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情怀,与熟女的做爱(2/2)

加入书签

  岳母用两手支撑稍稍往后倾斜仰坐着,我面对着她跪坐在她的双膝上,我低下头,看着岳母发红的阴唇,她阴唇上沾满的淫水,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她的阴道口还没有完全的关闭,能看见我乳白色的精液正从岳母那个红色的小洞中渗出来。

  看着这美景我忍不住了,又伏下身抱着她的双肩趴在她身上,她也回应着闭上眼睛紧紧的抱着我不想放开,我静静的趴在她上面,轻轻的拨弄着她的耳垂和嘴唇。

  一会儿,岳母睁开眼,松开了抱着我的双手,把我推了推说:起来吧,我累了。我们对视了一眼,我用嘴唇轻碰了她一下她的双唇,就离开了她的身体。

  女人固有的羞涩让她也跟着坐了起来,稍稍停了一下,什么话也没有说就站起来把散落在床上的衣服抓在手里,就急匆匆的赤裸着全身离开了我的房间,甚至还落在床角的乳罩也忘记了。

  那一夜我失眠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这样。在短暂的肉体上的快感过后,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我们做的就是人们所说「乱伦」。

  「乱伦」这个字眼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我是在「乱伦」吗?我问自己。我悔恨,也想在悔恨中找解脱,不久我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一个我认为可以自圆其说甚至冠冕堂皇的理由。

  有人会说我是在写色情小说,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这么认为,我为什么要写得这么细?我只要告诉人们:我和岳母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我们乱伦了,救救我吧﹗不就得了吗?我何必费如此大的劲哗众取宠?

  我要写得这么细是想告诉人们在整个过程中,她都是被动的是我在诱惑着她,她是一个善良的人。38岁就丧夫,而这是一个女人俗话上说的如狼似虎的阶段,可她却要压抑欲望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抚养子女上去,而且还要顾忌「寡妇门前是非多」古训,不能越雷池一步。这几年她做到了。

  如果她是一个风骚的人,我想凭她相貌和身材其裙下之臣一定不少,若那样「第三者之类问题会在她身上传开」。这些她都没有,甚至改嫁的念头也没有。

  我们之间的事不会影响其他家庭,没给社会带来什么危害,甚至可说保密好的话不会影响家人,我们只是在自己内心深处受到良知遣责。我只是给了她一些她应得的东西,虽然方法是不道德的。如果在轮回中,这样的事要下地狱,那我愿承担一切。第二个理由可以这样推理。

  人们之所以认为我们是乱伦,是因为我们是母子关系。这个母子关系是乱伦结论成立的必要原因。也就是母子→发生关系→乱伦后一个命题要成立,前面两个条件必需成立。而我觉得我们母子关系成立的基础不是那么牢固的,是可商量的。

  母子关系有两种,一种是固有的,是建立在血缘关系上,是牢不可破的,是物质,是不可改变的。一种是通过第三方构件建立的亲情关系,如因子女的婚姻关系建立的岳父岳母关系,还有诸如继父继母,干爹干妈等,这些关系的成立要靠第三方构件的存在,是意识的,是可改变的。

  我就是这样的关系,如果我和她女儿的婚姻不存在或解除,我和她的关系就不是乱伦。也就是说我们的所谓乱伦是后天创立的概念,其要因的成立是由人们去定的,这个人可以是你或我也可以是其他的人,标准是不固定的。

  有一例子常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可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看见很多师生恋的例子,还有现在在四川某一地区的村落还存在着一妻多夫的现象,这种一妻多夫有的是兄弟共妻,有的是父子共妻,按理说那也是乱伦的,可没多少人会把这种现象视为乱伦。因此,我觉得我们不是那种传统上说的乱伦,充其量就是偷情罢了。

  在这两个理由的作用下,我们又发生了更为激情澎湃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那一晚的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时岳母已去上班了,早餐已做好放在桌子上。桌子上还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下班回来帮我买两颗毓婷紧急避孕药回来。

  我心里猛批自己,只注意快感,就忘了最重要。小城很小,出门碰见十个人至少有七八个是认识的。一个寡妇人家去买避孕药可不是什么好事,她只好委托我。

  一连十多天我都在忐忑不安中度过,我想问她又不敢。每天我都注意观察她,生怕她哪一天突然呕吐不止,那可就麻烦了。

  大概过了二十多天这样,吃晚饭时我问岳母:「没有事了吧?」

  她说:「什么没有事?」

  「避孕药的事。」

  「早吃了,没事,都过了。」

  我如释重负。以后很多天,我都想重温旧梦可我不敢,现在岳母每天都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看我上网了,看电视也离我远远的,除了生活上的事话也跟我很少说。我知道她心里的结,毕竟跟女儿同睡一个男人谁都不好受。我们就这样在压抑中又过了一个月。

  有一天下午我下班回家,却没见岳母在家,平时都是她先回来的。我煮好饭菜等她,可到了晚上九点多了也不见她回来,因为她没有手机我也不知去哪里找她。我想再过一个小时她如果不回来我就得出去找了。

  我在焦急不安中一直看着表,过了四十多分钟这样,就在我要出去时家里电话响了,我快步走过去接电话,是岳母的同事刘阿姨打来的,说我岳母喝醉了,已送到楼下,叫我去接。

  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楼下,岳母喝醉了,虽然头脑还清醒,可已有些站不稳了。送刘阿姨出门时她向我解释了岳母喝醉的原因,单位里一个较好的姐妹过生日,叫她们去吃饭,席间不善饮酒的却喝多了。

  回到家里,我到卧室里去看岳母,她张开双手双脚仰躺在床上,满脸泛红,闭着眼睛,喘着粗气,高耸的两个奶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半截腰露在外面,紧身的牛仔裤把下身的三角地带勾勒得让人血气上撞。

  本来我只是想帮她脱好鞋子,可后来我却把手伸向了她的外衣和裤子。今天她穿的是一套大红的内衣。在灯光的衬托下,大红的乳罩大红的内裤格外惹眼,我用轻抚了几下那一双乳房然后把手伸进内裤里摸了摸那肉鼓鼓的下身三角地带,我直喘着粗气,浑身燥热,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可我不敢,我努力的把自己欲火压下去。

  我把手抽出来,就在我转身想走时,岳母睁开眼坐起来说:「你来吧!」

  原来岳母一直都醒着,我却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呆站了十几秒。她在床上慢慢的把乳罩解开把内裤褪了下来,然后静静的躺了下去。

  岳母全裸的胴体就展现在我的眼前,上次没有看见的部位一览无余,乳房没有了乳罩的衬托,平塌着向两侧扩展,身体动一下就乳波荡漾,乳房不大,但是尖尖的乳峰显得很结实,乳头的位置很高,两颗粉红色的小奶头周围有一大圈淡淡的乳罩,很诱人。

  岳母的腰已有点粗,全身最丰满的地方是她圆圆的屁股,人到中年她的小腹已没有少女的平坦和弹性,已微微隆起,露出两条白玉似的大腿来,她的两瓣肥嫩雪白的屁股也完全地露在外面,在雪白近乎半透明的大腿根部是高高隆起在小腹下端的多毛阴户,白嫩的肌肤与黝黑的阴毛,透出一种令人无法抵挡的强烈刺激。

  黑褐色的阴毛,蜷曲而浓密,粗粗的硬硬的,呈倒三角形覆盖在她丰满坟起的阴户上,暗紫色的阴蒂夹在两片肥厚的阴唇中间如熟透了的葡萄。

  从正面可以看见洁白光滑的阴部有一道粉红色的裂缝,凸起的胯间黑里透红,中间的阴阜向外微隆,那两片滑嫩的阴唇,好像含苞的花瓣,高高突起,中间的那条若隐若现的肉缝,更饱含着无尽的春色和情欲,看到这一切,我感觉到头都大了。

  在这夏曰的空气里,仿佛充满了令人快要喘不过气来的压力,我感到有股火热的欲望在我身体里冲撞着,我觉得两颊发烧,全身冒汗。我拚命地想用理智抑制冲动的本能,却无法完全压住,逼得我伸出颤抖的手去偷偷地搓揉我硬挺的大鸡巴。

  我脱下衣服,就趴到岳母身上,她推了我一下说「慢慢来。」

  我知道了岳母的意思,我可不能再象上次一样一上来就直奔主题,那样会弄疼她的。我趴在她身上往后退了一点,使我的嘴巴正好压在她的乳房上,我低下身去,用口含住她的一只乳房,轻轻地吸吮并且轻轻地啃咬她的乳头,弄得她好不舒服,鼻子里面不断地哼出舒爽的声音。

  我站起来找了一条干净的浴巾平铺在床上,让岳母翻身趴下。她好象想问为什么,可没好意思,就随便我了。分开她的双腿后我跪在她的双腿中间,先从后背开始,象情人一样地轻柔地抚摸、撩过她的后背、腰际……

  一双手好像不只有十根指头一样,而是让很多手指覆盖了她每一根神经末捎……我不断地摸她,不久岳母嘴里就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啊…哦…」

  岳母很快就有感觉了,下体不自觉地在身下的毛巾上轻轻蹭起来。然后我骑跪到她身体后面,推屁股和腰部。这两个地方都是女人的性敏感地带,我当然不会放过。

  也许按得太舒服了,岳母本能地就渐渐把屁股蹶了起来。但是我没有立刻就刺激她的核心地带。我靠前跪了一下,伏下身子,双手从屁股出发,经过腰部、后背,然后滑向侧面,伸到前面去摸乳房!她当时就克制不住,在我碰到她乳头的时候,发出「哦…哦…」的声音,使劲吸气,我继续搓她的乳头。

  我感觉自己也兴奋起来,好象神经跟大脑直接相连,刺激一波一波的,而岳母也好像浑身散了,摸了一下她的下体,水一股股地在分泌。

  岳母不自觉地抬起上身,好让我把握住乳房,同时身体不自主地无助地扭动,继续「嗯…嗯…」的呻吟。

  我舔着岳母的耳垂脖颈和后背,又逐渐移向下面,用手在她屁股上转……把手落在她屁股缝里来回撩动……不时的我也把我的鸡巴塞进她屁股缝里来回抽插,她这时候好象到了高潮边缘,她的的下体紧紧压着浴巾,阴道口全湿透了。

  我觉得时候到了,我用手扶着岳母的腰让她跪着把屁股抬起来,我握着鸡巴在阴道口蹭了蹭让枪头也润滑一下就直插了进去,没顶的一刹那,我听见她的喉咙里发出了重重的闷哼,如电流直击般我也觉得如痴如醉。

  我抓着岳母丰满的双臀用力推拉,迎着推拉我的鸡巴用力往阴道深处顶,那一对悬挂着的白花花的奶子不停的来回晃动,没顶的一刹那,我听见她的喉咙里发出了重重的闷哼,如电流直击般我也觉得如痴如醉。

  我抓着岳母丰满的双臀用力推拉,迎着推拉我的鸡巴用力往阴道深处顶,那一对悬挂着的白花花的奶子不停的来回晃动,床被弄得「咔咔」的响。也许是生过孩子的缘故,她的阴道有些宽松,没有年轻女人阴道的那种握紧感,不过这也让男人的性持久力加强了。

  我不停的冲撞……我们换了体位,我在岳母上面,双腿从外侧把她的双腿夹住,她也夹紧双腿,好让阴道能很好的夹住我的阴茎,我把她的双乳紧紧的压在我的胸前来回揉搓,阴茎在阴道里不停的动,我们下身的阴毛相互摩擦……如开闸的洪水,当我用完最后一把力,岳母已姣喘连连,大汗淋漓,她也达到了极致。

  伴随着无尽的肉体上的欢愉后,我趴在岳母身上直喘气,她闭着眼也在喘着粗气,我支起双臂仔细的看起她的脸,我看到她眼角微细的皱纹和脸一丝上淡淡的黑斑,突然我的心里涌上了一丝愧意。

  「我这是在做什么啊?」我竟然不合时宜的暗问了一下自己。可我却不能把这种表情显露出来,如果让她察觉到了我此时的想法,只能会增加她的负罪感。

  我好象没事一般继续抚摸着她身体,轻吻着她的乳房和耳垂,然后站起身背对着她穿衣服。当我穿好衣服,准备要走时,她全裸着抱膝坐在床上,头低垂着头发遮住了半边脸,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小雷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以后我们不能再这样了。」

  我转过身什么也没有说默默的离开了岳母的房间,我知道我这样做是对的,此时我的任何语言都是无用和苍白无力的。在是和不是之间我和她连选择的权力都没有。我们只能在沉默中让时间来淡化这段畸形的感情。

  那一年的冬天来得也特别早,冷天里我们都裹在了厚重的衣服里,性信息的诱惑大为减少,加上我们的克制,平安的度过了一个骚动的冬天。

  冬天过后,春天到了,好象是清明节前的几天我接到调令,要远离小城到一个乡镇政府任党委副书记。从此我和岳母见面的时间少了,平时只有周未才能有空和妻子回趟家,吃饭时我们也在不轻意间默默的注视着对方,但我们谁也没再越雷池一步。

  在乡镇里我从副书记到书记,一呆就是6年。孤男寡女独住一室日久生情也许是我和岳母发生这段恋情的原因,当这些诱因都不存在时,我们都把持住了自己,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也许现实中的一些乱伦也是由此而来的。

  小妹师范毕业后我动用关系让她分配在小城里的一个中学任教,这样她就可以经常回家照顾岳母了。再后来由于我升了职,也因为领导异地任职要求,我调到另外的一个县任组织部长,和岳母接触就更少了。

  闲来之余,不时我也回头审视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在道德的底线上我是走过了头,在欲望和信仰的斗争中,我们两个人的信仰一无是处。性是人的本能,然而我却迈过了头,可在我的内心,我却难以在对和错之间做一个选择。我有错了吗?

  /

  看成人小说请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