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成绩加分(1/2)

加入书签

  我故意问说:「嘿嘿,你那假男友大卫的老二不是黑金刚吗跟林北的大鸡芭相比如何啊」

  筱仙头也不抬,毫不迟疑的yin叫说:「噢噢噢噢大卫的哪是黑金刚他的只是细牙籤叫黑金刚只是给他面子那能跟小武哥哥的大鸡芭比啊噢噢噢用力、再用力一点」

  听了筱仙的话,优越感尤然而升看来我在某方面还是胜过大叔的

  「噢噢噢噢小yin狗以后也要当小武老公的人肉小便斗噢啊啊天天吃好老公滚烫的jing液啊啊啊身体要融化了啊」

  靠,这骚货越叫越不要脸什么时候我变她好老公啦要是被她黏上来,肯定会被小卉她们发现妈的怎么能让筱仙这狐狸精吃上瘾我要想个办法阻止她啊啊啊

  我一边干着筱仙这骚货,一边用眼角扫了杂物间,忽然看到刚刚比赛发的矿泉水,于是我马上想到恶整筱仙的方法

  我拔出rou棒站了起来,原本沉醉在抽插快感的筱仙,马上双手扒开阴沪,苦苦哀求说:「呜呜小yin狗还想要啦小yin狗还想被大鸡芭干啊呜好哥哥,好老公不要折磨小yin狗嘛你怎么拔出来了啦小yin狗不能没有大鸡芭啦」

  「哼哼难得可以操你这不要脸的母狗,当然要来点特别的姿势」

  「好好好以后只要好老公想要,小yin狗的大腿随时都可以打开现在快给小yin狗大鸡芭啦」

  筱仙yin浪、急促的叫着。

  「先不管以后,你现在给老子倒躺在沙发上,背部靠着椅背,屁股朝天」

  「啊这姿势好奇怪喔」

  「哼哼先快吃到大鸡芭,就乖乖照我的话做」

  「好嘛好嘛」

  在我的协助下,筱仙总算顺利头下脚上的姿势躺在沙发上,筱仙那对榴槤巨奶也倒垂到筱仙的下巴,双腿ㄍ字拱着,股间又红又乱的阴沪正面朝着天花板。中央的鲜红荫唇依然大开,被rou棒撑开的荫道口还不想合闭,从外面就可以看到荫道内的鲜红皱褶

  「啊啊小武老公,求求你快把大鸡芭插进来嘛」

  筱仙仰起红潮的小脸不住哀求着。

  「嘿嘿,别急等一下有你刺激的」

  「真的吗小yin狗好期待呦」

  我先站上沙发上让筱仙的双腿低绕过我的胯下,再正对她翘起的屁股上的yinbi入口,接着压低荫茎,让gui头朝下捅入筱仙作水灾的yinbi,再用力一压,粗硬的老二马上滑入脸蛋在我屁眼下的筱仙跟着yin叫起来

  「噢噢噢噢大鸡芭又进来了请小武老公狠狠干坏人体小便斗噢噢噢小便斗欠修理好久了啦」

  听筱仙迫不及待的yin叫,我先笑着用老二抽插了数十下,接着用手指沾了筱仙阴沪流出的yin水,再将手指对准备耻毛围绕的肉色肛门口慢慢插入,筱仙也紧张的yin叫出来

  「啊啊啊啊小武老公想要干麻要玩小yin狗的后门嘛」

  「嘿嘿嘿,是啊听说双管齐下会更爽喔」

  我笑着回说。

  「好好好好小yin狗后门的第一次就给好老公了啊啊啊请好老公弄得小yin狗更爽一点」

  「嘿嘿等一下包你这小母狗爽到求饶啊」

  于是,我一边干一边用手指插抽筱仙的菊花,筱仙也更兴奋的浪叫等她沉浸在双管齐下的快感后,我偷偷拿了在附近桌上的矿泉水瓶,开打瓶盖,趁筱仙没防备的时候,将瓶口快速插入她的肛门内

  筱仙惊慌的大叫:「啊啊啊啊小武老公你别乱插东西进来啦」

  我冷笑了几声,双手猛力一捏,矿泉水瓶内的冰凉泉水,急速的往筱仙直肠里灌入筱仙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吓的哭叫

  「呜呜呜呜不要再灌啦不要啊呜呜呜小武老公快停手啦小yin狗肚子好奇怪啦」

  不理会筱仙的哭喊,费了几十秒的时间,终于把600的矿泉水灌入筱仙的肛门里接着拔出宝特瓶,筱仙的括约肌立即紧紧夹住

  筱仙哭求说:「呜呜呜呜小武老公你好坏啊居然暗算人家呜呜呜人家现在要去厕所啦」

  「哼哼你以为我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你吗」

  我冷冷地笑着。

  「呜呜不然小武老公还想干麻啊」

  永远从容自若的筱仙,总算露出害怕的表情。

  我先从沙发上下来,并把多余的麻将用纸铺在地上,再抱住筱仙让她躺在麻将纸上。

  筱仙不住对我哀求说:「呜呜好哥哥,好公公,让小yin狗去厕所啦人家肚子想嗯嗯啦」

  「哼把腿给老子抬起来」

  我命令筱仙说着。

  「不、不行啦这样,小母狗会受不了啦」

  筱仙哭求着。

  我哼了一声,不管筱仙的求饶,硬是把筱仙的双腿抬高,rou棒快速的插入筱仙的yinbi里,我的身体也压在筱仙的腿上,最后,再猛力的狂干筱仙

  「噢噢噢噢啊啊大鸡芭、大鸡芭快停下来快停下来小yin狗会受不了啊啊肚子会被压迫啊噢噢噢啊啊便便、便便会喷出来啊呜呜呜呜不行了不行了会坏掉、会坏掉啊啊啊」

  筱仙紧闭双眼,脸颊泛红,强忍满肚子的便意,一边yin叫一边苦苦哀求

  「啊啊啊啊啊小武老公、小武主人求求你放过小yin狗啊小yin狗肚子好奇怪噢噢噢噢屁股、屁股好热好热好像要烧起来了屁股、屁股会坏掉啊啊啊」

  持续猛干了数百下,筱仙已经是满头大汗,小脸满是红晕,大量的汗水弄湿她的秀发,而她的yinbi也变的非常湿滑,看来也高潮过数次

  「噢噢噢噢大鸡芭大鸡芭干的小yin狗快升天啦呜呜呜呜求求小武主人小武老爷赶快she精啊小母狗快不行了肚子、肚子好痛好痛喔小母狗好想上厕所快让小yin狗去厕所求求主人」

  「哼哼做梦老子就是要干到你喷出粪水出来」

  筱仙听到我的恐吓,马上拼命摇头、大声哭求,眼角泛起泪光

  「啊啊啊不可以不要小yin狗不要呜呜呜在这里喷出便便好丢脸啊呜呜呜呜人家不要啦」

  「哼干死你这母狗还不快喷快啊」

  我凶恶的骂着筱仙胯下的rou棒更加用力的捅筱仙的yinbi

  筱仙的身子被我狂干的不停颤抖,胸前的大奶,也晃着跟海啸一样,乳波剧烈的摇摆筱仙开始咬紧牙根,在被大rou棒侵犯的同时,又要强忍即将爆发的便意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怒海狂涛持续猛干了筱仙百来下,筱仙开始翻起白眼,嘴角不自主的流出口水,紧实的荫道也急速收缩忽然筱仙一阵哭喊

  「呜呜呜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小yin狗快忍不住了啦快让小母狗去厕所快要喷出来了快要喷出来了」

  筱仙一边哭喊,一边想挣脱我的控制,狼狈的脸孔不断摇晃紧接着筱仙的屁股连续发出「噗噗噗」的声响筱仙也跟着大喊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人家克制不住便便喷出来了啦喷出来了啦呜呜呜呜」

  随着「噗」

  的巨响,筱仙的肛门喷发出大量的粪水在小腹的挤压之下,粪水也喷的老远筱仙也羞愧的不停哭喊,喷发的刺激与快感,更让筱仙达到高潮,荫道持续抽蓄我大吼一声,跟着she精在筱仙的体内

  等我拔出荫茎,筱仙高潮的潮吹yin水也喷了出来在先前的强忍便意,与这多重刺激之下,筱仙也累的晕睡在地板上

  我站了起来,看着筱仙白皙的双腿间喷出一片扇形髒黄的粪水,肮髒狼狈的模样,混着难闻的臭味,我内心不禁得意起来哼哼这下看你这骚货还敢不敢再找我打炮

  四乳牛3姬上

  半凌辱筱仙后,我坐在旧沙发上休息,看着筱仙全裸的躺在地板上,她那对榴槤巨ru惊人的体积,像是两块10多吋的厚蛋糕放在上头,就算是小卉也只能自叹不如

  再往筱仙的下体看,髒黄的粪水弄了一地,虽然凌辱这骚货的快感十足,但一想到要善后,就令人头大人果然不能逞一时之快当我正烦恼时,杂物间外的走廊似乎有人在对谈。

  「学姊,你确定现在就要在杂物间里面玩吗」

  一个男生的声音说着。

  「唉呦人家等不及了嘛」

  一听到有人准备进来,我暗骂一声,吓的赶紧蹲在地上,躲在沙发背后,由于我和筱仙位于杂物间里头的角落,从大门进来还不至于会发现到我们。

  接着,杂物间的大门被开起,走进一男一女,既然有杂物间的钥匙,看来这对男女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门一关上,男生马上问说:「学姊,你有没有闻到什么臭味吗」

  我心中暗叫不好,看来他们有闻到筱仙喷出的粪水臭味。

  「嗯,我也好像也有闻到先不要管了,快点把人家绑起来吧」

  一个留着披肩长发的女生说着。

  「呵呵学姊还真是猴急,一刻都不能等啊」

  男生笑着说。

  「哼谁叫那麻将社最近要什么无聊的比赛,害我们不能偷偷来杂物间,现在趁他们还在比赛,你敢快帮人家止痒啦」

  挖咧什么无聊的比赛好歹也是搞的我们麻将社每个人累的半死好吗

  「嘿嘿学姊真是胆大妄为今天学校人可不少喔」

  「不管啦你要是没胆的话,我以后也是可以找别人玩啊」

  女方恐吓说。

  「啊别这样嘛既然学姐现在想,我就陪你玩吧」

  听了他们的对话,我心中暗骂,真是yin贱的女人,跟筱仙有得比想不到这杂物间早就是别人偷偷打炮的秘密场地。

  接着,只听到唏唏嗦嗦的脱衣声,女生很快的脱光她的衣服。

  「嘿嘿,一个多星期没玩,学姊的胸部还是这么又大又有弹性啊」

  女生低沉呻吟了几声,撒娇的说:「嗯嗯人家yin贱的大胸部最近累积太多罪恶需要好好被救赎嘛」

  「嘿嘿,学姐也知道你的大胸部有罪啊这阵子练舞又不知道害了多少男生半夜狂打手枪哩」

  「啊啊别再说了人家知道错了」

  接着,传来嘴巴吸吮的声响,这yin荡的学姊也开始yin叫

  我低声咒骂说:「他妈的我们学校怎么会有这么多yin荡又不知羞耻的大奶妹啊这根本就是我们这些宅男的修罗场嘛」

  转头看着筱仙的巨ru,我忍不住的揉捏几下

  「啊啊啊不要再吸人家乳头了啦快把人家绑起来,好好的凌辱人家」

  「嘿嘿学姊的怪癖又发作啦好好好我马上把你绑成跟螃蟹一样」

  男生一说完,马上从塑胶带拿出物品,似乎先绑这yin荡女生的身体,再要她躺在大沙发上。捆绑的过程中,这yin荡的母狗不时发出愉悦的呻吟声。

  「呜呜罪恶的大奶子,被绑的好紧好紧,感觉要爆炸了啊啊啊肮髒的肉穴也翘的好高,需要男人的rou棒清洁啊啊啊」

  费了一些时间,男生得意笑说:「嘻嘻学姐现在的样子真是yin荡呢只要是男人看了,一定会发狂的猛干吧」

  「啊啊啊别说了rou棒人家要rou棒啦」

  女生急促的yin叫着。

  「嘿嘿,真是yin贱的母狗学姊,yinbi这么快就湿了啊等等我,马上就给你爽」

  「啊啊快快点」

  正当男生脱衣服的途中,忽然放屁声大响

  「学弟,你怎么了」

  女生关心地问说。

  「啊学姊,不好意思,我现在肚子痛,可能要先去厕所一下。」

  「怎么会这样那你先把人家松绑等你回来再玩」

  「可是松绑、重绑还要花不少时间,学姊你忍耐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啊不行这样若有人进来,人家的丑态会被发现啦」

  女生紧张的说。

  「嘿嘿反正学姐不是有被虐狂,这样不是很刺激吗而且你现在还戴上眼罩,没人会知道你是热舞社社长啦就这样,等我喔」

  「啊不行啊你这坏心的傢伙快给我回来啦」

  接着,杂物间大门一开,那个男生出去后,再度快速的关上门。

  「呜呜臭学弟,居然把人家丢弃在这里要是有人出现怎么办啊」

  这yin荡的女人害怕的抱怨着。

  「操你这骚货这么欠男人干吗」

  我故意压低声音说着。

  「呜呜你是谁你想怎么会在这里面」

  女生紧张的大叫,她应该万万没想到,会有一个男人出现在杂物间里。

  一听到那男生离开,我忍不住偷偷走到大门,一看到这yin荡的女人,全身被捆绑的躺在大沙发椅上,眼睛还被戴上眼罩。想到刚刚还嫌我们麻将社办的是无聊的比赛,又是和筱仙一样yin荡的骚货一股凌辱的念头升起,让我决定好好玩弄这yin贱的母狗

  等我仔细看着这yin荡的女人,全身赤裸的躺在沙发椅上,纤细的双腿几乎和和身体平行紧靠,肥圆的屁股高高翘起而小腿也双双被绑在头部后面,双手抵住膝盖内侧,手臂再经过大腿,双手被绑在腰部背后。简单的说,眼前这yin荡的女人,根本就像是没有四肢的女体,只剩下可插入的部位

  「真是骚啊你这姿势还真是有够欠干的你叫什么名字读什么系的」

  我看这女生被带上眼罩,大胆的靠近问着。

  「呜要你管你这变态想干麻」

  女生紧张的问着。

  「操现在谁才是变态啊好好一个大奶女学生,居然喜欢玩被捆绑的凌辱游戏看我怎么搞你」

  我不客气的回呛。

  「不不要快给我住手」

  女生激动的大叫。

  这yin荡的女人,饱满的胸部被绳子上下捆绑,沉重的乳肉从绳缝中突出,我跪在沙发旁,双手各自抓着一粒硕大的乳球,先是5指紧扣,再胡乱的扭捏与拉扯看来这对大奶子,应该也有efcup的实力

  我笑问说:「啧啧,奶子还不小嘛什么罩杯的啊」

  「呜呜要你管不要碰人家的身体」

  女学生哭喊着。

  「操骚货都脱成这样,还在装清纯啊」

  我破口大骂。

  「呜呜呜呜放开我放开我」

  「妈的被虐狂是吧看老子怎么搞你」

  话说完,我用手掌开始不停的狠拍这骚货翘起的大屁股,连续「啪啪啪」的数十下,女学生不停求饶哭叫

  「呜呜好痛好痛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再下去,再下去」

  「哦再下去会怎么样啊」

  我故意问着,但手的动作没停下来

  「呜呜反正就是别再打了啦」

  女学生大声哀求。

  看着这女生的屁股被我猛打的红通通的一大片,正觉得心软的时候,我的手掌似乎变的湿滑起来。我疑惑的停下手,检查了这女生的屁股,想说是不是被我打到破皮流血,仔细一看,这骚货的屁股居然是因为高潮而弄湿的

  「我操你这贱货这样也能高潮啊」

  我惊讶的怒骂的

  「呜呜呜呜没有没有人家才没有高潮啊」

  女学生摇头否认

  「操还嘴硬」

  我大声怒骂,这次对准她的阴沪猛拍

  「啊啊啊啊啊不可以不要打人家的私处啊啊快住手快住手啊」

  女生疯狂的大叫

  我才打了近十下,马上可以感觉到这女生的yinbi流出大量的yin水,圆润的翘臀也不住颤抖

  「操你这母狗被老子猛拍阴沪,烂bi居然还可以狂流yin水我看你根本就是欠人凌辱的隶啊我说的是不是啊」

  「呜呜人家不是」

  啪

  「操还再装啊」

  我狠狠地猛拍她的阴沪大骂的说。

  「啊啊啊对、对没错人家就是有被虐狂的隶最喜欢被人凌辱调教啊呜呜呜」

  女学生崩溃的大喊

  「哼这还差不多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有杂物间的钥匙」

  「呜呜人家的名字叫可莉,现在念xx系三年级,也是热舞社的社长,因为以前有借过大礼堂,所以才偷偷眩埔话言游锛涞脑砍住br>

  「原来是这样那你的奶子是什么罩杯的啊我怎么没看到你的内衣」

  「人家的胸部是fcup,至于内衣人家今天今天没有穿内衣」

  「我操这么大的奶子,你居然没穿内衣」

  我忍不住大骂

  「呜呜呜因为人家喜欢被色色的男生视奸啊」

  可莉羞愧的低声回答。

  她妈的我还以为筱仙已经够yin荡的了,现在居然还有人比筱仙更yin贱

  「喔喜欢被视奸是吧老子让你被奸个爽」

  我起身站了起来,转头打开杂物间的大门,刺眼的阳光,瞬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