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娶了妈,姐嫁給了爸(1/2)

加入书签

  村乱看了看表,快到九点了,我收起小说,拿起本数学,装模作样的看了起来,

  说真的高一的课程对我来说很轻松,不再么用功,一样能考的很好。

  我生的一个很安静也很贫穷的小山村,爸,母亲,我还有一个小我3岁的妹

  妹,爸很聪明,可惜成分不好,没机会读多少书,但老爸并不怎的报怨,他把希

  望都寄托在我身上,希望我能考上个名牌大学替他争个光。

  所幸的是我遗传到了他的聪明,成绩一向不错,母亲没读过书,长相和身材

  还算不错,但脖子上有一道长疤,是小时候开水汤的,但话有说回来了,不是这

  条长疤,她也不会嫁给我爸了,自然也就没有我,没有这个故事了。

  母亲话很少,只知到低头做事,从不拿主意,我也和她没什么话说,她对我

  说的最多的就是三个字:吃饭了,而我就是碰面时叫她一声:妈。

  刚到9点,母亲揣了个脸盘推门进来,农村人没有敲门的习惯,我洗脸时,

  妈从床底拿出我的脚盘,我洗完脸后,妈帮把脸盘内的热水倒了大半到脚盘内,

  我泡脚时,妈低着头开始脱自已的鞋子裤子,如同平常一样,放好后,她趴在我

  的床上,屁股轻抬。

  我擦了擦脚,也脱下了自已的裤子,趴了上去,像狗一样干了起来。

  我的小弟弟轻车熟路,插入了母亲的阴户,母亲的阴户很是湿滑,但我知道

  就不是母亲的淫水而是我家的菜油,每晚母亲来时,都会自已在阴户内外除上点

  菜油,这是她的习惯,就如同不管我怎样猛烈抽插,她都一动不动,默默受着,

  不发出半点声音一样。

  10分左右,我射了,从母亲身上下来,依旧如平常一样,母亲用脸盘内余

  下的热水替我擦干净小弟弟,自已也洗了洗,清理了一下我留在她体内的精液,

  穿好裤子鞋子,把盘内的水从窗子那倒掉,关好门,静静的离去。

  2

  三个多月来,天天晚上都是这样,我已经习惯每晚和母亲做一次再睡了,刚

  开始还担心,怕爸发现,现在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了,但母亲每次进门,做的

  第一件事情还是关好门,上好锁,虽然父亲从没晚上进过我房间。

  除了半年前第一次和母亲做的那晚说过几句话,以后就再也没说过了,次次

  就如同无声的电影,天天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生在这样一个贫穷的家庭。一个被人叫做地主崽的父亲,一个脖子上有条有

  手指粗如同树根样长疤的母亲,还有一个一年级都要读三年的妹妹,注定了我内

  向而自卑的性格,话很少,走路低着头。

  原来我和母亲的关系很谈,母亲也是自卑的人,有时在镇上街面上碰到,她

  都不敢看我,总是低着头,转身躲开。我想她怕我同学朋友知道我有一个她这样

  的母亲,怕我被别人笑话。

  以前我从没想过去了解她,后来我和她有了那关系,也有了些疑惑和兴致,

  比如为什么母亲天天都能和我做,不来大姨妈吗?为什么我从没碰到过?

  但次次都没能开的了口,最终一切都闷在心里,只留存每晚机械的抽动。

  同学们大多比我早熟,有些初一就开始自慰了,我是个晚熟的人,来的晚也

  来的激烈,记得那是我初中毕业后的第一个暑假,我考了那我们镇上的一所高级

  私立高中,因为我成绩好,不但学费全免,而且还答应要是我考上重点大学他们

  还包大学学费。

  我所在的镇离县城有点远,但群山环绕,环境很是幽静,我想这也是为什么

  我们地区最好的一所私立高中设在这的原因了,能进这所学校,等于就是跳出农

  门了,说真的,那是我最开心的一个暑假了。

  农村人真的很短视,我打小成绩一向都很好,考个大学对我来说不是问题的,

  但村里人大多都看不起我和我们这一家子,直至我考进了这所据说100%都能

  进大学的高中,听来我们村招生的老师吹,说我进了他们学校后考进的不是北大

  就是进清华,以后不是当大官就是发大财时,村里人才对我家另眼相看。

  3

  而我妹妹实在太笨,读到小学三年级实在读不下去了,跟个亲戚出去打工了,

  我这个暑假不用读书,心情好,也想家里做点事,以前家里的牛都是我妹妹放的,

  妹妹去打工后我主动接了过来,因为这是我唯一有把握能做的好的农活。

  没想到这放牛愿来这么有学问,我们村有点钱有点本事的都搬到城里去了,

  留下的不到一半十多户人家,都是些没什么本事,而且大多好吃懒做,女孩子大

  都不让读书的,打小就帮家里做农话当然也包括放牛。

  村里有8头牛,原来由7个女娃和一个男娃放,那个男娃是我大伯的儿子,

  叫虎子,大伯比我爸还惨,他娶了个傻子做老婆,生个儿子也是个傻子,16岁

  了,智商可能只有七八岁,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小时候我和这个堂哥关系还算不错,虽说我们村都是一个祖宗下来的,但其

  它的都隔了很多代了,村里有点亲的这有大伯了,但上了初中后,我和虎子很少

  见面了,村里人都叫我书呆,从学校回来,我就在自个了小房间看书,父母从不

  叫我做事,我也不愿出门。

  我去放牛自然是跟着虎子,父亲早和大伯打过招呼,叫虎子帮我看着点,山

  里人放牛和别的地方不同,我们那是吃了早饭带着中饭出去,一直到太阳下山了

  再回村,中间砍点柴,打点猪吃草什么的。

  虎子最大,女娃子中最大的也就是13的凤,其它的都是10岁以下的,最

  小一个才6岁,村里人大多都生四五个娃,这有最小的女娃才有资格放牛,因为

  放牛可以说是最轻松的农活,大伯就生了虎子一个,怕再生也是傻子就没敢再生

  了,虎子没读过书,打小就放牛,跟他一起放的女娃都换过好几批了。

  牛一放到林子里,虎子就开始忙活,帮这个砍柴,帮那个打猪草,女娃子那

  些事情虎子一两个小时就全搞定了。帮女娃完成任务后,虎子带着大家偷鸟蛋,

  抓鱼,挖地鼠,他们还有一个秘密的据点,有锅和放了很多种自已采的山货。

  他们对我没什么保留,可能虎子是我堂哥的原故,这不过老是交待我,他们

  这些事千万不能对家里人说。

  而且虎子还很会做菜,在林子里的这一顿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吃到的最好的

  一次了,虎子虽说16像个大人样的,但智商和这些没读过书的小女孩也差不多,

  更何虎子还帮她们做活,给她们搞吃的,有蛋,有鱼,有地鼠肉,要知道我们村

  没有几家一个能月有一顿肉吃的,更别说是她们这些被认为是赔钱货的女娃子,

  就算有也没多少分她们。难怪这些女娃子都这么喜欢虎子,什么都听他的。

  吃完饭后大家才闲下来,说真的,我也没想到放过牛还有这么多好处,我当

  然很想让大家接纳我,我没虎子那么会做事,但我读过很多书,知道很多事,我

  发现我还很会逗女孩子开心,她们问我是不是以后考了大学进了城当了大官挣了

  大钱会不会看不起她们。

  我拍着胸说,我们都是一个祖宗下来的,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以后我有出

  息,一定把她们安排工作,带她们到城里生活,当然我也对虎子打了包票,吃人

  家的嘴短,虎子做的东西那么好吃,不多说些好听的怎么行。

  但说真的内心我很同情这些女孩子,生在这个一个环境,但对她们说的这些

  我可以说是瞎说的,为了哄她们开心,为了让让这个小团体接纳我,以后的事谁

  知道啊,而且我知道这个社会是很现实的,但这些小姑娘中有几个真的把我的话

  当真了,对我好的不行,把我当作他们未来的救星了,不过我不觉的内疚,我认

  为有点希望的活着,总比她们这样麻木而无知的活着强。

  她们想,我就帮她们幻想,用我未来的权力票子帮她们幻想出以后入城后的

  幸福生活,她们真的很是动心,很感动,只有虎子一个人傻傻的看着我笑。

  聊到后来,感觉有点困了,就找了个凉快的地方睡去了,我有午睡的习惯,

  饭后都要睡上个个把小时,醒来时除了凤,别的人都不见了。

  我问凤虎子他们去那了,凤欲言又止,我总觉得不对劲,想套出她的话来,

  我对凤说,这群人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她了,我说她长的好看,这点倒是真的,其

  它的女娃子都还是没发育的或才刚刚开始发那么点点,而13岁凤已经有鼓鼓的

  奶子了,饶饶的屁股了,加上平时她家人还算疼她,这让她放放牛,不用下地,

  没被晒黑,白白的很是水灵。

  凤听说我喜欢她,似乎很吃惊,有点不敢相信,追问了几次,我当然又是一

  阵夸,说她这好那好,说以后第一个带她进城,给她找个最好的工作,当然归根

  到底是要她听我的话。说完这此后我再问她虎子他们去那了。

  凤终于给我指了方向,我起身向那林子走去,凤竟拉着我,叫我不要去,我

  说为什么,她竟说怕我这个读书人接受不了,我说你们都能受的了的我有什么不

  能接受,凤也没再接着我,这是默默的跟在我后面,不停的给我指着方高,叫我

  不要出声,搞的很是神密样的。

  终于凤指着个方向说:在那透过树枝,我看到了我不敢想像的一幕,说真的

  我是个晚熟的人,根本没想到会有这回事,虎子站在那,正在干我家那头小母牛,

  那几个女娃,有的帮牵着绳,有的帮牛抓痒,还有的拿草给牛吃。都在帮着虎子

  奸我家那头可怜的小母牛。

  我真的被这场景雷的不知如何是好。凤却像没事似的很平静的对我说:你家

  牛发情了,牛这时候最听话,搞它动都不动,而且比平常搞的舒服多了,虎子最

  喜欢了。

  听凤那样说,虎子似乎是经常当她们的面搞牛虎子经常这样?凤点点头

  当你们的面?凤点点头

  他好意思!想不明白。我说凤指了指脑,说:虎子傻,但人不错的,而且不

  乱说我还是不明白,而且我实在不好意思看下去了,也不知刻怎么面对,就对凤

  说我先回家了,牛你们等下帮我赶回去。凤点点头

  4

  回到家,但我怎么也冷静不下来,脑在里全是虎子奸我家小母牛的镜头,浑

  身也燥热的不行,小弟弟硬的跟个棍子似的,手摸上去说不的舒服,脑海中全是

  一个念头:奸牛逼,无法摆脱,像着了魔一样。

  等太阳落山,等虎子他们把牛赶回来,等吃晚饭,等父母睡觉,我从没没有

  觉得时间能走的这么慢,但终于还是等了夜深人静,我偷偷的潜入我院内的牛栏,

  借着淡淡的月光,我看到我家小母牛的逼是比平时大了不少,逼间还流透明的粘

  液。

  我掏出坚硬的小弟弟,顶向牛逼,发情的牛果真如凤所说的很听话,竟张开

  后腿,降底身子迎合我,很湿,很热,没想到我第一次给了牛逼,但我不后悔,

  那感觉真的太舒服了,有生一来第一次有这么美好的感觉,我情不自禁抽运起来,

  沉迷于之小母牛身上。

  「谁」一道亮光照我我身上,人一下子冰冻,有个洞我会钻,我根绳我会吊,

  有把刀子我立马扎死自个,第一次就给人发现了,没天理啊,发现我的奸牛,这

  感觉一下子从天堂掉到地狱。

  紧接又是啊的一声,我听出来这是母亲的声音,心里倒不怎么怕了,我相信

  母亲不可能会对别人说的。

  母亲发现是我,立马把手电筒关了,我也恢复过来,提起裤子,灰溜溜回到

  自已的房里。母亲也跟了过来,我反锁了,她开不了,就不停的敲门,她不出声,

  我也不出声,就是不开门。

  过了好一会,母亲终于开口了,说了我有生以来听到的最长的一句话:开门

  啊,要不说句话也行啊,是妈,别做傻事啊,这没什么的,就妈一个人看到,就

  是死妈也不会说出去的,你开开门啊……再不理我下去叫你爸起来了」

  听到不理我下去叫你爸起来了这句,我立马冲了过去,打开了房门。

  母亲闪身进来,竟泪流满面,刚才说个不停的母亲看到我竟无语,几次欲言

  又止,怔了一会,竟跪在我面前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呆了许久我才开口「放心

  了我不会做傻事的」

  母亲听我这么说,才抬起头,我对着她坚定的点了点头。这时我才发现,我

  小弟弟竟还是坚硬的,把裤挡顶起,母亲抬头,正在她的眼上方。

  母亲发觉了,怔了一下,站了起来,然后竟开始脱自已的裤子,鞋子,母亲

  始终低着头,进门后她没再说过一句话,母亲没脱上衣,脱完后母亲走到我床边,

  跪在我床上,趴下,轻抬起屁股,对着我,我第一次看见一个成熟女人的下半身,

  这个姿势我站在床边,刚好就能像奸小母牛一样的干母亲。

  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这样做,但有一点我很了解,要是我不干一次,母亲不

  会真放心,要是我不干,母亲肯定就如同我刚被发现那样无地自容,事实上我也

  很想干,这欲火来的那强烈,就算墙上有个洞我都想顶两下,更别说一个真正的

  女人,脱光趴在那等你上的女人。

  我掏出小弟弟,走了过去,如同干小母牛那样插向母亲。

  「阿」我和母亲都忍不住叫了起来,那是疼的,母亲没水,阴户是干的。

  我停了下来,母亲很小声的说了两个字:等下说完母亲下床光屁股跑了出去,

  过了小会,母亲就光着屁股回来,像刚才一样趴好,这次我看到母亲阴户丰满而

  油滑,我顶了进去。

  次次我都顶的很深入,很用劲,但母亲始终没发出半点声音,如同以后的每

  次一样,我搞了很久,这是我第一次,我以前从没射过,我记得那一次射很多,

  很久,以后再也没有那样射过了,很美妙的感觉。

  事后,母亲还打来热水,帮我清洗干净后再离开。

  5

  第二天,我又去放牛,心境完全不同了。

  凤问我昨天的事,我说想明白了,虎子喜欢就好,我不介意。

  没想到凤竟问我敢不敢和牛干,我说我要是干了怎么样,她说这要我做了我

  要怎么做都行。

  我现在算是有点经验的人了,我早就感觉到这帮放牛娃的点不对劲,以是我

  用胡话哄凤,我对凤说,为了她别说和牛做,就是和狗做也行,我要她做的的女

  人,跟我一辈子,我想什么时候搞你都得答应。

  没想的就这么几句,凤竟感动的不行,很是主动的拉我到林子里,然后整个

  人都钻到我怀里,我抱她又亲又摸,但她只有13岁,虽说很冲动,这点理智我

  还是有的,我不能和她做,但由不得我,她竟比我还控制不了自个,见我没动,

  自个主动全脱光,迫不及待的掏出我的小弟弟,自个放入她那湿的不行了的阴户。

  她叫我顶她,说射她里面也没事,我是可感觉到她很有经验,很会配合,都

  这样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狂顶着她,她和母亲完全相反,叫得特响,根本

  不怕别人听到。

  没多久我就吸到身后有笑声,回头虎子他们几个都围着我们两在那看,凤却

  向没事样,叫我别停不用理她们。

  我猜的不错,凤敢这样叫,肯定不怕给虎子他们知道,为什么不怕?肯定是

  他们大家在一起做过,天拉,如果真是这样那村里那些和虎子放过牛的女孩子是

  不是都给他干过?要是这样那我妹妹不也!!!

  果然,虎子见我干的性起,竟抱住个才6岁的女娃,搞了起来,他的小弟弟

  比我粗大多了,竟然一下子全部插入,那小女娃脸上竟笑嬉嬉的,没半难受的感

  觉。可见他们之间不知搞过多少次了。

  我才搞凤几分钟,凤就软了下来,对我说她泄了要休息一会,然后叫了和她

  要好的花过来,花也才10岁。

  「姐累了,你陪哥先玩一会」花很是乐意的点了点头,自个脱起衣服来。

  下面毛都没长,但一样很湿,很容易就整根都插了进去。其它的几个都很主

  动的加入进来,争相着要和我做。

  虎子不知什么时候趴在凤身上去了,凤紧抱着虎子,两人动作配合的很好,

  凤一会就高潮了,这里的女娃子只有凤有高潮,其它的说舒服,但没有高潮,凤

  给解释说女人要来月子了才有高潮,其它几个都还小,没来月子,也不知是真是

  假。

  以前我从没和凤聊过,就是要村里见了面,我也是低头走过,不去理会的,

  没想倒这两天我和凤的关系一下子变的这么亲密,我发现和凤竟然很聊得来,凤

  根本不介意我和其它的女孩子搞,而且凤很喜欢我抱着她,在她耳边说些瞎话,

  我夸她,说要娶她做老婆。

  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当真,但我知道她听着高兴,她说她和我妹关系最好,

  说我妹给虎子搞了很多年了,说虎子不太喜欢搞我妹,还问我想不想搞我妹,我

  不想我不喜欢我那个笨妹妹,但我这时这能顺着凤说想。

  她说她去和我妹说我妹一定会和我做的,然后低头说,一家人做没什么的,

  只要大家开心就好了。

  我说我知道,其实你和你家里人也搞过,这是我猜的,我感觉凤他爸,独对

  凤这么好,肯定是有原因的,最有可能的就是凤顺从由她爸玩,而且凤由我和虎

  子射她里面,肯定是吃过避孕药的,这有她爸最有可能为她买药。

  凤并没反对,这是问我会不会看不起她。

  我对她说了句昨天和我说的话:喜欢就喜欢,凤是好人,我对她说世事难料,

  好环很难分的,我说如果她不和家里人好,也不会和虎子好,那放牛还有什么乐

  子,而且自然也不会和我好。

  我说我虽不能保证什么,但我们这样了最少未来有了很多种可能,而且她也

  实实在在得到了很多快乐,如果一切都没发生,她这能如同村姑,一辈跟个老实

  的男人,可能连高潮是什么都不知道,如同母辈那样老死山里。

  我说喜欢就喜欢,有得就有失,你喜欢那一种?前一种,凤没有停顿,虎子

  又过来,这人真能搞,凤很是配合,但眼直直的看着我,抱着我很紧,一会她就

  泄了,人软在我怀里,我轻轻的对她说:对家里人好一点,我希望你能开开心心

  的等着我来娶你。凤有气无力的唉了一声。

  虎子做过多少个女孩没人知道,小孩子有小孩的游戏规则,她们跟着虎子放

  牛大多就知道有这样的结果了,很多放牛的前辈都会交待接班放牛的姐妹,让她

  们自已选择。虎子从不乱说话,会帮做事,跟着虎子天天有好吃的,而且有一班

  人给虎子做了的女娃当说客,不跟班就这能一个人放牛,这些没读过书的小姑娘

  没有人能顶的了,最终都和虎子好上了,而我不过是捡了个现成。

  而这些女娃后来我了解到,除了凤和他爸好之外,有几个也可自已家哥哥弟

  弟或邻居好,大多都跟虎子有关,比如花,他哥对他有那意思老偷看她,但花一

  直不让他哥碰,后来花给虎子上了,再后来花哥摸她她没再反抗给她哥上了。

  我总怀疑虎子收集的菇子有些有催情的成份,当然这不是虎子故意的,他没

  那才力,只不过是碰巧而已,问过几个什么时候特想做,她们都说是吃了中饭后,

  凤也一样,我也有这样的感觉,但有不太确定。

  6

  当下大雨,无法上山的时候,我会去虎子家玩,大伯下雨就去赌,从不在家

  的,家里这有个傻老娘,凤喜欢做,他爸根本满足不了她,每次下大雨凤都会很

  主动的和他爸做一两次,凤说要是不做,怕他爸又想了,满村的找她,和我在一

  起不安心,搞定她爸后她就会来虎子家和我们一起玩。

  她总是一个人来,偶尔会带上花,其它的都是小女娃子,没什么性欲,很少

  会自个过来的。

  又是一个雨天,我来到虎子家,门反锁了,这很正常,不锁虎子妈就跑了,

  我叫了声,虎子,听我声音,就跑过来给我开门,我一看竟没穿衣服,小弟弟坚

  硬,上面粘粘的,我以会他和凤在做,抬头一看,竟是他妈。

  他妈坐在客厅的桌子上,两腿张的开开的,湿的不行,,虎子妈竟是个白虎,

  阴户白净丰美,虎子和我打了个招呼,快速的锁上门,站在地上抱着他妈干将起

  来,真没想到虎子竟连自个妈也做了,上帝真是人公平,没给他智慧,但给了他

  性福。

  虎子妈虽傻,但似乎很是喜欢虎子干她,她紧抱着虎子,扭动着身子,腿张

  的开开的,配合的虎子的抽插,呻吟着,根本不理会我在一边观看。

  虎子边搞边问我要不要和他妈做一下,虽说我比较喜欢虎子他妈这种逼,而

  且我也很性奋,但总觉的和个疯癫的人做很不安全,但我无法拒绝,我对虎子很

  了解的,喜欢就是喜欢,他喜欢你才会把他喜欢的女人给我玩,我不玩,他就会

  认会我不喜欢他,我只得点头。

  虎子让开,我小心的掏出小弟弟,向他妈两腿间走去,那女人傻傻的冲着我

  笑,还流口水,但皮肤真的开好,天天关在家里还是有好处的,奶子也很大,身

  材不错。

  刚走到她腿间,她竟一手把我推开,另一手放在逼,不让我上,虎子也不帮

  我,只在一边傻笑的看着,不过这一推,我到不那么怕了,虎子妈天天关在家里,

  没做过,身体很弱,推我没什么劲,我想她就是发起狠来,我也制的了她,但我

  不想用强的,把个疯了惹火了不是什么好事。

  我把自已也脱光,指着自已的小弟弟,比划着让她明白我想上她,我做鬼脸,

  跳舞逗她开心,给东西她吃,能想到的我都想了,但一过去她就推我,不让我上

  她,她不停的指虎子,那意思似乎是她只给虎子搞,不给我搞。

  凤来了,我打算不玩了,上凤算了,凤对我说虎子逗你玩了,他妈什么都听

  虎子的,虎子你就别逗人家了,虎子看到凤来想搞凤了,就跑过去把他妈放逼上

  有手拿开,对着他妈比划了几下,抱起凤到床上搞去了。

  还直管用,我走到她腿间,把小弟慢慢顶入,她不推我,也不动,不动就不

  动吧,我不管这些了,抱着她,狠狠的抽动起来,才一会,她也动起来,双腿勾

  的我死死的,身子贴着我紧紧的,本能的扭运着,配合的很好,没多久她就泄了,

  躺在桌子上不在动一下,任由我抽插,如死人一样。

  我不喜欢看她流着口水的脸,就把她转过身上,从后面干,她屁屁很白很好

  看,屁眼很漂亮,我想起了传说中的菊爆,我还从没试过,看她一动不动,听声

  音虎子和凤搞的正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