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和嫂子偷情,女老师却来访(2/2)

加入书签

越痒,她不得不哭求道:「是是……唔唔唔……求求你帮我煞煞痒……我是……我是……啊啊啊……我是母狗啊……呜呜……」

  忙不迭地转过身来,趴在床上,屁股抬得高高的,一摇一摇等着我插。

  我笑骂道:「看你那淫样,该把你现在那样子照下来,派给你的学生看。」

  阿蕊似乎已神智不清,还一个劲地说:「好好……快插……亲哥哥……快插我……快肏我,你要怎样都行啊……快肏我……」

  平时文雅清秀的教师样子早已荡然无存,现在的阿蕊只是一个满口淫话、伸脚等肏的女人。我再不客气,一把抱起她的屁股,大鸡巴抵着她的后庭,一下子送了进去一半,阿蕊哪里料到我插的不是浪穴,一下子杀猪般嚎了起来:「啊~~~啊……不要……插啊……插前面……痛死我了……啊……啊……啊……」

  她的后庭还真小,把我的鸡巴束得紧紧的,插起来感觉更好,我不管她的哭叫,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只是一个劲地抽插,阿蕊拼命拍打床铺,也继续惨叫:「哎呀~~啊……啊……啊……啊……啊……啊……痛死了……呜……嗯……我不行了……啊啊~不行了……」

  阿蕊下午给我可能肏惨了,于是没几十下她就泄了,她的后庭也流了些夹着血丝的淫水,插起来更加舒服。我一气地肏她,她开始适应我的抽插,惨叫也变成了浪荡的叫床,只是间中杂着几声「不要」,没过多久她已晕了四、五次,但每次一醒就继续叫床,到后来阿蕊的叫声开始弱了下去,脸也开始泛白了,屁股也不大动,只是她还是一个劲叫好。

  阿蕊又晕了一次,我开始着慌,怕真把她肏死了,于是我放慢速度,改为一深五浅地抽插,又是掐人中,又是吻她、摸她……好容易把她弄醒了,她一醒又浪叫起来,但又一边哭求:「嗯……啊……啊……啊……饶了我吧……不行了……啊……啊……我又要去了……不行了……啊……啊……」

  我这时也要到高潮了,我说:「你忍着点……我也要去了……」

  阿蕊还在哼叫,没几下她的屁股动了动,又泄了。她又晕了过去。我这时加快速度,猛抽猛插,对她的奶子大力揉搓。终于龟头一阵酥麻,射在她肛门内,她被我的阳精一炙,也悠悠的醒了过来,伏在我怀里只是喘气……

  五这天以后,阿蕊有一个多月没来了,听说她正跟老公办离婚手续,可能也是这天元气大伤,吓坏了,不过我知道她迟早会再来,她忘不了跟我的这次温存。

  一天我正在院子里晒太阳,我妈也正在改功课,只听一阵子按门钟的声音,跟着便听到阿蕊的声音:「王老师在吗?jason我的英文名」

  我一弹而起,一开门,果然是阿蕊,她明显穿得性感多了,虽然衣服的领口没那么低,但至少是露出一对白嫩的手臂,也穿了一条迷你裙。我妈还在房里没出来,叫我先招呼她,我乘机问她:「有没有戴奶罩?」

  她红了红脸没答话,但终于也摇了一下头,我乐极了,知道她是专程找我的大鸡巴来了,于是我又笑着小声说:「好嘛!一会儿便脱得快,你穿迷你裙也是贪这个吧?一扯下来就ready了……哈哈……怎么……有没有想着我的大鸡巴?小淫娃……不,是小母狗才对,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还记得吧?……你不是在我这学了不少招式吗,有没有教你的舞蹈学生怎么自慰?嗯……或是肛交?」

  阿蕊更难为情了,红着脸垂下头不敢说话,我又伸手到她裙下,把她的内裤扯下一截,在她的浪穴上轻轻摩擦。阿蕊吓坏了,又怕惊动我妈,只能不断尝试把我的手退下来,但我哪有那么容易放弃,吓唬她说要反抗的话,我现在就扯下她的裙子干她。阿蕊果然不敢再反抗,由得我在她下身乱搞。我不断加大动作,由一只手指改为三只,又在她浪穴里不断抽插。

  阿蕊经过我上次的调教,身体明显敏感多了,没一会儿她便呼吸急促,双手不断隔着衣服揉搓自己的奶子,坐着的身子也变成半躺着,双腿越张越开,口里也轻声呻吟起来。她怕我妈看见,哭丧着脸求我别再弄,我知道再弄她就欲罢不能了。这时我妈的脚步声也响起来,我马上停止动作,阿蕊却狼狈死了,她虽然马上坐起来,却来不及把内裤拉上去,只好夹紧双腿坐着,也不敢挪位,因为她的裙子下面已湿了一大片,淫水都滴到沙发上了。

  我妈见她脸色绯红,双脚夹得紧紧的,又坐直直的,还以为她哪儿不舒服,在问长问短,阿蕊支支吾吾地说没什么不妥,我在旁边差点笑得合不拢嘴。我妈知道我爱和阿蕊开玩笑,也放下心来,但仍弯下腰来问多一次。

  我妈在家常穿背心,虽然阿蕊来后她套上了一件外套,但都没扣扣子,一弯下腰来,不但乳沟让我看得一清二楚,一对大奶子都露出了半个,把我诱得直流口水。我妈本来就是个美人,中学时代还是个校花,不比现在的阿蕊弱,而性能力肯定强过阿蕊,我突发奇想,记得我上次的春药还用剩些,我决定实行一个计划,顺利的话,不但阿蕊要给我肏个够,我妈也得在床上发浪。只是我妈平时是个特传统的女人,从不越雷池半步,要肏她只怕有些困难。

  所谓色胆包天,我想我爸这么多个月不在,我妈可能也饿坏了,于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而且我妈平时胆小怕事,即使发现我的计划,也最多骂我几句,我马上开始付诸行动。

  我知道阿蕊是专程来找我的,所以我并不着急,只等待我妈走开的机会。

  没多久,机会来了。我妈要去买菜煮晚饭,她叫阿蕊留下吃饭,阿蕊自然当仁不让,只是她一边和我妈讲话,一边暗暗摩擦大腿,好在我妈却也没发觉。

  妈咪刚出门,阿蕊就忍不住了,立即躺在沙发上自慰起来,双腿曲着张开,手也伸到衣服里摸自己的奶子。

  我一见不禁笑了:「不错嘛……小母狗,在家练多久了?」

  阿蕊现在似乎已习惯了「母狗」的称号,一边喘气一边说:「唔……唔……啊啊……呵……呵……快点……来……」

  我看她那么想要,心想她的浪穴八成一个多月来都没给人肏过了,看来阿蕊还是挺专一的,一点也不滥。我笑道:「想要吗?知道该怎么做吧?」

  阿蕊果然听话,虽然骚痒难当,但为了我的大鸡巴能插进她的浪穴,马上迅速地扒衣服,不一会便脱得光熘熘的,她又照样狗趴式爬在沙发上,翘起屁股,嘴里哀求道:「好哥哥……亲哥哥……插进来……求求你……插一插小淫娃的骚屄……啊……啊……」

  我高兴地说:「唔,好!不愧是一只母狗,该奖励一下你。」

  我看阿蕊的浪穴已准备就绪了,于是脱了衣服,把大鸡巴狠狠插了进阿蕊的阴户,这次阿蕊没上次那么痛了,只是她开始还是喊痛,没一会她便浪叫起来,她为了我插得用力点,叫起床来特别卖力:「啊……啊……啊啊……啊……啊……啊……插死我了……好哥哥……插死我了……妈咪呀……插死我了……不行了……啊……啊……啊……啊~我要去了……」

  一顿猛肏之后,阿蕊已趴在沙发上,只有喘气的份了,我故意放慢速度,好让我妈赶得及回来看好戏。果然没多久,只见房门边人影一闪,我知道妈咪回来了,我故意加大力度,阿蕊马上又浪起来,我也卖力地抽插。十几分钟后阿蕊又泄了,她一面喘气,一面求饶。我为了保持元气干我妈,便先把鸡巴拔出,阿蕊全身都乏力了,要我抱她起来穿衣服。

  这时我看见妈咪身影一缩,进了房里,我马上追过情形,只见妈咪十分狼狈,衣服都没穿整齐,嘴边也有一点口水。妈咪十分尴尬,只是不断找理由说自己刚回来,又匆匆说去做饭,我心里暗暗高兴,表面却信得十足,好像逃过了一顿骂一样庆幸。

  妈咪见我没有生疑,便匆忙去下厨了,这时阿蕊因给我插得浪穴发痛,全身无力,也躺着诈说不舒服,我见没人打扰我和妈咪了,便忙去准备我的下一步计划。我故献殷勤,先倒了杯牛奶给妈咪,当然是下了春药的,我怕妈咪定力好,干脆全部倒了进牛奶里,妈咪一见我脸就红了,哪还怀疑我的用心是什么,她再怎么也想不到她一会儿后就跟阿蕊一样叉开腿任我插了。她一古脑儿喝下牛奶,还不住地赞我乖,我想马上就到她乖乖听话了。

  加了份量的春药果然不同凡响,只是喝下去发作没抹在浪穴上快,不过没几分钟妈咪便忍不住了,一面炒菜一面伸手揉下体,两腿也不断互相摩擦,很快她连炒菜的力也没了,关了炉子,两手不断伸进裤内揉搓浪穴,也顾不得我在旁边看了,只是有我在旁边,她怎么也不敢搓自己的大奶子和把裤子扒下来。只是她一点也没有怀疑我敢在牛奶中下春药,还以为看了我和阿蕊做爱使自己发情了。

  我有意看母亲能忍多久,于是站在一旁不动声色。妈咪的动作越来越大,短裤都蹭下了一截,露出了半个屁股和浓密的阴毛,她似乎觉得在我面前自慰太羞耻,于是借口说:「妈咪不舒服,要到房里休息一下,你先帮我炒一下菜。」

  我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故作不知,装着关心的样子走过去揽着妈咪,问长问短,乘机摸来摸去。妈妈给我一摸,身子顿时软了下去,她的手再也离不开浪穴,只是妈咪平时从不自慰,越弄脸越红,身子只是扭来扭去,浪穴却更加痒了。

  我看时机成熟,于是就问她:「妈,你是不是想要了?我来帮你吧!」

  我动手脱妈的裤子,妈咪给我几句话吓呆了,由我把裤子扒了下来,于是她的下身变得赤裸裸的,我看见她浓黑的阴毛下的浪穴都泛滥了,不禁吞了口水。

  妈很快回过神来,又呼又叫,可能是怕惊动阿蕊,让人笑话……妈咪不敢大声嚷嚷,只是又是哀求、又是讲道理。

  见我无动于衷,她一慌乱就说:「你别……这是乱伦的……别……唔……呜……你刚才和阿蕊在客厅做的事,我不追究……不要……求求你……jason」

  妈咪一边挣扎,一边哭叫。

  我见她真看见了刚才的事,不禁十分得意,逗她说:「你看见啦?怎样?阿蕊浪不浪?一会儿你可能比她还浪呢!说到底,你也给爸调教了十多年,怎么,你不想要吗?」

  妈咪还在尝试对抗春药,我不耐烦了,一把扯下她的背心和奶罩,这时妈双手哪有空闲自卫,只是不断揉按浪穴,她双手都已沾满了淫水,于是妈咪除了脚上的拖鞋外,全身便一丝不挂了,妈咪的奶子又大又白,摸上去十分舒服。我也脱了衣服,抬起妈咪的大屁股,正准备插进妈妈的肥屄。

  这时妈咪突然醒悟过来,惊叫一声挣脱了我的手,连衣服也来不及拿便跌跌撞撞冲进了厕所,妈咪狼狈不堪,连拖鞋也跑得掉了。我始料不及,不过我看妈咪跑时大屁股一震一震,却更加兴奋了。

  我知道妈咪今晚是给我肏定了,于是我也不着急,先去拿了厕所锁匙开厕所门,谁知妈咪慌乱过头,连门都没锁,我毫无困难地进入厕所,第一眼便看见一幅淫乱不堪的画面,妈咪一丝不挂地躺在浴缸里,两腿分叉高高举起,一只手冰r奶子上揉来揉去,一只手在浪穴里又抽又插,眼睛也陶醉地半眯着,口里不断呻吟。

  我见妈咪已经湿成那样,我也忍不住了,我走上去把妈咪抱出浴缸,这次我没有受到半点反抗,为了报复妈咪刚才的反抗,我把妈抱到厨房,用绳子反绑住她双手,妈咪浪穴骚痒难当,顿时哭求起来:「jason……不要……啊啊……啊……不要……」

  又夹着大腿用力磨蹭。

  我把妈咪放到砧板上,扒开她的腿,开大水龙头冲洗她的浪穴,这下妈咪可受不住了,她终于大声地浪叫起来:「哎……哎……嗯……唔……唔……啊……啊……啊……」

  阿蕊在大厅听到我妈的惨叫,不禁探头进来看个究竟,一看之下见到我妈赤身露体,四脚朝天,浪穴对着水龙头淋水,口里又不断浪叫,顿时吓呆了,正想离开,我马上喝道:「怕什么,乖乖地在这看,看我怎么收拾这浪货。」

  阿蕊给我干了两次,哪里还敢反抗,倒是妈咪察觉了阿蕊的存在,顿时羞不可当,手又被绑住没法遮掩,只能在嘴里哀求:「不要……啊……啊……不要看……jason……饶了我吧……呜……啊啊啊啊……阿蕊……别看啊~呀……」

  阿蕊的脸越来越红,我笑骂道:「阿蕊,看见没?这就是我妈……资深教师啊!浪起来,跟你没两样啊!」

  我看见平时高高在上的妈咪现在却像只母猪一样任人鱼肉,心里得意极了,我决定继续玩弄她,直到她开口要为止,我要亲耳听到妈咪说些淫秽的话求我干她。我于是关上了水龙头,妈咪马上由浪叫变成哭求:「啊……不要……啊……jason……求求你~别玩了……」

  我马上听出她是在求我插她,于是我继续挑逗她,嘴里说:「不玩了~不玩了。」

  却又在她的浪穴上轻轻吹气,她吃了春药,阴户又淋了水,一受风吹,立刻像千百只蚂蚁在咬一般。我抓住她双脚,打开不让她磨蹭,她忍不住了,连声浪叫:「啊……啊……难受死了……啊……jason……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再来了……你要怎样都行……啊……啊啊……唔……好痒……求求你……帮我弄一下……啊……啊……杀杀痒……唔……」

  我看她还不肯说明叫我干她,又继续在她浪穴上呵气。又说:「我要怎样?

  就这样嘛……没怎样。你是不是想要了?想要就说明白,别转弯抹角的。

  说!叫我干你。」

  妈咪终于投降了,再也顾不得一旁的阿蕊:「求求你……好儿子……啊……啊……啊……啊~啊……啊……唔……求求你……干我……操我的……小浪穴……操我的屄啊……啊……求求你……快插进来……唔……呜呜……」

  一旁的阿蕊听得面红耳赤,她想不到我妈这么保守的女人口里竟说出这样淫荡的话,却没想到自己在床上那浪劲也是一般无二。

  六我还意犹未尽,说:「什么乖儿子?你现在是要求我干你……自己想想该怎么叫我?」

  又继续在浪穴上吹气。

  妈咪也越求越大声:「啊啊……别别……求求你……jason……干我啊……好老公,好哥哥,亲哥哥……干我啊……操我……啊……哎哎……」

  真是大快人心!我开始要肏我的妈咪了。

  我先把妈咪松绑,叫她先来含我的鸡巴,我妈定是从没和我爸玩过口交,她迟疑起来,我于是抓着她的奶子用力搓,她又浪叫起来,她终于放弃最后的尊严了,不得不含住我的大屌,一面舔,一面自慰,她的淫水杂着自来水,流得一地都是。

  一会儿后,我看妈咪又忍不住骚痒了,于是决定上正菜,我叫妈咪双手撑着雪柜趴着,双脚张成八字形,妈咪连忙照办。我按着妈咪的腰,一手抓着她的大奶子,一下子把大鸡巴没根插进了妈咪的肥屄。

  妈咪的淫洞比阿蕊大得多,温暖地包着我的鸡巴,我还没抽插,妈咪已经自己动起屁股来,又大声浪叫,我肯定妈咪从没叫床叫那么大声,我弯下腰来贴着她的背,双手在她的奶子上不断揉搓,又说话刺激她:「不是说不要吗?嗯?看你浪成这样子,连母猪都不如。继续叫啊!」

  妈咪这时哪还有时间回答我,屁股拼命动,嘴里也大声浪叫:「啊……啊呀……啊……啊……啊……唔……唔……唔……啊……好好……亲哥哥,再来……好哥哥……」

  我叫阿蕊去我房里拿出数码相机来照下这千载难逢的场面,阿蕊此时也忍不住在一旁自慰,她困难地起身去拿了相机照了相,又马上坐在地上自慰起来。

  我开始专心地干此妈咪来,妈咪不愧是有十几年的床上经验,我直抽插了二十分钟左右她才泄了,那时她双手已没力撑在雪柜上,上身贴在雪柜上,只剩口里惊天动地的浪叫和屁股的拼命摇动:「啊……啊……啊……好……好……爽……爽死了……好哥哥……亲哥哥,操死我了~啊……没试过这么爽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泄了……啊啊……要去了……」

  接着她屁股几下乱颤,浪穴里射出一股滚烫的阴精来。我一受刺激,也想要去了,不过我马上克制住自己,决定要先征服妈咪再说。

  那时妈咪已站不稳,变成狗爬式趴在地上,而浪穴仍在接受我的抽插,我抓着妈咪的嫩腰,一口气大力抽插,弄得妈咪浪叫连连,没多久又泄了一次。这一次妈咪昏了过去,像只死猪般躺在地上,我一点也不留情,仍然照样抽插,妈咪醒过来,又开始叫床,只是她泄了两次,持久性没刚才那么强了,没五分钟又再高潮昏过去了。

  这时我见阿蕊在一旁也是不断呻吟,就先把妈咪手脚绑起来,分大字形固定在地上,又抱过阿蕊,扒开她的衣服干起她来,阿蕊刚才泄了五、六次身,这次很容易到了高潮。

  听到阿蕊的尖声浪叫,妈又悠悠醒了过来,我见妈咪醒了,便撇开被我插得不醒人事的阿蕊,挺着大鸡巴走到妈咪面前,妈咪一见,顿时满脸发烧,正想起身,才发现自己被绑住了,于是大声叫我给她松绑,我见她一醒又摆架子,心里便有气,我故意拿话刺激她:「你这赤条条的母猪,刚才叫得那么浪,现在又来摆架子,忘了自己刚才那浪劲啦?怎么又叫我jason?要叫亲哥哥。你那肥屄倒是挺好操的,屁股又大又圆,奶子也挺就手,还要不要啊?」

  妈咪是书香世家,哪里听过这么淫荡的话,一时涨红了脸,不知如何回答,只喊着要我松绑。我一手在她的浪穴里抽插,一手抓着她的奶子,说:「你还没看清楚环境嘛……松绑是没问题,我怕你浪起来我控制不住啊!」

  妈咪给我几下弄,又流起淫水来,口里也开始哭求:「jason……别别……

  快解……啊~呀!啊……啊……好儿子……快……别……嗯……好……好好……插,插……快……啊……别……」

  我见妈咪又想要了,说:「想要就得求我。」

  妈咪的自尊彻底粉碎了,只见她又呻吟又叫:「好好……唔……唔……好儿子……别玩了……啊……妈咪给你插还不行吗?……唔……唔~求求你……别停……啊呀!好……亲哥哥……干我,求求你……操我的屄啊!啊……啊……」

  我问道:「以后我什么时候想肏你,就得过来给我肏,知道吗?」

  妈咪口里连连求饶:「知道,知道,亲哥哥,快插、快插,妹子难受死了,啊……啊……快干我啊……唔唔……哎~」我知道妈咪终于屈服了,于是解开她身上的绳子,抬起妈咪就往房里走,妈咪一点也不敢反抗,只是一个劲呻吟。

  我把赤裸裸的妈咪丢到床上,一下子打开她双腿,把大鸡巴插了进她的浪穴里,妈咪大声叫床。干了一阵子,我有点累,于是叫妈咪骑在我身上做,她很顺从地爬到我身上,一上一下自己动了起来,双手按着我的胸,口里不断呻吟。

  我见妈咪一头长发垂在胸前,一对大奶子一弹一弹,忍不住双手抓着她的奶子揉起来,妈咪也叫得更加柔媚入骨。

  我一直从下午五点半把妈咪和阿蕊干到七点多,才射出精来,我怕妈咪怀了我的孩子,于是临射时拔出鸡巴,没头没脑地射在妈咪的胸前和脸上。妈咪已经泄了十几次,脸色苍白,抱住我躺着一动不动地喘气,不一会便睡着了。

  七妈咪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多,阿蕊已经回家了。我热了饭菜拿到床上给妈吃,妈咪不敢反抗,只是一边吃一边抽泣,我揽着她摸她的奶子时,妈咪又老是退缩。

  吃完饭,我打算继续调教妈咪,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贴贴服服,以后我说一她不敢说二。我把妈咪抱过来,把刚输进电脑的相片给她看,说:「看吧,好老师,这就是你啊!浪成这样子,怎么?不认得啦……我就知道,一浪起来就像只发情的母狗。」

  妈咪赤裸裸地坐在我脚上,抿嘴不说话,脸却红了。这时我也没穿衣服,大鸡巴就贴着她的骚屄,妈咪似乎也发现这一点,我刚醒觉,她已经呼吸急促,口里也开始呻吟起来,我笑着说:「怎么?又想要了?」

  妈咪现在已不大难为情,她红着脸点点头,又不断抓自己的奶头。我说:「真想要了?好,我就一次性喂饱你,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经过肉体调教的阿蕊和妈咪都特别听话,妈咪马上蹲下来舔我的大鸡巴,一会儿后我老二又坚挺无比了,妈咪转过身去,狗爬式趴在地上,边呻吟边哀求:「嗯……嗯……亲哥哥……好哥哥……求求你,再帮妹子插一插……嗯……唔……再干一干妹子的浪穴……」

  我见现在的妈咪已毫无礼义廉耻,不禁高兴调教的成功,我十分得意,只花了一个下午,就把平时严肃、保守的妈咪变成一个小淫妇。

  妈咪这样低声下气,我当然要奖励她一下,我不客气地插入我的鸡巴,干起妈咪来。妈咪也十分配合,有节奏地摇摆着屁股,又一边叫床,她的淫穴已十分泛滥,抽插起来十分容易。

  因为下午已泄了十几次,没多久妈咪便又泄了,我却欲罢不能,一个劲地抽插,妈咪的浪穴给我越插越痛,她不断地边浪叫边求饶。我知道她不行了,只是阿蕊今天也给插惨了,不好意思叫她回来再给我干,只好打妈咪后庭的主意。

  妈咪只要我停止插她的浪穴,哪管得上我再插哪里,一下子答应了。

  我于是先用手指在肛门上抽插一轮,确定可以进入了,便一口气把鸡巴插进后庭里,哪知道妈咪的后庭没比阿蕊大多少,这一下把肛门插得渗出血来,妈咪拼命摇着大屁股,长声惨呼:「啊……痛死了!痛死了!好哥哥!快!快拔出来~啊!啊!啊!好痛!啊……啊……快拔出来,痛死我了!哎呀……操死我了……」

  没一会儿,妈咪又泄了,流出水来的肛门也润滑了很多,我不管妈咪如何哭求,只是一路抽插,直到射精为止。

  自此之后,我每晚都摸着妈咪的奶子睡,阿蕊离了婚以后,干脆搬到我家做个挂名租客,从此我家成了我们三人的天堂。妈咪和阿蕊连批改功课时都是光熘熘的,有时更坐在我的大腿上,浪穴里插着我的大鸡巴,一边叫床一边改功课。

  我故意用力挤阿蕊的奶子,让奶汁滴到学生的功课本上,于是阿蕊老是要和学生们解释说是喝牛奶时不小心滴到,而妈咪的口水和眼泪也经常留下在学生的作业本上。

  话说如此,妈咪和阿蕊依旧被评为校内甚至区内的优秀教师,我见她们上台领奖的谦逊样子和在台上讲授经验的情形,不禁笑破肚子,我想没有人可以想象到我妈可以光着身子对着她儿子抬起屁股叫亲哥哥,求我干她。

  她们一回家自然又少不了我的一顿抽插,而我每天早上见到妈咪和阿蕊穿着长裙、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总是特别兴奋,于是我老是捉着她们,掀起她们的长裙,让她们穿着衣服被我干,所以妈咪和阿蕊几次差点来不及上课,而衣服上也总是会「溅到水」。

  妈咪和阿蕊虽各有长处,但我心里还是更疼阿蕊,因为她年纪不太大,虽持久力不行,但胜在够姣柔,身材也特棒。而妈咪自从上次让我干了,以后便不停要,贱得要命,而且要起来不会节制,两个骚洞都被我插得又红又肿还不大肯罢休,所以我只把她当一件性玩具,一有火气就肏她,而妈咪也无任欢迎,随时抬起屁股让我干。

  我见妈咪越来越听话,决心把她变成一只真正的母狗-让她和公狗兽交。

  近来我闷得要命,正想玩玩新花样,刚好学校放暑假,我便提议去野餐,她们两人自然无有不允,出门时我故意带上大黑狗Bunny没一个钟头,我驾车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选了个平坦干净的地方坐下,妈咪和阿蕊便忙着布置一切。吃完午餐,自然是游戏时间,我先逗阿蕊玩,没几下阿蕊就气喘吁吁,淫水泛滥了。她似乎没试过在公众地方赤身裸体,有点害怕,要我隔着衣服干她,我才不管她,三下五除二扒光了她的衣服就抽插起来。

  不到五分钟,阿蕊哪还记得这是个露天的地方,躺在草地上只顾自的在那大声浪叫:「好……好……好哥哥……再来啊~好啊……啊……啊……插死我了……唔!唔!好……啊啊啊……干死我了……唔唔唔……丫妈嗲……丫妈嗲……

  啊……啊……好啊……咳咳……好……啊啊啊啊……」

  连日文都叫出来了。

  她张着双腿,双手不断地抓着地上的嫩草,样子十分骚浪。我也是第一次打野战,心里十分兴奋,卖力地干阿蕊。妈咪在一旁也心痒难忍,我见是时候了,便对她说:「先脱了衣服,自己先自慰,一会再来干你。」

  妈咪似乎也怕被人看见自己骚浪的样子,无论如何也不敢脱衣服,我生起气来,先拔出我的鸡巴,走过去扯破妈的内裤,捏弄起她的阴核来。妈咪刚才已是强忍住性欲,现在哪还有半点反抗之力,她知道没法对抗我的手,马上投降了,妈咪忙不迭地扯下自己的长裙和上衣,趴在草地上,拼命摇屁股,浪叫起来。

  而那边厢的阿蕊刚快到高潮,却没了我的鸡巴,也难受地大声浪叫,两人的叫声此起彼伏。我心里挂着阿蕊,便将新买的春药涂了一些在妈咪的阴户上,然后又过去继续干阿蕊,阿蕊一有我的大鸡巴马上复活了,挺着腰,摇着屁股一面浪叫,一面拍打草地。

  而妈咪又忍不住了,她见我没空理她,而骚穴又十分难忍,只好抱着一棵小树,打开双腿拼命在树上蹭,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