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厕所上对妞(1/2)

加入书签

  一旁的玲玲喜孜孜地问说:「那我算是哪种料理啊」

  小卉淡淡说:「你喔路边摊吧」

  玲玲生气地撅起嘴说:「吼我有这麽差吗」

  我捏着玲玲的脸颊笑着说:「不差,不差,台湾小吃可是世界有名的咧。」

  说完,小卉和佩佩在一旁讪笑,忽然1楼客厅後方的厨房走出一个中年妇女的身影,身上披着炒菜围兜,手上还拿着一把锅铲。

  妇人笑着问说:「佩佩、玲玲你们在讨论什麽啊什麽日本料理跟什麽小吃的」

  佩佩和玲玲听到妇人的声音,抱住我的双手赶紧放下,一人行脱下鞋子换上拖鞋慢慢走到客厅里。

  玲玲对妇人说:「妈这是我的大学同学啦,男的叫小武,女的叫小卉。」

  眼前的妇女原来是佩佩和玲玲的妈妈,不愧是母女档,佩佩和玲玲的妈妈看起来也是相当地天生丽质,虽然身为人母,但看起来才30多岁。

  我和小卉异口同声说:「伯母您好」

  姐妹俩的母亲摇手笑着说:「拜托,不要叫我伯母啦这样好像阿姨很老似的,你们叫我婉姨就好了啦」

  我和小卉笑着说:「那婉姨您好」

  婉姨:「好好好你们先在客厅看电视,婉姨先去煮饭,等一下就可以吃中饭了。」

  婉姨说完又走进厨房里煮菜,我和小卉把酒跟零食放好,佩佩要我们上楼去她的房间。一行人走到佩佩的房间,佩佩高兴地拿出一大个大袋子给我。

  佩佩笑着说:「不要说我对你不好这是送你的新年礼物喔」

  我尴尬地说:「这怎麽好意思呢」

  佩佩:「唉呦过年嘛,就当作感谢你帮忙照顾玲玲的心意吧」

  对佩佩说声道谢後,发现袋子里是最新型的游乐器一台和数片游戏片,看到这里我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小卉和玲玲在一旁则不是滋味

  玲玲抱怨说:「姊小武都有礼物,我这个亲妹妹的,和小卉都没有喔真是差别待遇啦」

  佩佩从包包拿出一叠百货公司礼卷,很没诚意地分给小卉和玲玲说:「给你们一人5000的礼卷,去买好一点的内衣吧尤其是那个胸部特别大的。」

  小卉冷冷地说:「哼不用你担心,内衣钱我还出的起」

  小卉似乎不想领这个情,场面有些尴尬,我赶紧接下佩佩的礼卷说:「哈那我再找时间和小卉去挑内衣好了。」

  小卉本来想要拒绝,但看我都说要陪她去挑内衣,也就不再多说什麽。把东西收拾好之後,4人分别坐在床上,佩佩和玲玲则紧紧地靠在我身上。

  我好奇问说:「你妈妈只有一个人回国吗」

  佩佩:「对啊因为我老爸工作很忙,所以只有我妈咪一个人回来过年。」

  我:「那婉姨什麽时候回去」

  玲玲:「妈妈说可能会陪我到寒假完吧」

  我:「是喔,那你们不就要陪婉姨好好四处去玩一下。」

  佩佩撒娇说:「可是我比较想陪小武说」

  我:「那你妈妈怎麽办,留她一个人在家吗」

  佩佩不在乎地说:「叫玲玲留下来就好啦」

  玲玲大叫:「为什麽要我留下来」

  佩佩:「反正你也和小武同居一年了,妈妈难得回来你就多陪陪她吧」

  玲玲气说:「吼我才不要咧不能一起轮流陪妈咪吗」

  小卉一旁自言自语说:「啧啧真是有男人没亲人」

  佩佩和玲玲瞪了小卉一眼,三个女人又开始互杠了起来,没多久,听到楼下婉姨的吆喝声,要我们下去吃午饭了。到了1楼客厅,婉姨都把饭菜放在桌上,我和小卉等人都就位,婉姨也就坐好後,5个人便开始吃饭。

  婉姨对我和小卉笑着说:「你们两个还真是登对,小武长的帅气又斯文,小卉长的漂亮身材又好,一点都不输给当主播的佩佩呢」

  小卉被婉姨夸奖的低头傻笑。

  我急忙解释说:「小卉不是我的女朋友啦,我和她只是同住在一起而已。」

  婉姨好奇问:「都同居了还不是情侣」

  我:「没有啦,现在是我和女友小薇、小卉、玲玲住在一起,想说这样平时可以讨论功课和分摊房租跟水电费。」

  婉姨惊讶地问我说:「玲玲也和你们同居怎麽我都不知道」

  这下我才发现我不小心说溜嘴了小卉和佩佩、玲玲都是一脸慌张。

  佩佩赶紧解释说:「因为我想说玲玲一个人住家里比较危险,所以那时玲玲对我说她们要同居我也就没反对,至少还有几个同学可以互相照顾,希望妈咪你不要生气」

  婉姨看了看我们4个,笑着说:「哦这样也好,玲玲就是太单纯了,跟同学一起住也好有个照料」

  玲玲担心地问说:「妈咪,你真的不会生气喔你们先前不是都还不准我交男友的吗」

  婉姨笑说:「那是你爸担心你太单纯容易被骗才这样说,想当初我和你爸大学就在一起了,一不小心大三就生下佩佩,所以你爸才会这麽担心」

  婉姨一说完,马上发觉自己说溜嘴,脸上一阵泛红。

  玲玲惊讶说:「真的吗」

  佩佩笑说:「想不到妈咪也是先上车後补票啊」

  我恍然大悟说:「原来如此怪不得佩佩年纪大玲玲好几岁」

  玲玲接着翘嘴说:「吼爸爸在大学就把妈妈搞大肚子,现在居然不准我交男朋友真是严以律人,宽以待己嘛」

  婉姨红着脸笑着说:「就是因为我在大学弄大肚子,所以才不希望你也在大学搞大肚子啊还有,不要让你爸知道我跟你们讲这件事,他要是知道肯定会骂死我」

  小卉亏我说:「嘻嘻小武听到了吗小心不要搞大人家的肚子啊」

  小卉说的「人家」可以带进好几个大奶妹的名字。

  我赶紧自嘲说:「拜托我只会搞大我的肚子,喝啤酒搞大的」

  我一说完,4个美女都在笑。吃了几口饭菜,发觉婉姨的厨艺真的不错。

  我赞美婉姨说:「嗯,婉姨煮的菜很好吃说,伯父应该很有口福。」

  婉姨笑着回:「啊没那麽厉害啦啦只是喜欢研究一下而已。」

  小卉夹了一口菜放在我的碗里说:「好吃就多吃一点,多给婉姨捧场」

  婉姨亏小卉说:「呵呵看起来明明就是情侣,还一直说不是呢」

  佩佩和玲玲看了小卉帮我夹菜,又被婉姨戏称和我是情侣,姐妹俩表情有些有些吃味,但碍於她们母亲在场,不方便学小卉帮我夹菜,两人闷闷地吃了几口饭。

  小卉不好意思地说:「唉呦,婉姨不要亏人家啦人家和小武真的不是男女朋友啦」

  婉姨:「是喔,没关系啦小卉条件这麽好,一定可以很快找到另一半。」

  小卉偷瞄我叹气说:「可惜我喜欢的人旁边有一堆花蝴蝶呢」

  婉姨马上给小卉打气说:「呵呵我相信小卉一定会成功的啦」

  佩佩咳了几声:「妈咪,菜快凉了,我们赶快吃一吃吧。」

  玲玲附和说:「对啊,对啊。」

  婉姨大概不知道小卉说的花蝴蝶是指佩佩、玲玲等人,害佩佩想反击的不行,只能硬吃小卉的调侃众人吃完饭,佩佩提议说要打麻将,其他三女都没反对,收拾好餐具,佩佩拿出一副麻将,准备要开打。

  婉姨问我说:「小武不打吗」

  我笑说:「不要了,我看你们打就好,我太常被三个娘子教导打麻将了」

  婉姨疑惑问着:「三个娘子小武有三个女朋友吗」

  佩佩姐妹俩表情一愣,想说被妈妈发现自己和小武的秘密了吗

  小卉笑说:「嘻嘻小武说的是三娘教子啦」

  婉姨:「喔所以你们常在宿舍打麻将吗偶而打打可以,可不要耽误到学业啊」

  佩佩笑着说:「不会啦在怎麽样也不会像妈咪一样被搞大肚子啊」

  婉姨笑说:「讲话真是没大没小不要给小武他们看笑话」

  众人笑了笑後,4个女人就开始打起卫生麻将。我则站在後面观看,小卉和佩佩当然不用说,牌技已是高手等级,婉姨的技术也不差,看来也是有常在打麻将,玲玲相较之下就比较弱一些。

  在我四处走动时,发现婉姨的胸部也蛮有料的,先前是因为有戴上煮菜围兜煮饭,宽松的布料不易判断大小。但是从侧面看,也是厚实饱满的ru房,怪不得生下来的女儿个个也都是大奶妹

  婉姨似乎发现我在偷瞄她,笑着对我说:「怎麽,婉姨的脸上有什麽吗」

  我赶紧瞎掰说:「没有啦我只是觉得婉姨看起来很漂亮、很有气质,才会生下两个漂亮又有气质的女儿」

  佩佩和玲玲听到我的夸奖,高兴地窃笑着。婉姨也笑着花枝招展地说:「呵呵小武真是会讲话,应该有很多女生喜欢你呦」

  我害羞说:「没有啦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接下来的牌局我就不敢再偷瞄婉姨的胸部,因为玲玲牌技较弱,我就坐在玲玲的後面看她打牌,顺便教她怎麽打比较好,打了几风之後,佩佩也叫我坐在她後面跟她讨论如何舍牌。

  我问说:「佩佩你都这麽厉害了,还需要跟我讨论吗」

  佩佩撒娇说:「我哪有很厉害,一起讨论才会进步啊」

  拗不过佩佩的要求,我只好坐在佩佩的後面,才打了没多久,小卉叫我帮她去拿饮料喝,拿完饮料又没多久,要我帮她拿零食吃,过一会儿又要加冰块,让我一直跑来跑去

  我皱眉说:「小卉,你是不会一起跟我讲要什麽喔害我一直跑来跑去」

  小卉撒娇说:「喔人家记性差嘛」

  佩佩亏小卉说:「呵呵人笨看脸就知道」

  小卉瞪了佩佩一眼,婉姨急忙出来圆场,牌局才继续下去,又打了没多久,玲玲又要我过去教她打牌,结果一场牌局下来,我一个人一直换位子,搞的像是不用钱的转台牛郎大概是婉姨回来,佩佩和玲玲就不方便住在我宿舍,所以才想在这短短的打牌时间里跟我多聊聊。

  到了下午4、5点,终於打完一雀了,婉姨站起来说晚上吃火锅好了,我和其他大奶妹都没意见,於是婉姨叫佩佩和玲玲去大卖场买火锅料。佩佩和玲玲马上抗议着

  佩佩大叫:「怎麽是我和玲玲去啊」

  婉姨正色说:「小武和小卉是客人,难道叫他们去买吗」

  玲玲鼓起脸颊说:「吼那叫姊姊去买就好啦」

  婉姨:「我还要你们送东西给舅公,昨天我去舅公家忘记带了,你们等一下一起送去比较有礼貌。」

  佩佩皱眉说:「舅公家有一段距离耶可以改天吗」

  婉姨催促说:「不要罗唆谁叫你有开车下来,你们快去快回,说不定晚上7点赶的回来」

  面对自己母亲的话,佩佩和玲玲只能不甘愿地拿了礼物出了门,这时候我去上了一下厕所,出来的时候,小卉对婉姨说她想要睡一下午觉,婉姨叫她去玲玲或是佩佩的房间睡。

  我拉着小卉说:「你怎麽忽然想睡觉啊」

  小卉:「谁叫你昨天玩那麽晚,害我睡眠不足,我先上楼睡觉一下。」

  我:「啥那只剩下我和婉姨两个人喔」

  小卉:「怕啥婉姨又不会吃了你」

  我没好气回说:「婉姨吃了我你会不会想太多了」

  小卉笑说:「那就好啦,我先上去罗,你跟婉姨在客厅看电视吧」

  小卉说完话,真的爬楼梯上楼,留下我一个人待在原地,若是跟小卉一起去睡觉又显的没礼貌,只好乖乖坐在客厅看电视。

  婉姨边收拾东西边对我说:「小武你要吃水果吗婉姨削给你吃吗」

  我转头回应说:「呃好麻烦婉姨了。」

  於是我继续看我的电视,过了20多分钟正觉得婉姨怎麽还没出现,身後便传来婉姨的脚步声。婉姨一走到我面前让我吓了一大跳原来婉姨跑去换了一件衣服,全白的连身无肩洋装,大弧型的领口可以清楚看到13的白皙胸部,而且洋装布料不怎麽厚,ru房尖端的乳首激凸的非常明显,搞不清楚为何婉姨会忽然穿的这麽性感

  婉姨手上拿端着一个大盘子,盘子上有切好削皮的水果,还有几瓶啤酒和一个杯子。走到我面前的方桌上,低下腰把大盘子放在方桌上。婉姨身上的洋装领口原本就已经很低了,这一弯腰领口大开,婉姨那对雪白的大奶子马上被我看的一览无遗,其奶子体积之大,不。下。小。卉

  再怎麽样,婉姨也是长辈,我只好装做没注意继续看我的电视。婉姨放好盘子後,紧紧地跟我坐靠在一起,传过来的熟女香味实在让人受不了

  婉姨笑咪咪地说:「小武啊玲玲在你那边住了多久了呢」

  婉姨忽然讲话变的轻声细语,跟刚才端庄贤慧的人母婉姨截然不同,眼前这个婉姨变的柔情似水,比玲玲还温柔。

  我两眼仍旧往前看着电视回说:「呃玲玲住我那快一年了吧」

  婉姨轻嗔说:「吼这两姐妹居然瞒着我这麽久」

  我赶紧说:「啊婉姨不要气她们啦她们都很乖啦」

  婉姨:「那还真是麻烦你跟小卉照顾玲玲了。」

  我:「不会啦,我也常请教玲玲功课呢。」

  婉姨忽然小声问我:「嘻嘻那小武有没有把玲玲给怎麽样了吗」

  我转头看着婉姨急忙说:「没没没没有只是单纯的同学而已」

  我一转头才发现婉姨整个人都靠了上来,眼神往下一瞄,婉姨那对不输小卉的爆乳都看的一清二楚,深红色的乳晕忽隐忽现。我又赶紧把头转回去,深怕忍不住会一手摸下去

  婉姨又笑了笑说:「那佩佩呢她很少会主动跟男生讲话的说。」

  我:「呃应该是她都会来我这找玲玲,所以有比较熟一点吧」

  婉姨:「是吗今天下午打麻将,我看佩佩有点黏着你耶,佩佩很少会这样黏一个男生说。」

  我急着解释说:「婉姨你真爱说笑,我只是跟佩佩讨论要怎麽舍牌而已。」

  婉姨暧昧地笑了笑说:「呵呵少来,我自己生的女儿个性我还会不知道吗嘻嘻算了,小武要不要吃点水果」

  我:「好,谢谢婉姨」

  这时我心想,婉姨穿这麽性感,大概只是想要跟我套口风吧,我只要撑到佩佩和玲玲回来就好,也一边咒骂小卉怎麽这麽会挑时间想睡觉

  婉姨用叉子叉了一片水梨拿到我的嘴前说:「嘻嘻小武吃个水梨,这是今早才买的,很甜喔。」

  看到婉姨亲自喂我吃水果,吓的有点不知所措:「婉姨你太客气了啦我自己叉来吃就好」

  婉姨笑了笑,我则自己拿起叉子狂吃了好几片水果。婉姨则在一旁开了啤酒倒在杯子里。

  婉姨拿着装酒的杯子要给我说:「小武想要喝啤酒吗」

  我嘴里都是水果说:「呜好好呜先放着」

  婉姨:「啊你说什麽婉姨听不清楚」

  当我挥手指着方桌时,婉姨正好要把杯子拿过来,一不小心把啤酒全倒在我的肚子上,瞬间衣服跟裤子都湿掉了婉姨慌张地站了起来,一边说对不起一边拿一盒面纸蹲在我的面前,抽了几张卫生纸,直接往我的裤档擦去

  这下婉姨直接蹲在我的面前,弯着腰帮我擦老二外的牛仔裤,宽松领口下的大奶子和乳头都被我看光光,面对诱人的大奶熟女,根本控制不了老二的勃起婉姨擦了几下我的裤档,马上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婉姨惊讶地说:「没想到整个鼓起来的都是鸡芭呢我原先还以为只是搭帐篷,没想到整个帐篷都是大鸡芭」

  我尴尬地对婉姨说:「婉姨你可以起来了啦我自己擦就好」

  没想到婉姨居然yin笑说:「嘻嘻小武都看光婉姨的大奶子了,我也要看看小武的大鸡芭,这样才算公平啊」

  啊啊没想到婉姨早就知道她的奶子走光了,并藉以要看我的老二,看来婉姨早就计划好,就等我这没经验的小子踏入陷阱里

  我急忙找理由说:「婉姨等等等一下佩佩跟玲玲会回来,小卉也在楼上睡觉,会被她们发现啦」

  婉姨窃笑说:「佩佩和玲玲没那麽快回来,小卉在睡觉不用紧张」

  我:「可是可是」

  婉姨不管我的推托之词,玉手还是不停把我的裤头解开,没几下,我粗大坚硬的rou棒就直挺挺地站着。婉姨看的双眼发亮,似乎看到宝物一般,接着不发一语就帮我含了下去

  婉姨的kou交技巧非常的熟练,先用舌头帮我舔了几圈gui头後,再缩紧双颊配合舌头、上颚,宛若荫道肉壁紧紧夹住我的gui头,上下吸吮了数十下,传来阵阵快感,我惊觉事情不妙,赶紧把婉姨的身子推开

  我尴尬说:「婉姨不行啦你是佩佩和玲玲的妈妈,这样做不好啦」

  婉姨yin笑说:「嘻嘻你都已经把小卉、佩佩跟玲玲吃了,现在居然还怕吃了婉姨吗」

  被婉姨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我被吓的有如惊弓之鸟,想说这下死定了婉姨会不会跑找小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