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枝谢藤吐新花,吾爱尹嫂母女仨(1/2)

加入书签

  张妈妈进浴室洗澡了那年我国三,有一次星期六下午回到家里,可是家里都没人,我感到有点无聊,反正爸妈都去工作,于是我便大起胆来便偷偷的将同学借我的录影带拿出来看,A片演的是一个女主角被三个男人轮奸,最后被喷的满身都是精液。

  看完之后我全身充满精力却无法发泄,只好用自慰来能满足我的需求,将体内的东西射出之后,心里稍微获得满足,我便回到房里睡觉。由于我家是三合院的住宅,浴室只有一间,而且就在我的房间隔壁,我正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见好像有人打开浴室的门进去,我好奇的将窗户推开一条小缝,透过浴室的透气窗,原来是张妈妈进浴室洗澡了,我等了一会儿,直到听见冲水声了,便偷偷的站在书桌上,居高临下由浴室的气窗往内看,张妈妈的雪白肉体给我的震憾,让我兴奋的小弟弟又鼓涨起来,她虽然四十好几了,长得也很普通,但是她的皮肤还算蛮白的,尤其那两个肥大且美□的乳房让我看的血脉喷张,我兴奋的边看边又自慰起来,看着张妈妈冲洗着白腻的肉体,还不时揉捏因为太巨大而微微下垂的乳房、喔……当看到她清洗微凸的小腹下面时,我就忍不住射精了,我赶紧用卫生纸把满手的精液擦肏净,但是一想到张妈妈的雪白的肉体,不一会儿下体又硬梆梆的。

  这时张妈妈已经从浴室出来,我推开门缝看到她穿过我的卧房,身上穿一件旧睡衣,由于质料很薄,隐隐约约可看见她穿的是黑色的三角裤,当她进去另一边的房间时,我才结束这一场偷窥秀。

  隔天大约在凌晨一点左右,我被开门的□□声吵醒了,我揉一揉眼睛,推开窗户一看原来是张妈妈回来了!只见张妈妈醉醺醺的,掏出钥匙要开门,但却连孔都找不到,我看他实在连站都站不稳,我便随便穿了一件短裤便走到张妈妈家那边,我说:“张妈妈让我帮你开门吧!”,张妈妈见到是我,虽然已经连站都站不稳,但还记得我的名字。“小光……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张妈妈哪知道我是被她吵醒的……我看着张妈妈泛红的脸问到“张妈妈要不要我帮你呢?”张妈妈笑着说:“小光,你能扶张妈妈进去么?”我连忙答应。我将手穿过张妈妈的腋下,并把她的一只手放在我的肩上时,我的右手正好握住那丰满乳房,左手也没闲着,趁机在她的柔软的手掌乱抓一把,当张妈妈的头靠再我的肩上时,我闻道一股中年妇人特有的味道,就像妈妈内裤的味道一样,这时我那根鸡巴早已将短裤顶得和帐棚一样高了,我趁机把右手靠近张妈妈的大腿内侧隔着裙子偷偷的抚摸着她那肥翘的淫臀,我忍受着小弟弟的涨痛,扶着张妈妈,一步步的走向张妈妈的房间。而张妈妈身上所散发出的浓厚骚味也更刺激了我邪恶的念头如果能看见张妈妈的裸体……

  到了张妈妈房间后,我将张妈妈放在床上,回头便要离开,我告诉张妈妈我要回房间去睡觉了。但是张妈妈却说她家里没人在,要我替她倒杯水,她觉得口很渴。我想好人作到底,便道她家的厨房拿了一杯水给她。

  当我将水拿来的时候,发现张妈妈似乎已经睡着了。我原本想将水放桌上,不料这时候,张妈妈竟然抓住我的手,要我陪她聊天谈心,我心想也好,反正已经被吵醒今晚睡不睡都无所谓。我告诉张妈妈妈:“可以啊!”,但是我随即发现自己只有穿了一件短裤,张妈妈发现我的窘态便笑着对我说:“其实张妈妈很开放,并不在乎你只穿着短裤,我们都是邻居,而你也不必太拘束,就把这儿当做自己的家,况且张妈妈平常在家的穿着就是内衣裤,所以你也不必太在意,懂吗?”而令我非常惊讶的是,张妈妈真的很开放,她竟然当着我的面前开始将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退去,张妈妈缓缓的站了起来,脱下了穿在身上的那一件紧身的露背洋装,想不到张妈妈穿的内衣也是如此的性感,我只看到两块肤色且几近透明的胸罩紧紧的包住她那丰满的奶子,张妈妈粉红色的乳头及雪白的乳沟让我感到一股晕眩,再往下一看,白腻微凸的小腹下是一件两旁有蝴蝶结的亵裤,那黑色纠结的草丛清楚的印在透明的薄纱底裤上,这时我下腹突然一阵悸动,一股热腾腾精液已经喷洒在我的短裤上。我吓了一跳,而张妈妈也察觉到我的失态,频频问我怎么了,我见到裤子已经湿透,知道没法掩饰,只好老实的说出。我原本以为张妈妈会笑我,没想到她顺手抽了几张卫生纸并拉开了我的短裤替我擦拭精液。当张妈妈的小手碰触到我的阴茎时,我原本已经□化的小弟弟竟然又蠢蠢欲动起来,我赶紧向张妈妈说“张妈妈,对不起……我…。”一时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想到张妈妈倒是很大方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