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有贵妇人,家有娘嫂亲(2/2)

加入书签

裤扯下,把她的双腿分开,爬上她的身体,感觉到她滑腻的皮肤如同水一般的身体。

  我喘着粗气,一只手扶着鸡巴,用龟头在她的阴唇上面使劲的来回摩擦,直到她的呼吸变粗,阴唇开始出现一丝丝液体,对准她的阴道,狠狠的插了进去,然后把她的双腿盘在自己腰上,把她的胸罩也扯下来,就趴在她身上双手揉搓着她那白嫩的乳峰,大鸡巴在她的屄里猛肏了起来。

  此事她也下意识的双腿夹紧我的腰,双手抓着被单,承受着我的冲击。我很享受她那雪白的乳房和我胸口贴在一起摩擦的感觉,更何况她的皮肤那么好,胸部也丰满,再加上她滑腻而紧凑的阴道,这几种快感加起来简直太爽了,我差点就喷了出来,不过还好我忍住了。

  此刻我特别想让我身下的这个女人高潮,出现那种让妈妈一样高潮的成就感,这样可以体现我是男人,而且是很强的那种男人。所以我格外用力肏她,这时阿姨的嘴里也发出轻轻的呻吟,听着她那因为我的鸡巴抽插而发出的呻吟,像伴奏似的随着我的撞击呼长乎短,我也越发的亢奋了。

  我抬起身子,看着鸡巴在阿姨的屄里里进进出出而带出的白沫,还有那淫水“扑哧扑哧”的响声,我的快感也越来越高,我感到高潮就要来了,所以就抓着她的大腿使劲的狠肏,而她也拱起身来迎合着我。

  在我快要射的时候,她的身子一颤,感到她的屄里蹦蹦乱跳,阴道也紧缩起来,一阵阵的紧夹着我的鸡巴,我再也忍不住了,使劲深肏她的阴道,精液突突的射进她的子宫深处,射完后我感到一阵空虚,就趴在她的身上休息回味着,而她也喘着粗气呼吸者,房间里一下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我正要起身的时候,突然我身下的女人睁开眼,看了下我很平静的说:「爽够了吧,下去吧。」我赶紧手忙脚乱的起身,鸡巴从她体内出来的时候还发出“啵”的一声响,听到这声音,我不好意思低下头,她看我这样就笑了起来,「现在的小孩能耐的很啊,这算是入室奸淫吧。」顿时我哑口无言,她看了看我就问:「你怎么进来了的。」于是我就把我怎么来她家和她儿子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她听了之后就告诉我,这事就算了,以后可以来家里玩,多帮帮她儿子。我不是笨人,一听就知道,她默认了我们的关系,以后还可以经常来做。

  听起来还真不可思议,不过后来听其他的朋友说才知道,她这人也不清白,有几个高官时不时的爬她的床,这才明白她怎么不介意这事,估计是看我年轻,也想尝鲜吧,毕竟咱小伙现在180cm,身体也因为干农活很壮士,小麦皮肤,人长的也很阳刚,像她这样的女人对我有兴趣也不奇怪。

  就这样我时不时的来我朋友家里玩,为了和他妈妈幽会,我就经常帮他做作业,报酬嘛,就是他妈妈的身体,我常常这样安慰自己。关系久了她告诉我她叫孙美雅,总之这一年对我来说很美妙,美妙的如此不真实,当然更美妙的事情随后就发生了。

  高一暑假回到家里不久,我那被美雅阿姨阴道浸泡过的鸡巴就已经受不了了,有时候都是用手解决,不过几次之后就不在有兴趣了,实在是和女人美妙的身体,销魂的小屄难比啊。

  这个暑假,我们家里和全村的人一样,大多都贩卖棉花,爸爸和哥哥经常去贩棉花,所以经常不在家里。这时让我那骚动的心就不安分起来,常常想起美雅,然后又想起去年和妈妈那次的事情,我越来越按耐不住心里的欲火,于是就下决心,再弄妈妈一次,就这样我盼望着机会的到来。

  终于在我的期待中黑夜降临了,吃过晚饭,我在房间里等着时机,等到10点的时候就听到妈妈叫嫂子睡觉的声音,因为现在嫂子刚生了小孩4个月,所以妈妈都是和嫂子睡在一起,共同看着孩子。不过这也难阻我要得到妈妈的决心,我太想要个女人了。

  等到妈妈房间没动静后,我就悄悄地起身,衣服也没穿,挺着鸡巴就走向妈妈的屋子,到了门口,我轻轻的推开门,屋里黑呼呼的,我进屋后就把门轻轻的关上,然后摸着黑慢慢的走到床边。

  可是我又犯难了,我不知道那个是我妈,不过也只是犹豫了一会,我就爬上床农家的床都很大的能躺4个人,我也不再猜哪个是妈妈,就看外面的靠的最近,于是就移着身子靠了过去。

  我听着我旁边女人的呼吸声,伸出手摸向她的乳房农村人都是上身裸着只穿内裤睡觉,我把单子往里面推开,然后起身,就往这个女人身上爬去。

  我刚一趴到女人身上她就醒了,我赶紧用手捂着她的嘴,在她耳边说:「别出声,我是晨晨,把人都吵醒了都不好看。」那女人一听是我身子就是一僵,我也不管她会不会再出声,就放开她的嘴,开始脱她的内裤,也许是真的不想把人吵醒,她不敢动,只是僵着身子,直到我把她的内裤褪下来,她才有点挣扎,嘴里小声的说着:「不要这样,给妈知道会打死我的。」我听出这是嫂子的声音,心里一阵高兴,心想又可以尝鲜了,于是就在她耳边说道:「咱们家乡话,不是有一句:嫂子的屁股蛋子,兄弟的一半子么,今天让兄弟我用用那一半子。」说完就不在理她,把她的腿掰开,让自己的下半身趴到到嫂子两腿之间。

  然后就用手扶着鸡巴,对着她的阴唇上下摩擦着,一只手也揉捏着嫂子的奶子,等到阴唇有开始湿润的时候就使劲插了进去,嫂子不由的「哼」了一声,然后就没动静了,我开始抽插起来。

  或许因为我用力过大,床居然发出「唧唧」的声音,这下嫂子不干了,用腿抵着我的腰不让我再肏了,说是吵醒了妈,就没法见人了,我当然那不乐意了,这样不上不下了算是怎么回事啊,就这样想了一会,我就趴在嫂子耳边说:「你夹着我的腰,我抱你起来,咱们去我的屋子。」嫂子开始不愿意,不过看我绝不会就这样放过她,无奈就答应了。于是我就这样抱着我嫂子,鸡巴和嫂子的小屄还紧紧的连接着,打开门,然后随手一关,就这样边走边肏起嫂子来。

  嫂子也没用过这种花样啊,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腰,小屄紧紧收缩着,嘴里还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保持这样的姿势一直走到我的屋里,然后我就放心的耕耘起嫂子这块肥田了,刚开始嫂子还有点约束,在给我弄了2个高潮后就很自觉的骑在我的身上颠簸着。

  因为我太久没碰女人的缘故,这次居然和嫂子弄到夜里3点多,而嫂子也因为我的花样,与那种欲仙欲死的高潮,和我缠绵到最后。

  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而嫂子因为昨天太累所以还趴在我身上睡着,看着嫂子安详的脸庞,我才发现嫂子还是蛮漂亮的,属于那种耐看型的。

  看了一会又看了看时间,一看不早了就把嫂子摇醒,嫂子看到现在的姿势有点脸红,赶紧从我身上爬起来,坐在旁边,低着头不敢看我,我也不在意,随后就说着:「好啦嫂子,低什么头,小媳妇还不敢见自己的男人了,去,看看妈妈在不在家,不在家给我弄点东西吃,昨天和你肏了那么久,我要大补一下。」其实这种口气是我故意的,给她的感觉就是夫妻间的话语,我要让她习惯我,在城里一年我可不是没一点长进。

  一个人的习惯是可怕的,等嫂子习惯了我的语气,习惯了我爬上她的身子,习惯了我对她的指使,那么她潜意识的就会认为我是她的男人,这样做合情合理,所以我要让她习惯我,不光是她,还有妈妈。

  就像美雅阿姨对我那样,迁就我,满足我,等我习惯了,那天见不到她了,没她那么宠我了,就会很不舒服,不习惯,让她们习惯我,这样我爬上她们的床,她们就会叉开双腿把嫩屄撑开等待我肏她们,这样的生活想想就很美妙,看着嫂子离开的背影,我在心理暗暗打气,前途是光明的,未来是幸福的。

  没过多久,爸爸和哥哥回家了,我和嫂子的幽会也告一段落。这段时间,每天晚上嫂子都会被我半强迫的抱回自己的房间,每天都是肏肏嫂子,吃吃她的奶子,所以嫂子对我一次比一次亲热,现在已习惯我爬上她的身体。

  爸爸和哥哥回来后,妈妈和嫂子也各回各自的房间了,夜里晚饭后,看着哥哥搂着嫂子的腰回屋子,我心里有点酸酸的,看来这半个就是半个,还要给哥哥用,当然我也只是想想,就回自己的房间做作业了。

  因为前段时间和嫂子的缠绵,所以都没有做作业,现在都8月份了,所以我要抓紧了,从爸爸和哥哥回来之后,我每天都是做到12点以后。

  这天,我刚做完今天的任务,就出来透透气,上房顶看看夜空,我刚看了没一会,就听见爸爸房间的开门声,然后就看到妈妈走了出来,嗯,看样子是去厕所,我心里一热,就悄悄下了房顶,走到厕所门口,听到里面传出水声,然后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妈妈撒完尿就站起来,正好看到我走进来,就说:「晨晨还没有睡啊,熬夜对身体不好,上完厕所赶紧去睡吧。」说完就准备离开,在妈妈走到每口的一刹那,我就把妈妈抱在怀里,伸手就去摸阴唇,妈妈伸手给打开了,嘴里说着:「干什么啊,晨晨,别胡闹。」身子也挣扎起来。

  我不理妈妈的挣扎,伸手就把妈妈横抱起来,嘴里说着:「走,去我房间吧,我想妈妈了。」说实话现在我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到现在为止对女人我几乎是不认为弄不到谁上床,妈妈一听就想起了去年暑假做的事,挣扎也软弱无力了。因为妈妈也经常回味那种高潮的感觉,偏偏爸爸也就是偶尔弄几次,每次也都只是自己发泄,而且从贩棉花开始,基本就不怎么弄了,所以也是有点渴望。

  直到我把妈妈丢在我的床上,妈妈才回过神来,抬头就看到我挺着鸡巴,往她身上趴过来,就要挣扎,等我趴在她身上的时候,就发现挣扎好像也挣不开,也就不在反抗了,我也很兴奋,把妈妈的内裤脱掉,扶着鸡巴就朝妈妈的阴唇上面摩擦,想弄得妈妈出阴液再做。

  谁知道刚一靠上阴唇,就感觉到妈妈阴唇湿漉漉的,还有丝丝热气喷出,我心里知道妈妈也上骚劲了,鸡巴对着妈妈的老屄入口,腰部一沉,很容易就进入到了淫屄深处,阴道里很滑腻,把妈妈抱起来让她坐在我大腿上面,这样就是女上男下的肏了起来。

  开始妈妈很茫然的不知道怎么做,我就主动的抱着妈妈的屁股肏起来,这天晚上妈妈没有回去,和上次一样,不过不同的是,我们做的比上次多,就像和嫂子的第一次一样呢,我和妈妈做到了凌晨3点多。

  那天妈妈一句话没说,就是默默的配合,接纳着我的每次冲击,从此以后妈妈似乎也默认了和我的关系,搞的我很纳闷,妈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接纳我呢,这个疑惑一直到我去上大学也没搞清楚。

  在那年暑假结束后,妈妈每隔一周都会来学校看我,我和妈妈都会在旅馆里,做些夫妻间的事,嫂子也在哥哥走了不久就怀孕了,后来嫂子说应该是我的孩子,说我哥在家也就和她做过3次,其他时候都是和我做的。不过我当时也小,怀着无所谓的心情,随后就忘了。

  在高中期间,我一直徘徊在美雅阿姨、自己妈妈和嫂子之间,生理需要得到解决,没什么其他的欲望,学习也还不错,就这样一直到我上大学,爸爸和哥哥的生意也很不错,不在家的时间更加的长了。

  我在大学第一年的时候,美雅阿姨也借着看儿子的借口,经常和我幽会那厮是自费上的,有钱人啊,妈妈和嫂子也经常轮流地来看我。

  到我大二的时候,我已经出去租房子住了,妈妈也借口照顾儿子搬来和我一起住,妈妈的到来开启了我们夫妻般的生活,虽然不是夜夜笙箫,但也是隔三差五的疯狂一次,毕竟整天睡张床上的2人,不需要天天做。

  嫂子也经常来看我,说是给妈妈看两个孙子,然后让我领她去逛逛大城市,虽然每次都逛到宾馆,结果就是景点没看多少,宾馆和旅社全知道了。

  所以对我来说,大学生活是多么美好啊!当然也有不怎么让人高兴的消息,比如有一次和美雅阿姨在一起做完后,她冷不丁的说她打掉了我们两个孩子。见我没说话,又解释说她和我好了后,就不再让别人上床了,孩子是我的。又说她不能生下来,说是压力太大了,谁都知道她男人早就不能生了,她又是体制内的,所以不要让我怪她没和我说过。

  到最后我也没说什么,不过我心情确实不好,不过也就是不舒服而已,过了段时间我还是没心没肺的游走在三个女人之间。

  后来我大学毕业后不久就结婚了,工作是美雅阿姨托关系找的,媳妇是嫂子的表妹,高中毕业,因为没钱没上大学,是一个坚强开朗的姑娘。

  到我二十八岁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除了和嫂子还经常发生关系外,妈妈已经不怎么做了,也就是偶尔一次,和美雅阿姨也是时断时续。不过我们现在更像是相处了很久的夫妻,需要的不再是性了,我们珍惜在一起的时间,虽然偶尔也做做爱亲热一下,那也是情到释然,让我们更加珍惜缅怀我们过去的情感。虽然我也常常感觉对不起妻子,但是我还是义无反顾维持着这种不伦的关系。习惯了,不想割舍了,我想美雅阿姨,妈妈和嫂子也是这种想法吧!

  /

  看成人小说请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