,正是好一个灿烂辉煌的胖子。

  眼见不远处有个茶棚,少年拉了拉缰绳,姿态优美地从马上下来,“来碗茶。”少年一坐下来便从腰间的钱袋里拿出两个铜板,放到桌上。

  “这不是少东家嘛!”茶棚的老板端详了他一番,把两个铜板推回去,“哪有来自己家包子铺还付钱的,快收起来,少东家的钱还够用么?我这儿还有些钱,刚好可以拿给你做盘缠。”

  少年和颜悦色地看了眼招牌,大大的“茶棚”字样下面还有小小的“大大大包子第192家分店”一行小字,他含笑道:“此次南下,父亲母亲给了我不少盘缠,不用从你们这儿支银子。包子铺生意可还成?”

  “成!那生意可好了,别看我的茶棚开在城外,棚子又小,但是啊,只要是来来往往的人,那都少不得要往我这儿坐一坐,喝杯茶水,吃个包子解解饥渴,东家给我们定的那啥连锁包子店精神特别好,首先那个价格亲民,服务周到……”

  “不用背精神了。”这位体态丰腴,面容白胖的少年并不是别人,正是简卓与二妞的次子——简谦瑜,“我此次南下并不是要过来抽背精神的,略作休息一下便要启程,你忙自己的生意去吧。”

  “那怎么行?”茶棚老板拿手里的毛巾掸了两下椅子,坐到简谦瑜对面,替他倒了一碗茶水,“要不是有简大侠这棵大树,我们这小本生意哪儿还做得下去?小的那是宁愿这一天的生意都不做,也要好好招待少东家。”

  “此话怎讲?”简谦瑜有些不解,但凡是生意上的事,爹爹向来是不大爱插手的。

  “少东家还未曾出来行走江湖,自然是不知道我们茶棚老板的苦处。茶棚差不多都搭在官道边,一天到晚打这路上经过的人是多不胜数,特别是些江湖人士、衙门官差,不是江湖人士仇家相见分外眼红打起来,就是半路官差遇到黑衣刺客劫囚、劫信,你知道以前开这茶棚的老板——老杨的下场么?”

  简谦瑜见老板的架势,猜道:“难道是……死了?”

  “正是!”老板拍了一下大腿,激动地道:“那是一个狂风大作、雪花飞舞的冬日下午,号称江南第九美女的薛卿卿和西北瓦陇寨的寨主前后脚进了咱们这个茶棚,刚好也坐在咱们这一桌呢。老杨一见有俩美女,根本不让小二帮忙,自己就上了,没想到美女会功夫啊,这殷勤没献着,一下就被扇飞了。”

  “这样就被扇死了?”简谦瑜问。

  “哪里,那会儿他还会动呢。”老板又拍了一下大腿,“谁不知道瓦陇寨的压寨相公还未成婚前跟薛卿卿两人你侬我侬,好的跟蜜里调油似的,武林发行量最大的武林报上面两年前还花了一整个版面讲他们的相遇相知相处呢。结果老杨竟然根本就不看武林报,你说哪有哪个开茶棚的老板不看武林报的,信息不流通的结果就是他根本就没认出人那两人是情敌!两人连老杨倒的水都没喝就动起手来了,你一刀我一掌的,那天风又那么大,这小茶棚哪儿经得住这么大的动静啊,没一会儿就塌了,把个老杨压在了茶棚底下。”

  “他被压死了?”

  “哪里啊!”老板跟县官拍惊堂木似的拍了下桌子,“那小二是老杨的远房亲戚,小伙子人挺不错,一等那俩女的打完,就把老杨给背了出来,还有气儿呢,得,赶紧找人给抬回了家请了大夫,大夫说没什么大碍,这可把他夫人乐坏了,立马炖了一大锅的红烧肉,给老杨的救命恩人——那远房亲戚吃,要不怎么说老杨心眼儿小呢,还搁床上躺着呢,闻到肉味那嗖的一下就起来了,死命吃,死命吃,结果,嘣,被噎死了!”

  老板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道:“后来我就把这小茶棚给盘了下来,还加盟了大大大包子铺,自从东家在武林报上做了广告之后,谁不知道这大大大包子铺就是简夫人开的啊,有了简大侠给我们撑腰,那还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在咱们棚子里惹是生非?”

  “哼,胡说八道!”坐在他们右首的一位以粉色纱巾蒙面的姑娘不满地道:“再胡言乱语造谣生事,小心姑奶奶割了你的舌头!”

  “老板胡说什么了?”简谦瑜问道,态度是十二分的谦逊,“若他真说错了,我让他向姑娘你道歉,着实是用不上动刀动枪。”

  “少东家,你可要信我,我是那种信口雌黄的人么?”老板叫屈。

  “谁说薛卿卿是江南第九美女,她明明是第五。”姑娘戴着纱巾看不大清容貌,但声音是极悦耳动听的。

  “那那时候她就是排在第九嘛。”老板不服气地道:“武林报上都是这么说的。”要不是武林第一二三四美女都成婚了,薛卿卿哪儿能变成第五位。

  “算了算了,和气生财,老板,就给这位姑娘道个歉吧。”简谦瑜拍拍老板的肩膀,压低声音劝道:“俗话说得好,好汉不吃眼前亏。”

  老板只好皱着脸,嘟嘟囔囔地道歉:“对不住了,这位姑娘。”

  “哼,算你识相!”那姑娘露在纱巾外的一双美目十分愉悦地眨了眨,惬意地道:“看在你们这么识相的份上,今日我便让尔等见识见识江南第五美女的倾城之姿。”她说着便将覆面纱巾缓缓从耳边摘下,露出一张——徐娘半老的脸。

  简谦瑜和老板当场便愣住了。

  薛卿卿以纱巾掩嘴笑道:“这江湖毕竟还是十多年前的江湖,没想到此番出来,诸位还是为我的脱俗容貌而沉醉。”

  老板手中的毛巾不知不觉掉在了地上,半晌后,他才讷讷道:“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这个薛卿卿要是没有贿赂武林报,他就自己把自己舌头给割了!

  简谦瑜借着喝水的动作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他放下茶碗朝茶棚老板及薛卿卿一拱手道:“老板,薛姑娘,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

  “少东家,我送送你。”老板擦了把汗,急忙忙跟在简谦瑜身后走出了茶棚,嘴里絮絮叨叨:“要命啊,其实早该想到的,十八年前美艳不可方物的薛卿卿正好是双十年华,如今也该是这般模样。”

  简谦瑜飞身上马,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老板,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可要老实回答。”

  “少东家有啥问的,我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老板捶着胸脯道。

  “你是如何得知我身份的?我此次南下,便是想要隐姓埋名,不为父母的名声所累。”简谦瑜四处望了望,问:“是不是有人在我前面到过茶棚,让你多关照关照我。”

  “没有的事儿。”老板摆手道:“上回我们所有包子铺分店老板开会的时候,东家也穿着件这样的衣服,东家说了,这衣服就叫招财进宝衣,上面的元宝全都是切切实实用金线绣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原来如此,多谢了。”简谦瑜朝茶棚老板一拱手,一夹马腹,复又慢悠悠地上路了。

  刚进临安城,简谦瑜便去成衣店买了身簇新的玄衣穿上,他整了整袖口,想着人靠衣装马靠鞍,自己此时必然玉树临风,潇洒成熟了不少,最重要的是,这黑色不显胖,自己肯定看着还瘦了不少。等等!翩翩浊世佳公子最爱的搭配单品是什么?不管武林中风头最劲恣意横行的少侠,还是庙堂上才高八斗风流不羁的才子,不论寒暑阴晴,每个人的手里,都少不了一把——折扇。

  简谦瑜急忙从自己的包袱里拿出一把题着狂草的折扇出来,“千万不能被人看出来自己是个从没来过都城的土包子!”

  既然已经踏上了最豪华的都城的土地,那么头一件要做的事那肯定是要去最大的酒楼,坐在临街的窗边,点一桌最好的酒席好好搓一顿。

  “小二,你们这儿有什么好酒好菜,尽管上,银子不是问题。”简谦瑜甩出一张银票,豪气冲天。

  “行行行,客官您稍等。”小二点头哈腰,恭敬得头都快磕到地了。

  “娘说的没错,只要有钱就能走遍天下,根本用不上什么武功嘛。”简谦瑜好整以暇地坐着喝新摘的龙井,街上有*岁的小姑娘提着花篮卖杏花和玉兰。

  “一个人?”

  简谦瑜抬头看,与自己搭讪的赫然是描眉画眼、粉面油头的薛卿卿,“薛姑娘,你也来此用饭?”

  “正是。”薛卿卿不等简谦瑜请自己落座,便一屁股坐到了对面,双手托腮,故作娇俏地望着窗外,“想当年我与刘家二公子每逢月圆之夜,总来此处用饭,那时的招牌菜是佛跳墙,刘二公子总是提前三日便来预订,他为我,可算是花足了心思。”说完便动作轻-佻地将自己手中的粉色纱巾猛地掷到简谦瑜的脸上。

  简谦瑜赶忙把纱巾拿起来还给薛卿卿,又喝了杯茶水压压惊,“薛姑娘,你的纱巾,可要拿好。”

  薛卿卿抿着嘴笑,“不好意思,手滑了。”她含情脉脉地转了转眼珠子,道:“小伙子,体格不错嘛,今年几岁了?有没有娶亲?”

  “在下十六,家中长辈已经为我定下亲事了。”简谦瑜心道,江湖险恶,祖母说的没错,自己这样相貌堂堂、身体健壮的少年郎果然更要当心。

  “哦?”薛卿卿撅了撅嘴巴,看得出来不大高兴。

  正在这时,小二已经端了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