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 宝塔照九龙(1/2)

加入书签

  七色王道:“天之荒界,即使不是在这燕云大部洲,那也必留下记录。◢随◢梦◢小◢说suingla这世间任何一条神魂,都将天道巨轮的轮影中,怎么可能没有呢?”

  他亲自接过那本号称幽冥大典的冥书,以玲珑宝塔照定沈皓,然后搜索着,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沈皓暗想,你爷爷我从星空彼岸而来。我们那儿有十八重地狱,你们这儿才只有七色火渊,我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什么天道巨轮,管不到老子!

  七色冥王那吊垂的长眉,猛然一飘,厉声喝问:“你到底是何方妖龙?从实招来?”

  沈皓看了看身边也是满脸异色的姬小夭,又看了看眼前掌管着万千凡人生死轮回的七色冥王,苦笑道:“我说是我是遥远的星空彼岸而来,你会信吗?”

  “什么星空彼岸?本王只管辖这七万里的七色冥河流经地域,从未听闻有什么星空彼岸!你是不是暗中勾结幽冥吏官,消去典籍?从实招来,否则立刻将你投入七色火渊!”七色冥王大为紧张,声色俱厉。显然,眼前遇到的沈皓,是他掌管七色冥狱六百年来,最棘手的事情之一。

  沈皓道:“我说了我来自星空彼岸,你又不信。你只管得了这凡间之世,你管得了那星辰之上吗?你可曾见过那九重天穹,万里星空,还有更高的仙宫神域吗?你又知道,在你这七色冥狱中经过审判后,转生流往星辰大海的神魂,又是如何投胎的吗?”

  七色冥王呆住了,微“呃”了一声。

  众幽冥鬼差,无不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姬子期叹道:“即使是我辈修士,寿可五千年,渡过那星劫大劫,但那星空彼岸的神秘,仍不是我等所能仰望。那或者就是天道的所在吧。陛下,如果这孩子当真不在你幽冥大典上,那你要三思啊。”

  幽冥左使厉喝道:“胡说!一条妖龙,世间所在皆是,即使是漏过一两条的记载,那又算得了什么?天道巨轮的运转,也难免有那疏忽的时候,根本不足为奇!什么星空彼岸,什么仙宫神域,当真荒谬!陛下,恳请陛下擒拿妖龙,提往七色火渊,一试便知!他若真来自星空彼岸,又或是天道所归的仙宫神域,那他的真龙之身,又怎么会害怕这七色火渊?”

  七色冥王点头道:“左使,你所言不错。想要蒙骗本王,却也没那么容易!”

  他托起那七色玲珑宝塔,腾身而起,化成一朵黑云,祭起宝塔,神光灿灿,瑞华千重,已照定在沈皓的十丈龙躯上!

  沈皓被那宝塔的神光所压,只觉龙躯的每一片龙鳞,都仿佛要被压破,龙骨欲折,重若泰山。

  他想要运起神力反抗这万钧宝塔,但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一点神力来。而且身体内,那阴冷如寒冰般的冥河水,仍然在一点一点地侵蚀着肌骨,整个胸腔中,更是被阴气缭绕,氤氲不绝,仿佛有万千厉鬼,在胸腔中咆哮盘旋,吞噬着他的每一分血肉!

  宝塔神光,几乎将他的整条龙躯,都照彻得近乎透明!

  龙骨如铜,铮然发光,甚至在神光的照耀下,发出轻微的喑喑嗡鸣。胸腔中,那颗巨大的龙之心脏,为一片片的细密金鳞所覆盖着,剧烈的跳动着。一缕缕黑漆漆的冥河水,在体内万道脉络中流窜,吞噬着他的血肉!

  众鬼罗刹无不诧异!他们分明看到,那冥河水中炼化的无数亡灵怨魂,都在那龙之心脏的四周盘旋,噬咬,但对那布满金鳞的心脏,却又有些畏惧,似乎不敢上前。

  沈皓记起自己曾被鲁太冲卷入九阴兵旗中,也为万魂噬咬。但那九阴兵旗中,却都是实在的修炼过数千年的老魂,每一缕魂,都有着自身的灵智。而体内那无数道侵蚀自己肌体的冥河水,虽然神魂所化,但这些神魂,都失去了灵性,有的只是本性的饥渴贪婪。

  它们在身体中窜行,吞噬着每一分血肉,却并不单独只想吞噬仙神之力。

  宝塔的神光,照在那龙之心脏上,但却为心脏上的细密龙鳞所阻,却根本照不进去,仿佛有邪异的深渊,不可测度。

  七色冥王大觉奇怪,暗想本王这七色玲珑宝塔,乃是绝世宝器,为七色冥狱的镇狱重器,世间多少凶厉的神魂,他们或修仙上万载,甚至强大的神魂,在不甘地漂流在冥河上,进入七色冥狱时,仍然带着其前世的仙力,想要顽抗审判。但它们都为这玲珑宝塔所照,束手就擒!

  可是眼前这条妖龙,却似乎浑不受这玲珑宝塔的威压,连神光都穿透不了那颗古怪的龙之心脏!在七色冥王面前,世人的任何神魂,都将是裸露无疑的,罪行一清二楚,无可抵赖。

  但沈皓却是一个例外!不但他的神魂来历,没在记载在幽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