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的女生宿舍淫乱(2/2)

加入书签

」玲玲害怕的哭喊说。

  「咳小卉你就不要再欺负玲玲了,要她在户外脱光光,吓都吓死了吧」

  「就、就是啊还是小武最了解人家了」听到我的帮腔,玲玲窝心的说。

  「呵呵玲玲还真是胆小鬼,跟你开玩笑的啦」小卉窃笑说。

  小卉看我出声,也就不再调戏玲玲,高兴的哼歌开她的车。

  车子行驶过了几条大街,佩佩悠悠醒来,一睁眼就发现我和玲玲、芸臻一脸担心的看着她,佩佩那气质出众的瓜子脸瞬间发红,极度羞耻的把头塞进我的怀里,双手也紧抱住我。

  「呜呜呜好丢脸好丢脸喔刚刚人家竟然、竟然在一群陌生人面前脱光光的在在在」佩佩羞耻的大声哭号。

  「哈哈哈不过是当众自蔚跟被小武干,有什麽好丢脸的」小卉高兴的大声耻笑说。

  听到小卉的嘲讽,佩佩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小卉说:「妈的徐小卉你给老娘记住今晚的仇,老娘一定会讨回来的啦」

  佩佩撂下狠话後,马上又羞耻的把头躲进我的怀里自怨自艾

  这一瞬间,我和玲玲、芸臻吓的呆若木鸡第一次看到佩佩发狠的模样,比看到佩佩曝露高潮还更让我们惊讶佩佩居然会骂脏话

  「哼哼有种就放马过来啊老娘还会怕你这骚主播不成」小卉颇自信的回呛说。

  看到刚刚在停车场,假扮酒店辣妹的两大红牌又在吵架,我赶紧缓颊说:「

  唉小卉你也别一直耻笑佩佩啦,你们刚刚不是一起挤奶玩亲亲吗我还以为你不记仇了」

  「哼那是你想太多刚刚在停车场,老娘只是看不爽那中年大叔和痞子,才故意露出胸部跟那骚主播玩玩的好吗」

  「呃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也只能说你干的好了」我无奈的苦笑说。

  「当然人家可是你的小老婆耶怎麽可以让老公给外人瞧扁了」小卉自傲的说。

  「唉也对,露奶帮我争面子,这真是太令我感动了」我假装感激的说。

  「嘻嘻你知道就好」小卉高兴的笑说。

  这时,抱在我怀里的佩佩,突然语气哽咽的哭说:「呜呜呜小武,怎麽办啦要是他们那些人发现人家的身份,把今晚的事情传了出去,人家以後怎麽嫁人啦呜呜呜」

  「不会啦天色这麽暗,加上你又带上口球和鼻勾,没人会发现的啦」我一手抱着佩佩的细腰,低头安慰她说,鼻子还可以闻到佩佩身上淡淡的发香。

  「呜呜真的吗他们真的不会发现吗」佩佩娇羞的抬头看我。

  「放心,绝对不会被发现的啦假使佩佩姊以後真的没人要,可以来找小武我啊」我安慰的笑说。

  佩佩睁大双眼、气质的瓜子脸蛋一楞,随即娇嗔说:「哼想得美你养的起全国知名的大主播吗」

  「啊这个」对於佩佩的反问,我尴尬的摸头傻笑。

  「嘻嘻你这骚主播稍早才不是说过,只要能天天吃小武大鸡芭的jing液就满足了吗」小卉突然插话耻笑说。

  「徐小卉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哑巴啦」佩佩羞愧的大叫

  「哈哈好啦你们不要吵了,闹了一个晚上,我们赶快回去吧」为了避免场面越来越尴尬,我转移话题说。

  「嘻嘻当然没问题,反正今晚看完骚主播的发情秀也够本了」小卉满足的yin笑回说。

  「哼」佩佩表情怨恨的回应。

  回程的路上,佩佩依偎在我的怀中昏昏睡去,玲玲和芸臻也累倒在座位上。

  看着这些大奶妹,今晚刺激的户外曝露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囧rz************隔天中午,躺在佩佩闺房的大床上,肚子突然咕噜咕噜的叫着,睡意一下子就被饥饿赶走,毕竟昨晚的户外曝露教学也耗了不少体力。

  简单的盥洗完毕後,佩佩带着芸臻开车出去买午餐,我和小卉、玲玲则坐在客厅看电视,还好昨晚的天体野炮营没有被新闻报导出来。等佩佩和芸臻回来,手上各提着大批萨的纸盒,看来这就是等一下我们的午餐了。

  「啊什麽中午要我们吃披萨」小卉大声抱怨说。

  「哼哼看看你昨晚对我干的好事,我没赶你走就该偷笑了,你这乳牛居然还敢嫌东嫌西的」佩佩回呛说。

  「哦那你敢发誓你昨晚都没爽到吗」小卉调侃说。

  「唔要你管披萨不爽吃就不要吃啊」佩佩一时语塞,随即放了不爽oo就不要xx的大绝招

  「哈哈那我就不客气罗感谢大主播的披萨」我赶紧大声感谢佩佩,并开始拿起披萨吃了起来。

  小卉闷闷的哼了一声,坐在我旁边一起吃了起来。

  吃完了披萨後,小卉和佩佩一左一右的坐在我的旁边看电视节目,玲玲知趣的不和她们抢位子,免的不小心被扫到台风尾。

  小卉伸起懒腰打完哈欠,转头对佩佩问说:「等一下你这高贵的大明星要带我们去哪玩啊」

  佩佩冷冷地回说:「哼,今天哪也不去。」

  「哇真没诚意那你干麻还要找我们上来找你啊」小卉故意装可怜的抱怨说。

  佩佩转头对小卉笑说:「呵呵昨晚我们不是去逛过知名的车震景点了吗

  还是你自己挑选的呢」

  「哇塞你这骚主播还真敢讲昨晚明明只有你一个人爽到好吗」小卉不悦的回呛说。

  佩佩俏脸一红,强硬的回说:「你、你少废话反正今天哪里都不去,而且小武还要用大鸡芭给我和芸臻两人好好陪罪」

  「啥什麽你们吵架,关我什麽事啊」我无辜的看的佩佩问说。

  「佩佩姊你、你在说什麽啊」芸臻听到佩佩要我用大鸡芭好好给他们陪罪,脸蛋也害羞的红了起来。

  佩佩板起脸孔,冷冷的对我说:「哼谁叫你敢帮那变态乳牛在停车场欺负我和芸臻,不好好惩罚你,要是以後玲玲被你们欺负了怎麽行」

  小卉立即讥笑说:「靠你这骚主播昨晚还被干的不够吗你不想出去,没关系啊,那老娘和小武、玲玲3人出去逛街也不是不行啊」

  「啊就我们3个吗」玲玲一脸为难的问说。

  小卉随即拉着我的手臂说:「小武,走啦我们不要理这yin荡的骚主播。」

  「呃,这、这个」我不知所措的看着小卉和佩佩两人。

  眼看小卉即将要抢走我的人,佩佩一脸自信,不急不徐的对我说:「我昨晚好像有听到,小武哥哥有偷偷干过两个不是单身的同校炮友,要是被她们的男朋友知道的话」

  听到佩佩也学小卉的恐吓招式,吓的我的嘴巴准备要吞灯泡似的望着佩佩。

  「你、你这yin贱的女人,居然敢威胁小武」小卉又惊又气的大骂。

  「哼你自己也不是一样,还敢说我」佩佩回呛说。

  「呃我、我只是开玩笑的啊」小卉自知理亏,顿时气焰消了不少。

  「嘻嘻那想必小武哥哥应该知道该怎麽做了吧」佩佩不理会小卉,伸出玉手抱着我的脖子,表情yin媚的笑着。

  「呜呜知道了,吃人嘴软嘛」我无奈又无助的回答,内心不禁後悔起来,早知道就该带小薇来的啊啊啊

  「好啦那芸臻你快脱光衣服,来帮小武哥哥kou交吧。」佩佩命令说。

  「呃真的要做吗」芸臻害羞的看着地板。

  「当然,还是你不想听我的话了」佩佩神色严肃的说。

  「没有,没有」芸臻急忙抬起头否认,再看了小卉一眼後,才害羞的慢慢脱下自己的衣服。

  接着佩佩要我脱下衣服,她自己也快速的脱光,还没一分钟,佩佩赤裸的跪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双手托着丰满的ru房,将粉嫩的大乳晕移在我的嘴旁。

  「嗯嗯小武哥哥快吸嘛人家乳头好痒喔」佩佩yin荡的哀求说。

  「好、好,真是骚货」我苦笑回答。

  我一手扶着佩佩的腰,嘴巴吸吮起送到嘴边的翘乳头,另一手也满握佩佩的大奶子,沉甸甸的手感又q又滑。

  而芸臻也脱好衣服,全身赤裸的跪在我的胯下,纤细的右手一握,荫茎马上可以感受到手心温度,接着芸臻脑袋一低,毫无抗拒的张开小嘴,含起半软的rou棒gui头。

  「芸臻别忘了你还有男朋友,现在你还来得及回头啊」小卉激动的提醒芸臻大叫,试图要破坏佩佩的好事。

  「滋滋芸臻知道啊滋滋可是、可是昨晚芸臻被干到一半滋滋屁股就一直痒到现在嘛滋滋呜呜怎麽办芸臻好像也变的好yin荡了啦」虽然芸臻语气哀怨的回答,但眼神却暗藏着yin荡的神韵。

  「我靠你们这些yin荡的母狗老娘要去房间继续补眠了啦」小卉看芸臻也开始沉迷於我的rou棒,咆啸一声後,气呼呼的跑进房间。

  「嘻嘻讨人厌的乳牛终於离开了,现在没人会打扰我们罗」

  看到小卉又气又呕的离开,佩佩露出比赛胜利的笑容,看来佩佩就是要趁小卉来不能zuo爱,硬是要在家里故意玩3p给她看这个报仇的方法看起来是不错但,为什麽辛苦的都是我啊啊啊啊囧rz「呜小武每次都被你们抢走,人家也想要啦」一旁的玲玲忽然哀怨说。

  「哼哼早就知道你这笨蛋也是欠干的小骚货,脱光衣服一起来吧。」佩佩yin笑着说。

  「唉呦人家才不是欠干的小骚货,人家只是喜欢跟小武在一起嘛」碍於芸臻在场,玲玲脸红的狡辩说。

  唔,玲玲你这yin荡的墙头草,小卉和佩佩两边你都沾到好处,现在也不体谅我一下,不但没劝阻佩佩,还想跟着一起分一杯羹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等玲玲也脱光衣服後,她那20寸的小蛮腰配上d罩杯爆乳,丰满的胸围和纤细的腰身,其强烈的身材对比实在是非常的惹火不等玲玲把奶子贴上来,我有些气愤的伸出手掌抓住一粒奶子往嘴边送来。

  「哼哼你这骚货个头这麽娇小,奶子却大成这样养分都到这边了吗」

  我不客气的吸吮玲玲的粉嫩乳头骂说。

  「嗯嗯人家不知道你去问人家妈咪啦」玲玲害羞的呻吟回说。

  「嗯嗯小武哥哥不要一直吸玲玲的,人家也要啦」佩佩哀吟说。

  「好、好,那就两粒都一起来好啦」

  我双手各抓着姊妹俩其中一粒大奶子,上翘的乳首对碰,在一起送到嘴里同时吸吮,此时在我眼前尽是白皙透红的奶壁,窒息的威压感迎面而来

  「啊啊小武轻一点,不要咬这麽大力啦」

  「啊啊小武哥哥喜欢的话尽量享用人家yin荡的大奶子」

  两粒敏感的乳头同时被我吸咬,佩佩和玲玲姊妹两人不约而同的呻吟起来。

  吸吮了十几口,我把双手手掌顺着两姊妹的翘臀往谷低滑去,一路到了神秘湿漉的耻丘,手指抠进唇肉缝隙中爱抚她们的敏感嫩穴。

  「嗯嗯嗯好舒服嗯嗯」

  「啊啊好棒再深入一点」

  在我忙着应付这yin荡两姊妹的同时,芸臻默默的低头帮我的老二细心轻柔的吸含滑舔,跟着我20多年的老二早变的又硬又挺,从乳缝中,我发现芸臻的眼神开始露出不寻常的异样,含情脉脉的边kou交边看着我。

  「嘿嘿骨感美女好像有心事呢需要我们帮忙吗」我开口故意问芸臻,佩佩也一旁娇yin的窃笑。

  「滋滋呜呜小武社长好坏喔滋滋你明明知道芸臻想要什麽的啊滋滋」芸臻羞耻的回答,眼神也心虚的移开。

  「嘻嘻小武哥哥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麽会知道你在想什麽,不然,那边有张单人沙发,看你想要小武哥哥对你做什麽,你就摆什麽姿势吧」佩佩也加入调戏芸臻说。

  「呜呜不要、不要这样人家会害羞啦」芸臻满脸通红的哀求说。

  「哼哼不要就算了,等一下小武哥哥知道我和玲玲要什麽之後,你可能就没份罗」佩佩威胁说。

  「呜呜好、好嘛人家做就是了」芸臻急忙大叫。

  芸臻吐出rou棒站了起来,走到沙发处坐下後,低着头害羞的发呆。

  「我给你三秒钟,再不快一点摆姿势,以後就别想找我了」佩佩不悦的恐吓说。

  「佩佩姊不要这样我做、我做你不要生气啦」芸臻着急的回答,深怕佩佩不理她。

  於是,芸臻躺在沙发椅被上撇着头,纤细白皙的双腿缓缓的打开,大腿间红嫩的大荫唇也露了出来。等大腿完全大开後,芸臻伸出颤抖的手指,轻轻的扒开阴沪上的大荫唇,被小荫唇包围的鲜红前庭处被我们看的一清二楚。此时,芸臻的气质清纯的脸蛋红到不行。

  看芸臻摆姿势的这段时间内,佩佩娇yin的抱着我,脸颊也贴在我的脸上,两粒硕大温热的乳球也紧贴在我的身上,玲玲娇小的身体也靠在我的身上,替芸臻害羞的红着脸。

  「嘻嘻你这yin荡的大学生,干麻自己扒开阴沪给我们看啊你是不是忘记要说什麽了吗」

  等芸臻摆好姿势不到数秒钟,佩佩又继续开口调戏芸臻,宛如山寨夫人在帮我这大王调教一名新抓来的肉奴俾女xd

  听到佩佩的逼问,芸臻忍辱背起再度背叛男友的罪名,明亮的大眼睛无助的哀求说:「请、请小武社长用大、大鸡芭、好好的插爆芸臻yin荡骚痒的小穴吧」

  芸臻脸红的大叫说完最後一句话,全身又羞又耻的发抖,连前庭的荫道口也急速的收缩了数下,吐出不少yin汁出来

  「喔原来是这样啊你要早说啊不然社长我怎麽会知道呢」我笑着调侃芸臻说。

  看到昨天这还颇矜持的气质美女,现在也变成求我操她的yin荡母狗,我兴奋的站了起来走到芸臻面前,看着她纤细瘦高的姣好肉体,握着坚硬的荫茎一压,红紫的大gui头抵在芸臻早已湿透的荫道口,屁股一推进,我的10寸大炮瞬间没入芸臻的体内

  「呜呜啊啊啊好、好舒服小武社长的大鸡芭好喜欢」芸臻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嘿嘿才插进去就爽成这样,那等一下你想要大鸡芭对你做什麽事呢」

  我故意羞辱芸臻问说。

  「呜呜动动起来呜呜就像昨晚cao佩佩姊一样请小武社长也cao死yin荡的芸臻吧」芸臻紧闭双眼羞耻的哀求说。

  「嘻嘻想不到芸臻也是骚yin藏瓮底,亏你平时看起来还挺正经清纯的咧」我得意的对着芸臻yin笑,芸臻也被我羞辱的露出些许懊悔与不堪的神情。

  接下来,当然就是卖力猛干这yin荡的偷情母狗,粗大的铁棒快速的在芸臻的下体进进出出,鲜红的蝴蝶唇片也跟着荫茎拉出与卷入,红肿的阴di也慢慢的露出头来。

  「啊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啊小武社长的大鸡芭好棒啊

  痒了一个晚上的屁股现在被大gui头刮的好舒服、好爽啊啊啊啊怎麽办怎麽办芸臻越来越喜欢被大鸡芭干的感觉了啦呜呜呜芸臻变的好yin荡喔」

  才干了没几分钟,芸臻马上爽的呻吟起来,双手也不自觉的揉起自己的小巧玲珑的苹果奶,清纯气质的脸庞满足的享受着

  「嘻嘻芸臻现在被大鸡芭干的很爽吧要不要改天也找找你男朋友一起来干你啊」佩佩yin笑问说。

  「呜呜啊啊啊不行、不行啊佩佩姊求求你千万不要啦啊啊啊芸臻背叛小光的事情不能被他知道啊啊啊啊以後芸臻会乖乖的服侍小武社长就像佩佩姊的分身一样好舒服、好舒服屁股好舒服喔」芸臻着急的展现她的忠诚决心。

  「嘻嘻你还记得就好」佩佩满意的点点头,再转过头笑着对我说:「那小武哥哥,你现在可以狠狠的干死这小母狗啦」

  「还用你说老子最喜欢干这种背叛男友的yin贱母狗啦」我故意提高声调骂说,并抓住芸臻的双腿,激烈的恶cao她的yinbi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呜呜啊啊啊好棒、好棒大鸡芭干的小yin娃好爽、好爽啊啊啊啊请小武社长狠狠的干死在外面偷人的小母狗就像昨晚干佩佩姊一样干到不成人行啊啊啊」

  芸臻脸红脖子粗的放肆浪叫,赤裸的yin肉满是汗水,平时灵动的眼神也逐渐上翻露出眼白,双手更是猛捏自己的奶子和乳头

  在猛操了尽百下,芸臻双手忽然抓住沙发的扶手,表情扭曲、脑袋上仰,流出口水的嘴角发出哀号的yin叫声

  「呜呜啊啊啊小yin娃、小yin娃想尿尿、又想要尿尿了啦呜呜呜呜呜不可以、不行啊不能尿出来啦喔喔喔喔不行了不

章节目录