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淫人妻(2/2)

加入书签

罩时便将游动的手掌停住,由乳沟的方向慢慢朝乳峰迈进,用手指头一根两根三根地慢慢滑进胸罩内,终于整个手掌完全包住她浑圆坚挺得34c。当我指尖扫到乳头时,春雪突然颤了一下,“啊……啊……啊……”春雪终于受不了而呻吟起来。春雪今天穿了一件紧身的淡蓝色连身裙,她浑圆的双峰被我揉磨得在紧窄的布料下向外怒突,我仿佛可以看到她那白皙的奶球;当我另一只手把连身裙往上拉起时,整条修长的大腿都暴露在我的目光下,而小巧的脚趾便包裹在一双白色高跟凉鞋内。看到这个时候,这样的手欲已经无法满足我,反正现在屋里也没有人了,我不如大着胆子抱起她,走到厨房内,这样就算耀文突然回家也不会马上撞见,我也才能把她看得更清楚、更真实。当我小心翼翼的抱起她走到厨房流里台前的时侯,春雪好像也知道我要做什么,既期待又害羞地把她那薄如婵翼的胸罩脱下,解开胸前的几颗扣子,一对雪白的乳房马上弹了出来。竹笋型的34c,乳晕好细,颜色好浅,几乎跟乳房一样颜色,乳头像一粒红豆的大小,简直是上帝的杰作。她下面是一条红色镂空而且很小的丁字裤,小到连阴部似乎都遮不住,只要她往前一弯腰,就可以轻易被人看到她隐约的阴毛。“大伟,我想死你了……”春雪大力地吻着我的嘴喃地说,右手伸入我衬衫里停在胸膛不断来回抚摸,左手紧紧勾着我的脖子压向她的头,我可以明显感到她的渴望。看着她那一对已经破衫而出的双峰,确实挺拔非凡而且无视地心吸力,依然坚挺,雪白的长腿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两条腿渐渐向外分,白皙的大腿露出裙外,细白娇嫩的皮肤仿佛吹弹可破,脚踝还系上一条精致的小金炼,露出鞋外的脚趾头不但洗得干干净净,趾甲也修得圆圆的,还涂上一层洋红的指甲油,微红的趾尖衬托着几根青筋细浮地脚背,显得格外地粉白娇嫩。我忍不住蹲下来轻抬起她的左腿,手托着她的脚,把她那一双白色高跟凉鞋脱下,开始用嘴来吸吮那一根根修长嫩滑的脚趾头,一根一根地啜。她的脚趾好滑、好软!渐渐往上舔她的小腿肚,顺着圆润的小腿滑上她的大腿沟……我我另一手也没闲着,分别用大姆指跟食指夹住右边的乳头慢慢搓,原本小巧可人的乳头慢慢勃起,变得好硬、好大,此时我改成搓弄她左边的乳头。在我仔细的吸吮完每一根脚趾及滑润的美腿之后,再慢慢往上含着春雪的乳头,不停吸啜,间中以牙齿咬扯,或以舌尖挑逗;我空出一手来,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中指贴着阴唇不停地磨擦,阴阜顶胀的红色镂空丁字裤中央,慢慢出现了一块深色的水渍。此时春雪的身子不停地抖动,趁她的头一仰时,我就将她抱起坐在流理台上面,用手扳开双腿,舌头朝春雪的丁字裤上亲了下去,她还想推开我,我抱着她的腰,继续吻着她,她在“唔唔”想叫的时候,刚好给我有机可乘,舌头也沿着裤缘攻进她的穴腔里,将春雪的穴肉扯入我的嘴内紧紧夹着,不停地吸啜。春雪的淫液沿着香舌不断渗入我的口腔内,亲密的交合状态令春雪羞得两颊绯红,喘气地呜咽∶“大伟……我……好痒……好难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逗我了……”这样淫荡的叫声,进一步刺激着我的欲望。由于害怕耀文随时会回来坏了我们的好事,因此我决定速战速决!我开始粗暴地抚摸她的奶子,一阵阵难以形容的趐麻感觉立即传到春雪全身,手指灵活地在她乳房上摸动,还集中在她的乳头上,把她突起的乳头慢慢搓弄。“唔……唔……”春雪爽快得没法发出声音,双乳给我摸得很兴奋,全身都发软,手脚只能没力地抵抗着。我开始觉得她的小穴好像有什么东西渗出来,伸一只手去摸她的小穴,那里已经把内裤都湿透了,这时可以看到湿湿的内裤透出了阴唇的形状,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弄春雪的阴埠。我夸张的说∶“怎么会湿湿的?唉呦!越来越湿了!”春雪虽极力扭腰,却抵不过我的力道,这被我的舌头舔到敏感的地方,猛然全身一震∶“啊……啊……啊……”春雪这时喘气声像是得到充份的快乐。终于我的舌头来到她的小穴口,我将舌尖抵到她的阴核,用最快的速度来回扫动,“不要…这样……不可以……我受不了……”春雪喘着气哀求。我哪肯罢休?更用舌头去舔她的阴蒂。“可爱的嫂子,你看你的淫水,尝尝是什么味道吧!”说完就把舌头弄进她的小嘴里面。“裤子这么湿!我帮你脱掉!”我把内裤一骨碌的扒下到脚跟,她来不及反应,整个下体就毫无保留地落入我的眼中。浓密的阴毛中间露出的大阴唇,已经在我挑逗之下张开了一条缝,我的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她给我插得全身无力。看着她那种欲拒还迎的神情,更激发出我的魔性,我一手拉开自己的裤链,把胀得发硬的阴茎拿出来,一手抓起她玉腿,抬到我的腰上来,这样我的阴茎就能在她小穴口磨来擦去,把她磨得淫水四溢。我低头看着那根粗黑的阴茎缓缓地插进春雪的浪穴中,她正沉醉在我的鸡巴棱子所给她的感觉中,整个阴户都湿淋淋的,她呻吟着说∶“插我,大伟……”我从来也没听过她如些这般的淫语,于是用手抓住那早就硬起来的肉棒,继续让我的龟头在小莉的阴户上磨擦,让她显得更需要我的家伙。她以急促的呼吸低声说∶“请干我吧,拜托你……”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干”这个字,很明显地,这是应该是她有生以来最需要的一次吧!我也一样很需要了,我不能再作弄春雪了,我要使用她那又湿又热的小穴。当我将我的龟头插入小浪穴的穴内时,她开始痉孪而且发出叫声,我慢慢地将我的肉棒整根插进春雪的阴户内后,又将肉棒缓缓抽出,快要抽出到穴口时再用力挺入,我想慢慢地满足她饥渴的身体。我一边插,手掌一边大力揉搓着她圆圆的屁股,手指还朝屁股缝里面钻。小诗浑身直抖嗦,使她不断夹着屁股,小嘴呵气连连,屁股一次一次地向上挺,同时翻起白眼。“喔……”春雪禁不起身体的热情反应,长声娇啼起来。而且大腿的白肉觫觫地抖颤着,小蒂蕾乱跳,一股火辣的激流从肉缝里急急喷出,她慌张地按抱着我的头,双手将我牢牢锁紧,腰肢断续的摆动,全身都僵硬掉了。看到这景象,阴茎更硬得实在难受,我粗鲁地将春雪的双腿一拉,发硬的龟头便抵住她的小穴口,狠狠地刺入了。龟头感受到她穴里的湿润时,我顺势把她的屁股一抱,再狠狠地向前一顶,我整根阴茎便狠狠地贯穿了她的浪骚穴,挤进这淫荡少妇、淫浪人妻紧窄的阴穴内,把她弄得直呼过瘾。而我也感到她那温热的肉壁包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传来兴奋和刺激。我不愿再浪费我操她的宝贵时间,于是深入体内的阴茎不断挤开春雪的阴道壁,龟头更已顶在她的穴心上。当我猛烈撞击着她的穴心时,冲击力令春雪随着我的动作而摇摆,短速而猛烈的抽插每一下也顶到穴心深处。才百来下,春雪已不禁泄身高潮起来。我的龟头紧贴着她的穴心,感受着灼热的阴精不停洒在我的龟头,春雪的阴道则收缩紧夹着我的阴茎不放,不停地蠕动吸啜着,滚烫的阴精汨汨地流出,顺着我的大腿滴落,我的鸡巴被她炙得爽到快要射出来。在我继续挺入阴茎,准备开始下一步时,忽然听到了一些声音,而春雪也听到了。“快点!有人来了。”我说。我从春雪那湿淋淋的阴户中拔出我急欲发泄的坚硬阳具,痛苦地将它塞回裤子之中,春雪则放下腿,拉平裙子,顺手用抹布将流理台上那一摊淫液抹净。那一夜,我最后还是回家躲进房里,幻想着她的身体及淫荡,套动鸡巴直到射在手心里……4隔天下午,春雪打电话到我公司,说是对不起我,并要我晚上去她家楼下接她,她已经跟耀文讲好要和朋友去shopping,所以可以放心服侍我以弥补昨天我未过瘾的情绪。当天晚上不到6点我就已经将她接上车,往淡水的方向疾驶而去……一路上春雪像只温柔的母猫,紧紧地将头贴靠在我的臂膀,左手在我的裤裆上来回抚摸玩弄,裤裆内的鸡巴受不了刺激而渐渐坚硬粗长,将裤裆顶得隆起。春雪趁我开车无法反击,更进一步把我裤裆上的拉链扯下,用手隔着我的内裤来回挑逗。这样玩弄了几分钟,才缓缓地把我的鸡巴从内裤里掏出,用右手紧握着我的肉柱子,刚好露出一粒油亮亮的龟头,她先用力的抓紧几下,然后缓缓地套动,我的鸡巴就变得比刚才更强硬了。春雪又慢慢改为用食指中指和拇指合力将它拿住,这一来我鸡巴所受到的压迫力比刚才强,血液有进没出,龟头胀得更大更亮。这时春雪凑嘴过来,伸出舌头在马眼上挑来挑去,又把鸡巴头含进嘴里用,左手紧握住鸡巴上下来回套动。小嘴圈着我的肉根周围,缓上慢下,吞吞吐吐,再加上灵活的香舌不断地在我的肉索上挑衅,舌尖偶尔沿着鸡巴棱子伞缘来回划圈,春雪右手握着我那硬挺凶恶的阳具上下套动,左手本来紧环在我腿上,现在也弯过来帮忙,她用食指把马眼上的液体涂散开来。我的肉杆子被套得正美,龟头又受到她指头的挑逗,酸软无限,禁不住“哦……”的发出声音。我几乎快被她逼上高峰,忍不住大力地按住她的头,屁股大力地挺上挺下,狠狠的插她一顿小嘴。春雪仿佛得到赞美一样,吸舔套动的更卖力,让鸡巴在她双唇间忽长忽短,有时她还用齿端假啮它,两颊时鼓时凹,忙得不亦乐乎!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一进一出的,有时快有时慢,有时伸出舌头舔,不停地搞我的鸡巴。“喔……干!操!真爽,你的嘴真会搞!干爽死了!干!”我爽得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快!告诉我的鸡巴什么味道?”“好大!好美味!我爱死你的大鸡巴了!”由于嘴里还含着我的鸡巴,春雪费力地伊唔着。我感觉到龟头被她温软的小口包裹住了,舒畅得难以形容;春雪也觉得小嘴儿被我强劲的棍棒侵犯着,痕痕痒痒的不叫不痛快。“啊……进来嘛……全部都进来嘛……嗯……”春雪猛烈摇着头,一上一下地说。我手按住她的头往下用力一压,屁股狠劲地向上一挺,她“呃……”一声,吊起白眼,粗鸡巴就都全部进去了,只剩下阴囊还贴在春雪骚黏的嘴唇上。“哦……大伟……”春雪呻吟着,含含糊糊地说∶“动一动……”没等春雪交待,我早就在上下抽送了。她将我的鸡巴套动得更快速,嘴里嗯哼不断。“啊……大伟……啊……你……你现在在干什么啊?”春雪趁我把鸡巴抽出到她嘴唇边时,用挑逗的语气问。“我在……嗯……我在干嫂子的嘴。”“嫂子的小嘴好不好干啊?”她又问。“好干……嫂子又美……小嘴又紧……啊……又好干……”我回答说,而且也问∶“嫂子在干什么啊?”“嫂子在……啊……啊……”春雪说∶“嫂子在被……大伟干着嘴巴……啊……好舒服……”“嫂子的小嘴喜欢被大伟干吗?”我又问。“喜欢……啊……你好棒……”春雪说∶“好会干……啊……嫂子很舒服啊……啊……大伟好硬……好烫……好爽啊……嫂子喜欢被你干……啊……”于是我更撑直起身体,鸡巴凶悍的挺动冲刺着,侧眼看着她的嘴和我的鸡巴紧密的相接磨擦,不由得更加兴奋,鸡巴得无比的热烈与狂暴。“唔……唔……好大伟……嫂子浪死了……再用力啊……啊……真好……你真有劲……啊……啊……”“嫂子你好骚啊……看我插死你……”“啊……啊……好啊……插死我……啊……算你厉害……啊……啊……哎呦……这……唉……用力……啊……嫂子有点……啊……啊……”“有点什么?”“有点……啊……有点快要爽出来了……啊……啊……大伟……啊……再多爱我一点……啊……啊……”我知道这淫荡的女人即使连插嘴都会发浪,哪敢怠慢,屁股干得飞快,她的嘴也迎凑得浪荡,我的鸡巴有时不小心才刚滑出口外,她就狠狠的立刻又含了进去,直是让我无法短暂喘息。“哦……哦……快点……嫂子完蛋了……啊……大伟啊……嫂子爱你啦……啊……射出来啦……出来……啊……啊……”春雪一脸迷惘,脸上又浮起那淫淫的浪笑,故意挑逗我的思绪,我忍不住用力一撑,坐直起来,整个人上下不停的耸动,几乎爽到了极点。“嫂子……啊……我要射了……”“啊!?”春雪闻言,套动得更厉害。“唔……唔……”我说射就射,一股阳精立即喷进春雪的嘴里,大概是昨天自己打手枪解决没有过瘾,积了不少沸腾的精液,真是又浓又多。春雪缓缓地吐出我的鸡巴,精液沿着她的嘴角黏呼呼地滴下来。不一会儿又凑嘴过来,伸出舌头在马眼上挑来挑去,又把鸡巴头含进嘴里,用左手紧握住鸡巴上下来回套动。圈着我的肉根周围,缓上慢下,吞吞吐吐,再加上灵活的香舌不断地在我的肉索上挑衅,舌尖偶尔沿着鸡巴棱子伞缘来回划圈,露在小嘴外的部份,还有一沱白色胶黏物,把我这根粗黑鸡巴和她的小嘴混在一起。含弄几分钟后,春雪停下来趴在我的腿上,问∶“大伟,爽吗?”“好爽啊……嫂子平时也常舔耀文吗?”“是啊,耀文也喜欢……也还很有劲呢!”春雪说∶“不过没有你好!”“耀文的老二大不大?”我又问。春雪嘻嘻地笑起来∶“最少比你大一倍。”“哦……”我有点丧气。“干嘛?”她拍拍我的脸颊∶“嫂子喜欢你啊,都肯给你干了……”“嫂子真的舒服吗?”“什么真的假的,舒服就舒服嘛!”春雪嘟起圆圆的嘴,“啧!”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把渐软的鸡巴塞回内裤里,拉上拉链专心开车。我们到淡水码头吃了些东西,又顺着原路开上关渡大桥,沿途兜风……不知不觉地开到了林口,此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我担心地问春雪∶“这么晚了,有没有关系?”她说耀文今天去同事家打麻将,不会那么早回去。想到今晚她尚未泄身,看来我得找个地方好好地插插她,免得她欲火难捺剥了我的皮!于是我把车子开到了一间名叫“野宴”的motel,将车停妥后,拉着她的手走上房间的阶梯……“让你爽个够!好不好?”我把她的衣服脱掉,紧抱着她往床上坐。说着,春雪已经挪过来跨到我肚子上,一手扶住我的鸡巴,一手撑开她的浪,移准了位就一屁股坐下来,接着就慢慢摇动起臀部,然后越摇越快,连带那一对乳房也晃动如惊涛骇浪。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心目中端庄的嫂子,才知道原来她内在是这样的淫荡。“看什么?”春雪故意刺激我说∶“大鸡巴哥哥,干我啊!我还怕你没劲儿了呢!”我一听,鸡巴忿忿的猛然挺动∶“笑我?你敢笑我?插死你!”“我……啊……我才不怕……啊……我才不怕插……啊……啊……”“嫂子,没想到你这么骚,这么浪!嫂子……”我大着胆子问∶“你常偷情吗?”“要死了!问这什么话?”春雪自然不会承认∶“也才……和你偷情而已。啊……啊……”“可是你好浪啊!”“因为嫂子……啊……爱你啊……”春雪边呻吟边问∶“你以前……啊……看见嫂子……啊……不想上我吗?……”“想,好想!”我说∶“可是你是嫂子……”“啊……现在……被你干上了……啊……什么感想?”“爽……爽死了!”我说。“哈……哈……”她笑说∶“色大胆小……”“骚婆娘……”我咬牙说∶“我马上就可以插得你求饶!”“是吗?”春雪故意又用力坐了两下,用她的小穴磨着我的鸡巴∶“唷!真的哩!好大伟,别干坏了嫂子喔!”我听她这种荤言腥语,鸡巴马上又挺得铁直,猛一翻身将她压上床,暂时不去插她,而是将我的舌头缓缓的靠近她的大腿根,轻轻地扫过,时而轻时而重,时而上时而下,时而用打圈的方式慢慢舔上她的小穴……拨开她的小穴口,用食指轻轻地抠,由上到下,由左到右,缓缓加重力气把拇指用s形的方法揉,舌头在小穴口爬来爬去,舌尖用力舔上她的阴核,上下迅速扫动……慢慢地把我的鸡巴送到她的嘴旁,用鸡巴头轻轻撬开她的樱桃小口,时而进时而出,时而让她用舌头从鸡巴根舔到鸡巴头,用舌尖绕着龟头颈慢慢地舔,用牙齿轻轻咬住鸡巴,用小嘴含住鸡巴头来回转动……我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她的胸,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她的乳头,有时用拇指捏着这样揉。“啊……啊……啊……”春雪终于受不了了∶“大伟……我……好痒……好难受喔……喔……你别再……喔……别再……逗我了……”由于嘴里还含着我的鸡巴,只能用鼻音伊唔地喊着∶“大伟……我要你的……大鸡巴……快点……喔……喔……”“嫂子,你要我的什么?我听不清楚。”“我要……我要你的大鸡巴……大鸡巴……喔……喔……”“可是你还没舔够ㄝ!”“喔……求求你……小穴受不了了……”“我要你把我的鸡巴舔硬一点,含住我的卵蛋用力吸,用舌尖舔我的肛门,让我爽了鸡巴就会变得更硬更粗,才能把我干到爽死你。”春雪听我这样说,忍不住赶紧含我的鸡巴、吸我的睾丸、舔我的屁眼……为了满足她,含了5分钟后,我把鸡巴从她嘴里抽出,轻轻敲打她的嘴唇再让她含一含,将她的右腿上拉跨在我的左肩,用我的右手拉着她的左小腿,缓缓往外扳开,接着把鸡巴从她嘴里抽出放到她的小穴口,用左手握着我的鸡巴,慢慢磨着她的小穴,只让她的小穴含住我的鸡巴头……“喔……喔……喔……大伟……”春雪发狂似的叫出淫浪的声音,双手紧紧抓住我的手臂,指甲抠住我,像要刺穿一样。我不急不徐地用我的鸡巴头继续研磨,忽进忽出,舌头更没闲着地舔她的乳头,这样挑逗她近10分钟,终于忍不住她淫荡的表情和发浪的叫声,狠狠地把鸡巴全部插进她的小穴,抵住她的花心用力旋转,大进大出,用力抽动。大叫一声∶“干死你……干死你……”马上急急地操着鸡巴插进她的小穴,狂风暴雨般的猛起来。这一来两人就都没空说话了,春雪只是忙着“嗯……嗯……啊……啊……”的骚叫,我没命的前后抛动臀部,让阳具闪电般的疾插着,干得春雪水花四溅,“哥哥、弟弟”的乱喊一通。插着插着,我和春雪逐渐都有点劳累起来,一个不小心,双双滚下床,模样狼狈不堪,两人忍不住咭咭的对笑起来。我将她抱回坐在床上,双脚轻轻的跪坐在春雪前面,一双眼睛贼贼的在她脸上、胸前不停地来回搜索,手上将鸡巴使劲套着,难得有机会把春雪看得这样真切,尤其她那娇嫩的脸蛋、红润的芳唇、丰硕的乳房,浑然天成,无处不美,着实恨不得低头咬上一口,早就告诉自己有一天一定要狠狠的干进这美丽的身体,让她在身下婉转娇啼。下定决心,并且发挥无穷的想像力,幻想和春雪销魂的情境后,鸡巴受到影响,硬得更胀更大,我痉痉的缩起肚子,整个人难过得抽弹着,从跪坐慢慢直起身体,手掌握紧鸡巴没命的晃,眼看就要了爆炸了。宾馆的床不高,我紧张的高跪起来,那阳根就直指春雪的脸蛋。她从闪动的睫毛下看见我红蘑菇般的肉菱子,差点碰到自己鼻尖,‘真要命,如果他射精出来,必然喷满自己一脸。’想起精液热烫的骚味,春雪忍不住又张嘴将那龟头含进嘴里。春雪用右手把我的鸡巴缓缓抽出,扶着我的阳具,左手也加入了,爱不忍释的细抚着我的龟头,先用力的抓紧几下,然后缓缓地套动,我的鸡巴就变得比刚才更强硬,龟头胀得更大更亮。春雪凑嘴过来,伸出舌头在马眼上挑来挑去,又把鸡巴头含进嘴里,用左手紧握住鸡巴上下来回套动。圈着我的肉根周围,缓上慢下,吞吞吐吐,再加上灵活的香舌不断地在我的肉索上挑衅,舌尖偶尔又沿着鸡巴棱子伞缘来回划圈,不仅不介意我往前顶,而且还配合地尽量多把鸡巴吃进去,可是她的嘴巴不够大,所以她最勉强也只能含进一半,那是她的极限了,她忙碌地替我舔咂着,同时用黏腻的舌拖舐着我的茎杆子。此时我已是强弩之末,哪还忍得住她这样的刺激?我用力把春雪往上拉,再次将身体整个压上去,左手将她的右腿抬起紧紧抱住她的小腿,已她的大腿当支柱,右手握住肉棒往她的小穴贴近,让阴阜和龟头的前端相碰触到,鸡巴棱子缓缓在小穴口上下来回摩擦十几次后,顺着湿滑的浪液,不费力气地插入她淫糜的骚穴里。她屁股开始不安的向上零星抬动,我每一顶,春雪娇娇地就“嗯”一声。那腻腻的鼻音更撩动我的神经,让我火上添油,冲动再冲动,终于受不了了,藉着床的弹性,只用单手撑着床,架着她的双腿,缓缓的抽送起来。深入浅出,抓着她大腿的手掌还有闲暇空出食指,捻在她的阴蒂上,春雪不禁苦苦的辗转扭动,我虽然受到她的推阻,还是尽量加快速度。春雪忍不住想叫,却又爽得没了气力,只能低低声的“呜……呜……哦……哦……”轻哼,并将头靠在床上,脸上妩媚万千,又痴又喜。我低头再吻住她,她马上回应的和我吸吮在一起。渐渐地我越抽越用力,她也挺着腰迎凑着……我突然感觉到她的穴儿又在痉挛了,依照上次的经验,猜测她快要高潮了,连忙加重马力,回回深刺到底,同时也让她的膣肉爽快地磨过龟头。春雪很快地便全身都抖动起来,再加上高潮的美感,仿佛飞翔在神仙天界那般,她快活死了,四肢先是将我牢牢锁住,突然一松,重重地摔回床上,表情茫然恍惚,有一气没一气。我见她泄身了,赶紧再加快速度,重重的再多插十五、六下之后,慢慢放慢抽插的频率,将坚硬粗大的鸡巴整根泡在她的小穴里,享受她滚烫的阴精带来的趐麻快感……几分钟后,泡在穴里的鸡巴仿佛不泄不快,在她浪穴里一挺一挺的,于是我再次用力挺起屁股,粗壮的鸡巴没预警的戳进了大半根,“啊……”春雪自然反应的叫出来。紧接我便连着几十下厉害的刺入,顶得春雪要死要活,整根鸡巴都干进去了。“啊……啊……”春雪又受不了地浪了起来。我急忙将春雪抱起,让她面对面分开腿坐到我腿上,阳具正好挺硬在门口,两人同时一用力,淫湿的穴儿和硬挺的鸡巴,就紧密的相认了。“啊……大伟……真好……你……好硬……好长啊……”这样的体位,我只能捧着春雪抬动她的屁股,抓着她的臀肉,用力的上下抛动。可能春雪以前没被耀文用这样子的姿势插过,真是浪个不停,四肢紧紧缠住我,好像希望能就这样干一辈子。“喔……喔……大伟……哥哥……你好棒啊……怎么能插……到这么……深……我……啊……从没……哎呀……被人干到……嗯……嗯……这样深过……好舒服啊……好舒服……喔……喔……”“骚货,插死你好不好?”“好……插死我……我愿意……啊……啊……每次……都顶到上心口呢……啊……好棒啊……好棒的大伟……好棒的鸡巴哟……嗯……嗯……”“看你以后还浪不浪?”“还要浪……要浪……要又骚又浪……啊……啊……让哥哥再来干我……啊……啊……我美死了……喔……”我把她放到床上,压在她身上持续埋头苦干,她则浪叫着闭眼享受,经过我近百下的猛烈攻势,春雪一波又一波的喷出淫水,最后她被我搞得精疲力竭,连续被推上三次高潮,紧捉着我的头,发抖的说∶“大伟……别……再……动……我真的……受……不了了……“此刻的我已经欲毒攻心,鸡巴硬得像根铁条,抽插得更加用力……春雪的生理和心理都反应出前所未有的极度激昂,熟练地摇晃着屁股迎合我年轻热情的鸡巴,更用手环抱住我的腰前后捋动着。此时我所有的灵魂都集中到灼热的肉棒上,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出来前列腺液珠滚过尿道,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起来了,面临溃决的边界,鸡巴猛涨,硬得发痛,每一刺都狠狠的抵到春雪的花心,让敏感的龟头享受到最大的快乐。我仿佛受到鼓励,更卖命的抽动,双臂撑着上身,眼睛看到春雪摇晃的大乳房,屁股飞快的抛着。春雪看我尽力的样子,心里也很甜蜜,她稍稍抬起头,樱唇去含我的乳尖,还用舌头逗弄起来,我被她舔得发麻,低头也吃起她的耳朵,伸舌去搔那耳孔。春雪小浪穴被干,耳边听着男人粗重的喘息,无法再忍耐,四肢紧紧将我锁住。“啊……啊……我……又泄了啊……”在大叫声中,她高潮了。春雪的膣肉又开始颤栗,鸡巴被她裹得粘粘蜜蜜,脊骨一阵酸美,龟头狂胀。我被她叫得心急,狂抽几下,接着马眼一开,滚烫的浓精没了约束,一阵接一阵地急射入春雪的身体,在子宫里面射出了又浓又多的阳精……休息了近半个小时,时候也不早了,大战完毕后,我翻落在春雪身边,还记得给她高潮后的爱抚。春雪舒服的靠在我怀里,满足地说∶“我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大伟,我已经无法失去你了……”我讶异的睁大眼睛∶“那是不是插得很深?”春雪告诉我插起来的感觉,说的确很深很舒服。“啊呀!”春雪惊奇的说∶“你怎么又硬了?”原来我听春雪叙述她被我抽插的感觉,不觉得鸡巴又抬起头来。“走,我们一起洗澡去。”我把春雪抱起,边吻边往浴室走去。到浴室,春雪还害羞地双手抱胸,还背着身,故意不让我看她的身体,但是她光是背部和屁股就已经够美了,我顿时当场举枪致敬。我打开洒水莲蓬,试了试温度,然后将两人身体都先打湿。春雪说她想要洗头,我自告奋勇,提议要帮她洗,春雪也同意,接受我的体贴。因为浴室空间有限,我自己坐在浴盆边缘,要春雪坐在浴盆内,她怕脏,只肯蹲着。我先将她的头发淋了些水,然后取过洗发精为春雪搓揉起来。她的头发又长又多,平常自己洗恐怕相当吃力。起先春雪是背对着我,后来我要洗她的头发尾端不方便,便要她转身过来,她干脆趴在我的大腿上。我十分小心,不让泡沫去沾到她的头发眼睛,春雪看见我认真服务的表情,不禁笑了笑,因为我的大鸡巴正挺硬在她的眼前。我知道春雪在笑我的硬鸡巴,可是还是一脸正经,专心的为她洗头。春雪看着那鸡巴,它还在一颤一颤的抖着,便用右手食指顽皮的在马眼上逗了一下,那鸡巴立刻撑得笔直,她吃吃的笑着。接着,她沿着龟头菱子,用指尖慢慢的划了一圈,让龟头胀得发亮,没有一丝皱纹。她又将掌心抵住龟头,五指合拢包住鸡巴,再缓缓抽起,我美得浑身发抖。春雪更开心了,她继续着她的挑逗,重复的做了几次,那马眼就有一两滴泪水挤出来了,春雪将那泪水在龟头上涂散,又去玩龟头背上的肉索,上上下下来回的轻摸着,看来这次帮她洗头发已经算是值回代价了。春雪很温柔的去捧动我的阴囊,然后作出一个邪恶的眼神假装要用力去捏,我马上恐怖的摇摇头,也作出投降的表情,她非常得意,为了表示她善待战俘起见,她张开小嘴,在龟头前端吻起来,我的马眼上又流出几滴分泌,她用舌尖将它们拨掉,抚散在周围,然后轻轻的吮起来。春雪嘴小,分了好几次才将龟头整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