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小村官的性福生活(1/2)

加入书签

  舞蹈教师-阿蕊阿蕊是小学的舞蹈教师,年龄比我大七、八岁,人长得不错,身材更是十分出众,教没几年书已经艳名远播,吸引了一大堆裙下之臣。按理条件这么好,应该嫁得个好人家,只不过为了移民拿绿卡,嫁了个六十多岁的美国老头,我都替她感到不值。

  她是我妈的同事,跟我妈挺熟,整天来我家串门,近几年又迷上了少奶奶的玩艺:麻雀,三天两头来找我妈开台。而且她虽然喜欢我,不过只把我看成小孩子,老是跟我玩一些幼稚的游戏,我已十七岁,对她的态度越来越不耐烦,终于决定整她一次大的。

  这天她又来找我妈打麻雀,刚巧我爸陪我妈回娘家了,要几天才回来,我看机会难逢,忙骗她说妈不久就回来,又半撒娇地叫她陪我玩,把她留了下来。

  今天阿蕊穿着一件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毛衣,包得密密实实。但仍掩不住她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我看着她的样子不断暗笑,想一会儿就把你剥得光秃秃的,看你还神气什么?

  我知道她最近喜欢打麻雀,就拿出副麻雀在她面前晃,她眼睛一亮,又马上叹道:「可惜人不齐,玩不了。」

  我跟她说可以玩二人麻雀,她又说她不会玩,我便教她玩,不一会她便学会了。

  我看时机到了,便假装太闷,说不玩,阿蕊正玩得入迷,哪肯放我走。我便要求赌钱,阿蕊见自己身上有不少钱,又认为我是小孩子,玩钱不会有多高明,就先批评道小孩子不应该玩钱,又转弯抹角地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暗地里笑破肚,表面却无动于衷,好像我陪她玩一样。

  玩不到几圈,阿蕊已输了了大半钱,可能教师都不大赌钱吧,一赌输了便眼红,阿蕊更加脸都红了,这时我刚好接了个电话,同学叫我出去打球,我故意大声和同学讲电话,让她知道我就要出门了。

  果然她一见我要走,就着急起来,她知道我是牛脾气,一定不肯把钱还她,于是便急着把钱赢回来,要求加大赌注,当然正中我的下怀。我欣然同意,又要求玩廿一点,说这样快点,因为我赶着出门,她输起钱来还真天不怕地不怕,没几铺她已经把钱输光了,我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暗暗好笑。她好像还想耍赖,要我把钱还她,我当然不肯。

  见她急得要哭的样子,我知道机会来了,便说道:「你可以拿首饰和衣服当钱嘛,每样当二千块。」

  她还有点迟疑,我又装着要走,她连忙扑过来拉着我的手,又连声同意,她拉着我的时候弯下身来,屁股摇得高高的,像个淫妇似的,我的老二一下子醒了。

  我又故意和她拉拉扯扯,乘机摸她几下屁股和胸脯,她也没注意那么多。

  见到大我七、八岁的阿蕊被我玩弄在手中,我心里得意极了。

  其实做庄怎么可能输钱呢,于是又玩了几铺后,阿蕊已经输光了首饰,把鞋子、丝袜和毛衣都输给我了。我见她迟疑着要不要赌下去,便说衣服可以当五千块计,她一下子答应了,还怕我反悔,我算准了若她赢了肯定要回钱而不要回衣服,她以为走之前我一定会把衣服还她,只不过她不知道还是会还,不过要等我上了她再说。

  果然不出所料,阿蕊一赢就要回钱,一输就脱衣服,没过几铺,钱非但赢得不多,还把连衣裙和束腰都输了给我,身上很快就脱得剩下奶罩和底裤了,她还没发觉,一个劲要我派牌。我见春光无限,当然有多慢派多慢,看她慢慢脱才过瘾,而且脱太快我也怕她会起疑,见到她竟为了钱在比她小的我面前脱衣服,我高兴之馀又有些叹息,然而这场脱衣舞却太刺激了。

  见到自己已到了最后底线,阿蕊又开始迟疑了,再脱下去的话自己便光着身子了。一见如此,我决定开始办正事了,我对她说,我拿赢回来的三万块钱和所有首鉓衣物,赌她的奶罩和内裤,又说服她说输了最多让我看见她的身体,赢了她便可以走人。也许是输红了眼,或者把我当对女性身体有好奇的小毛孩,她竟然同意了,我几乎要高兴得跳起来,表面却仍然装着因为赶时间而让步。

  不用说,会出千的我怎么可能会输呢?不过阿蕊却惨了,起初她不肯脱,还企图以长辈的名义要我把东西还她,不过我硬是把她的奶罩和内裤剥了下来,一来她不够我大力,二来她又不好意思和小孩子耍赖皮,于是一丝不挂的她拼命缩成一团,尝试遮掩自己的身体,却老是露出阴毛和乳头,她害羞得脸也红了,看到她那呼之欲出的身材,我的老二快要破裤而出了。除了我妈以外,我还没看过几个女人的身体,而阿蕊的绝对是一个极品,特别是那对奶子和屁股,摸上去肯定特弹手。

  接着我又进行下一步的计划,我大笑着捧着赢回来的钱和东西要走,阿蕊急得要哭了,可是她又不肯在我这所谓的小孩子面前掉眼泪,这时她也顾不上遮掩自己的身体了,忙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这时一屋春色一瞰无遗,高起坚挺的乳峰、稀疏的阴毛、浑圆的屁股、修长雪白的大腿,我看得直吞口水。而我仍不动声色,打算彻底玩弄她。

  我说:「你什么都没了,还想拿什么玩?」

  阿蕊也说不出话来,只是不让我走。我顾意和她多拉扯几下,她的奶子和身体免不得碰到我,她的脸更红了,但其时她也顾不上那么多。

  我看时机到了,便说有一个折衷的办法,一铺定胜负,她赢了便拿回所有东西,输了只要陪我玩一个游戏便行了,花不了多少时间,而东西照样还她。她一听眼睛又亮了,大概她以为小孩子想不出什么危险东西吧,又可无偿拿回她的东西。她马上同意了。

  看到她上了钓,我高兴极了,而她也因为可以拿回东西而高兴。

  结果当然是她输了。不过她也不大担心,只催我快玩游戏,好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听在我耳里,就好像叫我快点肏她一样。我自然当仁不让,我叫她打开双手,上身贴在餐桌上趴着。

  这时阿蕊又死都不肯了,因为一趴下,后面的浪穴就正对着我,这道理我一早知道,只是没料到她输得晕头转向,竟也可以考虑到这点。我一个劲地问她为什么,她又不好意思开口,只是叫我先还她衣服再玩,到了这地步,她还为了保持一点点的淑女样子,死也不肯趴下。

  终于讨价还价之下,我把内裤还她,让她遮一下羞,我看着她把内裤穿上,尻缝若隐若现的样子,心想:不用多久你不是一样要脱下来,你要不肯,就由我来帮你扒下。

  于是她穿上内裤,伏在桌上,也许她自己也意识不到,那姿势和一个等待男人肏的荡妇一模一样。我看到这里,几乎要失控了,不过我勉力克制住自己,要她数一百下,之后便来找我。当然她不可能数完一百下。

  阿蕊笑了,她本来以为又要干些什么令她羞耻的事,她的戒心一下子没了大半,本来她对我开始有防备,现在我在她心目中又变回了小孩子。于是她开始数数,我也开始躲进房里脱衣服,也许是迫不及待想操她吧,我衣服脱得特快。

  也许是高兴吧,阿蕊数得特大声,她的声音很好听,不过在我耳里,这些就是悦耳的叫床声。

  阿蕊没数完三十下我已经脱光衣服,悄悄来到她背后。阿蕊还一个劲地在数数,于是我蹲下来慢慢欣赏她的浪穴,可能是刚才和我几下拉扯,她的内裤已经有点湿润,我决定来一次粗暴的,好好给她一个惊喜。

  在阿蕊数到五十下时,我突然一下子把阿蕊的内裤一下扯到膝盖下来,阿蕊惊叫一声,想爬起身来,但我飞快地按住她双手,又用脚拨开她的双脚,这时阿蕊的秘穴已清楚地摆在我面前,等待我的插入,阿蕊这时的姿势就像一个折了腰的大字形,我想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摆出那么淫荡的姿势吧,我把大鸡巴对准她的浪穴,狠狠地插了进去。于是她还来不及起身便惨叫一声,我的大鸡巴已经插进了她的浪穴中。

  阿蕊长这么大,除了自己老公外,别的男人的身体都不多见,哪里试过给别人肏过,不禁手足无措,她一慌张,力气也没了大半,嘴里直叫道:「不要!求求你!快拔出来!啊!好痛!啊…呀!救命啊!啊…痛死了!快拔出来啊!啊呀……」

  她虽然拼命想转过身来,但两只打开的手被我按着,只能拼命摇动屁股,想摆脱我的抽插,她老公的玩意明显比我小多了,因此她的浪穴还很小,把我的鸡巴包得紧紧的,干起来感觉特好。我兴奋极了,拼命抽插,阿蕊也不断惨叫,后来她渐渐镇定下来,知道我花那么多时间诱她上钩,不会轻易放过她,于是她想用我妈来威胁我,一边哼叫一边说她是我的阿姨,比我大一辈,我和她做爱是乱伦,要是我妈现在回来非打死我不可。

  我笑道:「我妈迟早也要给我肏的,而且我妈正在十万八千里外,起码要几天才回来,要我妈真回来也不会打我,最多只会说你这小淫娃引诱我而已。」

  她又说强奸是有罪的,我这样做要坐牢,我差点笑得说不出话来,我说:「衣服也是你自己脱的,要是我硬扯下来的,怎会连个扣子都没掉,怎能说是强奸啊,不明摆着你诱我嘛?说强奸,谁信啊?」

  阿蕊有些绝望了,也再说不出话来,因为浪穴给我插得疼痛不堪,只能连连惨叫,不过她继续挣扎,只是力气越来越小,而她上身也被我按住,只能乱摇屁股而已。到后来她有点认命了,只是像征性摇着屁股,嚎哭也变成抽泣。

  我看她的浪穴越来越湿,淫水都顺着脚流到地上,知道她想要了,就把她转过身来,把她的脚叉开抬起来,面对面地抽插。阿蕊虽然不大反抗,但仍是闭着眼睛抽泣。刚才好一阵子肏,她都背着我,没有摸到她的奶子,现在还不趁机摸个够,我抓着她的奶子,一面有节奏地抽插。到后来阿蕊的屁股也开始一上一下配合我,我大笑道:「小浪货,不是说不要吗?怎又配合得那么好?看看你那骚穴,淫水都流地上了。」

  阿蕊脸更红了,眼睛也闭得更紧,只是屁股仍然不自觉地跟着节奏摆动。

  二我有意要她张开眼睛,而且她不开口浪叫也让我有气,于是我把早就准备好的春药抹在她的穴上,把鸡巴拔了出来,等着看好戏。

  阿蕊正在享受中,一下子没了我的鸡巴,好像整个人空了一般,她奇怪地张开眼睛,却一下子看到自己张开大腿,屁股还在一上一下摇动,身体四脚朝天地半躺在桌上,我却在一边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的浪穴,看到自己淫荡的样子,她不禁惊叫一声,忙合上腿,直起身来坐在桌上,双手又捧着奶子,坐在桌上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眼睛一打开,便不敢合上了,她怕我又会做什么,但是又不敢望我那高高举起的老二,于是我们俩人便光着身子互望对方。

  不过一分钟,那春药开始生效了,阿蕊也不知道,只觉下身越来越骚痒,开始她夹着大腿不断摩擦,但下身的痕痒越来越难忍,淫水越流越多,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渍,到后来双手不得不从奶子上转移到浪穴。

  可能阿蕊平常没试过手淫吧,双手在浪穴上抚摸了半天,但骚痒却越来越厉害,她双手着急地在浪穴上乱掐,嘴里也开始「嗯嗯」地呻吟起来。那时她仍有些害羞,不愿让我看见她的奶子,于是她向前趴下,把一对大奶子贴在桌上,但这样子却使她看起来像只母狗一样伏在桌上,头和脸贴着桌子,雪白的屁股高高抬起,双手不断在浪穴上乱按。

  阿蕊的神智开始给性欲占据了,她嘴里越叫越大声,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会叫这么大声,简直是忘情地浪叫。

  我看得性起,马上回房拿了个数码相机,把她那样子照了下来,我知道这几张相片以后还可以给我带来大把甜头。照完相,阿蕊还在那里自慰个没完没了,把刚才两腿间的内裤都给脱了下来,看来平时她「老」公没把她喂饱,现在一次性全爆发了。

  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阿蕊,一个良家妇女,出落得那么漂亮,而且职业又是高尚的教师,现在却被我搞得连母狗都不如,于是我决定补偿一下阿蕊,帮她老公一个忙把阿蕊喂饱。我把阿蕊抱起来,她连反抗的空闲也没有,双手忙着自慰,于是我毫无困难地把她抱到床上,我怀里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美女,一只手抓着柔嫩的屁股,一只手揽着温香的背,掌心半扣着她半个奶子,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兴奋。

  我把阿蕊放到床上,决心让她来一次真正的「叫床」。阿蕊早已全身无力,我先把阿蕊的手从浪穴上拿开,她马上难受地呜叫起来,我又打开她的双脚,往浪穴上轻轻地吹气,阿蕊更加难受了,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淫水也更加泛滥。

  我看是时候了,就问她:「要不要?嗯?」

  她似是而非地点头又摇头,于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气,她终于忍不住了,涨红了脸,小声说:「要,要。」

  我假装听不到,说「什么?没听到。要什么?」

  她完全投降了,闭着眼睛小声又说:「要……要……我要……鸡巴……求你……给我……嗯……嗯……」

  我乐极了,又逗她说:「说大声点,你是不是小淫娃?」

  她的浪穴已经骚痒到了极限,现在她再不顾什么淑女的仪态了,连声呜咽着说:「是是……我是……小……淫娃……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呼呼……」

  我还有意再逗她一下:「你刚才不是说不要吗?现在怎又要了?小淫娃,还敢把我看成小孩子吗?」

  阿蕊痛苦地扭着身体,断断续续地说:「不是……不敢了……好弟弟……

  我要……我错了……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插进来……

  插进来……你要怎样插都行……啊……好难受……给我……求求你……求~」我一听又有气:「什么弟弟!小淫娃,叫哥哥!」

  阿蕊终于把最后一点尊严也放下了,大声哭求道:「好哥哥……好……哥哥……求求你……快插……快插小淫娃……阿蕊难受死了……嗯~」我笑道:「要我干你也行,先来舔我的鸡巴。」

  阿蕊迫不及待地含住我的鸡巴,舔了起来,我也想不到她如此干脆,看来她真是饿坏了,一边含我的鸡巴,一边手淫。我看得性起,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对着她的口猛肏,看到阿蕊痛苦的样子,我快活极了,可以有一个美女教师跟你口交,不是每人都有的福份。

  至此我终于完全达到了报复的目的,我决定大干一场了。我把阿蕊的屁股抬起来,将大鸡巴对准她的浪穴,阿蕊十分配合地把双腿张开,可能是饥渴过度,她的腿张得快成一字马了,我笑道:「还真是名符其实的小淫娃,没白教了舞蹈啊,腿张得那么开,别人可没那本事。」

  阿蕊脸红了一红没讲话。于是我不再客气,鸡巴应邀狠狠的插入了她的浪穴里,阿蕊大叫一声,手舞足蹈起来,只是之后她又马上由大叫变成了哼叫,我又有气了,于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子来,又在她奶头上又搓又拉,阿蕊痛得大叫起来,不过这一来她就合不上嘴了,嘴里一直浪叫,阿蕊不愧是当教师的,叫床都比别人强,不同于一般的「啊啊」声,阿蕊叫床声不但更悦耳,也多元化多了:「啊~啊~好~嗯~哎呀?好~不要~?喔~~~~唔唔~啊……啊……

  啊……啊……我要……要哇~好哇~哎唷~求你轻点~啊啊~插死我了~啊~我要死了~唔~不行了……不行了~要去了~呀~唔!……咳咳……咳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蕊一叫起床来就全情投入,阿蕊虽然叫得卖力,却不够销魂,好在她声音好听,身材也一流,已经补足有馀了。她几次叫得透不过气来,要我在她胸前又拍又揉才回过气来,她的屁股也越抬越高,双脚伸到天上去了。

  这时连我也不大相信眼前一丝不挂的淫荡女娃,就是平时斯斯文文、为人师表、连低胸装和迷你裙也不多穿的阿蕊。于是从此我知道,只要催起女人的情欲来,圣女也可以变成荡妇。这也间中促成了我和母亲和其馀女人的情事。

  话说回来,阿蕊可能是性能力较弱,不到半小时已经泄了三次身,也晕厥了一次,只是我还有大把「能量」剩,不能就此放她走。阿蕊虽泄了身,却更加浪了,她已经给我肏得神智不清,但是还不断浪叫,我们在床上也换了姿势,阿蕊狗爬式地趴着,我托着她的腰抽插。

  没多久,阿蕊又高潮了,她的屁股拼命乱颤,叫声也惊天动地,好在我家那里是独立式别墅,隔音又好,否则别人准以为在杀母狗。

  没插多几下,阿蕊摆了几下屁股,又泄了,只是几次泄身,她的阴精已没有之前那么多了。阿蕊泄完身,整个人都软了,趴在床上又晕了过去。我却还十分苦恼,只好慢抽慢插,把阿蕊渐渐又弄醒了,阿蕊一醒,我干脆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插,阿蕊情欲又来了,她又开始浪叫:「唔~唔~啊~好~啊~啊……啊……啊……好好好……啊……啊……啊……」

  也许是贪享受,她的叫声没那么多变化了,只是随着我的一抽一插有节奏地叫,屁股也上下摆动,身子却没力地靠在我身上,她的两个奶子十分柔软,靠冰r我胸前时我人都酥了,于是我更加兴奋,抽插也更加卖力。没抽多几十下,阿蕊又去了,整个人抱着我不断喘气,我却还要继续抽插,此时阿蕊有气无力地哀求道:「我不行了,不要再来了,我要死了,你插别人吧……呼……呼……」

  三这时我妈远在十万八千里外,除了阿蕊,哪有人可以给我降火,而阿蕊的哀求也激起了我的兽性,我抱起阿蕊就往厕所走去,而我的大鸡巴仍留在阿蕊的浪穴里,阿蕊似乎也舍不得离开我的大鸡巴,除了双手抱紧我,屁股也仍机械性地在摆动。

  我说:「嘴里说不要,怎么还把我的鸡巴夹那么紧……你这浪货……多久没碰过男人了?你这母狗,看我怎么教训你。」

  阿蕊现在哪还有半点羞耻心,她对我越抱越紧,屁股也加快节奏摆动,看来她又要泄了。我哪有让她那么便宜就到高潮,一下子把鸡巴抽了出来,阿蕊刚快到高潮,身体里却没了我的棒子,那份难受就别提了,只见她双手拼命找我的鸡巴,嘴里又哭求道:「别……别……求求你,好哥哥……求求你,插啊……亲哥哥……插我……

  唔……求求你……你要怎样都行……呜呜……求求你了……插我……啊……干我啊……」

  我故意说:「插哪儿啊?我可不知道。」

  阿蕊一边喘气一边求道:「插……插我……插我下面……我的……我的……我的阴户……求求你……快点……插我的骚穴……呜……」

  想不到身为教师的阿蕊嘴里竟说出这么淫贱的话来,我真后悔没把她的话给录下,看她那个可怜样,我心又软了,我把她的脸按到厕所板上,高高抬起她的屁股,让她又像只母狗般趴着了,我对着她我肉穴又开始毫不怜香惜玉地猛抽猛插,阿蕊马上好像复活了般大叫起来,没几下她又泄了,而我却不再手软,抱着她软下去的腰继续猛肏在我这样的虐待下,阿蕊又叫得死去活来,在十几分钟内又泄了两次,第二次更又昏过去了。我这时正快要到高潮,哪能让她像死狗般没反应,于是我不得不把她抱回床上,再慢慢抽插,一边揉着她的奶子,一边对着她的耳朵吹气,好歹把她弄醒,谁知她一苏醒便又大叫起来:「啊……啊……我疯了……不行了……啊……饶了我吧!不行了……啊……啊……我又要去了……好哇……亲哥哥……再来……」

  我见如此,也一鼓气加快速度抽插,阿蕊声音也史无前例地大,叫得声音都有些沙哑了,最后我龟头一阵动,一股精便如山洪般射在她浪穴里,而阿蕊让我的浓精一烫,也泄了,躺在我身边昏了过去。

  这一仗从下午两三点直干到日近黄昏,阿蕊也泄了七、八次,溷身上下都是自己流的唾液和阴精,样子淫荡不堪。我望着身边的睡着的阿蕊,只觉越看越可爱,我知道要使阿蕊完全对我百依百顺单靠床上功夫是不行的,我决定连她的心也赢取,我温柔地摸着阿蕊的身体,轻轻地吻她。

  没多久阿蕊醒来了,见到自己赤裸裸地躺在我身旁,马上想起刚才的事,本来已被我干得泛白的脸马上变成红苹果,她背过身去嘤泣起来,但是却没有抗拒我的抚摸。我轻声地不断安慰她,她却越哭越大声了,现在我们的身份好像调转了,变成我这个年龄小的亲哥哥在安慰她这个「小妹妹」。

  过了一阵子,我不大耐烦了,一把把她抱过来,吓她说:「是不是要我再干你一次才听话?」

  这招果然灵验,阿蕊由号啕大哭变成趴在我胸前抽泣,我又不断讲她老公的坏处,说:「刚才你浪成那样,准是平时老公有心无力,没能满足你,要是过两年他两腿一伸,你不守活寡了?还是跟他离婚,在这里做个快活人算了。」

  阿蕊给我说中要害,顿时沉默不语。

  我一看真奏效了,又连连说些甜言蜜语,同时又说:「你现在是我的人了,跑也跑不掉,我手上还有些相片,要不听话就……」

  在我的威逼利诱下,阿蕊终于屈服了,她虽然不说话,但已伸手抱着我的腰,我知道她是我的了。

  天已开始暗下来,我叫她今晚在我家过夜,她迟疑了一下同意了,于是她赤着身子下床拿电话,我乘机又摸了摸她的奶子,谁知她一动就叫痛,我问她哪里痛,她红着脸说下身,我笑道:「是不是小浪穴啊?来让我看看。」

  她还有点害羞,不肯打开腿,我笑说:「刚才把腿张那么大,又忘啦?」

  她嗔道是我计局害她,我又笑道:「没我害你,你哪能叫那么浪?」

  最终我还是要扒开她的大腿,只见原来粉红色的浪穴已给我插得又红又肿。

  我把手指在裂缝上摩擦了几下,阿蕊人又软了,口里也开始哼叫,看来阿蕊还给人肏得少,太敏感了。我笑说:「现在先别发浪,晚上再好好调教你。」

  阿蕊脸又红了,但她没说话,只是一下床她就脚步不稳,看来是给我干得脚软了。我忙扶住她,抱她回床,笑道:「小淫娃,连离开床一下都舍不得啊?」

  现在阿蕊已对我百依百顺,我说什么她都不回嘴。

  我回客厅拿了手提电话便回到床上,看着阿蕊一丝不挂地缩在我怀里打电话给老公说不回家睡,真是别有一番乐趣。

  四晚饭自然是阿蕊做的,我故意不把下身的衣服还给她,看着阿蕊只穿一件毛衣,雪白的屁股一晃一晃的样子,我有种莫名的兴奋。

  吃完了晚饭,洗完澡,自然是要再温存一番,只是刚才阿蕊是给我霸王硬上弓,现在却是半推半就,一番湿吻和揉搓,阿蕊已开始发情了。我抱着阿蕊又放在桌上,她的毛衣还没脱下来,不过下身却赤裸裸的,雪白的大腿八字形打开,红通通的浪穴又有些湿润了,阿蕊看来还有点害羞,不过我知道,她一开战就发浪的。

  谁知我的鸡巴一插进去,阿蕊便连连惨呼,插了几下,虽然她的浪穴已开始流水,不过阿蕊还是叫痛。我见浪穴已开始充血,知道下午干狠了,今天晚上无论如何干不成,于是我决定插阿蕊的后庭,但我故意不告诉阿蕊,我知道阿蕊很怕痛,而且她多少是个教师,一定不肯玩变态的游戏,而我现在大鸡巴扯得我特难受,要插不成后庭,就算把阿蕊干死也要肏她浪穴。而且现在正好给阿蕊上多一课,让她对做爱有些新观念,以后我就不call她,也会自动送上门来找我玩。

  那时阿蕊也不知如何是好,虽然心里想给我插,可是我一插她又痛。我见如此,便说:「我帮你自慰,不会很痛。」

  阿蕊一听又想起下午的事,脸又变得绯红,看来她连自慰都有些抗拒。我干脆不管她手的抗拒,一只手到她我毛衣内,翻开她的奶罩,不断揉搓她的奶子和奶头,一只手在她两腿间轻轻摩擦,很快阿蕊的呼吸急促起来,口里也开始呻吟,这次她的叫床声有了进步,越叫越柔媚入骨。

  我见她开始浪了,便叫她帮我吹箫,她这时却死都不肯了,我笑说:「下午吹得那么起劲,现在又扮淑女啦?」

  说着我的手也停了下来。这时阿蕊已没了我不行,她知道我说什么,她都得照办,于是乖乖含着我的鸡巴,舔了起来。她技术虽然不好,我也不理那么多,我们两人成69式,各有各忙,我撑开她双脚,一边用手指逗她的骚屄,一边用另一只手在她肛门上绞弄,又轻轻抽插,帮她热「肛」。

  阿蕊也不知我在弄哪,只是下身越来越骚痒,这时她已顾不得舔我的鸡巴,张开口就大声呻吟,只是我的鸡巴还留在她嘴里,一叫起来时,在我耳里便成了「呜……呜……」

  的声音,我见调教顺利,便继续加大力度。阿蕊叫得越来越浪了,把我的鸡巴吐了出来,不顾一切地大叫:「啊……啊……啊……好……好……好痒……好……啊……啊~继续……啊……」

  她的浪穴也流出越来越多的淫水。

  我把淫水抹到肛门上润滑一下,见可以进入了,于是突然停下手的动作,坐起身来,不知如何,我特别喜欢比我大的人求我,也喜欢把女人当母狗般玩弄。

  阿蕊忍不住了,又哭又叫:「求求你……亲哥哥……好哥哥~唔……插我……帮我……我难受死了……求你插小淫娃……啊……唔……」

  又不住地舔我的鸡巴。

  我故意拿话刺激她:「你现在不是小淫娃了,你是一只母狗,母狗该有母狗的姿势,你知道该怎么摆吗?」

  阿蕊的手虽然在阴户上不断搓弄,只是她不得其法,反而越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