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1/2)

加入书签

  字没念完啊」

  佩佩脸红说:「这这好丢脸啊」

  小卉笑说:「一口气大声讲出来就好啦反正你现在不是被干得很爽吗」

  佩佩思考了几秒後,大声的叫道:「我我甘愿当小武发泄的性玩具」

  佩佩喊出这句话後,脸红到耳朵去了,整个人也解放似的,yin叫声变得更yin荡。

  小卉yin笑说:「呵呵侯主播真是天生的贱货,我新闻稿最後明明写的是侯主播表示甘愿当这名男学生的炮友说。」

  玲玲抱着佩佩笑着说:「嘻嘻姊姊果然被小武干得本性毕露」

  佩佩不甘愿的yin叫着:「啊啊明明就是你们强迫我念的啊啊这麽粗的鸡芭第一次遇到又粗又硬啊啊真的好厉害啊啊」

  小卉yin笑说:「呵呵,气质的女主播也是会说甘愿当男人发泄的性玩具唷」

  佩佩白眼的回说:「啊啊那只是口误罢了啊啊你们别欺人太甚了啊啊大鸡芭插得好舒服啊啊啊」

  就在这些大奶妹互亏时,我的rou棒在佩佩湿滑的荫道里抽插了近千下,佩佩也被我干得娇喘连连,瓜子脸上布满豆子大的汗珠,大腿不断地颤抖,润滑yin液不断地喷出。

  持续抽插了近百下,she精的快感已经布满gui头,我忍不住大叫:「喔干得好爽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佩佩急忙的说:「啊啊快拔出来快拔出来我没有吃避孕药」

  听到佩佩的尖叫,我赶紧把大rou棒拔了出来,双手抓住佩佩的头往我的老二靠近,佩佩也主动配合用嘴巴吸吮我的rou棒。我用力地抓紧佩佩的头,大rou棒直接顶到佩佩的喉咙深处,反覆几次深喉咙的动作後,我终於在佩佩的嘴里口爆,腥臭的jing液射满佩佩的嘴里。

  当我把大rou棒从佩佩的嘴里拔出来,佩佩的口腔充满了浓稠的jing液,上下唇被蜘蛛网状的jing液黏得到处都是。因为佩佩被我捅了几下深喉咙,眼眶还流着眼泪,口水混着jing液从嘴角流了下来。佩佩咳嗽了几下,看到气质主播被我干得如此狼狈,忍不住兴起凌辱慾望。

  我用手握着大rou棒的根部,把gui头甩了几下佩佩的双颊「啪啪」作响,一边说:「贱货,给我舔乾净,一滴jing液都不能留。」

  佩佩啜泣说:「呜呜我才不要咧我是主播可不是路边的流莺」

  小卉晃了晃手中的dc说:「如果不想你被强jian的影片流出去的话,就给我乖乖听小武的话。还有别咬伤小武啊,那可是我和玲玲的精神粮食呢」

  佩佩恶狠狠看了小卉一眼,先把口中的jing液吞下,再用纤细的双手握住我的老二,毫无反抗地伸出舌头从gui头往阴蘘开始添乾净。

  小卉仍然一边录影一边耻笑佩佩:「呵呵这yin乱的画面传出去一定会轰动全台」

  玲玲附和说:「哇姊姊不但会念书,kou交的技巧也很厉害耶」

  佩佩一边红着脸一边流泪地含着我的老二,不正面回答小卉和玲玲的话。

  小卉继续说:「呵呵我刚刚好像听到佩佩说她没吃避孕药喔」

  玲玲回说:「嘻嘻怪不得姊姊认得避孕药的名字」

  佩佩勉强的回呛说:「玲玲可以吃,我就不能吃吗」

  我和小卉、玲玲都窃笑了起来。可以感觉佩佩跟玲玲一样都是天生好色的体质,只是佩佩为了知名主播的名气,自尊放不下来,看来要搞定佩佩要费一番工夫了。

  当我们沉浸在yin乱的气氛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和小卉、玲玲都吓了一跳。小卉把手机拿给我,发现是小薇打来的,我意识要佩佩不要讲话。

  我接起电话:「喂小薇吗」

  电话那一头的小薇说:「小武,你们怎麽搬那麽久啊我宿舍都整理好很久了」

  我看了一看四周说:「呃因为玲玲的姊姊刚好回来,所以聊了一下。」

  小薇:「是喔那玲玲的姊姊现在还在那边吗」

  我低头看着正在舔我老二的佩佩:「呃玲玲她姊姊正在吃宵夜说。」

  小卉和玲玲听了都「噗嗤」一笑,佩佩则白眼看了一下小卉。

  小薇:「我刚刚接到家里的电话,我妹妹不小心摔车住院,我要回去看她一下。」

  我紧张的说:「是喔你妹妹有怎麽样吗应该还好吧」

  小薇:「嗯,没啥大碍,你先回来载我去车站坐车啦」

  我:「喔好啦好啦我整理一下马上回去」

  当我挂完电话後,佩佩停止帮我清理rou棒的行为。

  佩佩看着我说:「哼你也爽过了赶快跟那个yin荡的爆乳妹回宿舍,以後不要再跟玲玲连络了。」

  玲玲气愤的说:「哼我才不会听姊姊的话咧」

  转头对我说:「小武,我们先回去你宿舍那边吧」

  佩佩生气的喊着:「玲玲你什麽时候变得这麽不听话了」

  小卉笑着对佩佩说:「我们又没说要放过你,乖乖的给我待在这里」

  小卉一边暗示要我抓住佩佩,一边从玲玲家里找出一条狗链,佩佩紧张的大喊:「你这yin贱的女人又想对我做什麽事」

  小卉笑嘻嘻的说:「对於不听话的小母狗,当然要先绑起来,免到到处乱跑罗」

  佩佩反呛:「你才是yin贱的小母狗」

  就在我和小卉、玲玲手忙脚乱之下,终於把佩佩的双手绑在後面,脖子套上狗链,狗链的另一头则绑在客厅的铁窗上,佩佩全身赤裸地侧坐在地上。

  佩佩哭喊着:「呜呜你们快放开我啦我又不是小狗」

  小卉笑着说:「嘻嘻叫小声点,要是被邻居破门而入,发现一个脱光光的女人,会发生什麽事情,连我也不知道。」

  佩佩哭泣说:「呜呜你这恶心爆乳的贱女人,快点放开我」

  小卉蹲在佩佩面前威胁的说:「少给我贱女人贱女人叫要不是你是玲玲的姊姊,我现在就赏你几巴掌」

  佩佩反呛说:「呜呜有种你就打我啊」

  小卉奸笑说:「哼不要以为我不敢打你,你就摇摆了起来,我还是有办法整你」

  小卉要我把佩佩的双腿成型打开,露出她红肿的私处,佩佩害怕的说:「你们还想对我做什麽」

  小卉不理佩佩的哀求哭喊,先用胶带把佩佩的大荫唇往两旁固定,蝴蝶状的小荫唇与阴di暴露在空气中,再把今晚比赛用的两个跳蛋左右各一个轻轻夹在佩佩的阴di上,再用胶带固定住,震动强度也一并调到最大,跳蛋通电後「嗡嗡」作响。

  佩佩忍不住呻吟:「啊啊快把这东西拿走啦啊啊」

  小卉骄傲的说:「哼哼我就看你多会忍」

  小卉说完拉着我和玲玲穿好衣服,走到玲玲家的庭院中。

  玲玲紧张的对小卉说:「小卉,这麽会不会太过份了点」

  我赶紧附和:「对啊要是有人发现今晚的事情我们就完了我不想被当强jian犯啊」

  小卉白眼看着我说:「你真是有色无胆的家伙真的要算,你已经强jian过三个正妹好吗而且还是连续累犯咧」

  对於小卉的话,我只能无言以对,玲玲则在一旁偷笑。

  小卉接着对玲玲说:「佩佩太骄傲了,要先挫挫她的锐气先凌辱一下她一下,晚点再回来解决。」

  玲玲问说:「那小卉你有什麽办法让姊姊接受小武啊不然我就要跟小武私奔啦」

  听到玲玲的话,我赶紧说:「要私奔的话,我一次可养不起三个老婆啊」

  小卉听到我没志气的话,冷笑说:「放心,你去当牛郎一定是红牌」

  玲玲见到我的糗状,忙打圆场说:「小卉,你不要再亏小武了啦刚刚小武干了姊姊,要是姊姊去报警,小武一定会被抓去关的啦一定要想办法让姊姊屈服」

  玲玲果然是善解人意的好女孩我在一旁点头如捣蒜囧小卉哼了一声说:「你们有没有听过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我:「唔我只听过恋爱症候群」

  玲玲想了一下说:「是不是当被害人在歹徒囚禁下,威胁与恩惠同时施与被害人,最後被害人反而会对歹徒有好感」

  小卉点了点头笑着说:「没错玲玲真是聪明」

  我摸摸玲玲的头夸奖说:「玲玲真不愧是拿过书卷奖的资优生」

  玲玲高兴的回:「嘻嘻以後我要拿到小武的zuo爱奖」

  小卉咳了几下,继续说:「等一下送小薇去车站後,我们再回来玲玲家。」

  玲玲问小卉说:「那等一下要怎麽威胁姊姊跟恩惠啊」

  小卉邪恶的笑说:「哼哼等一下我来当坏人,小武当好人。我最喜欢羞辱这种骄傲自大的女人了」

  看到小卉跃跃欲试的表情,只能暗中替佩佩祈祷

  十七巨ru主播下

  一行人在庭院讨论完後,便把玲玲的部份物品绑在我和小卉的机车上面,剩下载不下的东西就先放在原地,我载着玲玲和小卉两台机车慢慢骑回我的宿舍。一进到宿舍,小薇马上走过来。

  小薇劈头就问:「你们是跑去哪啦怎麽搬这麽久」

  我装笑着说:「因为刚好玲玲的姊姊有回来,所以我们有聊一下天。」

  小薇好奇地问:「你跟玲玲的姊姊很熟吗是有什麽好聊」

  小卉笑说:「嘻嘻玲玲的姊姊是知名的女主播侯佩佩说。」

  小薇惊讶的看着玲玲:「哇真的吗玲玲你怎麽都没跟我们说。」

  玲玲无奈地回道:「吼我才不想讲咧以前班上男生在一起讨论姊姊,只会说姊姊长得很漂亮、胸部非常大,还说若可以跟姊姊zuo爱,做鬼也风流我才不想让那些低级的男生知道我姊姊是佩佩。」

  小薇:「喔原来如此,要是被班上男生知道玲玲的姊姊是侯佩佩,玲玲应该会被他们烦死吧」

  小薇忽然转头对我说:「这个秘密可不要到处说啊」

  我笑着说:「呵呵当然不会,我对看得到吃不到的女生没兴趣。」

  小薇白眼回:「哼你这不要脸的变态,只在乎能不能吃,玲玲的姊姊看起来很有气质啊,她才不会看上你这色狼」

  玲玲听到小薇的话,脸上勉强挤出尴尬的笑容。

  小卉小声笑着对我说:「嘻嘻小武今晚不但吃了,还可以打包呢」

  小薇好奇地问小卉:「小卉,你刚刚说什麽我没听清楚。」

  小卉装正经说:「没有啦咦小薇你不是要赶着去车站吗现在赶快出发吧」

  小薇:「对吼小武你赶快载我去车站坐车啦」

  小薇说完就往宿舍门口前进。

  我边走边问:「嗯那你妹妹为什麽会出车祸啊」

  小薇疑惑说:「我也不清楚,听我妈妈说应该是骑机车上学摔到的吧」

  我:「那应该还什麽大碍吧」

  小薇催我说:「好啦好啦先载我去车站,详细情况回来再说」

  玲玲:「那小武你们先去车站,我和小卉先整理我的东西。」

  随口答应玲玲後,於是我就骑着我的机车载小薇去火车站坐车,到了车站,小薇买好票火车刚好进站,小薇急忙的跑向月台,我则站在剪票口看着小薇。

  小薇剪完车票对我说:「小武你赶快回去邦玲玲搬家吧」

  我:「嗯,你自己小心点,到家再打电话给我。」

  小薇亏说:「我不在宿舍,你可不要偷看小卉跟玲玲的胸部啊」

  我笑着说:「我可是正人君子好吗」

  小薇笑着走上火车车厢内,看着小薇的背影,我心里觉得有点对不起她,不过面对两个自动送上门的大奶妹,老二是诚实的,我也只是个正常的男人啊哪天被小薇抓包再说吧

  等小薇的火车驶离车站,我赶紧骑着机车飙回我的宿舍。进了宿舍,小卉和玲玲则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小卉看到我回来,高兴的跑过来抱住我。

  小卉颜开眼笑的说:「嘻嘻小薇不在,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zuo爱了说。」

  我亲了一下小卉,笑说:「呵呵小薇才刚走,你就等不及了吗」

  小卉撒娇的说:「今天人家忍了好久了说,小武你现在就狠狠地干一下小卉吧」

  玲玲在一旁急忙说:「不行啦姊姊现在还被绑在我家客厅,先去看我姊姊啦」

  小卉不屑地回说:「不要管那个骄傲的女人啦先让她吃点苦头再说。」

  玲玲转向哀求我:「小武,先去找姊姊啦她现在脱光光被绑在家里很危险说。」

  我想了一下,一个脱光光的巨ru主播在家也挺危险的,不管小卉的抗议,我们三人骑着机车赶往玲玲的家。骑了一小段路程,经过「洗门饮乐门」超商时,小卉停下了机车走进了超商要买东西,我也停下车跟着小卉的脚步,玲玲则在我的机车上等着。

  我追上小卉问说:「小卉,你干嘛要忽然停车买东西啊现在要先去找佩佩啊」

  小卉抱怨说:「哼老娘心情不爽啦现在要买酒喝」

  看来小卉还在气我决定先去找佩佩,眼前只好先哄一下小卉。

  我小声对小卉说:「亲爱的小卉老婆,别生气了啦好歹今晚的插赌我有帮你赢了玲玲啊我也是很在乎小卉老婆你啊只是佩佩的事情比较急了点。」

  小卉停下脚步,顿了一下说:「哼算你还有点良心啦难得小薇不在宿舍,小武你最好不要给我浪费这个机会」

  我赶紧陪笑说:「呵呵我保证会有让小卉老婆有物超所值的表现啦」

  小卉回说:「好啦好啦看在你这麽有诚意,先解决佩佩的事情。」

  小卉说完话,还是拿着购物篮走到超商的饮料柜前拿了数瓶可乐娜啤酒,接着又拿了几包零食,走向柜台结帐时又顺手拿了一瓶红酒,意示要我去结帐,为了表现出我的「诚意」,也只能忍痛付钱了。囧

  处理完小卉闹脾气插曲後,我们三人终於到了玲玲家的大门口,把车子停在庭院後,玲玲赶紧开门进去客厅找佩佩,我和小卉也跟随在後。

  佩佩看到我们出现,哭着哀求说:「呜呜人家好害怕求求你们放了我好不好呜呜」

  小卉冷冷的说:「哼你也知道害怕这两个字喔」

  我看佩佩一个人坐在空旷的客厅,全身不停地颤抖,脸上已经没有知名主播的高傲,取而代之的是害怕恐惧的表情,忽然觉得佩佩很可怜,忍不住蹲下来抱住佩佩,佩佩也不反抗的躺在我肩上哭泣着。

  我安慰佩佩说:「乖乖,不要哭了喔现在就帮你松绑。」

  小卉没好气的对我说:「哼小武,你的心太软了啦这女人原先还想举报我们咧」

  我笑着回说:「哈没办法,看到正妹流眼泪就会没辄」

  佩佩光着身子一段时间,身体非常冰凉,加上一个人被绑在空旷的客厅,精神已经非常虚弱。当我解开佩佩脖子上的狗链和手腕上的绳子、私处的跳蛋,想要扶起佩佩去沙发上坐,但没想到佩佩的双腿不断地颤抖、发软站不起来,佩佩屁股坐的地方也留下一滩湿漉漉的水渍。

  小卉嘲讽佩佩说:「嘻嘻高贵的女主播也会尿失禁唷还是yin水」

  佩佩脸红着不说话,於是我直接抱起佩佩,佩佩的双手也自然的抱住我的脖子,走到客厅的大沙发上,便把佩佩放坐在沙发上,顺便叫玲玲去拿一件毯子要给佩佩披着好保暖。

  小卉看我一进门就对佩佩心软,她也一屁股的坐在佩佩隔壁的沙发上,手上装酒的购物袋重重的放在桌上。小卉拿起桌上的电视遥控器,开了电视後随手转了数个频道,毫无目的地乱看电视节目。玲玲这时从房间找到一件厚毛毯,我也脱掉我的上衣,光着上半身抱着佩佩,玲玲则把厚毛毯盖在我和佩佩的身上。

  小卉白眼看着我说:「小武,你干嘛还要脱掉上衣啊你该不会是想干主播干上瘾了吧新闻台很少有男主播当家的啊」

  面对小卉的双关语,我苦笑着说:「救难节目不是都这样吗脱光衣服,被子内的温度上升得比较快啊」

  小卉哼了一声说:「电视没啥好看的,我们来看刚刚拍的a片好了」

  我和佩佩则是一阵尴尬,玲玲也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小卉走到电视前面,把刚刚拍影片的dc放在电视旁,利用dc的视讯输出功能,把佩佩被我干的影片播放在电视上。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啊啊不行受不了了好厉害的rou棒又粗又硬」

  电视播放佩佩的yin穴正被我老二抽插画面,喇叭传出肌肤撞击声与佩佩的yin叫声。

  为了化解尴尬的气氛,我揶揄着说:「a片看了这麽多,第一次看到有av男优长得很像我的。」

  小卉和玲玲听了我的话,「噗嗤」地笑了出来,佩佩也低着头在我胸前偷偷笑着。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