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母发情(1/2)

加入书签

  吃了伟哥后2010年4月13日去玉树的那次出差,注定会使我终生难忘。本来13是个不吉利的数字,可我还是去了。因为买彩票从来相信吉利数字的我,却从来没有中过奖。

  晚上和朋友推杯换盏后,独自醉醺醺的瞄了一家洗浴中心走了进去。单独在外我一般住洗浴,房间便宜、洗澡上档次、mm多且正点。最重要的是洗浴的价格往往要低于酒店。

  进门发现这家店很干净,装修也上档次,吧台小姐高挑瘦弱,估计有一米七高,是那种一看就有冲动的类型。所以猜想其他各方面条件也会不错。老程序,问价格、要单间、有无宽带、有无特服,当确定均满足自己胃口后,在引导员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这家不高,就三层。202,我永远记得这个房间号。

  打开电脑,看完留言,偷完菜,停完车,换浴袍下去洗澡。

  出门,扭头下楼梯“咣”与正下楼的一人撞了个满怀,“妈了个……”小骂还未出口就被我硬生生收了回去,妈的,这女的真漂亮,个头有1米65,长发、瓜子脸,体重能有90斤,上身紧身黑制服,下身超短裙,正捂着膀子怔怔的瞅我——估计是被撞够呛。瞅是美女,俺立马换了个心情:“对不起啊美女,没看到你啊,要看到了我咋的也得张开双臂去撞你啊!”只见那美女也抿嘴笑了笑:

  “为什么张开双臂啊?”“噢,直接把你搂在怀里吗?嘿嘿嘿,怀抱美女,体有余香啊!”那女士这次笑的露出了牙齿,没多说什么便走了。

  独自揉着肩膀洗澡去了。

  再次回到房间,疲惫的躺在床上,看着床头那一盒盒的药和套,拿起一盒看了看,伟哥,据说这玩意很好使,可咱没用过啊,也不想用,毕竟本狼还不到30岁,不想过早靠这些寻找性福。

  看电视休息了5分钟,内心翻腾澎湃了:“服务员”,我大喊一声……半天没动静,还是打电话吧。接通总台,说找一个知道服务价位的服务生过来,我要服务。

  有一分钟吧,“当当当”的敲门声响起。“请进”,偶还装着很有礼貌。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装深沉正看电视的我一扭头,“妈呀”!我瞬间坐了起来:“原来是你啊”!

  “呵呵,是的先生,没想到是你,那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我帮您安排。对了,我是这里的吧员,因为领班有点事,让我来报个价。”这下换我不知从何说起了,想找个特服,可是、可是:“我、我、我想……”

  “您是不是想找特服啊?”美女直视着我说。

  晕,这是我的想法,可被她这么大咧咧的说出来总感觉别别的:“恩,是的、是的,可是我想找个你这样的”,豁出去了,爱咋咋地,大不了鸡巴杵地。

  “对不起先生,可能要让您失望了,我是吧员,不做服务的,不过我们这里有很多要比我漂亮和专业的,要不我给你叫过来您看看?”

  哈哈,想忽悠本狼,俺见的多了,哥们玩过的认为还不错的妞不下数百,像你这么正点的还没有。所以我就在心里打个赌,如果赢了,小弟开开美荤,输了,大不了憋一憋,又不是没打过飞机。“不行啊,美女,我这是第一次找这服务,不想随随便便的,你想让我的第一次给个那样的人吗”?

  “第一次”?美女楞着微笑了一下。

  “额,第一次和除了女朋友之外的人”,有点狡辩,呵呵。

  “那你可以找个按摩什么的,就不找特服了呗。”“你看我这身强体壮的,需要保健按摩吗”?我趁机搂开上衣展示了一下肌肉,美女捂了捂嘴巴,笑着说:“是挺强壮的,而且也是个美男子,可关键是我没做过啊”。

  “你是不是处女吧”?我站起来慢慢踱到了她的身边,盯着她的眼睛。“恩,不是了。”“那就好。”边说我偷偷的动了动裤裆里昂起了头的老弟。“为什么啊”?美女问。我又凑近了一点,看着她:“如果你是处女,我会很诚惶诚恐,怕这么短时间培养不起来感情。而没有感情的做爱不叫做爱,叫性交,我不希望美女的第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度过,我希望美女你能因为有感觉、有冲动再去享受做爱。你不是第一次,我们彼此也不会计较太多,在有点心灵了解的基础上彼此愉悦的结合,你说对吗?”我说这话的时候始终看着她,并且比较深情的,我明显的看到她呼吸有了点变化,脸色有点泛红,当我看到她偷偷瞄了一眼我的肉根时,脸上更是挂满了不自然。

  看她不吱声了,我悄悄锁上了门,回头温柔的将手搭在了了她的肩膀上,深情的望着她说:“可能我说的话你不相信,从刚才那个小意外开始,我就喜欢上了你,如果这就是一见钟情的话,在我的身上以前还从来没有发生过,我喜欢你”!

  她仿佛在思考,又好像有些迷茫。我怕时间长了她反应过来,便闭上眼睛把嘴轻轻靠了上去。因为紧张,环抱着她的手明显感觉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而进入她口腔里的舌头则感觉到了冰凉。室温并不低,这种感觉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一定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子。哈哈,今晚赚到了。

  因为怕她工作多,所以必须速战速决一次。我夹紧她的肩膀靠向了墙壁,继续深深的吻着她,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粗长坚硬的下体则从她超短裙下硬生生的顶了上去,摩擦着她神秘的地方。我偷偷睁开眼看看,发现或许是瞬间的意乱情迷使她失去了知觉,眼睛紧闭,头随着我的力量左右晃动……靠,还等什么。两手迅速把她的裙子往上一掀,把自己的裤头向下一扒拉,弹出了呼呼冒热气的龙根,用手一摸,我靠,真烫啊,比人生第一次都烫。舌头继续搅拌她的舌头、右手夹紧她抱着我的臂膀,左手悄悄将她的三角裤移开了一条缝,火热的大鸡巴则老马识途的自动凑了上去,事不宜迟,左手食指勾着裤头,中指和无名指拖着鸡巴往里凑,当感觉找对地方顶紧后,整个左手握住鸡巴开始找适合的发力点。

  却始终进不去。快速用两腿将她两腿往两边分了分,再顺势猛顶,妈的还是没有进去。一不做二不休,右手放开她的臂膀,下去与左手合力分开她的阴毛与阴唇,再伸到后面抱着她的两个屁股蛋子,我的屁股往下沉,鸡巴用力往上顶,两手将她的屁股往我这边拽,终于在三股力量的作用下,感觉到龟头进入了炙热的肉腔,操他妈,真鸡巴热,真鸡巴紧,老子快受不了了。但瞬间的冷静告诫我必须冷静,马上想想中国足球,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往前是顶不进去的,稍微抽插了一下,润湿润湿,抱着她屁股的两手微微使劲,鸡巴一寸一寸的钻进了她身体深处。

  始终未曾睁眼的她喉头发出了“咕咕”的声音,仿佛下体送进去的气体从上面赶了出来,抱着我脖子的手收的更紧了。

  在深深的地方感受着滚烫与紧缩,还有什么比这更痛快呢?

  大约10秒后,我开始了轻轻的抽插,这时候我才发现,她整个人是在我身上吊着的,软软的脑袋斜斜的靠在我肩上,长发随着上下抽动也上下摆动着。

  “我曾经唱过回心转意”,忽然她的电话响了。他妈的谁这么缺德啊?慢慢惊醒的她绯红着脸深情的看着我,扭身蹭了下去,鸡巴则“波”的一声退了出来,往上弹起的时候还甩了一长条子的淫水。

  “喂,萍姐,我在厕所呢,肚子不舒服,先让玲玲替我一会儿,我马上过去。”

  在颤抖的话音中总算通完了电话,眼神迷离的看着我说:“你太坏了,刚认识这一会就被你这样了”。“是你太漂亮了,我一时没忍住,真的,你看它,都快急疯了”,我指了指在那里一抖一抖的17公分长的鸡巴说,她不知所措的拢拢头发:“我还在上班呢,你个坏蛋,我得走了”。

  那我哪里能同意,一把抱住了她,再次搂着屁股坐到了我怀里,鸡巴则在那里乱顶。“那你得快点,我早上七点下班,明天没什么事,我再陪你。”“好,放心吧,我一定听美女的,但想让我快点射出来的话我要从后面进去”,说着,我把她转了过来,在靠近门口那昏暗的小角落里,她扶着门把手,高高的撅起了光滑的屁股。很快老二又找到了熟悉的路,“兹”的一声没了进去,紧接着就是掐着她的屁股前后打桩,她则咬着嘴唇回头看着我,我不忍心她下去挨说,就加紧了进攻的步伐。巨大的交合发出“卜兹、卜兹”的声音,仿佛在放屁。她不禁笑了起来。而我就仿佛一个踩到底了油门超车的超级跑车一样,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抽查速度。终于,在遥远的骨髓深处,我觅到了一丝快感,它急速膨胀着,顺着头发梢沿着脊椎一路狂奔到了老二上,“嗷、嗷、嗷”我闷声的大喊着,猛砸几下,鸡巴使劲往里插,甚至想把卵子都挤进去,手恨不得把她的胯骨挤碎。

  在她痛苦的呻吟下,我开始一杆子一杆子的在她自宫里发射。

  不知道发射了多少次,也不知道射了多长时间,当我的老二被她挤出来时,我们的下体都是水,淫水、精水,顺着腿往下淌,地上一大片。

  她则快速跑到了洗手间擦拭着,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半软的鸡巴兀自在她羞怯的眼前晃来晃去,淫水一条线似的在那里荡漾。

  很快,她洗完脸冲我笑笑说:“明早七点我过来”。

  他走后,我赶紧洗了洗,然后点上一支烟,躺在床上回味着,这丫头肯定是没做过几次,看她表情和动作以及松紧度,应该不会有事。这样我也就能放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