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谁解其中意(1/2)

加入书签

  “沈皓,为何还不导引仙力?你命魂之皿中那渊深如海的仙力,是用来给女人做饭的吗?”沈皓耳中,忽然想起一声虚无飘缈的声音,正是玉狐狸夫人姬青绵,以秘法透过虚空,只传输到了沈皓一人的耳中。沈皓心中一动,他听出来姬青绵那话声中的关切之意。

  不用姬青绵提醒,沈皓的龙躯,遭受到如此重压,已是极端痛苦难熬之际,他那胸口的龙之心脏,已开始猛烈的跳动着,那九龙巡天图的异象,在胸口的尺许方圆内唐突隐幻,若隐若现。若非他死死地扼制着自己的神识和那命魂之皿中,金气缭绕的灵种,恐怕他很难控制自己了。

  苍龙之典只修到了第七重,他已运转到了极致。这就是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沈皓很清楚,那姜子羽根本无需再掷下一座神峰,而只需要手指一点,他恐怕便承受不起那九岳压身了!

  但沈皓也不知道,姜子羽的仙力损耗,也已经到达了极致。

  “沈皓,他将要掷下那第十座神岳!这恐怕也是他最后一座神岳,神岳上有三重峰巅,你苍龙之典绝难抗住!”姬青绵传音道。

  姬小夭和陆小汁,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个不停地在母亲耳边聒噪,一个却在师父身边,局促不安,欲言又止。

  玄天宗却仍然镇定如桓,反而将陆小汁的小手,攥在大掌中,示意她不可轻举妄动。

  魔犬小黑,那俩狗耳朵,竖得笔直,狗眼睛瞪得像灯笼一般,死死地盯着那姜子羽怀抱中将掷未掷的最后一座三重神岳!

  “我若不以苍龙之典坚持,那这一战,输的便不是我一个人了!”沈皓奋起残余的神力,低喝了一声。他很清楚,这一战在千余弟子面前,代表着什么意义。他可以败,但必须是以苍龙之典,败在姜子羽手中。至于师父与无妄真人的赌约,在金刚院那数百弟子的尊严前,显得那般渺小。不知为何,他心里竟然期盼着自己能够一败,在天下人面前一败!

  姬青绵见沈皓,仍然冒着性命之忧,只以神力相抗,惊得面无人色,拉着小夭,飞云而起,落在无妄真人身前,道:“要如何,才能休战?”

  无妄真人略感疑惑:“你……看起来很关心他……”

  玉狐狸夫人姬青绵断然道:“他……是我未来的女婿,我不关心他,谁来关心?他为了让金刚院在九华宗立足,不惜以苍龙之典,硬抗神岳千峰。哼哼,无妄,若他真抛开一切顾虑,未使便不能胜!”

  姬小夭听得俏脸通红,躲在母亲后面,一声不吭,却将小嘴紧紧的撅着。

  无妄真人眼见其弟子姜子羽,似已胜券在握,如果现在就此放弃,未免太过不值,不由有些沉吟。

  玉狐狸夫人急道:“为了所谓的脸面,要争个头破血流,连性命都不要,值得吗?无妄,让你弟子速速收手!”

  天空中,姜子羽脸色有若金纸,透明一般,不断有金黄色的气息,有若龙腾,在七窍中吞吐不息。这是他在急速运转仙力的征兆。“沈皓,就此认输,第十座神岳,便不再掷下,我们点到即止,就此收手!”

  沈皓苍苍一笑,声音仿佛从地底深处爬出,沉浊不堪。“你掷下第十座神岳,你的仙力也已损耗怠尽,你却如何知道,我不能再接下你这最后一座神岳?”

  姜子羽长声道:“第十座神岳,有三百六十万钧之重,三峰鼎立,若是压落,你绝然抵挡不住。我纵然可能仙力损耗,三个月内难以复原。但你周身龙骨,将寸寸断绝,苦修的苍龙之典,也将一朝尽失!”

  沈皓奋然一声龙吟,有若金铁之击。良久,他并不回答,反而奋力将那九座神岳,往天空中一顶!龙躯再度亢起一丈!

  玉狐狸夫人姬青绵纵声道:“沈皓,你已证明了自己,为金刚院赢得了荣耀,不必枉送了性命,速速认输!”

  姬小夭几乎便人奔过去,但小黑却往往地咬住她的裤腿,又将她拖了回来。

  玄天宗望着玉狐狸夫人那关切而又俏美的容颜,不禁一声长叹,缓缓闭上了老瞳,两颗浊泪缓缓渗出,叹道:“皓儿,不可硬抗。我命你现在认输!此一战,已让你收益良多!”

  沈皓心中一松,黯然良久,忽然道:“好,姜子羽,此战你赢了。”

  姜子羽竟然如释重负,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掌心中那三重峰的神岳,悄然隐没。他迅速捏起法印,望空一拍一吸,那九座神岳,便依次从沈皓头顶飞起,隐没在他胸口。良久的仙力运转,他金纸般的脸色,终于恢复了血色。

  沈皓四爪凌立,一动也不动,静静的运转着苍龙之典,直到将胸口那最后一丝迟滞,也消解怠尽。这一战,他也耗光了几乎所有的神力,并且自动认输。但只有他知道,这一战,不过是做给那世人看的!

  他重新幻化为人身,连衣袍也没有力气穿了,身躯汗水淋漓,一动也不动。玄天宗解下衣袍,为了裹了起来,望着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涩然道:“皓儿,此战你已尽力,不用心中有愧。”

  沈皓默然良久,鼻中有些发酸:“师父,你知道,我并未尽全力。此战一败,你这一生都不能再见姬阿姨。我知道师父您会恨我,但我愿意承担这恨。只是我要你知道,你的弟子,绝不会逊于任何人!”

  玄天宗的大手,紧紧压在沈皓的衣袍上,瑟瑟发抖。那手掌,已然枯瘦,老筋毕露。他早已苍老,面然湛黄,如久病之人。为了战胜无妄真人,他耗费了一生的精力,只是最后关头,仍然功亏一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